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播王欣出狱,58同城、YY、小鹏汽车董事长为其接风洗尘

资本V脸 2018-11-29 12:37:43





2018年2月7日,创业家从知情人士处得到消息,称快播创始人王欣当天下午刚刚出狱,“刚洗完澡,理完发”。


资料显示,快播成立于2007年,巅峰时期曾拥有3亿用户,被誉为“宅男神器”。2014年4月22日,据群众举报,快播涉嫌传播淫秽信息遭警方调查。2014年6月26日,深圳市市场监管局正式对快播公司送达《行政处罚决定书》。2014年8月8日,王欣在逃往境外110天后被抓捕归案,经国际司法合作渠道由相关国家移交中国警方。


2016 年 1 月 7 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对快播涉黄案的庭审实行了网络直播,快播公司及王欣、吴铭、张克东、牛文举等出庭,被告单位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一千万元;被告人王欣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


圈中大佬接风洗尘


王欣出狱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对那些挂念王欣的人而言。提起王欣和快播,我们在记忆里跳脱出来的大概是“快播是被乐视举报的”,以及王欣那句“技术是无罪的”。


怀念王欣的人,跟怀念快播的人一样多。有人甚至用倒计时的方式来预告王欣出狱的时间表,从2个月,到7天,3天,1天……


(图片来自网络,欢迎截图作者来认领,我们会加上出处并表达感谢)


距离王欣于2014年8月8日被抓捕归案,过去了整整3年半。今天他可以对这个世界大喊一句:hello, world.


2月7日晚,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发布微博称,王欣身体很好,思维完全和大家一起,兴致勃勃地和大家讨论了AI、视频、区块链等技术的发展。根据何小鹏披露的照片显示,姚劲波、何小鹏、李学凌等圈中大佬为王欣接风洗尘。详见下图。




(从左到右依次为姚劲波、王欣、何小鹏、李学凌)


对于王欣出狱的消息,一大拨网友表示:


@Mr丶小禾子:欠王欣一个会员的小伙伴们,可以准备钱了。

@在路上Andriy:祝东山再起!能不能把我里面存的资料帮我找回来。

@Sffyhhuujjuuytt:我不是优酷会员,不是爱奇艺会员,不是腾讯会员,我要做快播会员。

@LoseMyself_陳:相信他会是下一个孙宏斌,看好他。

@高歌暴走梨花歇:放下过往,从头再来!

@罗曼不那么蒂克:王欣出狱了,贾跃亭倒跑了,苍天绕过谁。

@i醉风无愁:当年乐视搞垮了你,现在的乐视如你所愿,坐等收购乐视。

@----mor:港真,王欣的群众基础那么好接下来做啥都稳吧?

@4点0先生:互联网创业遇到了真的风险和劫难,不过影响力陡增,猜一猜有没有风投已经伸出橄榄枝了?

@响马:快播是很亲区块链的模式,直接 ico 开搞吧。


狱中生活

 

2014年快播危机爆发,王欣太太为其奔走呼吁的时候,部分关联方却自然地避嫌。


其实,王欣对资本非常挑剔,不肯随便拿钱。2007年快播成立,曾李青和周鸿祎成为天使投资人,软银赛富投了A轮。江湖流传着一种说法,王欣拒绝过IDG和李彦宏的投资。


“他偏向于懂产品、懂业务的基金。”软银赛富投资基金合伙人羊东向《中国企业家》回忆道。投资快播时,王欣没有因为赛富的名头直接拿钱,而是连续发问,是否了解视频行业,投资过哪些视频网站,会不会与快播发生冲突。投资谈判时间不长,前后也就2个月,说服王欣的确不易。


一位快播前高管告诉《中国企业家》,出事前,王欣与互联网圈诸多大佬来往从密。甚至在他羁押期间,这些人与快播高管一起,帮忙寻找律师,准备材料。


服刑以后,王欣的妻子从深圳赶往北京探视,一位互联网圈的朋友经常接待,并帮忙为王欣买书。


高墙内,王欣读过的书远不止几十本,主要是经管类或与互联网相关的,也有人物传记、科幻小说。王欣还会写信、打电话,与朋友谈互联网的发展,讨论时下的创业风口。算起来,写信更多一些,打电话有限制,而且时间不确定,有时会在朋友早高峰出门的时候,有时是工作期间。


失去自由前,王欣最大的爱好是钓鱼,而且是海钓。很多人跟他一起出过海,朋友、同事,也有投资人,极少有人真感兴趣,王欣却乐此不疲。


坊间传言,2014年王欣被通缉期间,有关方面让人约他在济州岛海钓,他果真赴约,飞机落地无法入境,被警方押解回国。在后来的庭审中,王欣称不知道自己被通缉,去济州岛目的就是钓鱼。


海钓,实在不是一件轻松的事。王欣是湖南人,到深圳工作之前,就喜欢钓鱼,但没在海上钓过。为了学习,他跟随油井补给船到南海钓鱼,上去就晕船,沿途七八个小时,颠得七荤八素,呕吐不止。到达目的地,以为可以安心钓鱼,不料船不停晃动,比之前晕得更厉害。王欣服下晕船药,再吃一些预防晕船的食物,然后垂钓。海鱼个头大,钓上一条拉不上来,随行的朋友一起拖拽,忙活一大圈,又开始晕船呕吐。


