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微小说 合理谋杀

蝌蚪五线谱 2018-12-05 13:04:53

这是〖科幻微小说〗推送的28篇文章



埃兰进入隔离间前,朋友反复叮嘱他保持克制,但一看见那个人,他还是重重一拳击在了钢化玻璃上。


埃兰的指节抽搐着,全身都在颤抖,他承认自己是个脾气火爆的码头工,但此刻的愤怒与个性无关,凡身为人父者,绝没有办法在杀害女儿的凶手平平静静。


苏珊是个可爱的女孩,刚刚从学校毕业开始自己的人生,她有过两任男友,目前的马修很让埃兰满意,两个年轻人将会成立幸福的家庭,有一个或几个健康的宝贝。


等到埃兰退休,就可以像其他老人一样,聆听孩子的点滴,把他们骄傲的挂在嘴边。


然而,所有的未来都熄灭了,苏珊消逝在一个寒夜里,死于杀人魔之手。


这些天埃兰一直在做恶梦,梦里有女儿血染的面庞,她在求救,她身后是形如野兽的凶汉……而现实之中,玻璃幕对面的那个人完全不同,他身材瘦高,有张林肯般刻画分明的脸,但须髯更少一些,羸弱、安静,这就是凶手给人的第一印象。


这狗娘养的在伪装,埃兰的愤怒膨胀着,不会有错,他们从诺大的城市中找到了他,证据凿凿。


他们为什么不给他穿上囚衣?不给他戴上手镣脚镣?不让他跪下为罪孽悔过?

为什么不直接给他一颗子弹!?


埃兰一面谩骂,一面锤砸着玻璃,这时候那个男人转过脸来。


“初次见面,埃兰先生。”他平和地说,“我理解骨肉之痛,对你的遭遇非常同情。”


不隔音,双向透明,为什么不直接拆掉它,好让一个老父亲伸张正义?捏碎那个人的咽喉,这不会花太长时间。


“你他妈说‘同情’?”埃兰的双掌猛拍在玻璃上,连房间也晃了几晃,“是你个人渣杀了她!全都是你做的!!你手上沾着她的血!!”


“我不否认。”男人说。


“录下来,给我录下来!!”埃兰冲着天空喊。


“冷静,公民埃兰。”至高之音从扬声器里传出,“事实即将澄清。”


至高之音,他们都这么叫,它是众多睿智大脑的集合,一个完美无瑕的人工生命体。


它构成了无处不在的网络,管理着城市的方方面面,它早已取代了陈旧低效的政府系统,成为人类之上的斯芬克斯——公正的化身。


它的威严不容挑衅,埃兰不懂法律,但至少明白这一点,他强咽下了愤懑,等待着仲裁。


“身份确认,公民埃兰,被害人的直系血亲。”至高之音毫无情感地陈述着,“公民阿方索,第一嫌疑人,业已认罪。”


“是我。”阿方索点头,“诚实是公民的第一要准。”


“将对案情进行复述,请忍耐可能的不适。”至高之音继续,“7月15日23:30,案发地点为第二跨海桥下通道近中段,公民阿方索对公民苏珊实施了犯罪。”


声音暂时停顿,阿方索回答了“是。”


“使用了何种凶器?”至高之音问讯。


“开始掐住她的脖子,但没能终止反抗,之后用了匕首。”阿方索表示。


“具体经过。”


“胸前四刀,腹部一刀,她不再动弹。”阿方索简单地说。


埃兰的心在滴血,女儿的最后时刻,一定呼唤着父亲的名字,可他不在身边。


“公民阿方索,这一切是否为蓄意?”至高之音进入下个环节。


“蓄意……”阿方索咀嚼了那个词,随后点了头,“是的,我之前曾尾随过苏珊,记录她的夜跑路线,并挑选了最合适的时机动手。”


“实施犯罪之后,你采取了何种行动?”


“清理现场,转移尸体,碎尸,抛入海中,地点就在季风港,那里有我的仓库,我预先准备了碎肉机。”阿方索清晰地供述道。


有什么燃烧在埃兰的骨髓里,那痛楚快要令他炸裂,苏珊是他的全部,他多想代替她承受一切,然后化作厉鬼向凶手索命。


“这么做有何理由?”至高之音还在继续。


“因为我总是克服不了自己的洁癖。”阿方索轻轻掸了掸西服。


埃兰没有听清接下来很长的对话,他耳畔回荡的,只有这句冰冷言语。


“狗娘养的……”牙缝里发出声音,声音成为呐喊:“人渣!!进地狱吧,永不超生!你谋杀了她,还想要脱罪!”


