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村是一片有精神谱系的土地,是一座乡土文学的富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程维一行莅临田村指导研讨《丰收》

田村 2018-12-05 15:44:10

告别了阳春三月,充满希望的四月已经来临,4月1日,由中共赣州市赣县区委组织部、赣县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主办,中共赣县区田村镇委员会、赣县区田村镇人民政府承办的“长篇农村改革变迁小说《丰收》作品研讨会暨赣县“乡贤讲堂”——赣县青年作家刘七宝生先生谈创作体会活动在田村镇举行。

来自江西省作家协会、南昌市作家协会、南昌市诗歌学会、赣州市作家协会等的省市知名作家学者莅临赣县田村,就首部以赣县田村为原型创作的农村题材小说《丰收》进行了研讨。

研讨会由全国著名作家、江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程维主持。

著名作家、南昌市作家协会副主席邓涛

著名学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龚文瑞

江西高校出版社客家分社社长冷辑林

作家、《江西卫视》金牌调解观察员王治川

作家、南昌师范学院文学院院长 韩春萌教授

评论家、江西广播电视台旅游频率总监曾学优

南昌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省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特邀副研究员李贤平

《读者》杂志签约作家、大学教师陈志宏

作家、南昌日报社资深媒体人何井

知名评论家、赣南师范大学教师明飞龙

南日报社余书福主任等出席了研讨会,并分别做了发言。

田村镇党委书记郑永芳做了总结讲话,对《丰收》和作者刘七宝生给予了高度评价。

刘七宝生,1987年出生于赣县田村,《南昌晚报》记者,青年作家,2009年开始写作,致力于长篇小说的创作,同时也写诗歌,作品常见报端,有诗歌作品收录于《2016江西诗歌年选》。

近年来,刘七宝生以客家乡土为写作对象,以赣县田村为写作地标,写出了大量乡土文化散文,通过新媒体在社交平台广为传播,社会反响强烈。

目前,刘七宝生师从江西省内著名专家学者温锐教授,研究农民问题和乡土文化。刘七宝生扎根于基层农村的创作,充分体现了他对田村的热爱,以及呼吁广大年轻人关注农村的社会责任。

        小说《丰收》讲述 20世纪 70、80、90 年代,在江南客家古镇鹭河(以赣县田村镇为原型),发生在普通农民身上的农村题材故事,是一部呈现当代客家农村农民淳朴朴素、力争上游,展示农村风貌、客家风情的小说作品。

        故事从一个玄幻的梦开始,结合时代大背景,讲述“ 我”及家人的经历,反映整个时代的发展和变迁。 该小说是变革时期千万个中国乡村的缩影, 是一部生动的中国农村社会变迁史。

        故事分三个阶段展开叙述。

        第一阶段,在人民公社时期,主要围绕人与制度的矛盾展开;

        第二阶段,在分田到户时期,主要围绕家庭之间的矛盾展开;

        第三阶段,在改革开放时期,主要围绕个人梦想与现实之间的矛盾展开。经历三个阶段之后,最终实现思想解放,个性腾飞发展的大结局。

        小说创作从 2013 年 准备,到2017年出版,前后历时5年,期间作者多次前往农村实地采访调研,收集了大量的素材。

        小说获得了国家一级作家、江西省作家协会原副主席孙海浪,江西省文联副主席、江西省作协副主席温燕霞,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名文化学者龚文瑞等老师的关注。

专家发言摘要

1、程维:这是一块有精神信仰的土地

田村是一块有神灵的土地,有精神信仰的土地,一个作家不仅要写出一个地方的故事,还要写出一个地方的精神谱系。人与人之间有着有自己的行为准则,一切故事的发生,都与这个息息相关。小说《丰收》是刘七宝生30多年来在田村生活经历的一个小结,故事讲述在这块神奇的土地上,田村几代人的变迁故事。从某种程度来说,《丰收》是赣南文化和客家文明史诗性的作品。一位这么年轻的作家,深扎在这块这片有着精神谱系的土地上,写出这样的优秀作品,我觉得应该是可以得到大家的肯定的。

——程维(本次研讨会主持人,著名作家诗人、江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以下内容按照各位作家老师的发言顺序编辑

2、邓涛:田村是一座文学富矿

刘七宝生是江西80后的作家代表,我们今天走进田村,真正走进了《丰收》里的概念,这里的山山水水,包括鹭河(田村)以及人们的生活都非常的鲜活。这两天在田村采风,我们发现田村确实是一座文学创作的富矿。其实每一个作家都有一个写作地标,如莫言写的是高密,贾平凹写的是商州,而刘七宝生写的是赣县田村。应该来说,田村是上天给刘七宝生的恩赐,这里有太多东西等着刘七宝生去发现和挖掘。赣县本土作家本身不是很多,加上当地政府鼓励文学创作,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起点和机会。刘七宝生还很年轻,他的路还很长,丰收既是一个词语和小说,同时丰收了之后还要播种,进行下一轮的丰收。我相信刘七宝生会做的更好。

