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许长安愿_好米小说公众号(免费)

玉玉免费 2018-11-07 15:10:00

识别下图 好米小说 二维码,回复小说名字 莫许长安愿,小说莫许长安愿,莫许长安愿小说原文阅读。


3
第三章 千年之后

《莫许长安愿》已出全文

阅读请关注微信公众号:cnnbao

回复小说名字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 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精选推荐小说莫许长安愿长安司徒云华出神的立在桥上看着街道上嬉笑打闹的孩童们。


  不远处一位少女正朝着司徒云华跑来,少女穿着一身水蓝散花裙,怀里还抱着一坛封实的好酒。

  那少女一路小跑,脸蛋儿热的粉扑扑的,额头都冒出了细细汗珠。她顾不上擦,朝着司徒云华喊道:“师父,师父,你看!顶好的女儿红!”

  少女笑嘻嘻的举起怀中的酒,一双眸子亮晶晶的甚是好看。

  司徒云华一把接过酒坛,垂眸看了眼,问道:“长安,你老实告诉我,哪来的银两买酒?”

  长安听后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吐了吐舌头,回道:“昨日里帮着李村王大娘驱了下游荡的野鬼,这女儿红是王大娘亲自从后院挖出来作为谢礼赠我的。”

  “你又去抓鬼?”司徒云华俊美的脸庞瞬间黑了下来。

  “是驱!”长安伸出一根手指头摇了摇。

  “我说过你不许再动用法术。”

  “师父的教诲徒儿一直谨记于心,对付那野鬼徒儿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长安自顾自的说着,学着方才的司徒云华的模样将手背在身后,蹦蹦跳跳的往家里走。

  身后的司徒云华看着她天真如孩童,脸色沉了下来,他心中有些苦涩。自己用千年的时间来等一颗心长出骨肉再化为人形,从婴孩照顾到牙牙学语,再到如今的亭亭少女。

  这一千年来,司徒云华努力掩藏长安身上仙体的气息,让她与常人无异。可千年之期马上要到,长安的气息再也难以藏住,到那时,整个妖界为了争夺长安又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若是千年前的长安没有被狐王用计陷害,那如今整个妖界也拿她毫无办法。

  可偏偏如今的长安……司徒云华低头看了眼回到家中朝着厨房撒欢跑的少女,手中还拎着一只热腾腾的鸡腿,活像个二傻子。

  司徒云华无奈扶额,这一世就让她无忧无虑活的像二傻子吧。

  “师父!今日我来烧饭,我刚在王大娘那学了一道红烧鱼,可香可香了!”长安兴奋的举着菜刀朝着司徒云华晃了晃。

  “又是王大娘?你最近怎么成天往那儿跑?”司徒云华拾过木柴准备帮着生火。

  “因为王大娘喜欢我,还说要我给她家二狗做童养媳呢!哎师父,童养媳是什么?”

  “童养媳就是……”

  啪嗒一声,手臂粗的一根木柴应声而断。

  司徒云华铁青着脸将木柴随手一扔,指尖一点,锅里的鱼化为了一缕青烟。

  长安刚想放配料的手就这样悬在了空中,还未来的及收回就被司徒云华拎着衣领提到了屋外,一边自己脚不着地一边听见司徒云华低沉着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以后再去王大娘家,我就打断你的腿。”

  打断自己的腿?!

  长安心中一惊,低头看了眼自己裙摆下那双小短腿,连忙摆手说不敢了不敢了。

  司徒云华这才满意的松开长安的衣领,长袖一挥,院中的小石桌上便出现了一碟红烧鱼。

  长安啪叽一声摔到地上,抬头看着那碟鱼,一张小脸皱巴巴的说:“变出来的鱼不好吃。”

  “少废话,吃。”

  “哦……”

  长安委屈唧唧的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鱼肉放进嘴里,嚼了几下之后突然背脊一凉,腹中开始猛烈的绞痛起来。

  “师父……疼……”长安捂着肚子疼到趴到了地上,腹中的疼痛感仿佛一颗生长迅猛的大树,很快钻进了她全身的经络与骨骼。

  司徒云华见状想去将她抱进怀中,可没想到手刚伸出去便看见一丝丝黑雾自长安背后升起。

  黑雾钻入长安眼中,清澈的双眸化为浑浊。

  突然,她抬起头恶狠狠的盯着司徒云华,银牙被磨得咯咯响,声音仿佛从喉间挤出的一般怒吼着:“司徒云华!我当初为什么要信了你——!”

