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放的禽先生.叶青衣秦智简.txt完结小说

肥啾书屋 2018-11-11 09:41:16

更多资源尽在肥啾书屋

《奔放的禽先生》主角:叶青衣秦智简【txt完结】

我出轨了。

一觉醒来,秦智简那张俊脸放大在我眼前。

被我吵醒,他皱着好看的眉头睡惺惺地看了我一眼。

“鬼叫什么?昨晚还没爽够?”

我把头埋进被子里不吭声,隔着被子我听到他起身穿衣服的声音,想着……

正    文 

  我出轨了。


    一觉醒来,秦智简那张俊脸放大在我眼前。


    被我吵醒,他皱着好看的眉头睡惺惺地看了我一眼。


    “鬼叫什么?昨晚还没爽够?”


    我把头埋进被子里不吭声,隔着被子我听到他起身穿衣服的声音,想着刚刚他祼露的上身,顿时脸一红,昨夜不知羞耻的举动涌向我脑海。


    我居然上了秦智简。


    秦智简是我大学同学,曾是我暗恋对象,不过人家大学四年他丫的就没看我顺眼过。


    对于我俩如何滚床单这件事,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被骗了。


    后来我和曾琴说起这事时,她说我对秦智简有偏见,妒忌他长得好看。


    妒忌个鬼,我比他更好看!


    等我反应过来后,秦智简早已穿上白衬衫和西裤居高临下地站在我面前,看我还缩在被子里,上前一扯,被子到了他手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说:“昨晚你主动求我抱你回来的。”


    “如果你要听,我把昨晚细节一一讲给你听,是从你如何在小区门口把我扯住开始,还是从进屋开始?”秦智简看我一脸疑惑,慎重其事地解释,“不过,我是非常有原则的人,关于昨晚的事,我不会主动告诉别人,所以.....你别生气。”


    秦智简看着我后退一步。


    “你如果莫名其妙被人睡了会不生气?”我怒气冲天,后转念一想,对了,他是男人,被睡了吃亏的也是女人,他窃喜还来不及,还气个屁!


    “要不看你一大把年纪在马路上丢脸......你以为我会把你捡回来?”他发挥他一惯的毒舌,又从地上拎起一件被撕破的衬衫,“还好我抱着你就往家里跑,否则说不定裤子都被你给扯破了.....”


    “......然后你就趁人之危?”


    “叶青衣,什么叫趁人之危?我看在同窗四年的份上帮了你”秦智简指着一地上丢得乱七八糟的衣服:“而且你自己主动脱的,还......”


    “停!!”


    无脸见人,想死的心都有。


    我怎么会做这么离谱的事情?!


    这一切要从昨天说起。


    我叫叶青衣,今年26岁,我的未婚夫叫许放,我们在是在大学认识的,当时许放死追了我两年才答应,相恋三年,去年的五月我们俩在亲朋好友的见证下订了婚。


    在此之前,我一直坚信自己是个幸运又幸福的女人。


    然而当意外发生时,我才发觉所谓的幸运和幸福不过是编造出来的的谎言,一触即破。


    昨天中午曾琴打电话给我,说许放和别人在她们酒店开房,因动作太大被人举报.....


    后来曾琴还说了什么,我一个字也听不进去,脑子里不断地响起这句话:许放和别人开房动作太大被人举报......


    这得有多激烈才会被人举报?


    等我赶到酒店后,曾琴还告诉我,他们两个光溜溜被粘在一起解脱不了被救护车抬上车。


    我一愣。


    这特他妈的像个新闻笑话。


    我当然不会就这么算了,更不会像小说里的白莲花那样忍气吞声当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匆匆忙忙告别曾琴之后,立即挡了一辆的士直奔医院。


    等我赶到医院时才知道,和许放开房的那个女人居然是陈婷婷。


    陈婷婷是谁?


    我高中同学兼闺蜜。


    靠!


