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纸醉金迷....

已满十八岁 2019-08-11 14:40:28

我叫凌浩,这是我的真名,但是一般别人都叫零号,那是我的外号,慢慢的,很少有人知道我的真名。

我的职业是一个中医按摩师,但是我和那些在医院理疗科,或者在什么美容机构,私人诊所里面的按摩师不同,我主要是上门服务,专门为一些有钱的女人上门服务的。

也许那些按摩师对于我这个同行会不屑一顾,认为我就是做那种事情的,去满足那些有点寂寥的有钱女人的。

可我不在乎,这个年代,生活都不易,每个人都自己的活法,我过得很舒坦,有钱有闲就可以了,在乎别人的想法,只会让自己累。

每天,我会通过谢云确定需要上门的对象,再出发,乏味,却显得无奈,天天如此,感觉都有点颓废了。

上午,窝在家里,看看网络上的都市小说,要不瞅瞅新闻,然后中午去谢云家吃饭,下午开工,在这个繁华的,重新焕发了生机的古城里面,去各式各样的酒店,豪宅,跟那些闲得没事做,闲得到处疼的女人做一下推拿,顺便陪着聊聊天,让她们感受到关爱。

每天,我的卡上面,钱都会或多或少的增加一些,那些数字,我有时候会去关注一下,看如果在市里面买房的话,又能增加几个平方。

算过之后,我也会笑,笑过之后又会想,自己是不是老了,居然开始计算这个,其实我一开始的主意,还是在郊外,在出生的地方,买一块地,自己建个房子。

正当我准备动身前往一个酒店的时候,谢云坐着轮椅从卧室里面出来,嘴里有些激动的说道:“零号,转单,你待会去麓山七号别墅,一个老客户指定你服务,来头大,并且会介绍新客户,尽心点。”

我点点头,心里却微微一沉,麓山七号别墅,是那个让我叫她胡姐的女人。

和那女人比,胡姐更加让我为难,说不美不吸引人,那是假的。而且几次服务之后,她已经流露出那种意思,偏偏她的来头极大,谢云都不敢同样转单。

“新顾客的资料暂时没有,只是说性格有点怪,这一点我觉得你应付得过来。不过……”谢云有些怪怪的停了一下,然后才低声说道:“实在不行,那七号别墅的老客户,你吃点亏。”

吃点亏?这是我们行内的话,外行人绝对不明白,那是指允许亚过界。

其实过界和亚过界有区别吗?我觉得没有,不过是说得好听点。亚过界,将会出现很多不可捉摸的后果。

可谢云都这样说了,也就是说她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不得不妥协。

其实我半年前就有点怀疑了,在古城,谢云一个弱女子,在这弱肉强食的地方,能够短时间内拥有这样大的特殊圈子,背后没有别的人在主持才怪。

过界,我不敢去想,前辈的事情,就是前车之鉴,血淋淋的教训。

但亚过界,也是对我的巨大考验,虽然我早就接受过专门的培训,但我从来就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这一刻,我觉得自己极有可能会遇到巨大的危险。

半个小时后,我从的士上面下来,这里就是我们麓山里面一个豪宅,也是胡姐的别墅。按道理,这麓山里面不该有私人的豪宅,连民房都被迁走了,一切都归公园所有。

可是实际上,这麓山里面,大大小小的所谓的办公场所,其实都是别墅,都是市里面一些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在住,挂的办公场所的名而已。

这样也是现实,社会的现实,了解,却无话可说。

走到那铁门前,我记得半个月前,我过来的时候,门不是这样的,从外面可以看到里面,而现在,已经变成了封闭的铁门,外人已经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了。

按动了门铃,跟着我就听到一个有点熟,但是我又想不起来的声音从对讲的地方传来:“请问找谁?”

“我是零号,有人联系我过来谈私人保健计划的定制。”我很平静的说道,然后回头看了一下后面,确定没有人跟踪,不过有没有人跟踪,私人保健计划也是我们做事的幌子。

“零号,今天过来得挺快嘛。”别墅的大门很快打开了,不过我一进去,一股浓郁的香水味就冲入我的鼻子里面,而且背后就被一个有着难以形容的柔软身体紧紧搂住。

心里微微的一颤,我却努力保持着平静,胡姐的声音,还有这种柔韧到极点感觉,我绝对不会认错。

“没有堵车,也许是今天挖坑的都想休息吧,加上交警哥哥们很努力的保证畅通。”我笑着说道,眼睛却看到了一个让我心头一颤的女人。

是她,我心头一颤,虽然头发已经变成了纯黑色,而且很垂的搭在肩膀上,脸上也带着面罩,但是我绝对不会认错了,绝对就是她,她的声音,还有那气质,我怎么可能认错。

不久前的一个晚上,我曾经在某个大酒店前面见过她,标准的杀马特形象,配上那绝美的宛若谪仙那容貌,却能轻易的制服两个凶悍的逃犯。

而后,她却拿出了证件,证明她是女警,那一刻的她,在我心底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虽然后面她曾经找我借过手机,给同事打电话求援,但那时的我,却开始有点自惭形秽,哪怕她问过我的名字,我也说了我叫零号,但是我没有想过,在今天,我会在这里遇到她。

