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成为你的新娘(微小说)

木小染 2018-07-24 12:26:13


今天我成为你的新娘


【文/木小染】


  她安静得一如天上的明月,上班、下班,吃饭,喝水,睡觉……

  日子过得平淡如水,如果不是韩军的出现,也许,她的生活一直都是这样。

  她有一个很旧的背包,每天,她都背着它上下班,大家都说它很土,但她一直都没有换过,橄榄绿的帆布,综色的单肩带,唯一显眼的是包的正面别了一枚从旧军装上拆下来的领花,没有人知道,它存在的意义。

  每次走在路上,她都会塞上耳麦,把音乐的音量调到听不见外界的声音,这是她的习惯,死党曾告戒过她,这样走在路上会很危险,她说不怕。

  她回家要经过一个叉路口,上下班的时候人特别多,很久了,一直没有交通指示灯,偶尔会来个交警,但也只是来看热闹的,急着回家的人群,车辆,熙熙攘攘,没人听到他的哨子声,只好站一旁无奈地看热闹。

  下班了,和往常一样,出了公司大门,带上耳机,还是杨柳那首《今天我成为你的新娘》,走到叉路口,还是那样的多人,还是那样的多车,沉在音乐中的她,绝然不知危险正向她走来,就在她走到马路中间的时候,一辆像疯了一样的汽车冲向她……

  天黑了,世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她看到了有个人向她走来,穿着军装,戴着大沿帽,帽徽上的八一在闪着金光,只是为什么看不清他的脸庞,“傻妞,要好好地活,为我……”

  是他,真的是他,夏小诺,因为只有夏小诺才会叫她傻妞,“别走,不要离开我……”不管她是怎样的大声呼喊,他似乎听不见,渐渐地消失了,她不停地哭着,不停地喊着,是那撕心裂肺,为什么他就是听不见呢?

  “为什么走了也不说一声再见,你知不知道,傻妞是真的好想你……”

  “医生,医生,她哭了,看,她流泪了”

  “其实她身体上受的伤并不是很重,按正常来说,不应该晕迷这么久的,却不知识是什么原因,病人一直不愿醒来,意识里好像在拒绝什么,所以才会一直处于晕迷状态,现在流泪了,应该快醒了”

  怎么这么吵,睁开眼睛,爸妈,哥哥妹妹,还有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为什么他们脸上都有着似笑非笑的表情,妈妈还在流着眼泪。

  “你们都怎么啦?”

  “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

  “你都睡了一个星期了”

  她终于想起来了,那天,那辆车把她给撞倒了,她现在在医院。

  在一群人的外围,她发现了除了医生之外的陌生人,而这个陌生人,正对着她笑,可那笑却分明带着深深的不安。

  “对不起”他向她鞠了个躬。

  她满脸的疑惑。

  “他就是那个肇事者,也是他送你来医院的,经过交警的鉴定,他没有违规驾车,但他主动承担了所有责任,负责你所有的医药费,所以他当天就从警局出来了,在你昏迷的这段时间里,天天来,说是等你醒来跟你说声对不起。”妹妹说。

  “好了,我妹妹她现在醒了,对不起你也说了,你可以走了。”虽然不是他的责任,但哥哥似乎还是很生气。

  “对不起”他重复着刚才的动作。才转身走了出去。

  “没关系的”她看着他的背影说道。

  他愣了一下,回过头说,“谢谢”,也许他没有想到她会跟他说没关系。

  在医院呆了一个星期,出院回家休养了一个星期,该上班了,生活,又回到了原来的轨迹上。

  快下班的时候,出外办事回来的同事说:刚才在门口看见一大帅哥,听保安说,这两天,每到快下班的时候就来,站半个小时,好想等什么人,没等着,现在又来了。她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反正又不是等我们。

  “小染”

  出到门口,她听到有人叫她,是他,那个在医院跟她说对不起的人,那个把她撞了的人

  “你怎么会在这?”

  “我……我刚好经过”

  “哦,你家也住那边吗?你没什么事吧

  “嗯,我家也住那边,比你家远一点,要经过你门口,我没什么事,知道你在这上班,所以顺便来看看你……”

  “哦”

  “……”

  “……”

  “你,你的包,挺特别的,在哪里买的,为什么会有军装上的八一领花?”