    目不转睛地望着眼前的两个人,瞬间四肢冰冷,没想到这么狗血的事居然被我给遇到上。


    回想不久,陈婷婷隔三差五就来家里找我聊天,而我居然没有怀疑他们之间有什么不轨。


    许放最先看到我,惊慌失措的表情一闪而过就继续安慰哭泣中的陈婷婷。


    的确需要安慰,这么丢脸的事不管放在什么时候都能成为一个轰动全城的新闻。


    “青衣,别怪许放,是我约他,对不起青衣,可是....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还没等我说话,陈婷婷的哀求声传到我耳边。


    相比陈婷婷的恐慌许放则镇定多了,他面不改色地望着我和昨晚在电话里对我说了一大堆情话的男人若判两人。


    说话事,这一刻看到他们我是非常崩溃的,压抑让我身子不停地打颤,我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我在人来人往的走廊里昂起头死死地瞪着许放问:“在一起多久了?”


    本来哭哭滴滴的陈婷婷抬起脸,犹豫地看了看我,而后窝在许放怀里委屈的说:“青衣......”


    “我问你了吗?你还当我是你闺蜜吗?”


    我没忍住举起手一掌掴过去,只是还没落到陈婷婷脸上就被许放给截住,他用力甩开我的手。


    我正穿着半跟高跟鞋,一时没站稳,整个人摔倒在地,头正好撞到墙壁上,疼得我直吸冷气。


    我回神后猛地站起来,伸手掴上第二掌又被许放给握住我的手,他冷漠地说:“叶青衣,她是你闺蜜,你也下得了手?!”


    呵呵,好朋友?!


    我彻底地爆发了,指着他们大叫起来:“你也知道是我闺蜜,为什么还对她下手,俗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可你这王八蛋......”


    “青衣......”


    “别叫我青衣,我没有你这样的闺蜜”我朝着陈婷婷咆哮。


    我们十年来的闺蜜,她就这样背着我和许放滚床单。


    许放拽住我的手臂,怕我打陈婷婷,低声警告我:“叶青衣,这里人多,别给脸不要脸,有什么事回家再说。”


    他还知道人多!


    谁给脸了?!


    他妈的谁给脸了?!!!


    在酒店开房被人举报怎么不觉得丢脸?


    刚刚被粘住送来医院时怎么不觉丢脸?


    无耻!


    我忍住要掉下来的眼泪固执地问:“我只想知道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一年多。”陈婷婷告诉我。


    也就是说,我们还没订婚他们就背着我搞在一起了?


    而我居然被蒙在鼓里了。


    “陈婷婷,你特么对得起我吗?”


    “叶青衣,你再敢吼婷婷试试看?!”


    “我......”


    我被逼得说不出话来,直接就想踹死这王八蛋,结果又被这王八给牢牢截住,不过这一次他没有推开我,而是死死地把我按在走廊的椅子上,双目恶狠狠地警告我,再动手动脚就对我不客气。


    哼!


    去他妈的不客气。


    老娘为什么要受这股气,为什么?


    我不明白,当初死皮赖脸地緾着我,怎么才订婚一年就出轨,而且出轨的对象居然还是我闺蜜。


    简直就是畜生。


    畜生都不如。


    我拎起手袋子朝陈婷婷砸过去:“去死吧。”


    许放迅速地将陈婷婷拉至背后,用身体挡住,他说:“叶青衣,你有气出在我身上,要打要骂回家随便你,可我真的不想在医院里把事闹大,再说你就没有错吗?”


    我呵呵地冷笑,强压着拿刀砍人的冲动,指着许放:“姓许的,你们两个背叛我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过我?陈婷婷,你前面这个人是我即将要结婚的丈夫,你爬上他的床的时候,可曾有一丝地想起我。”


    愤怒到极点的我膝盖一抬,用足力气猛地朝他窜上一脚,撒腿就跑。


    等我跑出医院被冷风一吹,整个人瞬间清醒过来。


    我们下个月就要结婚,所有的亲戚朋友都发了喜贴,这时候突然爆出轨,他是看准了我没机会反悔了所以才公然约炮。


    最可悲的是约炮还约我闺蜜陈婷婷,难道外面的女人都死光了吗?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就连最基本的道德也都丧失了吗?


