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王运超小说《第一书记》连载——(九)

潘集发布 2018-08-06 16:46:15


作者简介:王运超,安徽寿县人,现居淮南。安徽省作协会员,淮南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淮南市文学艺术交流协会副主席。著有诗集《心灵的绿地》《诗意淮南》、长篇小说《大学生村官》《留守儿童》《豆腐西施》等。


第九章  局长室里解难


星期一早晨,肖力从城北中学门口搭上了往县城的班车,临走之前,他没好意思从家中多带上704块钱,知道小雯肯定理解不了,工作上小雯是全力支持肖力的,可经济上就不那么支持了,其实想想也对,两个人一个月还不到三千元,除去双方父母的800元生活费,剩下2千来块钱,女儿刚刚上学要买零食、买衣服、上兴趣班,加上同事、朋友、亲戚、同学的红白喜事往来,家中的柴米油盐勉强够维持,怎么好再将生活费带走。可是村两委干部每人垫交的704块钱又不能不交。于是临上车前,肖力鼓足勇气找到张雨借了700元揣上,才安心地跑到车站。城北中学离县城也就30多华里,一节课的时间就到了县短途车站,这个短途车站是发往全县各个乡镇的班车总停靠站,肖力下了车,一眼就看到开往古集乡的班车,售票员在大声招揽着乘客:“开往古集方向的,还有10分钟就到点了!”肖力没有去坐那班车,下村一个星期多了,还没有回单位,今天早上先回县教育局给局长汇报汇报村里的工作。教育局现在是娘家啦!肖力想着,自从选派下村那天起,肖力就把县教育局与集后村联系到了一起,一个是选派村,一个是选派单位,而他肖力这个选派书记就得把集后村当作婆家,教育局当作娘家,本来两个毫无联系的单位,因为有了选派干部,又必然地牵扯到一起。肖力推开教育局的大门,门卫老张从传达室伸头望了望,见是肖力,笑咪咪地打起招呼:“喂,小肖啊,今天不到村里去啦!一个星期了,感受不错吧!”

