恐怖小说【和鬼有个约会】

励书吧小说 2018-11-13 10:11:03

1
第001章 要带我去哪儿

我叫童瞳,今年19岁。

算命师傅曾经说过我的名字,大凶,易招鬼,在19岁这年会遇到大劫。

不过我并不在意,这种算命师傅在大街上一抓一大把,都是骗钱的。

考上大学后我就离开家一个人生活了,和家里人已经不联系两年多了,今天父亲却给我打电话,说母亲重病,让我回家看看。

母亲病重?

虽然父亲在我的印象里永远都是满口谎言,但我想,他应该不会拿母亲的身体健康来撒谎,毕竟是亲生母亲,我打算回家去看看。

虽然也算不上亲生。

二十二年前我的父亲童坤被诊断为不孕不育,可为了继承到最多的一笔遗产,他和同样利欲熏心的妻子李婉决定用试管婴儿瞒天过海。

没错,那个试管婴儿就是我。

可谁能想到,当年医生弄错了童坤的诊断,因此在短短两年之后,童坤就有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在这个所谓的妹妹面前,我的存在变成了童坤和李婉耻辱的证明,我和妹妹之间的地位从我们的名字就可以看出来。我叫童瞳,我妹妹叫童画,而她也如同她的名字般,生活在童话世界里。

而我……

虽谈不上多惨,但我在那个家里从来没有存在感,就像空气一样,没人关心没人在乎,我十二岁的时候父母就不再给我任何零花钱了,除了上学的学费以外,我连吃早餐的钱都要靠自己打工去挣,不过好在父母也并不打骂我,我的生活还算平静。

后来之所以要离开家,是因为父母对我做的一件事,让我实在没法接受。

“你好,请问是童瞳小姐吗?”有人打断了我的回忆。

我抬起头来,我前面站着三个男人,我不认识他们:“你们是?”

“你父亲让我们带你回家。”其中一个大汉说,掏出张纸条,上面写着父亲的电话还有身份证:“放心,我们不会伤害你。”

父亲竟然叫人来找自己,是母亲真病重了吗?我不禁有点担心,也没多想,跟着他们进了街边的车。

可是车子却没有朝家的方向去,而是停在了某豪华酒店外。

我心中一咯噔,有种不好的预感:“为什么要来这里?”

而大汉不讲话了,只是开了车门将我拎了出去。

“你们到底什么人?到底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我害怕了,使劲挣扎着,但根本不是那些壮汉的对手,我被他们拎进了酒店里面,直奔电梯。

难道我被绑架了?

“放手!放开我!”电梯停了,我大叫着,却依旧被拖进了某包房内。

房间内闪烁着暧昧而璀璨的灯光,里面站了些人,所谓的病重的,我的母亲靠在门上对我说:“小童,乖女儿,你就别挣扎了,从了王家的人,以后荣华富贵你可是享受不尽的。”

直到刚才我都一直在担心着母亲的病情,然而现在,呵……

费尽心思不惜说自己病重这种很不吉利的话也要把我骗来,就为了那件事么?

“做梦!”我声嘶力竭的大吼:“让我嫁给王傻子,好让你们从中获得巨大利润,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们如愿的!”

说出来有谁会相信?我的妈妈,要把我卖给一个先天性智障的傻子!

而我也是因为这件事,才与家人断绝了关系,离开了家。

旁边王傻子的妈上来给了我两耳光:“说我儿子傻!待会儿有你好看!乖乖让我儿子上了,一切都好说,不然……”

“呸!”虽然被打的晕头转向,但我还是冲她脸上狠狠吐了一口唾沫:“你们要是敢动我,我发誓,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

忽的,天花板上的灯,猛烈地晃了一下。

妈妈和王傻子的妈相互看了看,眼睛里有些胆怯,我听见王傻子的妈妈说:“让她把水喝下去,赶紧办了正事!”

手下端了杯水过来,一个人拽着我的头发,另外一人捏住我下巴,逼我要喝水,不用猜也知道这杯水有问题!

我死死咬紧了牙关。

“夫人,她不张嘴。”

王夫人接过水,悠闲的浅抿着:“你们自己想办法。”

这句话的潜意思就是:只要张嘴就好,办法什么的不重要。

手下再无所顾忌,拽着我头发的人和掐着我下巴的人同时用力。

……

好疼!