    真他妈的瞎了眼!


    我前脚回到家,后脚许放就回来了,我以为他会认错道歉什么的,哪知他拿了几件衣服装进行李箱,竟准备离家出走?!


    我笑了。


    没想到这个时候我居然还笑得出来。


    他一见我笑停下手上的动作,看了我一眼,骂道:“疯子。”


    我气得一把扯住他的箱子甩在地上,拽住他的衣服,恶狠狠地说:“你骂谁是疯子?”


    许放一听,看我在气头上倒也不吵,而是慢慢争脱我的手,而后开口:“我们都需要冷静一下,到时再谈。”


    “你妈的还想谈什么?谈你怎么开房被人举报吗?谈你怎么上陈婷婷的吗?”我发疯似的对着他拳打脚踢,恨不得一刀杀了他,一了百了。


    “叶青衣,够了,你以为谁都像你这么恶心?”


    恶心?


    “去死吧,”他掐住我的双手,我就用脚不停地踢向他,大吼:“当初追我的时候你明明不是这样说,出轨还被人举报,你丢不丢脸,丢不丢脸?!!”


    许放被我激怒了“叶青衣,如果你想安安稳稳地做许太太,最好是睁只眼闭上眼,继续做你的新娘美梦后天婚礼,否则......!”


    说完,他用力一推,将我推倒在沙发上,而我却才反应过来,他刚刚的话是.......威胁?


    被我抓奸还威胁我?!


    “我劝你最好乖乖的听话,我忍你很久了”许放见我不说话以为我害怕,一边收拾箱子一边说:“如果不是看在你跟了我这么多年的份上,你以为老子会娶你?”


    我惊愕,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种话都能说出来!


    我逼他结婚吗?我什么时候逼他了?拿枪还是拿刀?


    “瞪着我也没用”许放盯着我的目光:“叶青衣,你看看你自己现在这个样子,才26岁就整得像个40岁的阿姨,不修边幅,跟你出去别人还以为是我妈,夹个人字拖都能逛半天商场,一到特价日起得比谁都早,还有你看看你的脸,暗淡无光.....?”

正文

我哑口无言,这些曾经在他眼中的贤惠如今竟成为了他的借口,原来当一个人要出轨时,什么都能变成借口。


    “我们在一起整整三四年了,每天看着你像条死鱼的姿势,一点激情都没有了,有时我甚至连跟你做的欲望都没,还有你那套睡衣,都穿了三年,看着都倒胃口”许放说完,直对着我摇头,眼里尽是无奈,最后在我的惊愕懵逼中离开。


    “你冷静一下好好在家呆着,别闹,否则一拍二散,你这样的女人除了我还有谁敢要?”


    这是许放关门前最后一句警告。


    我麻木地坐在沙发上,看着地板的倒影,眼泪哗哗地流下来。


    我出生北方,个子虽高但骨架也不小,的确和南方的柔美娇巧不同,不过从小到大,我对自己的身材相貌还是挺满意的。


    特别是上大学那会儿,追的人每天排着队约我,虽不是校花却也是赫赫有名的班花,许放死追了我两年才成。


    许放家境不错,父母都是公务员,加上当地人有分红,他上大学时比普通人开销多,追我时,一天一小花样,三天一大花样,总之想法设法来讨好我,吃的喝的又是旅游什么的,自小被关爱少的我渐渐就沦陷了。


    可是如今被许放这么一说,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真的很久没有买过新衣服了,甚至有时去买菜还有人叫我阿姨。


    刚同居的第一天,我忐忑地问他会不会爱我一辈子,他说会,这辈子他只要我这一个女人。


    然而,


    这才订婚一年,他就出轨了。


    当一个男人要出轨时,即使你再好他也会认为你不好。


    出轨的男人就像吐出去的痰,恶心。


    现在的我面对这么恶心的痰,难道也要忍着吞下去吗?


