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困在婚姻里的母狼

子鱼ziyu 2018-08-02 12:31:36

1


简艾扒拉出通讯录五个不常联系的人,将一条垃圾短信转发出去。连她自己都不信转发会赢得好运。唯一的解释是:闲得蛋疼。


有个人也闲得蛋疼地回复了,认真问简艾是谁?


回信的是导游小罗,他这么问,简艾有点失落,那场旅行结束,小罗就把游客的通讯录删除了,迎接下一波。


简艾说:还记得西京医院吗?你说一位大明星在那里整过容,你也带我去过,是为了孩子的事。


小罗很快回复,说他记得,她儿子有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


导游的工作如同洗萝卜,一筐又一筐,简艾居然还能被小罗从筐里筛出来,她心里开了一朵小花。


两年前,简艾代理的服装品牌组织了一次西安游,小罗是那场旅行的导游。


那场旅行对简艾来说狼狈至极,她五岁的儿子从第一天就吃坏了肚子,到了黄昏时分,孩子烧成火炭子。结束一天工作准备回家的小罗,带着她和孩子去了西京医院。车到医院,小罗扛起孩子往急诊室走,孩子在他肩膀上吐了个地图......


整个过程里,简艾成了小罗的跟班,跟着小罗的大长腿跑上跑下,简艾觉得年轻的小罗要是当了爹,一定是孩奴。


等孩子挂上吊瓶,终于尘埃落定,小罗就跟简艾聊八卦,说某个皮肤很白的当红大明星曾到这里来整容,当然,人家承认是自然美,基因好。


简艾看着小罗,说:有没有人说你长得像某个明星?


小罗帅气地笑着,等着简艾说:胡歌。


不止一人说小罗长得像胡歌,小罗的眼睛比胡歌更有神采。


简艾没有说,国内男星里,她最粉胡歌。


剩下的两天时间,走马观花西安著名的旅游景点,简艾有时候抱着她儿子,她儿子有时候就到了导游小罗叔叔身上。


火车站,小罗去送别他们这个团。电梯徐徐上升,小罗微笑着跟大家挥手道别,他像是从兵马俑里走出来的,带着秦人的孔武帅气,比胡歌更有动人的气质。简艾心里忽然涌上离别的不舍。


两年过去,她用一条垃圾短信打扰了他。小罗拍了张教室的照片,说自己目前不带团,正在学习西语。


萍水相逢的两人,就这样接上头。


有一天,小罗忽然问简艾,她所在的城市远不远,正值早春,旅游淡季,他和公司老总要出来跑市场。他们自己开车,从西部到东部,辐射半个中国。


西天飘来一只气球,晃晃悠悠往东边走。简艾心里,比春天更早长了草。


随着小罗一个个城市的隆隆推进,两人的聊天,越来越紧密,文字的热乎气,也越来越升温发酵。


简艾烫了波浪大卷发,拍张照片发给小罗,小罗说:洋娃娃,抱走!


是的,36岁本命年,岁月的刀还没有杀过来,简艾又是服装品牌的老板娘,会打扮,走在街上,会有男人口水哒哒。


2


从兵马俑的万年老坑里飘来的气球,终于到了东部沿海小城市。简艾揣着一个巨大的秘密,去见了小罗。


小罗还是那么年轻帅气,简艾心里的花越开越大。原来一见钟情,是那盘子对胃口的菜,男人女人这动物,一同咬上去。


简艾请小罗和他老板在一家海鲜餐厅的包房吃饭。老板娘还是简艾服装店的忠实顾客,对简艾笑得有些暧昧。


两个旅游行业里的资深老党,虽然见的世面比较多,对吃到真正的海味还是赞不绝口。


席间,简艾的手机唱起歌来。


老公打来电话,问她在哪里。


简艾随口说店里。


老公说刚才打店里座机,店长说你不在。


简艾说我出来跟闺蜜逛街了。


这个小插曲影响了简艾的情绪。她在婚姻里摁着一个男人睡到三十六岁,目前他们吃饭睡觉还能到一块儿,但是已经说不到一块儿。因为他不了解她在想什么,他看紧她,恨不能把她关进笼子里。