水,最终还是进了我肚子里,尽管我再反抗,在这群变态面前,还是不堪一击。

灌完水后,我被推在床上,没过一会儿,身上开始发热,好像千万条小虫子在爬一样,酥麻的感觉,让我不由自主的扭动起了身躯。

“这不,还不是荡起来了。”王夫人笑道:“快去把少爷请来。”

很快,门“砰”地一声被大力推开了,一个高个子男人踉踉跄跄走了进来,不知是原本就走的不稳,还是太过于急切,而现在,不管哪一种都让我感到异常恶心!

他的头发乱蓬蓬的黏在脸上,嘴角不停流出的涎水让人不忍再看他的相貌究竟如何,谁特么还有心情看他长什么鬼样!他的左手用力撕扯着腰带,许是在门外等待的过程,就足够让他迫不及待了。

我紧紧咬着嘴唇,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可在药物的作用下,身体早已不受我的控制,欲望已然占了上风,理智的存在除了让我的眼泪不住滑落之外,再也没有什么别的用处。

傻子妈妈见我已经完全失去了刚才的挣扎,又看自己儿子这副急不可耐的样子,满意的笑了起来,对我的母亲说:“童夫人,现在我们是不是该谈谈合作的事了?”

“那是当然,咱们就别在这打扰这对新婚的小两口了。”妈妈立刻换上了一副堆笑的脸,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我却觉得妈妈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让我感到恶心。

傻子妈狞笑的关上灯,世界终于归于黑暗,所有令人感到肮脏的交易,终于从我的眼前消失。

可是,和我同处一室的,分明是一个比一切都更令人作呕的存在。

我清楚的听到耳边传来男人厚重的呼吸声,接着他准确的摸到了我的位置,捧着我的脸开始亲吻起来,刚才逗留在他嘴边的涎水尽数的粘在我的脸上和身上,我没有办法挣扎,药效让我浑身失去力气,只能默默流泪,想喊却喊不出,此时,我只能靠着残留的意识像任人宰割的羔羊般并拢着双腿。

一双粗糙的大手在我身体上放肆的游走着,我尽量控制着让自己保持清醒,他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了,一阵湿润依附在我耳根,我咬着唇身体不断的颤抖起来,背部也紧贴在墙上拼命的屈起双腿,可是药效让我近乎失控。

我想,我最后的防线,快要坚守不住了。

在我濒临绝望的时候,王傻子却停住了所有动作,只是撑着双手在我上方,什么动静都没了。

 
2
第002章 人死了

发生了什么事?激动过度心脏病发作然后死了?

要真这样我一定给观音菩萨烧三天三夜的香!

忽的,窗外一道月光射了进来,刚好照在王傻子脸上,他眼睛瞪的很大,脸惨白的一点血丝都看不到,像个死人。

死人?

我一惊,再抬头,月光晃了晃,他的脸忽然变得隐隐约约了起来,仿佛笼上了一层薄雾,让人看不清了。

一阵冷风吹过我的脖子,我打了个激灵,奇怪,窗户明明已经锁死了,哪里来的风?

屋子里的温度骤降了好多,皮肤都快要结冰了,六月的天为什么会这么冷?

“喂。”我小声喊了句。

房间里,死一般的寂静。

“很希望我碰你?”身上的人终于说话了。

而我却猛地一惊。

这道声音充满了低哑的磁性,虽然很好听,但让人感到冰冷,最关键的是……王傻子的声音不是这样的!

这个人不是王傻子!

是谁?

恐惧瞬间蔓延上来,我想讲话,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来了!

“呵,倒是眉清目秀的模样。”男人又开口了:“给这样一个傻子,真可惜,不如……给了我。”

我张大眼睛想要看清眼前男人,但房间竟黑到连王傻子的轮廓都看不见,之前还有点月光的,现在全没了,我什么都看不见,只是清楚的感觉到,一只手掌重新抚摸上了我的身体,顺着脸,慢慢一路向下,那只手冰冷的没有一点温度,不管我怎么害怕,可身体就像是鬼压床一样,怎么都动弹不了。