    我恨自己太信任许放了,恨自己瞎了眼,然后从头到尾把自己骂了一遍之后才渐渐清醒,怎么办?


    原谅还是不原谅?


    看着这间满是许放的气息新房,我一刻也呆不下去,跑到小区旁边的酒吧叫了半打啤酒。


    几杯下肚后,那乱烘烘的脑子非但没有忘记许放出轨的事,反而更清明,许放和陈婷婷赤果果的画面不停地冲刺我的脑子。


    我越喝越猛,后来隐约记得走出酒吧,再后来.....好像在门口撞到一个人,然后.....就断片了。


    秦智简将被子一甩:“起来,这不是你早就盼望已久的事?”


    盼个屁!


    我他妈的特想爆粗口


    昨天未婚夫出轨今天我出轨,出轨居然上了秦智简。


    如果这件事发生在五年前,确实如秦智简所说,我盼望已久的事,毕竟我曾经对秦智简告白过,这件事全世界都知道。


    当时我的情书被他贴在学校墙报上,那段羞辱的日子历历在目。


    “怎么还想要?”


    秦智简的声音在我前方响起,我这才发现自己居然盯着他赤果的上身发愣,也难怪他会误会我,脸发烫,连忙低头不敢抬眼。


    “快点起来,吃点东西,都一大把年纪了,再不吃老得更快。”秦智简嘲讽我。


    我迅速穿上衣服,跑进洗手间。


    出来后,餐桌上放着两份早餐,整顿饭我们都没有开口。


    “你昨晚是怎么回事?”秦智简突然开口。


    我微愣,突然想起昨天看到许放和陈婷婷这个狗男女的事,顿时食不知味,没有吭声,吃了早餐找个借口离开。


    回到家,我小心翼翼地开门,一抬眼就看到许放站在我面前,那眼神犀利而疑惑。


    他不是去冷静了吗?怎么在家?


    “昨晚一夜未归?”下一秒,许放咬牙切齿地问。


    我望着许放一脸怒气的脸,原本还在内疚恐慌之中的我一下子没有了任何悔意。


    他继续瞪我:“你知不知道廉耻之心,保安说你跟着一个陌生男人回家,一晚上够爽了吧。”


    “再爽也没有比你爽,开房被人举报,做*爱还上医院”我嘴上虽不服气但听到这话从自己口中说出来时,心还是被刺痛了一下。


    “少拿我来跟你比,也不看看你是什么货色”许放指着我:“你明明不是第一次偏偏说自己从小爱运动没有落红很正常,妈的,老子当初就上了个二手货,好歹婷婷是处。”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整个人僵掉了,许久才理解许放的意思,原来我们初次时因没有落红他就怀疑我了。


    当初没有落红我也很奇怪,而我也解释过,他当时相信了,只是没想到这事压根就没有翻过去,他一直记恨在心。


    “当时你明明.....”


    “当时个屁”许放打断我:“当时还不是为了让你安心,后来我越想越气,特别是遇到婷婷之后,凭什么要老子做冤大头?”


    “你如果想分手就说,为什么要脚踩两只船,你.....算了,我不会跟你结婚。”


    几个字如同千斤锤砸向我心口。


    许放有些诧异。


    看吧,他就算定了我不会算了。


    他看着我,用毫不在意的语气说:“算了可以,反正没打结婚证,但是前提你必须赔我青春损失费,我在你身上花的钱至少有十万。一年青春损失费算五万,五年二十五万,给你打个折,三十万,我们就算了,到时你想不结就不结,我不稀罕。”


    青春损失费二十万。


    哈哈哈......