“我已经自首了。”阿方索显得淡然,“恕我无意重复板上钉钉的事实。”


“公民阿方索,你的行为构成一级谋杀。”至高之音判断。


“嗯。”他答得轻快。


以血还血,那就是谋杀犯的终末,埃兰完全无法理解男人何以如此平静,他暗暗发誓,要在死刑室外看着阿方索殒命,瞧瞧他能不能把这表情保持到最后。


“那么,我的公民点数还剩下多少?”阿方索突然这么问。


埃兰的心为之一紧,公民点数?他听说过这个词,好像是司法革新中至关重要的一环,他很少和管理局打交道,所有的了解也仅限于此。


不管怎样,那个狗屁点数难道成了阿方索的救命稻草?一个毋庸置疑的杀人犯要翻盘不成!


“公民阿方索,系统已经计算完毕,结论如下。”至高之音回答,“你的点数将因为‘一级谋杀’而被扣除11000点,目前结余2023点,你仍位于‘绿区’,属于优秀公民,你的一应权利将继续保留,包括生存权、自由权、选举权……”


这结论给了埃兰当头一棒,他的情绪已经超离了悲伤和愤怒,进入一片木然之境,他以为自己幻听了——什么意思?一个‘优秀’的杀人犯?他们要当着他的面放走他?


“公民埃兰,你的知情权已经得到充分满足,现在仲裁结束。”至高之音宣布。


他们要当着他的面放走他!苏珊长眠深海,而阿方索若无其事的离开!


“杀人偿命,这是古来的公正!”埃兰大喊。


“非常原始的论点。”至高之音回应了他,“人类在进化,司法亦需更迭,其发展的顶峰便是‘点数系统’,我们以此来描述公民的良莠。”


“去你的至高之音,全是狗屎!狗屎!!”埃兰忍无可忍。


“一如你所展现的,高等碳基生物有着难以调和的冲动与理性。”房间里回荡着圣唱般的声音,“良善者因偶然之过而获罪,冥顽者虽劣迹无数而失罚,这是律法之哀。故此,我们赋予每人基础的‘公民点数’,善行增之,恶行损之,点滴予以记录,权力的赋予和剥夺,皆以点数为准。”


“补充一下。”阿方索戴好了他的高帽,“只有点数成为负值,公民才会获罪,我们的人生,全都是从‘100点’开始的,这非常、非常公平。民事事件的影响力不过数点,大多数人,哪怕不了解它——就像您,也能安稳地过上半生。”


“回来!!”埃兰看出他要离开了,他整个人都撞在了玻璃上,“不能放他走,那杂种作弊了,从100到上万,这不可能!”


“这可能。”阿方索顶回了他的话,“我有着令你心悦诚服的人生,我热衷社区公益,捐建了最早的教堂;我领养了五名孤儿,给他们家的温暖;我的企业将利润全额用作慈善,其中一大部分投入了医疗,帮助病人从死亡之境归还……我公民点数的最大一笔进账来自去年,作为志愿搜救者,从阿尔卑斯山的雪崩中找到了十二名幸存者,没有我,他们都将死于低温。”


“可是你,你杀苏珊!”埃兰已经语无伦次。


“我只不过是——”阿方索一笑,“合理的消费了‘公民点数’。”


有人为他开门,阿方索略鞠一躬,随后离开了。


优秀公民全是伪装,这个男人用一长段人生作为铺垫,实现了杀人的夙愿,他合法地完成了禁忌之事,这才是最可怕的犯罪者。


埃兰明白,除了自己,不会有人为苏珊主持公正了,他只此一身,哪怕燃尽骨血,也要为女儿复仇。


从隔离间出去,绕路到对面,在停车场之前截住阿方索,那就是他最后的计划。


门开了,他被两个高大的警卫拦住,还来不及反抗就被挟持。


“公民埃兰。”至高之音又响了起来,“由于之前的辱蔑,你将被扣除5点,至此,你的公民点数已为-3,将被剥夺自由权,即,入狱。”


“什么!?”埃兰瞪圆了眼。


他是一名码头工,骂骂咧咧、莽莽撞撞是他一贯的生活方式,在他不知道时候,扣分已经积累到了极限,竟然在这样的时刻爆发了。


苏珊,不!


他奋力挣扎。


“自业自得。”警卫的电棍贴上了埃兰。


版权声明

蝌蚪五线谱原创文章如欲转载请联系授权,盗转必究。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