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二次元科幻画师进行了一次身分不明的QQ访问

VICE 2018-11-13 14:54:32



鲨鱼丹为 Paolo Bacigalupi 的生化朋克小说《发条女孩》(The Windup Girl)绘制的封面。除特别注明之外,本文全部图片由“鲨鱼丹”提供

我把上面这张数码绘制图片给同事们看的时候,他们发出了一声惊呼,以为我疯了:这样的科幻插画作品超出了我们的视野范围。说实话,创想计划喜欢未来也热爱科幻,但几乎从来没有关注过科幻插画。但是为什么不呢……?实际上,比起科幻插画本身,我们对那些专门为科幻文学书籍或杂志配图的画师本人更感兴趣——要知道这可是一群每天都浸泡在科幻世界中的人啊。为了把小说中的世界形成一个画面,他们首先需要通篇阅读——无论多长。除了科幻书籍的编辑,我一时想不出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职业会比他们的科幻阅读量还要更大。这个念头一出现,我就控制不住地想要联系一位科幻画师,去了解一下他们的 Fantasy 体验。

《Clarkesworld Magazine》第 105 期封面

为了找到这样一位画师,我先在美国在线科幻杂志《Clarkesworld Magazine》的官方网站的封面画集里搜寻,据我了解,这本杂志里开设了一个“中国作家”专栏。很快我就发现了第一个中国插画师的名字 “Liu Junwei”。在这张透明质感的封面中,一个女性主角从海洋中升起,在冰川与机械悬臂环绕之下,将粉红色的水母放飞天空。随后我又在国内老牌杂志《科幻世界》的官方网站找到了同样一张封面。可惜《科幻世界》的网站上并没有像前者那样注明封面作者,因此我还是不知道这位画师的汉语姓名。又几经辗转,一个在“微像文化”做科幻文学版权运营的朋友推给我了一个叫做“鲨鱼丹”的画师的QQ。“鲨鱼丹”这个名字我倒是见到过,在搜做“Liu Junwei”的时候我曾不明所以进入过这个人网站。三条线索指向了同一个人,我觉得这个开头挺有意思。

然而试图接近这只鲨鱼的过程并不是那么顺利。名为“丹鲨”的QQ账号很快就通过了我的QQ好友申请(听起来可真90年代),我本来期待着他能在一开始就做一番诸如“我叫Liu Junwei,是一名插画师,‘鲨鱼丹’是我的笔名,‘丹鲨’是QQ名……”的常规自我介绍,结果他说的第一句话是“我不是丹鲨”。我试图忽略这个开头,认真地介绍了我的来意后,他告诉我“正好我要黑一下‘鲨鱼丹’,来吧“。完了,我想我一定是做了一个失败的 research,找到了一个盗版——我甚至不能确定究竟谁是谁的盗版。但是这只常年潜伏网络的鲨鱼并没有澄清身份的意思,反而不断地跟我玩着身份游戏,还以”跟本不用微信“的理由拒绝了我加微信的请求。好吧,那就玩一次九十年代末的网友冒险吧,这一定是年迈的我最接近二次元的一次了。而当采访全部做好,回头查看聊天记录的时候,我才发现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原来是因为我自己QQ名字叫做“我不是LURAN”啊。

 鲨鱼丹为 Peter Watts 的硬科小说《Blindsight》绘制的封面。

创想计划:鲨鱼你好,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做科幻插画的?

鲨鱼丹:正式登上出版物是从 2009 年开始的。

你本身是科幻文学/电影迷吗?

绝对。

你喜欢的科幻电影和科幻文学作品有哪些?

自评的最佳硬科电影是 1997 年版的《接触未来》(Contact,也叫《超时空接触》)。软的就太多了。国内硬科文学的最佳,当然是近年话题泛滥的《三体》。

鲨鱼丹为国内科幻作家张冉的作品《太阳坠落之时》绘制的封面

为科幻文学配图,你一般会怎么构思?

首先,我会把全文读一遍,无论有多长。如果不看完全文,仅仅通过编辑给的大纲看不到细节,插图里就肯定会出bug。这个以前发生过好几次了,后来我就告诉编辑说,无论多长篇,都必须发全文。

然后构思的话,作者和编辑通常有一些要求和期待,首先要考虑他们的要求。这个和装房子搞装修是一样的。

初期会用草图,来回讨论确定几个方案,然后选出最佳的方案,剩下的事情就很简单了,就是纯粹美术创作的那些漫长劳动内容,非这个专业的观众没有兴趣看的施工过程。

你的科幻启蒙读物或者影视作品是什么呢?