    第一次听说,我一个女孩居然还要给他一个大男人赔青春损失费二十万?!


    “青春损失费,你配吗?”我啐他一口。


    “怎么不配,老子那时是处男,你呢都不知给别人操了几手,二十万算便宜你了,哼!”


    我惊愕地望着眼前这个自己差点要相处一辈子的男人,根本没有想到,原来我在他心目中是如此地贱。


    其实一年前订婚的时候,许放的母亲那嫌弃的眼神一直刻在我脑子里,那时一直在想,我要嫁的是许放而不是他母亲。


    真不愧是母子,说的话看的眼神都是高高在上那种。


    “不想给还是拿不出?其实叶青衣我们并不一定要闹到婚都结不成,只要你不较真,这个许太太还是你的,没有人敢动摇....”许放见我不言不语,嘲笑道:“毕竟,你已经经历过两个男人以上了,试问谁会娶一个三手以上的女人,何苦呢?听话,嗯?”


    “你......”


    “考虑一下,我去上班了。”许放冷哼一声就离开了。


    我站在玄关处,忽然双腿一软,整个人坐在地上。


    第二天午休,陈婷婷居然还有脸打电话约我见面。


    她穿着一条粉色裙子,长发飘飘,看到我出来便迎面走过来,看着她化着精致的五官,我才突然间觉得陈婷婷确实比我更有女人味。


    “青衣......”


    “别叫我,当你爬上许放的床时,你想到我是你闺蜜吗?”相对陈婷婷的恐慌,我倒淡定多了。


    陈婷婷犹豫地看了我一眼,怯怯地走到我跟前,做错事般地时扯着我的衣角。


    我一手挥开她,嘲讽道:“陈婷婷,我就问你一句,你爬上许放的床时,有没有当我是你闺蜜?!”


    陈婷婷的微笑顿时僵在脸上,盯着我半响又重新微笑起来:“青衣,我......不是....”


    她说了半天也没有给出我要的答案,我扯了扯嘴角:“不是什么?难以启齿吗?你也觉得难以启齿吗?还是说你们两个根本没有上床?”


    陈婷婷脸色突变,盯着我:“青衣,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让我发现还是不是故意上许放的床?”我惨笑:“陈婷婷,当曾琴打电话给我说许放和别人开房时,我曾想过任何人,却唯独没想到是你,为什么是你?”


    最后几个字我是咽哽着吼出来,这几个字从昨天开始就一直在我脑子里不停发浮现,我压根就没有想过,许放出轨的人是陈婷婷。


    为什么?


    “为什么不能是我?”陈婷婷看着我笑了,说:“其实许放对你早就没激情了,在我没有插进来时,你们的感情就出现了裂缝,你不是第一次,你怀不上小孩......”


    “我没有怀不上,我才备孕一年多”我打断陈婷婷的话。


    “是啊,才备孕一年多的确不长,可是我上个月就有了......”


    轰!


    如同一个响雷轰向我。


    我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人居然是我的闺蜜。


    我扬起手准备一巴掌甩过去,这时陈婷婷突然可怜兮兮地抱住头看着我说:“青衣,对不起,别打我......我......我不要这孩子就行了,我跪下来求你还不行吗?”


    说着马上就跪在地上,就在这时,许放突然出现在我眼前,他上前用力推了我一掌,厌烦又恶毒地说:“叶青衣,没想到你这么惨忍,好歹她是你闺蜜,肚子里那个孩子叫你阿姨。”


    阿姨?!


    呵呵,如果他们是正常交往对象,我的确高兴还来不及,可是他们是踩着我的痛苦向上爬。


    我惨忍?


    到底谁惨忍?!


    我紧紧地攥紧拳头,快步向前,一把将陈婷婷扯过来,陈婷婷不停地往许放身后躲,我笑道:“怎么?我还踫你不得?”


