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阵惊天下

爱我庄浪 2018-07-11 17:34:30




第1章 采芝遇险误入洞府

主人公是男性,出身贫民阶层,是张家吉祥如意的老三,名子有些土,但贴近生活。

1、修为等级:练气期、筑基期、金丹期、元婴期、化神期、炼虚期、合道期、大乘期、渡劫期、地仙、天仙、金仙、大罗金仙、混元大罗金仙。

注:渡劫成功即为仙,失败要么身死道消,要么肉身损毁成为散仙。散仙为小仙界最强。

但出手必招天劫,过九劫者重塑身体,才有机会再临仙界。

2、法宝:法器分为下品、中品、上品、极品法器。

法宝分为下品、中品、上品、极品法宝。

灵宝分为普通灵宝、通天灵宝。

注:在灵宝和法宝之间的是伪灵宝,法宝级的套装叫宝衣;灵宝级的叫圣衣。

仙宝分为普通仙宝、玄天仙宝、至尊仙宝。

3、功法和法术:分天、地、玄、黄四等,天级最高,每个等级又分上、中、下三品。

仙术强于天阶法术,道术是领悟了法则基础上创造的道术,威力不同,根据领悟。

的三千大道或十万小道而异。

4、阵道、丹道、器道等级:工、师、大师、宗师、大宗师、祖师。

5、阵法层次:基础阵法、中级阵法、高阶阵法、融合阵法、禁制阵法、仙阵、天地法则。

6、灵石:下品灵石、中品灵石、上品灵石、极品灵石、仙石、极品仙石。

7、界面:下位界面、小仙界、仙界

下位界面由修真星组成,但距离遥远,不宜跨越。

小仙界由星域组成,能沟通妖、魔、冥界。

仙界由三十三洞天组成。

大夏国最西部,绵延数十万里的两界山,据山脚下世代久居的老村民说,山那边是死亡之地,与这里属于两个世界,故得此名。

靠两界山生存的有猎户、樵夫、采药者、甚至土匪,不过因为有妖兽的存在,人们也只是敢在山区东部边缘地带活动。

已然入秋,秋蝉仍然聒噪的叫着,一个身着短打青衫,且胸前有济世堂字样的青年,此刻正犹豫不决,已在山崖边上徘徊多时。

青年回头看了看背后的药篓,不觉自言自语道:这次出来采药也一个多月了,一百株地丁,一百株蛇莲已经采齐,其它的草药也差不多了,还得到了一支足有三十年份的山参,要说这个月的例钱到手了,还能额外得到不少的奖励,也应该知足了。

不过刚采蛇莲时,意外发现眼前这个两丈来宽的巨大山缝,在山缝内居然生长了一棵百年以上的灵芝,没看到也就罢了,看到了不取实在对不起老天的一番心意,这东西至少要值二三十两银子,相当于自已在济世堂干两年的收入了,嘿嘿,娶一门亲的都用不了。眼下自已也有十五岁了,隔壁李小二比自已还小一岁都已经成亲了,自已家人口多,不宽裕,唉!一切还得靠自己呀。

让青年犹豫的是下崖去采那颗灵芝有些危险,且不说距崖上有十余丈,万一摔下去那就一个死,最怕的还是像这种年份足的灵草,一般都有猛兽看护。

“恩,拼了,富贵险中求!”最终这名叫张如的青年还是下定了决心冒险下去采芝。

张如生性谨慎,先做下准备,吃了点干粮喝了点水,又休整了半个多时辰,然后将一把匕首斜插腰间,药锄放在背后药篓中,找了棵粗壮的树,取出蝇子,一头栓住树身,另一端系于腰间,检查一下,没有遗漏之处,遂慢慢放蝇,进入裂缝中,然后脚尖一蹬石壁,松蝇,一跃而起,只一次就下降了足有一丈多,然后再跃起,如此几次离灵芝越来越近。

要说张如轻功也真不错,从八岁那年与济世堂签订了为期二十年的契约开始,三年学徒时,除了识字,辨识药草,大部分精力都用在学些武技上,学徒期满,就开始当采药工。

作为采药工是非常危险的,长期需要在山间野外采药,有时会遇到猛兽甚至土匪等,最主要的是采药经常要在山崖绝壁上进行,所以,没有点工夫是肯定不行的。

采药工虽然工钱不菲,却经常要面对死亡的威胁,与张如同时学徒的五十多人中,这几年间已经有四个死亡,还有两个落下终身残疾的。

当初进济世堂时,济世堂总管就一再强调采药工的危险性,不过来当采药学徒的哪个不是穷苦家的孩子,与其可能饿死冻死,倒不如搏一次,要不然谁也不会让自家孩子做如此危险的事。如果运气好熬过二十年也就自由了。