他的手来到我最隐私的地方,我浑身都绷紧了,他撕碎我最后的遮挡,手指往里微微探了探,我连哭都哭不出来,只能绝望的闭上眼。

等了一会儿,他却再没有动作,我不知道他是在思考从哪里入手,还是在想该怎么更好的享用我。

是的,享用,我想我是撞鬼了。

“你暂时还承受不了我。”他忽然开口。

我愣了一下,不等我再做多余思考,眼前一花,我晕了过去。

*

狭长而昏暗的破旧走廊,弥漫着的满是潮湿的血腥味,和尸体的腐臭味道。

我提着洁白的婚纱下摆,一阶一阶、一步一步向楼上走去,高跟鞋敲击在地面上,发出一串串节奏分明的脆响,像是一曲凄惶的哀乐。

我不知道我现在在哪里,更不知道我要去往哪里,而脚步却不受控制的向前迈着,一步又一步。

终于,我登上了天台,站在天台的边缘,我整理了下身上穿着的婚纱,镶嵌着钻石的结婚礼服璀璨的像是一个梦境,我还来不及欣赏,便从楼顶一跃而下。

坠落,无尽的坠落。

……

我不想死!

我惊醒了过来。

头好疼,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像是有些什么东西,同梦中的坠落一起,从我身体中剥离了出去。

我猛地惊醒了过来,立马掀开被子检查自己。

很好,一丝不挂。

想来此刻的父亲和母亲应该已经如愿以偿了吧?把我作为筹码,来换得他们的利益和荣华富贵。

可是昨晚那个男人……

我扭过头,看到王傻子就躺在我身旁,赤着后背背对着我一动不动,想到昨晚被他碰过,我就一股火起,用力一脚踹到了他后背。

我没什么力气,他身体只是随便晃了晃,可依旧没有动,说他睡熟了吧,可他睡的也太熟了吧,连呼吸都没有了!

我突然感到了不对劲!

没有呼吸?!

不,也许是我太自己吓唬自己了!

这样想着,我颤抖着伸出手,轻轻推了推他,他的后背异常冰凉,我拉了他一下,他转了过来,四肢僵硬脑袋歪着眼睛瞪得大大的,身体一点起伏都没有。

死了?

“啊!”我尖叫起来,从床的另外一边摔到了地上。

楼下的傻子妈和傻子爸听到动静立马跑了上来,用钥匙打开了门,看到自家儿子这样躺在床上也吓到了,傻子妈一下扑了上来抱住自己儿子:“儿子,你是怎么了?你这是怎么了?”

傻子爸也扑过来,一个劲给儿子掐人中,然后拨打了120,旋即很多人涌了进来,有我父母,有王家的亲戚,大家乱作一团,七手八脚将王傻子抬了出去。

我依旧抱着身子蹲在地上,不知道该怎么办。

过了一会儿我父亲进来了,冲过来拧我手臂:“你这个扫把星!看你干的好事!”

“关我什么事!”好疼,我甩开他,然后被子从身上滑落了下去,父亲瞥了我一眼,从床上抓了件衣服扔我身上,好丢脸,我被父亲看光了。

“你闯大祸了,等死吧!”父亲淬了我一口:“赶紧穿好衣服滚出来!”

真搞笑,是你们把我抓到这里让人家强上的,现在人家心脏病发作倒怪我头上来了?!

我心中一大口气没地方发泄,只能狠狠踹了两脚床担子,气没发泄,倒是把我脚踹疼了,我哀嚎了声:“哎哟!”

呵……

房间里忽然冷不丁的传来一声男人的笑,我瞬间汗毛直竖,想到昨晚遇到那只鬼,赶忙随便套上衣服,跌跌撞撞跑了出去。

房间的门,砰的一声,在我身后关上。

妈呀!

我扶着楼梯往下跑,腿都软了。

客厅里聚集了很多人,有警察,白大褂的120,王家父母和我父母正在与警察争吵着什么,见到我下去,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看向了我。

“你这个扫把星!丧门星!”傻子妈突然冲向了我,揪着我衣服当着所有人就开始骂:“你害死了我儿子!你还我儿子!你还我儿子!一命抵一命!你怎么不去死!”

说着,她一个大耳刮抡到了我脸上,我被打懵了,她又打了我好几巴掌,把我头发揪的乱七八糟,警察赶紧过来拉开了她,不然我真要被她打死!

“不要冲动,有事好好说。”一个警察对傻子妈说。

“有事好好说?”我擦了下嘴角的血,抬起头来,眼睛里全是愤怒:“好啊,今天当着警察叔叔的面,我就跟你们有话好好说,让警察叔叔好好听听我对他们说的事情!”

傻子妈这才猛地惊醒过来,傻子爸也跑过来,我父母也跟着过来了,四个人将我扯到一边,傻子妈威胁我:“你要敢把昨天的事告诉警察,你就走着瞧!”