肖力的选派,在县教育局也是一件大事,连门卫老张都十分关心。肖力忙着回答,“谢谢老张关心,今天回局里汇报工作,领导们还没上班啊!”“快了,快到上班时间了,你们办公室刘主任已经来了。”老张指指院内停放的刘主任的自行车。肖力上了二楼,办公室大门开着,刘主任正在拖地,见肖力回来了,忙放下拖把,将手伸过去与肖力使劲地握了握,高兴地说:“大书记走马上任回来啦,朱局长交待我这周安排局领导到村里去看望你呢,你今天来了正好,我们商定这周哪天下村。”肖力想不到领导这般挂念自己,十分感动地说:“不用了,领导都忙,别耽误工作了,我在村里也挺好,今天正是来给局领导汇报村情的”。刘主任急着说:“去,是一定要去的,做为娘家单位不能把你嫁走就完事了,我们也想了解一下你在村里的状况,我正准备上午打你电话,同你商量局里带点什么礼物呢?”两个人正说着,只见大家都陆续来上班了,同事们见到肖力也都高兴地问这问那,表示哪天到村里去看看。朱局长到办公室签到,见到肖力,很有力地与他握了握手说:“该喊肖书记了!上任一周情况怎么样?走,到我的办公室去叙叙。”朱局长一进办公室就为肖力泡了一杯茶,想了想他又拉开抽屉拿出4包玉溪烟递给肖力,肖力赶紧摆手说:“朱局,你不记得啦?我是不抽烟的。”朱局长笑着说:“不是给你抽的,拿上,带回村里,村干部有抽烟的,递上几支,不也能活络下感情吗?呵呵!”肖力只好接过烟装进手提包里,然后坐下,向朱局长详细汇报了集后村的基本情况及上周的工作,同时将合作医疗筹资过程中遇到的二大难题也和盘托出。朱局长一边认真地听一边不住的点头,末了,朱局长说:“苏东、苏西弟兄俩的宅基地纠纷应该尽快给以调解,不要让矛盾激化,通过法律手段是最好的方法。对了,我有个同学在县律师事务所,姓韩,叫韩义民,你去找他咨询一下,就说是我让去的。”朱局长刚说完,又马上摇头说:“这样吧,我让刘主任安排了,这周周三如没有特殊情况,局领导班子一起到集后村去看看你,我来给韩义民联系一下,让他也跟去,不行,到苏东、苏西家现场解决问题。那你别去找韩义民了。”肖力听朱局长这样安排,简直激动的不知手该放在哪儿好了,他正要说声谢谢,有人敲门了,朱局长说声“请进”,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中年男人挟着公文包进来了,他大大例例地说到:“局长,在忙呀,要不我等会。”朱局摆摆手,示意他坐下,又起身给他倒了一杯茶。中年男子从包里掏出一包苏烟拆开,拿出一支递给朱局长,朱局长笑笑说不会抽,中年男子又将烟递向肖力,肖力也摆手说不会抽,中年男子自己将烟点着,坐在沙发一角抽起烟来。朱局长对来人说:“你弟调动的事,党校的王校长已给我说了,学校教师调动一般都在暑假,现在不行,会影响学校教学。”中年男子见朱局长开门见山就提他弟弟调动的事,觉得有些意外,就用眼光斜视了一下肖力,朱局长明白中年男子的意思,忙介绍:“这是我们局办公室的秘书小肖,现在被组织上选派到集后村任第一书记,才下去没多久。”介绍完肖力,朱局长又介绍中年男子:“这是县个体运输公司的苏老板,做煤炭大生意的。”朱局长为缓和气氛故意又加了后一句。苏老板望望肖力又望着朱局长问:“是古集乡的集后村吗?”肖力说:“是呀!”苏老板有些半信半疑地对着肖力说:“这么年轻就当书记了,按说你还是我家乡的父母官呢,哈哈!”肖力问:“你也是集后村的?”苏老板笑道:“你到集后村随便问问就会知道,我以前住后苏,我搬出来有二十几年了,苏道义现在是村长吧!”“是的啊!”肖力听说苏老板是集后村的,一股亲切感涌上心头,仿佛在千里之外突然遇到同村的老乡一样高兴,“你不经常回村里吗?”苏老板摁灭烟头后说道:“前几年还回去几趟呢,这两年生意太忙,没有时间,再说我的父母和弟、妹们都搬到县城了,就不用回去了。”朱局长这时也插话说:“苏老板的煤炭生意做大了,把老家的小村庄早忘啦!”“哪里,哪里,在外面只是穷混,还是老家好呀!”苏老板急忙辩解。朱局长笑了笑又说:“我们的肖书记在你们老家工作,你这个大老板可得多支持哦!”朱局长的语气比苏老板刚进门时生动多了。苏老板赶忙表白:“朱局,你放心,肖书记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在所不辞,我把肖书记手机号码记一下。”肖力与苏老板互相交换了手机号后,肖力突然想到苏老板是做煤炭生意的,就问了一句:“苏老板可知道矿上的矸石现在是什么价?”“矸石,好一点的,就是碎些的,大概在160块一车,你要买矸石?”苏老板问。“不是我,而是我们集后村,从杨庄到村部的土路要垫上矸石,不然,雨雪天群众没法出门。”肖力做着解释。苏老板听说是垫杨庄的路,很认真的注视了一下肖力,然后说:“要想富,先修路,肖书记工作有思路啊,知道一下村就抓大事,我们集后村可遇到一位好书记了!”朱局长也接过话:“肖书记就是思路再好,这工作上也得仰仗你支持啊,毕竟你也是本村人。”朱局长的话一落音,苏老板像恍然大悟似的说道:“这还用客气,朱局,看在你的面子上,肖书记毕竟也是你的兵,肖书记,这杨庄的矸石路,我负责垫了,不要村里出一分钱。肖书记你这周回村里准备一下,让杨庄的群众把路面先整平一下,再组织十几个群众义务平矸石,我下周就把矸石给你拉到村里,你下周在村里等我的矸石吧。”苏老板的表态让肖力和朱局长都吃了一惊,不过看到苏老板那么认真的样子,又想到他是集后村人,也就认为他这是致富不忘回报乡亲。朱局长爽快的笑着说:“那我先代肖力谢过你啦,你们集后村要是再有几位象你这样发达、这样慈善的大老板就好了,那肖力的工作就不用愁啦!”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