也正因为危险,每个学徒在学工夫上都异常用功,而在众多学徒中最出色的当数张如,不光一套铁臂神拳打的好,轻功绝对是这些学徒中最高的,虽然这种功夫只是最大众化的轻身之术。

闲言少叙,不到一柱香,离灵芝只有丈许距离了,已经能清晰看到了灵芝,从大小,形态及色泽可以判定,的确实超过了百年份。

张如心中兴奋,再次一跃下降到灵芝跟前,小心将灵芝采下。就在这时,突然一股腥气扑面,张如暗叫不好,脚尖的猛的用力,身子一跃,直接下降了两丈多,抬头一看,吓了一身冷汗。

“乖乖,是一条碗口粗细的蟒蛇,从山石缝隙间探出两尺多长的身子瞅着自己。”张如的心蹦蹦直跳。

而后这蟒蛇似乎变得异常愤怒,不断用身体拍打山石,掉下来的碎石砸向张如。见无数碎石下来,悬在空中的张如没有别的办法,只得用脚蹬石壁跃起以躲避石块,几次三番仍被石块砸的头破血流,还好受伤不重只是破了点皮。

一会的功夫,周围的碎石已没有多少了,剩下的均是镶在山体中的巨石,蟒蛇也无可奈何,见张如还活着,突然整个身子向系着张如的蝇子扑去,然后大半蛇身一卷缠住了绳子。

张如大惊,接着看到蟒蛇头向下,整个蛇身向下滑动,眼看离自已不足一丈。无奈,张如只能继续向下方下降,片刻又下降了五六丈,眼见蝇子不够长了,不能再继续下降,而蟒蛇也渐渐逼近。

“这下完了!”张如心中有些绝望,暗暗后悔自已太贪心。

似乎求生的本能使他突然发现了一件的奇怪的事情:一块从山体伸出来的巨石怎会如此平整?

原来,张如下降过程中发现了一块伸出岩壁近两尺长,三四尺宽,近似长方形的较平整的石台,不像是天然形成的。当然如果在山崖上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注意到的。

与其等死,倒不如跃上石台还能一拼,眼见蟒蛇快到近前,张如一狠心猛的一跃,跳上石台,迅速解下绳子,手持药锄准备迎头一击。

这时蟒蛇已到近前,伸蛇头朝张如咬去,张如用尽全身力气,药锄朝蟒头猛磕,也不知道碗口粗丈许长的蟒蛇力气有多大,在巨大的冲撞力之下,张如的身体倒飞撞向石台边上的石壁。




第2章 引气入体回家省亲

“噗”一声,似乎一层气膜被捅破一样,居然没入了石壁中,张如蹒跚着站起身,“咦!这是怎么回事?”观察了一下周围,这里竟是一间石室,“不对啊,明明刚才看是一整块石壁啊,这哪有什么石壁,分明只有一个洞口啊?”

现在的张如当然不会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他能进到石室也是纯属巧合,看到的石壁也并非真的石壁,而是石室主人布下的幻阵,只是因为时间久了,幻阵没有能量支持,所以,才在这种机缘巧合下,被张如撞了进来。如今幻阵是彻底消散了,所以洞口彻底呈现了出来。

危机还未解除,张如小心的走出洞口,发现绳子上的蟒蛇不见了,再仔细观察一下周围,确实是不见了。略一思索,张如猜想是刚才的对撞,蟒蛇身子没有缠住绳子,掉入山崖里去了。