据说三十六到四十岁是女人的危险期。简艾睁开眼,看见四十的老门槛在狰狞地笑。她回望婚姻,满是遗憾,隐约期待什么,但又不知道是什么。


如今,“什么”来了,是别人碗里飘来的菜香,但她做贼经验不足。


小罗显然没有带团时的谈笑风生,两人在认真倾听老板海阔天空的间隙,目光碰一下,再碰一下......像飘来荡去的秋千。


饭后,老板识趣说自己打车回酒店,你俩老友见面,好好叙叙旧。


小罗开着老板那辆风尘仆仆的车带简艾兜风。小城不大,抽支烟逛半圈,再抽支烟画个圆。那些晃过的街景,简艾当了瞎子,只感觉身边有个热气腾腾的他。失去很久的心动感觉又来,今夜,爱情是个气球,华美而至,简艾想去拽一下飘下来的绳子。


兜兜转转,车子就来到小城外,土路上。


路边一尺高的荒草拼命摇,起风了。


小罗真是胆大妄为,但简艾莫名喜欢。


小罗说,他们跟这个城市没有业务,是故意过来看简艾的。


简艾说:我知道。


你还知道什么。


其他我就不知道了。”


“你真的不知道我喜欢你吗?”


小罗的眼神炯炯,这个活生生的兵马俑,这个比胡歌真实的男人,也叫她喜欢。


车灯灭了,两个人热烈吻上去。


吻这个东西,在婚姻里会有韭菜味,恋爱里全是蜜糖的香气。


后来,简艾的嘴唇一下子吸上小罗的脖子。


在西安的旅游车里,同伴们对小罗脖子上红印穷追猛打,有人猜是女朋友的吻痕,小罗没有否认。


小罗是有女朋友的,怎么可能没女朋友,他这帅气的唐僧,肯定早被妖精们吃了。


简艾也想变成妖精,今夜吸一吸这位来自西京的师傅。


吸了师傅的脖子,简艾摸到了小罗钢筋水泥的骨架,这是个没肉的唐僧。简艾生活里满眼都是肥腻的中年男人,他们夏天非常好意思将肥肚腩亮出来展览,散发着肘子的油光,仅凭这一点,刀架脖子上她也不会爱上。


小罗的手揉搓着简艾丰满的球。


一切来得太快,令人目眩神迷。她期望发生点什么,又害怕有什么发生。她想先要一场和风细雨的爱情,再是水深火热的肉体纠缠。


好像,顺序要反了。


但是小罗的手继续下探,她的腰间缠着一条蟒蛇。


三十六岁,她知道如何上岸。


这时候,土路上走来几个人,手电筒晃的光晕里,他们像是夜间作业的工人。纠缠的肉体分开,静止不动。等着他们过去。


简艾趁机说:九点多了,我最迟不超过九点半回家,否则老公会起疑心。


从前什么事都没有,她男人看得紧。简艾曾经恨恨地说:总有一天,我给你结结实实出个鬼!