“我就算死,也要把你们一起拉下水!”我现在根本什么都不怕!

 
3
第003章 我说有鬼你们信吗

傻子爸冷笑:“你以为现在警察会相信你的话?识相点就闭上嘴当作什么都不知道,我们会给你一笔补偿让你离开,否则……”

否则?这股火我可咽不下去!

“警察叔叔,我有话讲!”我大声叫道。

警察被我吸引了过来,我看到傻子父母和我爸妈彼此看了看,都有些紧张。

“怎么了女士?”警察问我。

“昨天我是被这些人强行拉过来的,他们给我灌了药,逼我和这傻子发生关系!”我把昨天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警察,你别听这丫头乱说,她就是图了我家的钱,想趁现在捞一笔!”傻子妈嚷嚷道。

警察对我说:“女士,请问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所说的话。”

证据……现在王傻子死了,死无对证,我父母更不用指望了……对了!“那杯水!里面应该还有我没喝完的药的残渣!你们可以化验!”

警察示意手下上楼去找那杯水。

傻子妈大哭:“警察啊,我就这一个儿子,我儿子先天性智障,不可能会做出强奸人这种事情,况且依照我家的经济条件,就算着急让儿子娶媳妇也不可能来强的吧?多少人排着队要当我家儿媳妇,这丫头满口胡言,不就是为了要钱吗?”

“你!”我被气死了,指着傻子妈半天说不上话来。

过了一会儿,去楼上的警察下来了,对他们队长说:“没有找到有药的水杯。”

我看到傻子父母和我爸妈的笑,我知道,肯定是被他们处理了,这是最后一条能证明我说的话的证据了,现在没了,我百口莫辩。

“这又何必呢?”傻子爸走过来:“想要我家的钱,我们补偿你一部分就行了,我儿子都死了,就不能积点口德吗?”

我气的浑身颤抖,奈何一张嘴说不过四张,还没有确切证据,警察也不相信我,因为王家的经济条件确实不错,而我……说白了,就一穿着补丁牛仔裤的穷丫头罢了。

“好了,这件事就这样跳过吧。”警察队长拍拍我:“你们之间的事不在我们管辖范围内,小姑娘还是要考虑下死者的感受,不要太过分。”

“我过分?!”我指着自己:“我说的全是事实!”

“行了!”警察打断我,明显是不想谈这件事了:“昨晚你可发觉死者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

妈的都要被强上了,谁还特么有心思去观察那傻子哪里不同啊!气死我了!

见我不吭声,警察又问:“那你昨晚有没有遇到什么不同寻常的事?”

不同寻常的事……

一股阴冷的风忽然吹进我脖子。

“啊!”我吓得尖叫一声,脸色刷的苍白了下去。

“怎么了?”警察抓住我肩膀。

“如果我说我昨晚遇到鬼了,你们信不信?”我抱住脑袋一口气说了出来。

……

“别开玩笑了好吗小姑娘,这件事很严肃的。”警察自然不相信。

可我的余光却无意间瞥见傻子爸妈的脸色也跟着苍白了下去,脸上露出了很恐惧的表情,我本来以为他们会说我装神弄鬼推卸责任的,可现在他们的样子……

他们在恐惧什么?

难道……他们也遇到那只鬼了?

警察又问了些不痛不痒的问题,然后警察和医生抬着王傻子的尸体离开了。

警察一走,王家的人更是炸开了锅,都说我是扫把星,一脸丧样,命格不祥,反正有多难听就多难听,明明受害的人是我,王傻子死了就什么事都怪到了我头上,我委屈的鼻子酸了起来,死咬着唇,我不愿意掉眼泪让他们看笑话!

傻子父母更是得意,傻子妈揪着我耳朵:“死丫头,看到了吗?警察有相信你的话?还以为自己有多大本事能威胁到我们了是吗?找死!”

我被摔在地上,手肘摔出了血。

就在这时,桌子上的一个水杯忽然剧烈震动了起来,然后砰的发出很大一声,杯子碎成了碎片,碎片在空中到处飞溅,其中一片戳到了傻子妈的脸上,血喷射了出来,傻子妈疼得大叫一声,捂住脸:“赶紧给我创口贴!创口贴!”

总算是出了口恶气,我笑了一下。

“爽么?”一道浑厚低沉的声音轻飘飘的落进我耳朵里。

我靠!

我吓得从地上一下子弹了起来:“鬼啊!”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