《莫许长安愿》已出全文

阅读请关注微信公众号:cnnbao

回复 莫许长安愿 即可阅读全文  

4
第四章 将她气息掩盖住
  司徒云华浑身一震,心中暗叫不好,莫不是长安提前冲破了封印,前程往事她都记起了?

  “长安!”司徒云华冲不破这黑雾所凝成的屏障,他轻喝一声企图唤醒长安的神智。

  可黑雾越发的浓,眼见情况愈来愈危急,司徒云华连忙将腰间玉佩取下,对着那玉佩凭空写下一道决,很快玉佩便化为莹莹蓝光向着长安飞去。

  千年之期还未到,蓝光击破黑雾轻而易举,嘭的一声那团黑雾便化为青烟消散不见。

  长安的双眸逐渐清澈,她晃了晃身子朝着地上倒去。

  司徒云华连忙上前将长安接住,他眸中尽是疼惜。

  只听他轻声说道:“睡吧。”

  这两个字如有魔力,长安眨了眨眼后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司徒云华将长安抱回屋内后便将房门上了锁,准备离开时司徒云华又看了几眼锁,心中还是觉得不妥,又加了几道结界才安心离去。

  再过几日,长安的气息便要冲破他的封印了,而从今日的状况来看,长安是要入魔。

  司徒云华心中一沉,深知自己若要护长安周全,只能将那层记忆死死的封住。

  他倒不是怕长安向自己复仇,他是怕仇恨吞噬长安的神智让她入魔。

  想到此,司徒云华不由得加快脚步走向后山的山洞。

  那个洞内藏放着的是自己冒死偷来的狐族圣物,可以将长安气息掩藏起来的狐石。而狐石虽为狐族圣物,单归根结底也是妖物,只有用血肉喂养才能维持。

  距离上一次喂养已经三日了,狐石周围的莹莹蓝光黯淡了许多。

  司徒云华看着奄奄一息般的狐石,双眸清冷,在手中幻化出一把匕首,不待多时便朝着自己心口刺去!

  刀刃锋利,很快便刺入皮肉。司徒云华皱了皱眉用力划去,不一会便割了一块肉下来。

  那块肉鲜血淋漓,狐石周围的蓝光闻到血腥味立即扑过来,不消一会便将这块肉吞食的干干净净。

  司徒云华惨白着脸,看着那些蓝光重获了力量后便抬脚离去,走到洞口时,他长袖一挥,整个山洞都消失不见。

  等到司徒云华回到家中时,已是月上梢头。

  司徒云华低头看了眼自己随意包扎的伤口,确认长安不会发现后便将白日里的那坛酒搬了出来。

  他站在月下看着这坛女儿红思量了许久,千年之期快到,以后这种悠闲的日子很难再有了,不如……

  不如今夜就着酒意同长安倾诉心意,再顺水推舟圆了自己这千年以前只能看不能吃的怨念吧。

  司徒云华满意一笑,解了长安房外的结界,站在院中低声唤道:“长安,长安。”

  正悠悠转醒的长安听到这催命般的呼唤,不由得背脊发凉,她翻了个身将被子盖的更紧了些。

  司徒云华站了许久都不见长安出来,于是脸色一沉,决定进屋抓人。

  一进屋司徒云华就看见裹得跟个肉粽般的长安,他气不打一处来,上前朝着拱起的地方一巴掌拍过去,问:“躲什么?”

  长安被打的嗷的一声露出了头,可怜巴巴的看着司徒长安,回道:“上一次师父您这样叫我,我就被您揍的三天下不了床。”

  “那你上次是做了什么我才揍你?”

  “上树掏鸟蛋,回家想煮个蛋花汤……”

  “然后呢?”

  “然后失手烧了屋子……”

  “……可你今天没有做什么让我生气的事,我为什么要揍你?”