  “别人送的”她轻轻带过,似乎不想多说点什么。

  “哦”

  ……

  ……

  一个星期后

  “我到了”

  “哦,再见”

  “韩大哥,不用再等我下班陪我回家了,我知道你家不在这个方向

  “我……”

  “别再为那件事自责了,是我自己没注意看车

  “对不起”

  “没事的”

  韩军走了,没有再出现在公司门口,她有点失落,但这并不能给她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因为她早已习惯自己一个人。失落,是因为她不明白,为什么他走的时候没有跟她说声再见。

就像当初夏小诺的离开。

  那年,她还是一个没毕业的学生,实习的时候,进了一家军旅文化传播公司,跟着同事一起到各个部队去宣传,如是不是那场憋窘的宣传演讲,夏小诺的故意找茬,她和夏小诺就不会有任何交,如果不是夏小诺每天几个电话,她也不会爱上这个比她小三岁却把她当小孩般疼爱的小兵,更不会从此为他牵挂一生。

她毕业的时候,夏小诺申请的了十天的假期,坐了20个小时的火车来参加她的毕业典礼,毕业晚会的节目,本来要唱流行歌曲的她,突然改唱了一首军营民谣,杨柳的《今天我成为你的新娘》,在悠美的歌声中,夏小诺被她班的上同学推到台上,在同学们祝福的掌声中,他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那一刻,她是那样的幸福。

  接下来的几天,她带夏小诺参观了她的学校,带他到她经常去的地方,去吃各种各样的地摊小食,到处留下他们在一起的幸福瞬间,她是那样的快乐,他们去逛夜市的时候,在一个地摊上看到一个单肩包包,橄榄绿的帆布,综色的背带,她说:“买了吧,它是你军装上的颜色。”

  “傻妞,那么多东西的颜色都跟我的军装一样,你也买呀?

  “可是只有它才能天天让我背着,看着。”

  一番讨价还价后,最后花了15块钱买下了它。夏小诺说:人家女孩都喜欢背着漂亮时尚的包包,你就背这个不怕别人笑你土呀?

她说,“自己喜欢就好”

  夏小诺突然想到了什么,他把它军装领子上的八一领花拆了下来,把它别在了那个包包的正面,说;“这样就好看多了”

  “那你的军装怎么办”

  “不怕,部队就要换新式军装,这个以后用不着了”

  “那行,军装的领花是一对,这个就送给我了,另外一个,你自己留着,咱一人一个”

  “嗯”

  十天的假期很快过去了,夏小诺要回部队的前一天晚上,她没有回学校,而是留在宾馆陪夏小诺,那晚,夏小诺第一次吻了她,那是她的的初吻,生涩而甜蜜。相拥而眠的夜晚,不是没有悸动,是,彼此都明白,要把最美的留到适当的时候。

她不知道,这次分开,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她珍惜和夏小诺在一起的每分每秒,因为这每分每秒都是幸福的,她明白,选择了夏小诺,选择了恋军,就选择了等待。

  夏小诺走的时候没有给她任何承诺,甚至没有说一声再见,在车站,两人除了紧紧的拥抱着,没有一句话,任凭泪水打湿他的军装,火车启动的那一刻,她的心空了,冲着火车里的夏小诺喊:夏小诺,我等你。

  “傻妞,你的眼泪让我心疼,对不起,我是一个兵,不能守在你身边,我拿什么来让你等我呢?原谅我不能给你太多的承诺,傻妞,等我脱下军装,如果你还在坚持,就让我把军人那份天职为你而守候,为你而服从。”

  “小染,你的信”

  “这年代还写信,谁这么浪漫呀?”

