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结】《挽不住的焰火》全文免费阅读

浅梦书屋小说免费阅读 2018-10-21 09:39:42

本周浅梦书屋最受欢迎的小说

热门书籍目录推荐:

情深不眠

挽不住的焰火

与你共赏落日余晖(火)

不堪回首魂亦牵(火)

予你盛雪闲情(火)

等你一次花开(火)

愿你风华如故

你是我百转千回的情歌

在世界中心呼唤爱

冬日晚晴天

你是我的刻骨铭心

陌然一顾心已醉 

致深爱的你

倾心倾情倾了所有

转眼似水流年  

无梦何需再言等

依然我心深处

思念化成风

爱若灼心冷如水

一夜沉沦:非你不可

如果,时间可以挽回

不负年华不负卿

 夜,璀璨迷离。

  夜色夜总会昏暗的包厢里叶明辉满身酒气,发狂的把唐婉扑倒,伸手去扯她的衣服。

  唐婉一边挣扎,一边出声阻止:“明辉!明辉你不能这样!”

  回答她的是男人更加疯狂的撕扯和进攻,很快她的衣服被用力扯下,叶明辉的动作粗暴到极致,几乎没有任何前戏他就这样进入了她。

  唐婉像是一叶在暴风雪中飘荡的小舟,被他撕裂缝合又撕裂。

  疼痛席卷全身,她没有别的办法,只是用手紧紧的抓出沙发承受着男人暴风骤雨般的进攻。

  除了痛就是痛,身体痛,心痛,身上的男人一边撕裂着她的身子,一边喃喃的低语:“欢欢!欢欢!”

  他心里想的一直都是严欢,一直都是。

  两滴清泪顺着唐婉的眼角滑落……

  一个月后,

  唐婉小心翼翼的停好车,取下自己的包,伸手捂住腹部,脸上带着柔和的笑容向别墅走去。

  伸手输入密码,门应声而开,她准备换鞋,却一眼看见了沙发上逆光坐着的男人。

  看见叶明辉唐婉吃惊不小,更多的是惊喜和兴奋,她马上换了鞋,小跑到他旁边:“明辉……你回来了?”

  叶明辉点了下头,目光在唐婉清减的脸上扫过,只是一瞬马上移开,声音冷冷清清的,不带丝毫感情:“唐婉,我们离婚吧!”

  唐婉心往下一沉,想到最近几天的风言风语,难道是因为严欢?

  一定是这样,严欢回来了,所以他急着恢复单身。虽然已经猜到叶明辉要和她离婚是因为谁,可是她还是控制不住的问出了口。

  “为什么?”

  叶明辉淡淡的看着她,目光不带丝毫的情义,声音淡漠的可怕:“因为我不爱你!”

  他如此直白的对她说这话让唐婉心里刺痛到极致,她惨笑:“你和我离婚真的只是因为你不爱我吗?”

  “对!”

  “难道不是因为她?”她还是忍不住质问出口了。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我和你离婚的确是因为严欢,我爱她,从始至终我爱得人只有她,我不想让她这样屈辱下去,我要给她一个名分。”

  叶明辉的话无情到极点,唐婉惨白着脸:“如果你和我离婚只是为了要和严欢在一起,你可能要失望了,我死也不会和你离婚的!”

  “什么意思?”叶明辉好看的眸子带了一丝狠戾。

  “你不是说是我费尽心机的逼走严欢拆散你们吗?既然这样我为什么要便宜严欢呢?叶明辉,我是傻了才会和你离婚!”

  话音落下,叶明辉忽地站起来,一把封住唐婉的衣领,“唐婉,这才是你的真面目对吧?这三年来你的温柔贤淑都是装的?呵呵,我真是瞎眼了,竟然相信你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会改变!”

  唐婉看着眼前帅气得人神共愤的男人,看着他因为愤怒显得狰狞的脸。

  她的声音带了一丝哽咽:“叶明辉,既然我这么不堪,当初你为什么要娶我?”

  “你以为我愿意娶你?如果不是你对我下药,让我睡了你,你以为我会舍得抛下欢欢?”