    许放横过手挡住我不让我上前,我使出全身力气将许放推开,一把拽住陈婷婷的手臂,在她求救声中挥起手掌......


    可惜还没打下去就被许放一把拽住我的手,用力将我推到一边。


    “叶青衣,你这个泼妇,闹够没有?!”


    我愣在原地突然醒过来,我的未婚夫护着我的闺蜜,而作为未婚妻的我则像个泼妇般在街边的打闹。


    此刻,我们三个人在别人眼中看起来多么像个笑话。


    我不由地大笑:“许放,你他妈的特不是人,人渣!”


    不等许放回话,陈婷婷倒挺身而出,一改刚刚胆怯的模样,说道:“青衣,许放这么好的男人你留不住是你没本事.....”


    我孤立地站在他们对面,指尖掐住手心。

正文

眼前的两个人相拥在一起刺痛我的双眼,我指着许放骂道:“王八蛋,外面没有女人吗?”


    “我就喜欢婷婷,怎么着?”许放无耻地昂起来头。


    呵呵。


    我整个人颤抖不已,没想到一直谦谦君子的许放暗地里居然这么可耻。


    我记得不久前,我跟他说陈婷婷不小了,想给她找个男朋友,当时许放还信誓旦旦地说包在他身上。


    现在想来他们之间早已勾搭上,亏我还想帮她介绍。


    “如果我没有发现,是不是你们两个背地里还继续?”


    许放还没回答,陈婷婷抢先说:“许放说我们两个永远不分开,就算你们结婚了也一样。”


    陈婷婷的话犹如当头一棒,如果我昨天没有发现,那么等我们结婚后有了小孩,再发现陈婷婷也和许放生了一个小孩,那我......我简直不敢想下去,咬牙切齿地对许放说:“你是不是想享齐人之福?”


    许放一边帮陈婷婷整理衣服,一边与我对峙,他朝我望了一眼,嘲讽道:“你以为你死鱼姿势我还会上你?”


    我全身一僵,动弹不得。


    “你想想我有多久没上过你了?对着你一点欲望都没有”他一字一字地说着,无比清晰,幸好此时我们在走在路边的人并不多,否则妈的什么脸都给丢光了。


    难怪这一年来许放总以不同的借口不与我同房,我以为他上班累,工作压力大,从没想过他和陈婷婷有奸情。


    在我不知情之下,他们背着我做过多少亲密的事。


    他们不但有了孩子,甚至还想着三个人这样过一辈子。


    要不是昨天曾琴打电话给我,我至今还蒙在鼓里。


    悲极喜来,我昂起头涩酸的眼泪倒进眼眶,哈哈大笑,边笑那眼泪还是从眼角流出。


    “疯了。”


    许放护着陈婷婷,怕我伤害她。


    如果这个人不是我亲闺蜜,我顿然不会如此伤心,我笑到虚脱时才望向他们:“陈婷婷,许放就送给你,我不稀罕。”


    “站住”许放拉住本已转身离去的我:“把青春损失费还给我。”


    “呸,想着倒美。”我抬起头用力推开他,哪知许放比我更快,朝我一甩手,我双脚没踩稳,整个人掉进旁边的花基里。


    我躺在尖利的绿化带上,背很疼。


    “哟,叶青衣就算见到我也不至于躲进花基里吧。”


    我本来心里满肚子怒火和羞辱,一个冷眼看过去,又想起昨晚顿时整个脸涨红。


    扶我起来是正是我昨晚出轨的秦智简,此时我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他。


    我下意识地挪开与他的距离,秦智简顺势俯在我耳边轻声说:“你放心,我不会告诉他们昨晚是我。”


    看着他戏谑的样子,我落慌而逃。


    离婚,出轨秦智简,这都是些什么事,居然全部让我踫上。


    下午回到公司,经理就宣布,总部派来一个副总。


    空降?


    看来又是关系户。


    大家窃窃私语,都在八卦是谁?


