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小说 · 谁倾沧海(大结局)

苏落古风微小说 2018-06-20 09:26:55

11
叶浮灯连宫沧海的尸体都没有见到。
那些被打捞起来的尸体连样子都辨认不得,全被丢弃在乱葬岗一把火烧掉了。
叶浮灯跪在那一堆被烧得面目全非的焦骨面前翻来找去,滚烫的骨头将她的手心烫出了一个个水泡,可是她却不觉得疼。
她望着漫山的尸骨,枫叶城的红枫飘飘荡荡地覆盖了所有的黑色人骨,她摸着那些滚烫的骨头,终于绝望地大哭了起来。
她不懂她为什么要哭,她与宫沧海明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她明明曾经那样狠绝地伤害过他,可是知道他死了,她却那么难过,仿佛被人从心上剜了一块肉一般。

她与父亲结束了洛枫国的产业,搬到了千里之外的洛烟国,这里盛产花卉,芬芳四季。她开了一间小小的瓷器店,卖一些做工精细的碗碟瓷器。
三年后的某一天,有一个妇人来她店里买一套五彩鱼藻纹的碗碟,叶浮灯一眼就认出她是当日在船上的大娘。
大娘说那日宫沧海看到烟花绽放,以为她遇到危险,带上所有兄弟赶往枫叶城,没想到等待他的却是一场炮火的袭击,大娘没有跟船出海,才幸免于难。
后来她带着宫沧海给她留下的银子,到洛烟国投奔远亲,在此住了下来。
叶浮灯带她到后厨去想让她做一顿海鲜,大娘望着厨房里新鲜的鱼虾蟹只是苦涩地一笑:“我哪里有那么好的厨艺,你以前在船上吃的那些都是宫老大亲手为你做的,你来的第一天他不知道多高兴,他说他终于有机会给你做菜了,他说你小时候总和他说,一定要吃到他亲手做的菜,才肯嫁给他。可惜他给你做了那么多,你却还是不记得……”
幼时的记忆在这些话语里一点点地被打开,难怪他见到她的时候露出那样惊喜的目光,难怪他对她千依百顺,难怪他那样不顾生命地保护她,那些在叶浮灯心里纠缠了许久却又想不起来的熟悉印记,随着大娘的话一点点地被她忆起。
她想起八岁以前她住在一个小渔村,隔壁有个年龄相仿的少年总与她来往。他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后来家乡闹瘟疫,父母病死,他背着病重的她离开村子。
那个无论何时都不会将她丢下的少年,那双清澈透亮的双眸,清晰地与宫沧海重叠起来。
是他,宫沧海就是她记忆里的那个少年。叶浮灯一夕间全都记了起来。
他们在人海中失散,分别被不同的人家所救,可她却忘了他,再次相遇的时候,她有了未婚夫,而他,却只是一个再也配不上她的水匪。
她曾经那样无情地伤害他,可是他为她死在了濛海中。
叶浮灯想起他第一次带她下船,他指着远处的红枫晚霞,他说我幼时常在这片沙滩玩耍,那时候岸边皆是红枫,衬着湛蓝海水,可真美。他说你真的不记得了?他还说我放你走,日后沧海浮生,愿你珍重。
他曾多次注视着她,暗示着她,希望她能想起他,可是她却视他为坏人,生生地伤害了他。
她想起那个夜晚自己做的梦,他背着她在红枫漫天的海滩边赤脚奔跑,旁边是海浪声声,斜风晚织,她趴在他的耳边说:“沧海哥哥,我长大以后要嫁给你。”
她现在才明白,那并不是梦,那是她记忆里最美好的画面。
她清楚地记得,那日红枫染两岸,宫沧海停下脚步,转过头来看她,瞳孔映出细碎光影,他笑着说:“你长大了,可别忘了我!”
沧海一浮灯,痴痴漫红枫,犹记当年小,岁岁永不离。


全文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