  这是结婚以来叶明辉第一次面对面的和唐婉说起那次意外,唐婉脸色越发的惨白起来,她细长的手指紧紧的抓住沙发扶手,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我没有!”

  “否认能改变什么?唐婉,还是那句话,我不爱你,娶你不过是不得已,如果我和你上床的事情不被人报道出去,如果你不是市长千金,你觉得我会娶你?”

  叶明辉的脸色带了不耐烦,说出的话像是刀子一样刺进唐婉的心。“我告诉你,是唐市长亲自找了我父亲,对我父亲施压才逼得我娶了你!”

  严欢直直的看着叶明辉那双好看的凤目,看着他眼中慢慢的厌恶,心里一波一波的苦涩把她淹没。

  他们之间的一切不过是意外,她喝醉了走错了房间,然后和他发生了不该发生的关系。

  她一直知道叶明辉不爱她,如果不是那次意外,他不会娶她。

  可是她却爱他到极致,从第一眼起她就对他沉迷了下去,明明知道他爱的人不是她,明明知道他娶她不过是不得已,可是她还是无怨无悔的嫁过来了。

  三年夫妻,她自问温柔贤淑,对他尽心尽力,她知道他不甘心娶自己,她一直在费尽心思的经营这段婚姻。

  可是结果却是这样可笑,叶明辉他压根就没有准备和她好好过下去。

  心疼得无与伦比,叶明辉还在凶狠的盯着她,眼中没有丝毫的情意。

  唐婉用手捂住胸口,微微的喘口气:“要离婚也可以,你和我好好的过一个礼拜,像正常夫妻那样过一个礼拜,我就会考虑……”

  “唐婉,你别枉费心机了,别说一个礼拜,就是再给你十年八年我也不会改变主意,拖延时间对事情于事无补!”

  “你就真的这么厌恶我?”唐婉伸手抚上小腹。

  “对,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我生不如死!”

  扔下这句话,叶明辉大步离开了。

  听着那声重重的关门声,唐婉捂住脸泪如雨下。

  她不是没有自尊,她不是想死缠烂打,而是她今天刚刚去医院做过检查,她怀孕了。

  她在为怀孕欣喜若狂,可是她的丈夫却说要和她离婚,呵!

  叶明辉走后再也没有回来,唐婉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愣一直到天色暗下来。

  外面万家灯火霓虹璀璨,只有她一个人冷冷清清孤单寂寞。

  肚子发出咕咕的叫声,唐婉从沙发上挣扎着站起来准备去厨房找点吃的,电话石破惊天的响了。

  她接通母亲的声音惊慌失措的传来:“婉婉,出事了,出大事了,你爸被纪检委带走了!”

  “什么?”唐婉握住电话的手一抖,“妈,到底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你快打电话给明辉,让明辉想办法……赶快!”

  唐婉挂了电话手忙脚乱的拨打了叶明辉的电话,电话响了好一会,终于接通了,叶明辉的声音冷冷清清的传来:“什么事?”

  “明辉……我爸……我爸出事了……我妈说他被纪检委的人带走了……”

  “然后呢?”叶明辉淡淡的打断她,隔着听筒唐婉都被他的冷漠刺得打了一个冷战。

  她顿了一下:“你认识的人多,能不能去打听一下?”

  “不能。你父亲那是咎由自取,打听了又能干什么?”

  冷漠的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叶明辉说是你父亲,从结婚到现在,他对唐父的称呼一直都是唐市长,从来没有改变过。

  现在唐市长变成了你父亲,叶明辉是在和她撇清关系吗?

  唐婉心沉到谷底,她颤着嗓子:“算我求你了行吗?”

  叶明辉没有说话,听筒里传来一个柔柔的声音:“明辉,菜冷了!”

  然后电话那头瞬间没有了声音,虽然只是听到一句话,但是唐婉已经猜出了那个陪着叶明辉的女人是谁。

  是严欢,叶明辉竟然和严欢在一起。

  几个小时前他提出离婚,几个小时后他就和严欢在一起了,唐婉气得发抖,抓了电话又拨过去,那头却提示关机。

  叶明辉怕他打搅他和心上人卿卿我我,竟然关机了。

  很快唐母的电话催命一般的又过来了:“怎么样?明辉怎么说?”