    “欢迎秦总。”


    经理音刚落就走进一个身材挺拨优雅的男子,笑得非常得体地阔步走来。


    一瞬间,我整个人感觉不好了,一脸震惊地看着来者。


    突然小许轻轻地用手肘踫了踫我,我抬头才发现秦智简居然站在我面前似笑非笑地说:“这位同事叫什么名字?”


    我立即站起来微笑:“秦总,我是策划助理叶青衣”


    “好,叶青衣小姐,请重叙一遍我刚刚讲的话?”秦智简从容地坐在对面经理给他搬的椅子,气定神闲地道。


    我咬了咬牙:“抱歉,刚刚我没听清楚。”


    “难道是我说得太小声?还有哪位同事没有听清楚?”


    “我们都听清楚了。”大家不约而同地说。


    “叶小姐”


    我一惊,绷紧身体,对上秦智简的目光。


    “上班时间上司讲话,你就在下面神游,嗯?”


    我紧了紧拳头,深吸了口气:“秦总,今天家里出了点状况,下次不会了。”


    我说完,等着秦智简挨批,他从来就不好惹,不管是大学还是现在,敬而远之才行。


    “呵呵......”果然秦智简轻笑:“公司不养连私事和公事都分不开的人,下不为例,否则......”


    秦智简没有说下去,但新官上任三把火的效果已经达到了,而我成了炮灰。


    在临走前还特意把我叫去办公室,在大家幸灾乐祸的目光中我忐忑地跟着秦智简来到办公室。


    他一进门就坐到靠椅上,仰起头注视着我。


    终于他突然出声:“怎么,才过了一晚就不认识我了?”


    见我默不作声,他继续说:“那天晚上你可求着我来的,要不要我把监控给你看?”


    我咬牙切齿地忍着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淡一些:“秦总,不是说公私分开吗?”


    他一下子站起来,走到我背后搂住我的腰,我气愤地挣扎着:“秦总!!”


    秦智简直直地勾着我,手劲非但没有松,反而在我身上游来游去:“小妖精,晚上等着我。”


    我恼怒地瞪着他,秦智简轻笑。


    “叶青衣,何必呢?那晚明明很合拍,再推就有些作了。”


    这无疑是一种轻视和羞辱,我使劲推开他:“我要结婚了。”


    见他一脸震惊,我又一字一字咬字清晰地说:“我已经订婚了。”


    他脸一下子沉下来,坐到椅子上,半晌才说:“那算了,本来还以为可以满足你五年前的愿望,既然你名花有主,那就不玩了。”


    那就不玩了?


    感情他秦少爷从来都是以辱人为乐,男女之间的事居然只是玩玩,如果他不是我上司,我真的会一掌拍死他。


    我狠狠地朝着他瞪了一眼,转身离开。


    身后响起他低低的声音:“什么时候抛弃你男人再来找我,我满喜欢你的身体的。”


    我身子一抖,重重地关上门。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我准备和许放认认真真地谈一次。


    接电话的是陈婷婷,电话里很静,显然是在房间里,这时陈婷婷倒也不避纬我的,说:“青衣,许放在洗澡,晚点我让他打给你。”


    “陈婷婷?”


    “怎么,有事?”陈婷婷口气仍然和平时一样,但听在我耳朵里却像下战书。


    “你们在哪?”


    “在新房子里。”


    “我马上过去。”


    挂完电话后,心里很不是滋味,匆忙下楼打了个车,奔向住处。


    家门敞开着,我诧异地走进屋子,看到陈婷婷正在折衣服,看见我笑了笑:“青衣,你来了,要不要喝水?”


    看着地上一推衣服,明显不是我的,便问:“这衣服是谁的?”


    “我的,许放让我搬过来,说两个人相互照顾。”


    两个人?