现在心里已经有鬼,她把自己乖乖地塞到男人画的笼子里去。


回家的路上,小罗一手开车,一手握着简艾的手,她很享受这种感觉,三十六岁,好像十八岁恋爱。


第二天一早,雨雾迷蒙,简艾送孩子去课外班。


出租车上,收到小罗的信:我们走了。


小罗走了,气球飘走了。


简艾想起《廊桥遗梦》里的一个桥段,弗朗西丝卡坐在车上,罗伯特的车就在前面,她的手握着门把手,就是没有冲上去的勇气。


出租车的前面后面,都没有那辆灰蒙蒙的来自秦国的车子。


3


小罗结束了他的早春业务后,又投入到西语学习和繁忙的带团中去。渐渐地,联系中的热乎气少了。


爱是一场催眠,醒来魂被谁勾走?爱又是一场病,自我感动到屁滚尿流,在别人看来也是一场笑话。简艾不会让任何人看笑话,但她心里的病灶没好。


秋天,简艾代理的服装品牌提早召开明年春夏服装新品发布会。以往都在上海杭州这样的城市,这一次,忽然移师西安。


这一次肯定不带孩子,让她拖着孩子出门,是简艾男人的小心机。似乎有孩子在身边,她就不好干“坏事”。


一路向西,毫无牵绊。


和小罗约在品牌发布会后的夜晚见面。


夜晚本来还有一场酒会,一片树叶落下来砸中十人,九人是苦逼的小老板,那些终端店主们此时会穿上精心准备的礼服,仿佛化装舞会,假扮贵妇优雅范儿。


简艾要把这次精心绽放留给小罗。


小罗是下团后匆匆过来的,初秋西安的夜晚,偶尔一片法桐树叶落下来,砸中了小罗高高的头顶。简艾跳起来,捉住那片树叶。


小罗垂着眼睛看她,目光温柔,他说她头发的颜色大胆又漂亮,麻黄色不是每个人女人都能驾驭,她像个洋娃娃。


打着出租转了几个街区,下车,到了一个茶馆,秦时明月汉时风,简艾很喜欢,但老板说这里是茶馆和麻将馆二合一的。一间房里听得见另一间房里哗啦哗啦的麻将声。小罗带着简艾走了。


他们寻找下一站适合约会的。


一路上,导游小罗不忘本职工作,给简艾介绍他们所处的位置,有什么名胜古迹。


路过一个著名的公园,公园曾在一个著名作家的小说里出现过,简艾读过,提议我们下车吧,就在这里逛逛。


古城夜色吞了他们。


她也不知道被小罗带往哪里,跟着他走,仿佛和胡歌来了一场姐弟恋。怪不得女明星前仆后继跳着姐弟恋的火圈,那是一种回春的感觉。


假山,小池,适合情侣的约会。他们也做了情侣间亲密的缠绕。


一切偷来的东西有种难以言喻的美妙。


她和他拥抱时,小罗身体中间的一棵树在呼呼生长,长到足够粗壮,小罗一手把她的裙子撩起来......


这黑夜的公园,就要上演野合大戏。简艾浑身绵软,说:亲爱的,我怎么觉得树影里有无数只眼睛在盯着我们。


小罗的手抚摸着她浑圆的屁股,含糊地说:这里很安全。


是不是有人在偷看?简艾嘀咕着,像条鱼,艰难的滑出小罗的包围圈。


子弹上了膛不能发出去,小罗说简艾是残忍的刽子手。


简艾说:抱歉亲爱的,我真觉得有人在偷窥,这里不好。


小罗要的是一场随便的野食,而她要什么?


喜欢、了解、爱、即使身体负距离,也不要在这么差的条件下野狗一样。


她这次来西安,是带着对婚姻的一身反骨来的,如果公园约会后,他找一个好的酒店,她一定会跟着他走,热火朝天吃一顿唐僧肉。而小罗选择这样的地点,省了开房费,简艾觉得是对她的不尊重,她不配合。


女人对爱情,像飞蛾扑火,也要看这火是不是够绚烂。除了强奸,上床的主动权大部分取决于女人。


第二天一整天,小罗在微信里沉默着,没有回复简艾只言片语。


晚上,简艾和朋友逛商场,她看着这个城市摩肩接踵的人流,忽然想: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人们为生存兜兜转转,爱情是奢侈品。


突然有小罗的电话打过来,简艾接起来,很久,没有声音。她轻声叫着小罗的名字,然后,挂了电话。


她有种感觉,电话是谁打来的。小罗的女朋友顺藤摸瓜来查岗,那就让他们打翻天!


离开西安的时候,简艾给小罗留言:我们走了。


没有送别和回信。兵马俑回到万年坑里,胡歌到了电视荧屏上。


4


回到自己所在小城,简艾心里偷着病了一场,心里翻江倒海,她依然是风情万种的老板娘。


小罗的朋友圈,刮着性冷淡风,看不见他的私人生活,有的只是旅游的信息。偶尔一次,他转过一个给男孩女孩起名字的文章。简艾猜想他可能结婚了,也快当爹了。在小城市,男人年过三十不结婚是件奇怪的事,在大城市,四十不婚不是隔壁老王就是钻石王老五。


她以为和小罗就这样不了了之了,世间多少男欢女爱,最后吃相难看。还好,他们的吃相不算难看,就是虎头蛇尾而已。


快过年的时候,半个中国都在下雪。


风雪夜,微信里意外有了小罗的留言。小罗说:我想和你说说话。

简艾心里怦怦跳,说不上话来的婚姻里,她也想找喜欢的人说说话。仿佛小罗就和她坐在灯下,把酒桑麻。


小罗在雪乡带团。一向阳光的他在那个雪夜情绪低落,他说今天带团遭遇了一些事,令他心灰意冷。


隔着手机屏幕,简艾想伸手去摸小罗的头发,原来在心爱的人面前,母性是自然流淌的。


简艾温柔引导,小罗像个受伤的孩子,向她袒露了一地脆弱。


他发了一个侧脸照,脸上有明显的血印子。


原来几个网上报散团的游客被拼到小罗带的团。雪乡的潜规则就是推荐自费项目,大家你知我知。临时拼团的几人接受了雪地摩托项目,但拒付另外坐车到摩托车场的钱。小罗说我只是按照规定代收,你们总不能走几个小时去吧。有两个女人破口大骂然后冲上去打。男人不能打女人,小罗只好躲闪,但是他的明星脸还是受了伤。