事实与张如想的差不多,张如的药锄正砸在蟒蛇脑袋上,虽然没有将其砸死,却直接将蟒蛇打了个半晕,于是蛇身一软,掉了下去。

此时的张如,惊魂初定,走进石室,先检查自已受的伤发现并不严重,而且血已经不流了,看来只是破了点皮,用带来的草药敷了一下,估计半个月就能全好,不会留下疤痕。

石室并不太暗,原因是石室两侧各镶着一块能发光的石头,整个石室长有六七丈,宽只有丈许。石室最里边有一张石床,边上还有一个石桌。

石床上有一具骸骨,想来是这石室的主人的遗骨了。而石桌上放着三样东西,一个黑色小袋子,一卷不知何种材料做成的紫色卷书,还有一个竹简。

张如先拿起竹简阅读起来,竹简上的内容很简单,只有两百余字,讲的是骸骨主人的生平,内容大概是说自己名修仙者,名叫李明,原家族被灭后,沦为散修,因为资质较差,修练资源不足,最终冲击筑基失败后,寿终而死。

玉简中特别强调了正是由于这紫色卷书导致家族中唯一的金丹老祖被杀,全族只有弟弟李白和他在全族人的掩护下逃脱,此后和弟弟失散。

看完后,张如不禁感慨,根据此间主人所讲的出生与死亡的时间来推算,这人大概活了一百三四十岁,这对张如冲击很大,他所知道的自己村里能活七八十岁的都是不多的,要说活到九十一百的,也只是听说而已。

跟据竹简上的最后的日期,此人已死了二十多年了,竹简末尾希望有缘人能将其骸骨安葬,石室所有归有缘人所得。

张如又拿起那紫色卷书看起来,“呵呵,此卷明为紫光星辰诀上卷,这只是一半,看来那一半应该在其弟李白手上。”张如自言自语道。

以张如所想,这肯定是厉害的武功秘籍,光看卷书的质地就了不得。以后如果能练成这上卷,说不定就能成为武林高手,再也没不必要当这个采药工了,随便干点啥,银子还不大把大把的,这时的张如对所谓修仙基本一无所知。

随后,张如就把注意力集中在那个巴掌大的黑色小袋子上了,捏了捏,里边似乎有东西,可是手也伸不进去,里边的东西也倒不出来,于是又将匕首抽出,在袋子上划,希望能划出个口子来。

“恩,居然连个印也划不出来,”张如不禁有点失望,不过转而又想,这估计是个宝贝吧,刀子都奈何不得。于是郑重的将袋子和卷书藏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张如还是懂的,如果让别人知道,说不定会给自已带来灾祸。

再次检查了一下,发现没什么好东西了,找了件破衣服将床上的骸骨包好放在药蒌中,又将两块发光的石头从墙上抠下来贴身放好,然后走出了石室,回头看了看,没什么遗漏,于是将绳子系在腰间,不久后上到山崖上。

看看天色,时辰估计已到下午未时,简单吃点干粮,喝两口水,决定到山腰上猎人留下的小木屋过上一夜。

如今已经在山上呆了一个多月了,明天下山,回山岳城济世堂,交完任务,领了钱,现在已是秋天,剩下的几个月不会有上山采药的任务了,也该好好休整一下,到过年的时候再回家一趟。主意打定,便向山下走去。

第二晚上,张如已经下得山来,在山民家中借住了一宿,次日一早,找了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将骸骨埋了,又树了块木碑,算是对得起这位老前辈了。

数日后,一个略显疲惫,但却不掩其灵动的青年走进了济世堂后院。

“张如回来了,出去快两个月了吧?”一个无论何时都仿佛朝你在微笑的胖子,叫住了张如。

“原来是王总管啊,”张如心中暗叫倒霉,这王胖子背地里都叫他笑面虎王剥皮,这个人别看笑面佛似的,其实是个又黑又贪的家伙。

别看张如年纪不大,可经过这么多年和这样人的相处,早已不是什么菜鸟,小小年纪已经有了城府。表面上却一脸恭敬回道,“是,出去了前后有四十多天,您一向可好?”

王胖子没有急着回答,却走到张如后边,掀开药篓看了看,随即他眼睛一亮,“恩!三十年份的山参!噢,最近我身体不太好,有点虚弱!”于是拿着山参不撒手了。

“是啊,我也看出来了,所以,找到这支参是专门孝敬您的!”话虽这么说,心里却是肉痛不已,暗自腹诽:瞧你那满面红光的猪像。

不过张如也庆幸,“幸亏先把灵芝藏好了,不然也没了,只是可惜了我那山参,能换二两银子呢!”

王胖子心想:这小子还真上道。便又道:“张如,最近干的不错,等看药库的老李退了,我提名你当这个管库!你先回去休息吧!明天去柜台找钱掌柜交任务!”