  “……”

  长安回答不上来,她歪着头想了许久都想不到自己今天做了什么,片刻后只能挫败的摇摇头,刚准备开口就对上了司徒云华溢满了深情的双眸。

  司徒云华生了一张媚脸,一双眸子微微上挑着,只是随意一瞥都能撩动人心。

  此时他双手撑在了长安的耳边,鼻尖在她发间轻蹭着,惹得长安浑身不安。

  “长安,我有话要同你说……”

《莫许长安愿》已出全文

阅读请关注微信公众号:cnnbao

回复 莫许长安愿 即可阅读全文  

5
第五章 一只萌呼呼的肉团子
  司徒云华的声音如同魔蛊,让长安整个人都酥软下来。

  “嗯……你说便是。”长安偏过头让自己尽量不去与司徒长安的目光交汇,她莫名的有些心虚,倒不是因为自己惹了什么祸,好像是心中痒痒的。

  那种痒偏偏又是说不清道不明。

  看着警惕到绷直身子的长安,司徒云华忍不住笑了出来,他伸手捏了把长安的小肉脸,说道:“这一千年来……”

  哐当!

  酒坛破碎的声音及时传来,将司徒云华接下来要说的话拦腰截断。

  而随着破碎声而来的是醉人的酒香,长安伸直脖子嗅了嗅,肚子里的酒虫开始躁动不安。

  她双膝一屈,从司徒云华的腋下钻了出去。

  活像条泥鳅!

  司徒云华只觉得头疼,他揉了揉眉心后起身跟着出了门。

  刚踏出房门,就看见院中碎裂的酒坛旁有一个毛茸茸的小肉团,那个小肉团白乎乎的,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看了看长安又看了看云华,片刻之后打了一个酒嗝。

  “嗝~~”

  这个酒嗝绵长又响亮,长安听的站在原地呆若木鸡。

  “是只偷酒喝的小狐狸。”司徒云华双臂抱胸,靠在门框上看着醉酒到连走路都在摇晃的小毛球。

  司徒云华是老狐狸了,对这些见怪不怪。而长安心性都如同十八少女,见到可爱的小狐狸自然欣喜不已。

  她小跑上前将醉醺醺的小狐狸抱进怀中,伸手揉了把那软乎乎的毛才抬头问:“师父,我能否收留它?”

  “为何?”

  “别家的小姑娘都有猫猫狗狗相伴,就连隔壁的张傻子都养了一条小黄狗,可我一千年了从没养过一只……”长安说着说着觉得委屈,低下头来揉着小狐狸的毛。

  “你也可以养条小黄。”

  “小黄不会喝酒!这只小狐狸会!”

  司徒云华听后眉毛一挑,问:“它是狐,我也是狐。它会喝酒我也会,怎么?一只还不够你养?”

  长安摇了摇头,答道:“师父你是几千年的老狐狸,它是小狐狸……它比你可爱!”

  千年老狐狸?

  司徒云华只觉得自己眉头一跳,心中醋坛子翻了一江。他大步上前一把拎过小狐狸,左看右看后,问:“这是个男狐狸,你还要?”

  “要!”长安点了点头,态度无比坚定。

  司徒云华深吸一口气,将手中的毛球随手一扔,回答道:“那你养吧。”

  于是,这一晚的良辰美景都被长安用来请教狐狸怎么养了,司徒云华除了胸前伤口疼痛之外,还觉得头特别疼。

  折腾了一宿之后,司徒云华睡醒就看见自家院中坐着一个白衣少年郎。

  而长安此时正坐在少年郎的对面啃着馒头。

  “你能化为人形?”司徒云华上前询问。

  “嗯,可我一个月只能有一个时辰维持。”少年郎点了点头。

  司徒云华黑着脸看向傻乎乎啃馒头的长安,指间轻弹,将少年郎又变回了狐狸。长安见状不解的问:“为何?”

  “长得太丑。”司徒云华冷冷瞥了眼对面的小狐狸。

  小狐狸听后不服,呲着牙就扑向了司徒云华。而司徒云华刚坐下,对小狐狸的攻击避之不及,撕拉一声,被小狐狸的爪子扯烂了胸前的衣裳。

  霎时,胸前密密麻麻的伤痕暴露在了长安眼前。

《莫许长安愿》已出全文

阅读请关注微信公众号:cnnbao

回复 莫许长安愿 即可阅读全文  


点击“阅读全文”,查看详情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