  “妈,在想办法,明辉在想办法!”唐婉没有别的办法,只有撒谎想稳住母亲。

  听说叶明辉在想办法,唐母不那么担心了,“让明辉快点想办法,赶快想办法。”

  唐母还抱着幻想,唐婉心里却是沉到了底,叶明辉不肯接电话,已经表明了态度,她要怎么办?

  不管怎么样她都要找到叶明辉,怎么也要求叶明辉救自己的父亲。

  唐婉给叶明辉的特助打了电话,特助含含糊糊的回答不知道总裁的下落,唐婉没有办法,只好开车出门去找。

  叶明辉最爱去的会所夜店,她都找遍了,没有叶明辉的踪影,无助绝望的时候她想起了刚刚打电话时候听到的严欢的声音,她说菜凉了,这么说他们是在家里?

  叶明辉在A世有无数房产,但是能让他长久居住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清欢居。

  那是叶明辉为严欢打造的爱巢,从前严欢消失无踪影,叶明辉就经常住在那边,现在严欢回来,很显然那是他们必选的叙旧场所。

  唐婉马上发动车子,直奔清欢居。

  车子急速在清欢居停下,唐婉快步下车直奔过去按门铃。

  只按了一下,门一下子打开了,严欢穿着家常衣服,浅笑嫣然的站在门后看着她:“滋味不好受吧唐婉?”

  唐婉没有管她的嘲讽:“严欢,明辉是不是在这里?”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严欢挡着门冷笑。

  “严欢,你让我进去,我有急事找明辉。”

  “急事?是你父亲被纪检调查的事情吗?唐婉,你别费心思了,你父亲没得救了!明辉他不会帮你的,你死了那条心!”

  听着严欢凉飕飕的声音,看着她嘲讽的笑容,唐婉的心在一寸寸的下沉。

  很显然叶明辉这样绝情和严欢脱不了干系,是严欢不让他帮助唐家的,她愤怒的质问:“严欢,这一切是不是你搞的鬼?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只是想让你把我从前经历的一切从头来过而已。”严欢轻飘飘的笑了一声,“对了,你大概还不知道是谁举报你父亲的吧?”

  “是你举报的?我就知道一定是你举报的!”唐婉愤怒的看着她。

  “你高看我了唐婉,我一个弱女子怎么能有你父亲的把柄呢?举报唐市长的是明辉啊?你这么霸占着叶夫人的位置不肯放手,他没有办法只好先出手了。”

  “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唐婉你自己想想,明辉他可曾爱过你一丝一毫?如果不是你不要脸爬上他的床,他会和你结婚?对了,结婚后他应该没有碰过你吧?不对,他只碰过你一次,就是上个月那天晚上在夜色,他喝醉了,把你当成我了对不对?”

  严欢的话像是刀子一样刺进唐婉的心里,严欢说得对,叶明辉从来没有爱过她。

  结婚是被迫的,结婚后三年他从来都不肯碰她,唯一的一次是个列外,他喝醉酒,把她当成了严欢,而这一切严欢竟然清清楚楚,耻辱的感觉席卷全身。

  唐婉发狂的对着严欢喊:“严欢,就算他不爱我,那又怎么样?我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我一天不离婚,你就一天只能是小三!”

  嘶吼出这句话后唐婉发现面前严欢脸色一下子变了,大眼睛里蓄满泪水,身体摇摇欲坠,声音楚楚可怜:“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你怎么能这样说我?”

  看着她晶莹剔透的眼泪顺着眼角滚落,唐婉还以为自己眼睛出了毛病,在愣神间,叶明辉冷冰冰声音突然响起:“唐婉,你是想找死啊!”


未完待续……

后续故事将更加精彩!由于篇幅限制,本次只能连载到这里。

后续全文可以点击左下角的“阅读原文”先睹为快!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