张如一边答谢,一边心中暗骂:人家李管库才四十多岁,等他没退,我就先退了,死肥猪就会开空头好处!

回到自已住的小单间,从怀中掏出了百年灵芝以及从石室得来的卷书和袋子,藏于床下,又去洗个澡,然后美美的睡上一觉。

第二天一早,起来洗漱完毕先打了一遍拳,然后提着药篓到前台钱掌柜处交接了任务,得了月例钱,两个月一共二两银子,任务奖励三两银子,共计五两。随后,回到自已房间,取出灵芝,偷偷去了离此较远的另一家药店,将灵芝出手。

到底是百年以上的灵药,果然那药店掌柜的二话不话就给出了三十两银子的高价。

“哈哈,这次发达了,什么叫马无夜草不肥,过去两年挣的加起来也不够这个数啊!”于是张如张大财主,就哼着小曲,找了个饭馆,叫了两个小菜,一壶老酒,舒舒服服吃了一顿。当然这顿饭也只花了张如八十文钱,而一两银子等于一千文,不过这对张如来说已经非常奢侈了。

回到自已房间后,探头向门外四处看看,见没人注意他,然后把门栓上。先取出小袋子把玩了一会,没有什么发现,又放了回去,接着取出了卷书,研读了起来。

开篇讲这卷书分上下两篇,是从一个古洞府石碑刻上由古文译过来的,并非原文。此文记录了一种集法体双修于一身的极为罕见的修仙法诀。




第3章 初识修仙界斗虎妖

上边介绍道:世上以前并未出现过一个法诀可以既能修练法力,同时还能有练体的效果,所以这无疑是独辟蹊径的。并且此法诀对于灵根的要求也不高,所以此法诀乃是修仙界中的极品法诀。

看到这里,张如难掩心中激动,原来这不是武功秘籍,而是修仙秘籍,至于什么法体同修,什么灵根之类的却不甚明白。不过这并不妨碍,张如认为只要依照上边做就成了。

其实他不知道灵根的重要性,有灵根才能修仙,而具有灵根的机率是万分之一,单灵根基本上可以说是亿中无一了。而灵根的好坏关乎修仙的成就,比如一个杂灵根的修仙者,要花费数倍于单灵根修仙者的时间和努力,才能取得相同的效果,而修仙本是逆天而行,夺天地之造化于己用,时间有限,资源有限,所以通常灵根越杂,成就越低,在有限的时间不能突破,也只能是一剖黄土而已。

不幸中的万幸,张如是有灵根的,虽然是四灵根的杂灵根,不然,张如就算再如何努力修练也不会有多大效果的。当然这些张如目前是不知道的。

根据紫光星辰诀上卷所记载,划分的四个境界分别有对应的法诀,即练气期,筑基期,金丹期,元婴期,当突破前一境界后方可修炼下一阶段法诀。而这四个境界各又划分四个层次,比如练气期分为练气初期、中期、后期、练气大圆满。

张如心中兴奋便开始修习最初始的引气入体法诀,根据法诀要求,进行打坐吐纳。

一开始,张如非常不适应这种呼吸方式,而且法诀虽已翻译成今文,对他来说仍是晦涩难记的,不过好在张如是个有毅力有耐心的人,渴望变强,渴望有好日子过的他,恒下一颗心一定要修练成功,不能成仙没关系,只要变得比一般人强就行了。

接下来的日子,对于张如来说极有规律,早上练武,然后帮药库进行药品晾晒,分类,包装,运输等;而晚上则进行打坐修练。

半个月后,张如已经可以坚持打坐吐纳一个时辰了,虽然没感觉到有什么效果。一个月后依然没什么特别的感觉,这时的张如有点沮丧了,不过,张如安慰自已道:如果修仙这么容易,那岂不是人人可成仙吗,就照一年的修练,如果一年还没有效果,再作罢也不迟,只能说明自己不具有修仙资质。

还有不到二十天就到年关了,就在这天的半夜,忙了一天的人们大都已入睡,屋外月朗星稀一片宁静。此时仍在打坐中的张如忽然心中一动,接着身体感觉暖融融的,浑身有些发痒,但却舒爽的让人想喊叫呻吟,半柱香后仿佛体内一层隔膜被打破,脑中也突然轰的一声,并没有什么疼痛感,只是瞬间周围的一切都仿佛变得特别清晰。

“恩,有小白点,就像星光一般进入自已的身体中,还有几缕似雾状又非常淡的气体吸入鼻中。”

不久这些气体进入张如丹田中,只是仿佛不愿停留一般又呼出了体外,而让他大为惊奇的是,自己完全能看到体内的情景。

“神识?内视?对!这应该就是卷书上所说的神识和内视,而这正是进入练气初级的标志!”此时的张如喜极而泣。想想修炼三个月了,终于有效果了,这怎能不让张如激动!