“某个瞬间,看着四面都是茫茫大海,会感到绝望。”与王欣一同出海钓鱼的快播前高管说。


很长一段时间,身边的人都无法理解王欣痴迷海钓的缘由,他们可以列出一连串负面词汇,枯燥、暴晒、晕船,甚至还有生命危险。


一些快播高管创业之后,才慢慢明白,原来王欣是孤独的。作为老板每天有无数问题需要解决,不管有没有答案,都要面对。某种程度上,海钓就像创业,这是王欣自我磨砺的方式,也是思考的方式。


一度,妻子对于王欣的很多方面都不理解,不知道他为何持续工作,半夜在家里也忙,一会儿手舞足蹈,一会儿又垂头丧气。


错失的时代


快播起步于视频行业的草莽时代,通过P2P技术迅速在市场站稳脚跟。有数据显示,2012年,快播总安装量超过3亿,当时中国网民数量也就五六亿。至今,王欣与快播没有被互联网忘记。


过去的42个月,王欣主要通过书籍报刊了解市场变化与行业动态。高墙阻隔,他无法悉数掌握外部变化。


但如今的互联网于他而言应该非常陌生。BTA三分天下演变成AT斗法,TMD(今日头条、美团、滴滴)在资本助推下快速变大,成为最具颠覆能力的三小巨头。


即便视频行业,也是风云流转。在王欣面对高墙的日子里,那些老对手,某种程度上也算老朋友,或沉寂、或挣扎、或落寞。如今互联网谈起视频是快手、抖音和火山。他们的创始人头顶光环,估值和市场呼声一路高涨。


王欣错过的很可能是一个时代。


熟悉王欣的朋友说,行业变化太快,他具体要做什么还没定。可以肯定的是,不会再做快播,那个时代已经结束。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王欣作为法定代表人的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依然存在,并没有死。


天眼查、启信宝均可以看到有关快播的招聘信息,最近一次的招聘时间都停留在2017年6月15日,招聘职位包括数据分析专员、高级软件工程师、渠道总监等。天眼查的招聘信息来源于博才网与中国服装人才网,目前博才网的相关招聘链接无法打开。


快播前高管则透露,2.6亿元罚款之后,还要应对诉讼,快播这个主体无法继续运营。但快播还有一些健康的业务,于是拆分。原来的快播团队大致有三个去向,第一,一些核心技术人员利用快播服务器和宽带资源,为其他公司做CDN加速。第二,原有的游戏联运业务独立发展。第三,硬件团队出售给其他公司。此外,也有一些人离职、创业。


2017年年初,网络上有文章称,一家名为新华云帆的公司推出快播5.0播放器,并强势捆绑多款游戏软件、强制弹出广告等,该公司由原快播团队打造。很快,新华云帆和快播均发出声明,称网络文章严重失实,未曾发布"快播播放器"新版本,快播强调自己是唯一拥有"快播"商标及品牌所有权的企业。


王欣下一站去哪儿?


知情人士透露,王欣本人状态挺好,还有斗志,他有意重回互联网江湖,再干一番事业。


王欣曾说要用所学的技术专业服务于社会,那他出来的下一站会是哪儿呢?是自己创业再造一个快播,还是找个公司安心当个高管呢?


快播前高管表示,王欣在狱中关注一些技术领域,比如AR、VR和区块链,据说还专门研究过迅雷的玩客币,想从中借鉴一些东西。不过,时代已经变化,快播当年的打法是以某个产品或技术切入实现突破,如今巨头林立,既不缺钱也不缺技术,这种打法不一定有效。某种程度上,融资能力和快速布局能力更关键。


而一位要求匿名的业内人士对虎嗅透露,王欣在出狱前就在接洽北京文化,因此去北京文化的可能性最大,但也存在发生变数的可能。


北京文化(000802),A股上市公司,全称“北京京西文化旅游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全产业链影视娱乐传媒集团,公司于1998在深交所上市。


如果你对这家公司还无感,那么,如果说它是50亿级的《战狼2》、10亿级的《芳华》这些电影的出品方,想必大家就不陌生了。


对于那些喊着欠快播一个会员的网友,以后或许可以支持王欣操盘的电影、电视剧了。此时,我想起了王欣说过的那句“如果有一天我变成流氓,请告诉别人我曾纯真过”。


王欣会如何重整旧部,还是以什么样的姿态杀回互联网圈尚未可知,可以确定的是,这不会是一条坦途。


不愧是老互联网人,入狱三载,人脉犹在


而他的妻子,也保住了快播公司。

由图可见,王欣依旧是快播公司的大股东。


3年多的时间,虽然快播公司目前只是一个空壳,但谁也不敢小觑了快播当初的用户量,王欣妻子的微博就有如下留言。

留言称:


王总被抓时,我们还在学校,手无缚鸡之力。现在不同了,王总需要资金,我们五亿原快播用户必将鼎力相助,我们一直都在!


王欣够聪明,有能力,有经验,38岁的年纪在互联网也正值壮年,再加上几亿老用户的支持,他如果有意重回战场,到时候天翻地覆,风水轮转,或未可知。

⊙版权声明:内容源于网络,如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