警察,而且那么美,怎么可能和我这样的人有交集,所以,我一直把她当做了我心目中的女神,偶尔也做做白日梦,幻想一下跟她花前月下的浪漫。

可现在,在这里看到了她,我心里突然就有点不是滋味,心目中的女神印象也好像瞬间崩塌,原来她也要找我们这样的人做按摩。

虽然我们是按摩师,我们也是正正经经的给人做按摩,但是实际上几个找我们的女人不是为了刺激而来的,我们做按摩的时候,也要跟客户聊一些有些过头的话,偶尔也要顺应客户的要求,做一点表面上不为过,实际上却有些离谱的事情。

所以,现在看到了她也要找我们这样的人,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我甚至有点难受,为什么一个如此美丽的女人,却要找我们?

而此刻,她的面罩下面的眼睛里面,一缕惊讶一闪而没,跟着就是一种我也看不懂的眼神,失望吗,还是别的?

“这几天脖子和腰,还有腿,都很酸,难受我都恨不得去砍掉,你今天得给我好好揉揉,你再不来,我可要找到你们那里去了。”胡姐就像彻底没有了骨头一样,干脆就挂在了我背上。

鼻息咻咻,而且透着一种热,胡姐,今天看样子是很激动,一定要跟我发生点什么了。

要是换做以前,我虽然有点害怕,但是这样的感觉,也会让我很自得,可现在,我却感到了一种难言的尴尬。

而且我的心也落到了对面的那个女人身上,她就那么静静的站在门口,也没有说话,距离虽然不到十米,可我却有种远隔千里的错觉。

为什么要在意她,她跟我有关系吗,即便待会就要成为我的客户,但是我和她,永远是两个世界的人。

或许她也就是只会跟我有这一次见面的机会,很快她就会选择别的人,一想到这里,我的心突然就微微的一痛。

“我先去洗个澡,你们随便聊聊。”进入那奢华的客厅里面,胡姐就松开了我,然后轻轻的在我的耳朵边说道,不过在松手的瞬间,她的右手却飞快的在我腰上掐了一下。

胡姐上去了,我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跟这个神秘的女人做任何的交流,因为这个女人身上,流露着一股拒人千里之外的冷。

冷,不可接近,而且有点傲。

倒是很配这里的感觉,奢华的别墅,那种高雅的风格下面,却有着冷清和寂寞,也许这里经常就是空荡荡的,没有人住吧?

“原来你就是那个零号,听说你的手法相当好,很多人的一些医院都治疗效果不好的病,你都能给治好,那你为什么不去大医院上班?”那个神秘的女人坐在沙发上面,看似在欣赏鱼缸里面的龙鱼,却轻轻的说了一句。

“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的生存之道,我觉得这样也很好啊。大医院,人浮于事,要价不菲,却只惦记着从病人那里挣更多的钱,并不是很负责。”我看了那美丽的侧影一眼,心里却微微的酸了。

她绝对认出我了,可是她这态度,却让我心里不知道为什么会难受。

“你们的收费也不低啊,我想你要是真去了医院,很快会出名吧?到时候为更多需要的病人服务,钱也有,名气也有不好吗?我也认识一些人,如果你想去医院,都可以安排的。”这个神秘的女人再次开口了。

失望,我的心里突然就有了莫名的失望。

“我已经习惯了,那样太累,而且要受到很多的制约。”有些声音发涩的,我不想再继续这样的话题。

在医院工作,理疗科,名义上好听,实际上还不是被人看不起,病人动不动就发火,挣的钱不多,还要受气,病人的气,主管的气。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我不想整天面对那些被大医院坑得钱财耗尽,情绪不稳的人,我不喜欢那样的感觉。

虽然我这行还是会有一些约束,可相比之下,只要把握住那个度,其实很轻松。

又陷入了沉默之中,我也不再看她,好像我们之间的距离虽然短,却咫尺天涯,果然,我们还是不同世界的。

十分钟之后,楼上那个健身房里面,胡姐轻轻的叫道:“零号,你上来吧,我已经准备好了,妹子,你就先看看书吧,要不在我边上聊聊天也行。”