“恩!好臭啊!”张如忽然闻到自已浑身恶臭,再看身上全是油污,这是怎么回事?张如想不明白。其实这正是体质发生根本变化,洗经伐髓而产生的效果,而且本身这部紫光星辰诀,就有借助星辰之力洗练身体的效果,尽管此时还不太明显。

张如急忙弄了水清洗身体,最让他感到不可思意的是这大冷天洗澡居然不觉得多冷。“呵呵,怎么皮肤变的这么白了,有点像女人啊,哈哈!”张如有些得意的嘀咕道,而且又感觉自已浑身充满力量,于是拍了拍自已的肌肉,一副非常满意的样子!

第二天,当有熟人用异样的眼光看他时,他只是微微一笑,有人问他脸如何变白了,张如解释说,最近几个月没有出去采药,不经过风吹日晒当然皮肤会变好!大家都一脸的不信。

自从进入了练气期,张如更增加了修炼的信心,以后的日子每天不辍的修练。

又过了半个月,马上开始过年了,张如的修练又有了进步,丹田中出现了一个不足米粒大的紫色气旋,这正是由灵气而转化成的一点真元。以后张如会知道,这代表已经进入了修仙界通常所说的练气期第一层。

紫光星辰诀所说的练气初期相当于修仙界通常划分的练气一层到练气三层这个阶段,后边的阶段以此类推,即四至六层相当于练气中阶,七到九层练气高阶,以后是练气大圆满。

不要小看这点不同,其实意义重大,因为,练气一层到三层中间是有小的瓶颈的,有时候这种小的瓶颈极有可能挡住你修仙之路,使你的修为不得寸进!这就是说修炼紫光星辰诀的相对于普通法诀在练气期少了数个小瓶颈!当然筑基后境界划分就一致了!要说明的是,张如的真元是紫色的,而一般的修仙者的真元却是乳白色的,这在以后遇到其它修仙者时会了解到这一点!

现在更让张如感觉欣喜的是,他的神识已经可以将两丈范围内的东西“看的清清楚楚”,放开神识,张如清楚感知到隔壁那家伙睡觉鼻子还冒泡的丑态,恩,小小的满足了一下张如的偷窥癖!

得到半个月的探亲假,张如花了整整六两银子给家人买礼物,没办法,家中人太多了,不过张如身上仍有三十四两之多,贴身带好小袋子和卷书,背后背着个大包裹向山岳城北八十里张家村奔去。

八十多里的路程对现在的张如实在是小菜一碟,施展轻功速度已经达到原来的两倍多了,不过两个多时辰,张如已经望见了自已家的院落。

“呵呵,西厢又多了三间房,想是二哥也娶亲了。”现在张如家仍然不富裕,但比起几年前要强多了,无它,因为张如所赚的钱大部分都贴补了家用,可以说一家人挣的钱,没有张如一个人多。

到家门口,就看到父母,以及大哥张吉、大嫂,二哥张祥还有个年青丰满的女子等人迎了出来,那个年青丰满的女子估计是二嫂,此外小妹张朵,老幺张意,也都迎了出来。

来到正屋中,张如先将礼物都分了下去,一家人兴高采烈,小妹小弟对城里的生活都很向往,不住的问东问西。

晚饭后,父母将张如拉到内屋,看着张如,母亲不由的泪眼婆娑,只说张如瘦了,不过也长高了些,父亲也说对不起张如,让张如做这些危险的差事。

张如明白父母的心情,只是好言安慰,直说自已过得很好,并未受多大委屈。于是,又拿出来三十两银子,给父母,只给自已留下几两。

父母头一次见这么多银子,生怕张如做了什么不好的事,不过张如解释了一番,才放心收下,母亲说,三儿过年就十六岁了,正是娶亲的年纪,下年就开始张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