  同事的话把她拉回了现实,这是一封从内蒙古寄过来的信,会是谁呢?她没有认识在内蒙古的人呀?拆开信,看到落款写着:韩军

  小染:

  冒昧打扰了,上次突然接到任务,提前结束假期回部队了,没来得及跟你道别,除了地址,我没有你其他的联系方式,所以只能写信告诉你了。一直没有跟你说,我是一个边防军人,我的电话137……有空给我打电话……

……

……

  小染:

  怎么不给我回信也不给我打电话呢?工作忙吗?好好照顾自己,走在路上别再听歌了,过马路要注意看车,这段时间我工作也挺忙的,内蒙古的风好大……

  小染:

  不知不觉,回到部队一个月了,每天总有忙不完的事,不过再怎么忙也不会忘记给你写信,虽然你都没回……

  小染:

  最近好吗?我想你了,昨天,家里来电话,给我介绍对象,我跟他们说,我有喜欢的人了,是你,小染,我想要保护你,当我第一次看到你,抱着你跑向医院,在我怀里,看着晕迷中的你,就让我有了想要保护你一辈子的感觉……

  拿出两个月来那叠厚厚的信,她不知所措了,韩军,这个边防武警中尉,是什么原因让你对这个只相处了一个星期的女孩如此念念不忘?该让你走进我的生活吗?

  “夏小诺,两年了,没有你的日子我都是自己作的主,可现在,可不可以告诉我,我该怎么做?”

  “喂……”

  “你好!请问你是?”

  “我是小染”

  “小染,真的是你吗?小染,你终于给我打电话了,小染,我的信你都收到了吗?对不起,小染,我太激动了,我……,你别生气好吗?是不是我写信有些内容让你不高兴了,小染,你说说话,好吗?

  “韩大哥,我很好,你的信我都收到了,你好吗?

  “嗯,我很好,就是工作有点忙。”

  “韩大哥,以后不用给我写信了,谢谢你!

  “……”

  “……”

两年后

  “小染,我们结婚吧,让我照顾你,我知道,我没办法跟一个死去的人争宠,我不介意你心里永远有个他,夏小诺是个英雄,他是我们军人的骄傲,他值得我们每个人去怀念,可夏小诺走了,他永远留在了那片废墟下,他是为了祖国人民的生命财产而牺牲的,没有人会忘记他,让我代替夏小诺来照顾你,好吗?小染。”

  “……”

  年了,夏小诺离开年了,当夏小诺去参加抗震不幸牺牲的噩耗传来,她的世界也塌了,回想起这年里,自己的生活,失去了所有的色彩,如果不是韩军的出现,是不是现在还是横尸般的过着呢?韩军的出现,如一娄阳光,洒在她心上,韩军的好,她不是没感觉,只是夏小诺带走了她所有的爱,她不知道她还有没有余留的可以给韩军。所以她只能一味地逃避。

  站在两年前车撞的那个叉路口,这里早已经装上红绿灯了,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有序地过马路的人群,眼泪不知什么时候爬上了的她的脸颊。

  “夏小诺,对不起,我在这里把你弄丢了”

  突然被人拉了一下,回过神来,才发现,原来红灯了,再看看拉她的人,,一身军装打扮,没有戴军帽,一脸的紧张地看着她。

  “韩大哥

  “这么大的人了还不会过马路”

  已经流过的眼泪再次涌了出来,韩军掠过她的头,轻轻把她拥在怀里,她没的拒绝,因为此刻,她的飘浮着的心,如找到了岸。

  “傻妞,不哭了,这么多人看着呢?

  而她却哭得更厉害了。傻妞,那个曾经只属于夏小诺一个人的称呼。年了,她以为再也听不到有人叫她傻妞了。

  婚礼在韩军所在的部队举行,因为韩军说过,要让她成为那首《今天我成为你的新娘》的主角。

  “今天我成为你的新娘,婚礼的仪式就在连队的食堂,红红的喜字,高挂在墙上,炮弹壳做的的花瓶里,散发出幽幽野花香,

今天我成为你的新娘,军嫂的名字从此落在我头上,弹壳做的戒指,闪烁着金光,你抱歉地笑着,把它戴在我的手上,

你依然穿一身绿色的军装,和年轻的站友们没什么两样,只有胸前的红花,和充满幸福的目光告诉大家,告诉大家,你才是今天的新郎,我是你永远的新娘……”


原创文章,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图片来源于网络与内容无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