儒勒·凡尔纳和赫伯特·乔治·威尔斯。影视作品是黑白电视上看的《星球大战2》。

什么样的故事更能够激发你的创作呢?

一句话说,优秀的故事呗……题材上,有爱面还算比较广,个人最偏爱异类生物题材和海洋题材。

遇到不那么喜欢的科幻故事插画委托怎么办呢?

缺爱的故事必然发挥不出十成功力,熟人的短篇的就接了,量大只能婉拒了。

除了炙手可热的刘慈欣,你比较关注的国内科幻作家都有谁?

我关注所有还在发作品的科幻作家,特别是编辑给发来他新作要配图的时候。换句话说,大刘目前并不在可被观测的范围内……国内科幻作家中,我配过张冉的作品插图较多,不过全都是黑白内插。

鲨鱼丹为国内科幻作家张冉的作品《太阳坠落之时》绘制的黑白插图,图片来自网络

你是怎么成为一名专供科幻/奇幻类的插画师的?

从学生时就是科幻爱好读者,后来把爱好变成了工作,于是爱好惨遭毁灭。亲爱的读者们,千万不要把真爱当工作呦。

目前跟哪些重要的刊物有合作呢?能讲讲你的这张作品是怎么登上《Clarkesworld Magazine》的封面的吗,是一个什么故事?

鲨鱼是一只自由画师,会参与任何感兴趣的图书或游戏项目。有意思的是,很多国外科幻作家喜欢代替编辑自己寻求合作画师,目前我在做《巨兽》美版的完结篇。

然而《科幻世界》作为中国仅存的科幻文学纸媒月刊,是鲨鱼在国内的唯一常年约稿方。

《Clarkesworld》用的封面图须是画家原创,所以这张不是为小说配的。这张图是发生在我个人设定的天空海世界,是《Clarkesworld》主动邀约的。

《科幻世界》2013 年 12 期封面,描绘了刘宇昆小说《钻井》的故事。

你觉得科幻插画和科幻小说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

从插图画质可以看出这个小说的出版方是土豪还是屌丝,除此之外没有特别紧密的关系,真的是可有可无。我倒是看到很多优质的出版小说被无责编辑约来的糟糕的插图坑掉了。

插画重现故事情节重要吗?

不重要。真正好的小说根本就不需要插图。所以现在大部分图书的单行本都是没有插图的,只需要一张精彩封面吸引读者的视线就够了。而太劣质的插图反而会起到反的效果,只有青少年图书才需要大量的插图。

克苏鲁(Cthulhu)来到了鲨鱼丹自己想象的星球上。

今年的雨果奖和世界科幻大会就快要开始了,你有关注吗?

没有,只看个结果。反正大部分看不到中文版,雨果奖貌似只需要世界科幻协会的收费会员认同就可以了。

你最想给哪一部作品画封面或者插画?

《冰与火之歌》。

你的绘画风格是怎么形成的,受到哪些影响?

画师的绘画风格都是自然发展形成的,喜欢哪一类的优秀作品就会学习,并且向那个方向上靠拢。但是没有任何两片相同树叶,也不会有两个画风完全相同的画师。最终形成的画风是理想并期待的几个技能点在自己的技能树上重新排列的效果。而且画风这个东西也会不断进化的,并不是定型了就永远不变。个人非常喜欢的是传统绘画的坚实厚重的材料感觉,这些东西在电脑上,现在已经都可以模拟出来了,CG时代给予的图层和调色只会让它表现地更便捷。

除了科幻插画,你还做别的插画吗?

接到的稿约里我会尽量选择自己感兴趣题材的项目,有兴趣的才能发挥最好。我对优秀的奇幻一视同仁,“科幻”(Science fiction)在英语里本来就是“幻想”(Fantasy)里的子项目。

鲨鱼丹为 Nnedi Okorafor 的小说《Binti》的中文版绘制的封面

你个人最喜欢的自己的作品是哪一个呢?

 

下一个……

每天大量阅读科幻/幻想小说,再把小说中的世界重现出来,一定很有趣吧?

并不是那样呢,封绘实在是个慢工。十几万字一两天就能看完,画一张封面画质却需要一两周。还是那句话,把爱好血祭成职业,要谨慎呦。

谢谢你!

鲨鱼丹为 Jack Campbell 的小说《The Lost Fleet》中文版第二册绘制的封面


作者:LuRan

点击阅读原文,可查看到更多鲨鱼丹的作品。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