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案例解惑区块链的信任机制

鼎尖投资订阅号 2018-12-05 09:33:26


来源:刘兴亮时间


一个姓欧的朋友给我讲了一件发生在他身上的故事。听完之后,我感觉这个故事从一个侧面很好的诠释了区块链的一个重要特点——Trustless。


  有不少人把Trustless翻译成「去信任」,我觉得不是去信任,只是用技术上的信任替代传统的信任模式。也有人翻译成「免信任」,这个可能更准确一些,即我们需要的不是传统的信任,而需要建立一种基于新技术结构的信任关系。


  故事是这样的:姓欧的朋友和他的发小,两个人一起合伙投资了一些矿机来挖以太坊币。投资的矿机托管在一个矿场,每月需要交电费给矿场,电费直接用以太坊支付,按当时以太坊的价格折算。然后,挖到的以太坊积累到某个值的时候就开始分币。


  由于合伙人对数字货币一窍不通,除了共同出资之外,其他事宜全权交由他来操办,合伙人只管提供一个钱包来接收每次分到的币。


  虽然说发小对他非常信任,但是他还是觉得有必要让合伙人知道投资的全过程,知道他没有占任何便宜,比如隐瞒收入,夸大支出等。


  在传统投资项目中,要想完全、彻底地让朋友相信自己没占便宜,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在区块链项目中,这件事就容易得多。


  要让合伙人清楚他没有占便宜的话,涉及几个收入与支出的关键点:矿机的支出成本、矿机每天挖矿(指计算机通过算力来计算难题竞争获取记账权从而获得币奖励的过程)所产生的收益、每月交电费所消耗的以太坊以及收益的分配过程。矿机是在网上直接下单,网上的价格公开可查,并且订单的记录也是可以查到的。这点,在当时购买的时候,就给发小看了价格及订单。我们主要来看看后面的三点。


  1、矿机每天挖矿产生的收益。


  这是一个项目每天的收益,比如投资了一个传统的黄金开采项目,每天开采出来多少黄金,要定期提交一个每天采矿收益表给合伙人,要让他相信你没有猫腻,这确实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


  但是矿机每天产生的收益是记录在区块链上的,这个记录公开可查。这里顺便普及下相关知识:数字货币挖矿配置的时候,需要设置钱包地址。所有的收益会自动转入钱包。只要通过钱包地址,可以在区块链浏览器上查看到钱包余额及所有的收益历史记录。


  有人可能会有疑问,如果他把其中的一部分矿机设置成其他的钱包地址,这个不让他合伙人知道,岂不是就能隐瞒这部分收益?答案是,购买的矿机的算力是确定的(网上可查),简单查看一下你这个钱包地址对应的算力,就很容易知道这个钱包地址对应了几台矿机。



  2、每月交电费所消耗的以太坊。


  如果他多报电费会是什么样的?矿机的功率是确定的,所以每月的电费也是确定的。只要交电费的时间一旦确定,那一刻以太坊的价格也基本是确定的(各个交易平台有一些小的价差),那么只要事先约定好以某个交易所的价格或者几个交易所的平均价格作为计算标准,即可得出需要消耗的以太坊的数量。


  支付给矿场的电费的以太坊转账也被永远地记录在区块链上。这个过程基本没有作假的可能。


  3、收益的分配过程。


  到了分配以太坊币收益的时候,根据当初的出资比例和当前挖矿钱包余额(也公开可查),很容易算出每人该分多少币。这个分的过程是通过钱包转账,转账的过程也被永远地记录在区块链上。这个过程也几乎没法作假。


  从挖矿的收入,到每月电费支出,以及最后的收益分配,整个过程就是一个项目的投资账本。它的每个过程都被实时记录在区块链上,这些记录公开可查。更重要的一点是,在区块链上,这些数据几乎很难被篡改,也无法人为事后伪造。



  想想传统领域的投资项目,或者说放大到一个公司,为了偷税漏税、为了私吞收入而侵害股东收益,为了上市等等而做假账的事时有发生。那是因为账本掌握在某个公司或者部分个体的中心化实体。而区块链账本的记录是去中心化的,单个节点作假的账本无法得到其他节点的承认,从而杜绝造假。


  我这个姓欧的朋友,通过区块链的账本向他合伙人展示整个投资过程的收入与支出,表明他确实没有占便宜,这让他感觉很轻松。这个信任不是建立在朋友的主观直觉,而是建立在区块链的信任机制上,即Trustless。区块链上的一切都是公开的,所有的记录公开可查,可追溯,而且几乎很难被篡改。


  刘慈欣的科幻小说《三体》中描述的三体文明是比人类更为先进的文明。在那个世界中,人与人之间是无法欺骗对方的,因为三体人的思维是透明的,这样极大地降低了那个世界的信任成本。


  三体中描述的未来尚不知何时能照进现实,而区块链的未来,正在发生。


相关阅读:大数据时代,还要什么隐私?