不仅如此,他们还倒打一耙,把此事写到网上,说两地导游狼狈为奸,给游客吃霸王餐,还殴打游客。


简艾听着,说雪乡最近好像爆出很多负面的东西。


小罗说:一年十二个月,它只营业三个月,九个月磨刀,三个月宰羊,谁是羊啊,大家都是羊。出门旅游要么钱遭罪,要么人遭罪。


简艾说:你也遭罪了。


一个男人在深夜向你袒露他的脆弱,这个男人恰好是自己喜欢的,她有把他搂进怀里的冲动。


小罗说:在这一行呆久了,身心疲惫,我想跳出来,像你一样,有自己的店铺和自由。


简艾心里暗笑,物价涨到十一楼了,服装品类的利润都快跌到地板上了。但她不愿意和小罗聊一个服装店老板娘的苦恼。她再辛苦,不像他,雪夜里有家不能回,有苦不能说。


只对她说。


5


风筝断了线,两人又接上头。


彼此说说话,夜晚互道晚安,感情有些细水长流的味道。


简艾觉得自己又昏了头,爱情的神经病反复发作,她人很精神。小罗在她心里像个脓包一样日日长着。


临近新年的一天,小罗在微信里忽然说,他不给人当牛做马,已经和朋友自组公司,准备来年大干一番。说不定,明年早春跑旅游市场,会去看她。


野草点燃,简艾开始期待新绿一片。


小罗说:我要捉住你这个妖精,再也不让你跑了。


简艾打情骂俏说着坏蛋,心里恨不能自投罗网。


又过了一阵,小罗留言说,他现在遇到一些困难,如果过不去这个坎,公司就死在萌芽中,他向简艾借一笔钱。这笔钱不是白借,可以作为新公司的小股东,年底参与分红。


小罗发微信的时候简艾正在线。


但她没有接起话题。过了很久,她问他:多少合适?


他很快回复:五万十万都可以。


小罗大约真的把简艾这个服装店老板娘想成富婆了,十万块随便拿出来,像买颗糖的感觉。


简艾小富即安。


简艾喜欢胡歌。


简艾喜欢小罗。


简艾喜欢爱情。


简艾说:亲爱的我很心动,这笔钱对我来说不算大事,但是,不巧的是,我又租下一个商场的铺位,做一个新品牌,几十万又投进去,我也在寻找小股东。我想到你,你也想到我,咱俩想一起去了。


哪有什么新商场的铺位,这个时代小商户投资意味着找死。简艾不过找了一个不借钱给对方台阶下的理由而已。她骨子里有女文青的浪漫,但又有生意人的理性。


小罗说了声谢谢,我再想想别的办法。


那一瞬间,简艾仿佛看见一个雪夜里忧伤无助的大孩子,她冲动地想去摸摸他的头。


只是摸摸头,仅此而已。


两人的感情还没有到水乳交融的程度,金钱的铜臭,就不要来掺和了。


沉寂几天,简艾有点心软,想旁敲侧击问问小罗有没有渡过难关。


微信编辑好,怎么也发不过去。小罗把她拉黑了。


一瞬间,她有些发蒙。


这段本命年的爱情,不,是艳遇,年初开始,止于年尾。


她又偷着生了一场病。“病”中,那些生动的画面循环播放,他扛着她儿子在夜里穿行,他在火车站挥手送别时一脸真诚,再次相见两人眼里跳动的火焰,以及,踮起脚尖吻上去的颤颤心动。


这一切,都抵不过她口袋里的钱一分都不能少。


谁叫生活这么难。


也许,无论爱情还是艳遇,都需要现实半斤八两的筹码,我们其实最爱自己。




      读子鱼故事

      懂世情人心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