    “陈婷婷,为什么你要执迷不误?你到底有没有一点点廉耻心?”我忍不住发怒。


    陈婷婷停下手中的活,看着我又是微笑:“青衣,难道还你不认输吗?你们已经分手了,再说你背着许放在外面私约男人,就算我放手,你觉得许放会原谅你吗?”


    “呵呵,他原谅我?我做了什么事让他原谅?”


    “你昨天和别的男人开房,你怎么......许放,你洗好了。”


    我转过身,许放从洗手间出来,身上穿着我给他买的家居服。


    看着陈婷婷,我瞬间明白了,刚刚那句话她是故意说给许放听的。


    “陈婷婷,谁告诉你,昨天晚上我和别的男人开房的?”


    陈婷婷被我一问,眸子闪过一丝慌乱,笑了笑:“不是你昨天晚上告诉我的吗?”


    “你觉得我还会把你当闺蜜吗?”


    “我......我.....”陈婷婷语无伦次。


    “叶青衣,别给脸不要脸,你回来,家里另一间客房给你住,你不回来就给我滚,别打扰我们。”


    呵呵。


    打扰你们?


    看着许放怒气冲冲狰狞的脸,怎么也想不到这是自己相处了几年的男人。


    房子是我买的,我的东西还在主人房没搬走,没想到他们这么迫不急待要睡主人房。


    可是要睡进去的不是别的女人,而是我的闺蜜。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迫不急待,为什么要搞上你闺蜜的男人,种种,我都说不出口。


    “青衣,你们都已经分手了,还是你想回头?”


    “陈婷婷,如果不是你,我们会分手吗?”我冷笑,拎起陈婷婷折好的衣服就乱扔。


    许放大喊:“叶青衣,你给我住手!要谈事就冷静。”


    冷静?


    我已经够冷静了,可是现在,我还没搬走,主人房就被占用,而这个人居然是我的闺蜜。


    冷静,叫我怎么冷静?


    我恨不得从来不认识陈婷婷这个人。


    “陈婷婷,你不要脸,我要脸。”


    我趁着陈婷婷不注意,挥手就是一巴掌,疼得她哇哇大叫,如果是以前,我肯定会心疼,可是此刻除了心寒还有心酸。


    许放这反应过来,还手就是给我一巴掌,然后把陈婷婷紧紧拥在怀里,我这才发现,陈婷婷手上居然带着我的订婚戒指,那是我前几天手指受了点小伤放在柜子里。


    订婚时许放买给我的,陈婷婷看到后曾说过好几次这婚戒漂亮,没想到许放居然给她了,我的整个心都燃烧起来。

【未完待续,后续加微信m10005m

更多资源尽在肥啾书屋


长按二维码可以秒加哦~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公众号不作任何负责】

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如不慎侵犯您的权益,请麻烦通知我及时删除,谢谢~

更多资源:

《白骨惊梦 》主角:剪秋 宋之钦【txt完结】

《阳光正好,守你到老》主角: 宋汐墨陆烨霆【txt完结】

《祝你余生不欢愉》主角:宋子晴 陆斯琛【txt完结】

《他爱时风华正茂》主角:云兮陈斯年【txt完结】

《你的追逐,我的枷锁》主角:顾西乔徐昂【txt完结】

《爱着你,杀死你》主角:路安夏 苏毅宸.【txt完结】

《与君绝》主角:穆秦宁知岁【txt完结】

《奔放的禽先生》主角:叶青衣秦智简 【txt完结】

我们之间,隔着长风深谷 》主角:付楠楠季熤衔【txt完结】

流年只为遇到你 》主角: 安簌 叶慎寒【txt完结】

情深不过白首约 》主角:段庭飞罗丹【txt完结】

邂逅下一场盛景 》主角:安颜傅司泽【txt完结】

我在爱情里看见了你》主角: 陆琛安晚【txt完结】

《但为卿故,仙身成骨》主角:石溪易淮离【txt完结】

《奔放的禽先生》主角:叶青衣秦智简【txt完结】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