如果有人在边上,我想胡姐也不会表现得太过,所以我立刻就认真的听着,我希望这个神秘的女人上去,哪怕就是在边上不说话都行。

“不用了,我就看看新闻吧。”她没有动,反而是打开了电视,似乎无动于衷。

看来,今天是真的要小心应付了,过界和亚过界,一线之间,我真不知道这次自己能躲过这一劫。

在我走向楼梯的时候,依稀听到了她的一声冷笑,鄙夷,不屑。

看不起我才是对的,我现在也有些看不起自己,甚至有点尴尬。

可心里还是有点愤怒,既然看不起我,那她自己为什么也要做这样的事情,看不惯,洁身自好?那走啊,自己也要做,还不是跟胡姐一样?

虚伪,如果不是顾忌到她或许有更大的来头,我想待会我做的时候,肯定要做手脚,我要揭穿她的假面具。

走入健身房,我跟着就楞了一下,该来的还是来了。

胡姐跟以前一样,早就躺好在了她那张按摩床上,脸朝下躺着,却只是在要上搭了一条浴巾。

别无他物,秀发披散在那里,衬托着保养得如同婴儿一样的肌肤,很美,也很吸引人。

定定神,我做了几次深呼吸,试图压抑着男人面对这样的事情时必有的一些反应。

往昔,这样做很灵,能够迅速的让我冷静下来,可这次,我失望了。

房间里面,除了沐浴之后的香味,还有一种我从来就没有闻过的奇特香味,瞬间,就让我心跳变得更快了,而且微醺。

这香,有古怪,我迅速往边上看去,一盏精美的香薰灯,此刻正点亮着,边上放了一个写满了梵文的盒子,那个开挂的国度生产的?

“对了,最近山里蚊子多,你也知道我的皮肤,很容易就留下疤痕的,所以我用了朋友带来的香薰油。”好像是有所察觉,胡姐又抬起了头,温柔的冲我笑了一下。

这是一个美丽的,而且优雅的女人,五官精致柔美,加上那淡淡的寂寞,我说没有一点想法,那是假的。

可今天,我的心似乎有点野了。

偌大的健身房,馨香馥郁,孤寂却优雅的美女,给我前所未有的压力。

走一步算一步吧,在心里安慰自己,我还是过去了,今天,不管怎么样,最多也只能亚过界。

从包里面拿出润肤油和酒精,消毒双手之后,我才轻轻的问道:“还是老规矩,从脖子开始放松起吗?”

“嗯,不过你今天可能要多费心了,前两天出去旅游过,肚子一直有点隐隐作痛,吃了药也不见好,你待会给揉揉吧。”胡姐说道。

果然还是在继续,有外人她也没有顾忌,可容不得我拒绝,谢云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在胡姐的脖子上面展油,然后我用宫廷手法轻轻的揉按起她的颈椎,这种养尊处优的女人,每天却寂寞得要疯,她们的身份和地位,又限制了她们的自由,寂寞,是对她们最大的回报。

一声幽幽的叹息,几乎同时从我和她的嘴里冒了出来,意味,不可捉摸。

手才接触到她的脖子,我就知道,所谓的酸痛,不过是一种借口,她真正需要的却是来自男人的爱。

简单的要求,对她们来说,却遥不可及。

从心理学角度,她们这样的人,大多都患有一种皮肤饥饿,所谓的疼痛和酸胀,只要爱人轻轻拥抱就能消失,可她们没有办法获得,她们的另一半,有时候只是把她们养在家里当花瓶。

感觉到我的手停止了,胡姐的全身却轻轻的颤抖了一下,手慢慢的揪住了下面的毛巾,似乎在等待着我的进一步,又或许期待更多。

“怎么啦,痛还是酸。”我心里暗暗叫苦,但是我必须装作很平静的样子,我还是不敢。

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好像已经睡着了一样,但是她急促的呼吸,我听得到,那起伏很大的肩背,也如此的清晰。

深呼吸,我觉得还是不太好,我必须冷静,一步错步步错,后果,不是我能够承受的,哪怕此刻的她看起来更加的吸引人。

可是那香味却在此刻让我心底蠢蠢欲动,这香,有问题,必须停止使用,否则会控制不住局势。

刚刚要去关掉那香薰灯,她的手却突然抬起来抓住了我的手,紧紧的握着。

躲不过了,我心里明白,看来还是得那样。

手法轻轻的一变,跟着一声胡姐就发出了一声满意的叹息,在这安静的房间里面,而且身体开始轻颤,脖子也飞快的变红……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