来源:猎云网


数据影响力正在不断增强。网络上的个人信息帮助特朗普赢得了总统竞选,而民众的在线身份一次又一次的让Facebook突破底线。

但由于美国大选以及最近揭露的Facebook数据泄密丑闻,不仅引来了联邦贸易委员会的调查,还让在线消费者和立法者对数据在我们生活中的角色提出了质疑。而数据科学家们也开始质疑起自己的未来。

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对公司造成的疏忽表示道歉,但是对一些数据专家来说,这是远远不够的。我们距离这一故事的结束还有很远距离。

“一般来说,技术人员需要解决这个问题。我们正在构建可以清楚地知道被用于坏事的工具。说‘我们的本意不是这样’是远远不够的,”软件公司Looker的首席数据布道官Daniel Mintz说道。“我们需要对技术如何被道德使用以及人们是否订阅进行一次社会讨论。”

正如前谷歌工程师Yonatan Zunger上周末在Boston Globe所写的那样,计算机科学正在经历一场“认知道德危机”,这与炸药之于化学、核弹之于物理以及优生学之于人类生物学是完全不同的。数据科学家们表示,虽然他们认为自己的工作没有受到威胁,但他们的确预见了科技行业的未来变革已经来临。但现在还不知道谁会采取直接措施,也不知道这些措施是否是正确的决定。

数据=美元

比尔盖茨曾于1996年在微软网站上发布了一篇文章,在这篇文章中他喊出了“内容为王”的口号。盖茨在开头写道:“内容会成为互联网上的生产力,正如当初的广播一样。”但在2018年,如果你问任何一家以互联网为中心的公司,他们给出的答案很有可能会是数据。

数据本身已经成为一项业务。创始人希望找到服务不足的地区,获取尽可能多的数据,因此数据变得有价值。如果Facebook或其他科技巨头不收购创企,而是将其作出独立服务或者只是收购高管,那么数据本身就足以成为Facebook帝国的一部分。当法国企业家Thomas Pasquet在卖掉自己的创企之后,开始思考在数字广告业创办下一个公司时,他瞄准了智能手机。

“一家发起移动战争的公司会成为最易接触复杂数据的公司,”Pasquet说道。

2014年,Pasquet创办了Ogury。自那以后,该公司已经收集了超过4亿移动用户资料,帮助分析人们使用应用的方式。例如,Ogury的数据表明,Snapchat的活跃用户基数在1月份出现下跌,下载应用的用户当中,有82.7%在月初使用了应用,而在1月31日,只剩下77%。对于广告公司来说,这些消费者见解是非常有价值的。(Snapchat会每季度发布日活跃用户数据,包含1月在内的季度报告尚未公布。然而,Snapchat表示,上一财年第四季度日活跃用户数量为1.87亿,高于上一季度的1.78亿。)

对于Pasquet和Ogury来说,收集的数据越多,意味着盈利越多。对于Mintz和Looker来说,大量的数据创造出了一个业务。Looker并不提供新的数据源。相反,Looker是一种可视化现有数据集的工具。

“让我感到兴奋的不是它的技术面,而是它能够给予我的能力。数据是唯一一种能够了解700万或800万人想要做什么的方法,”Mintz说。

鉴于这种规模理念,Mintz表示,他不认为数据推动决策的模式和数据公司会消失。但是,如何收集这些信息以及通过什么服务来收集将会发生变化。

信任与透明度

虽然数据能够帮助广告商更好的了解世界,但是围绕着Facebook和Cambridge Analytica的丑闻正是来源于透明度问题。

Facebook用户可能以为他们只是在进行用于学术研究的个性测试或者玩一款有趣的牛仔游戏,但这些行为让数据科学家(不仅仅只是Facebook的软件工程师)能够访问不知情用户的个人信息。

“我认为透明度是非常关键的。如果你正在访问某人的数据,我认为让他们知道为什么你需要这些数据会更好,”BrandYourself的首席执行官Patrick Ambron说道。

Ambron的业务在如何盈利方面很透明。这部分是因为它是一项订阅服务,而不是像Facebook这样的广告业务。BrandYourself销售的工具可以扫描人们的社交媒体帐户并标记出有问题的特定内容。

“我们对你为什么要给我们数据保持了透明度,”Ambron说道。

Ogury也声称,自己获得了用户同意。所有用户都被展示了一个名为“同意收集和使用数据”的协议,其中写道,所收集的数据可能会包含你的设备、位置、电子邮件、应用和浏览情况的信息。Ogury的创始人Pasquet表示,至少有1/3的人阅读了协议,但没有选择同意。

“一开始我们就认为消费者是很聪明的,我们应该直接问他们是否愿意共享信息,”Pasquet说道。

另一方面,Facebook用户不一定完全了解他们的活动是如何以及为什么被监控的。即使你删除了应用,似乎也无法阻止。Pasquet提到了一个例子,有人可以通过在线广告跟踪看到自己预定的假期信息。即将上线的英国监管将会把数据保护拓展到海外,但是在全球其他地区,数据仍然是非常脆弱的。

Ambron表示,Facebook可能会被迫或自行决定更新其用户协议,并将其更加频繁的展示给用户。为了防止另一起Cambridge Analytica丑闻发生,他也建议对使用Facebook数据的公司创建更加严格的合同。Ambron补充道,Facebook仍然应该为学术研究人员提供匿名数据,比如斯坦福大学经济学教授Raj Chetty的America Inequality研究,但他们需要进行更彻底的审查和不断的审计。

Looker的首席数据管Mintz表示,除了Facebook及其与数据合作伙伴之间不断变化的关系之外,更多的技术专家应该在未来几年与立法者、伦理学家和其他利益相关者对话交流。

“我们的社会尚未找出让社会契约的敏捷性跟上真实变化速度的方法,我认为我们必须做到,”Mintz说。“技术变革不会放慢速度,但也不能放任它。”

声明:鼎尖投资订阅号转载的文章,都会明确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来源标注有误,或涉及作品版权问题,请发消息到公众号后台告知,我们将第一时间予以更正/删除。(本公众号所有文章均不作为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