——邓涛(著名作家、南昌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南昌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

3、龚文瑞:好的文学作品也是一种乡愁

读了刘七宝生的《丰收》,我有以下体会。1、我觉得本土作家首先应该写好本土,如果每一个作家能把本土写好,像程主席写南昌一样写得那么生动,那么本土就立起来了。田村作家刘七宝生以田村七十年代的变迁为素材,创作的《丰收》做了一个很好的尝试;2、近些年,我们经常提乡愁,但是乡愁需要一个载体,不能口头上提乡愁,小说《丰收》是一部赣南客家乡愁的一种表现。乡村是一切文明的源头,乡愁如何抒发?刘七宝生用充满方土气息的文字叙述了一个很耐读的故事;3、好文本应当是社会一个时代的缩写,每一个时代有每一个时代的特征,田村这五六十年是一个怎么样的变化?作者立足家乡,将家乡这几十年的时代特征变化通过小说展现出来,如果每个作家都这样做,是很有意义的。《丰收》让人通过田村一隅,窥见了一幅整个中国农村六十年的瑰丽长卷;4、文学的真善美是永恒的旋律,作家在《丰收》中塑造或讲述的人物事充满希望与正能量;5、好作品有三个"一百":一百万元的收益、一百万人阅读、一百年后仍在传看,《丰收》宛若田村版《白鹿原》,可能前两点达不到,但肯定会成为未来人们了解田村抑或中国农村这几十年变迁的有用文本;6、作者这么年轻就能立足最本真的生活,敢于为基层人民写作,为基层人民服务,我觉得这一点十分可贵。从《丰收》可以判定刘七宝生具备一个好作家的优秀秉性:有书写者之良知,有为时代担当记录者的强烈使命感,有为社会基层及生活底层人写作的真诚心。

——龚文瑞(著名文化学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4、韩春萌:《丰收》突破了家族小说写作的俗套

《丰收》是一个农村题材的小说,写了田村三个时期的故事,为了写好这部小说,刘七宝生采访了很多老人和做了很多实地调查。今年是改革开发40周年,如今,农民的物质生活有了巨大的变化,精神生活亦是如此,这和我们国家正在举行的乡村振兴战略有密切关系,农民的生活好了,他们也需要有精神食粮,而《丰收》正好为农民送上了一份精神大餐。

本小说人物众多,人物很有乡土味,个性和共性都得到了很好的统一。比如客家人的热情好客、勤劳勇敢得到了比较好的体现。人物个性塑造方面,最有价值和意义的是作品里悲情女性的形象,比如夏狗的命运比较悲惨,被人玷污了,又嫁了个不好的人,后来经常遭受家暴。小说里悲情的女人不是一个,而是一个群像。冬狗的女人地位比较卑微,连名字都没有。还有春花,在小说里只是生孩子的工具,甚至到最后受到生活的各种打击,老年痴呆到老死,这里面人物的塑造,都是没有得到地位重视的体现,对悲情女性的塑造,产生了人文主义的思想。

从《金瓶梅》到《红楼梦》,再到巴金的《家》,家族小说往往通过一个家族反应社会的变迁,往往是大线索套小线索,有一明一暗两条线索,一般来说有爱情线,这是明线,另外一个是社会变迁,这是暗线。过去的家族小说大部分都有比较多的笔墨书写爱情,但这部《丰收》突破了俗套,刘七宝生很少写爱情,更多的是写农村基层生活里真实的人性。 

这部小说成功的地方是地域特征非常明显,就是写我们客家人的生活。作者还加了很多玄幻色彩,有现代和传统的融合。有待提高的地方是,细节描写需要更加的生活化,人物的语言需要更加个性化。

整体来说,这部作品是非常成功的。

——韩春萌(作家、南昌师范学院文学院院长、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

5、冷辑林:《丰收》和刘七宝生一样是耐读的

在很多年前,我和刘七宝生就认识了,他给我的印象是很勤勉很踏实。我相信他的作品和他人一样,也是很耐读很有可读性的。我们江西高校出版社客家分社主要做客家文化出版的事情,我们准备用新的手段和新的方式方法把作品呈现得更好,特别是对历史的厚重感和社会的变迁融合进去,这样作品会更有说服力。

我觉得小说《丰收》还需要通过更细致的事情把作品更好的呈现出来,我希望有机会刘七宝生能与我们客家分社合作,我们非常期待。

——冷辑林(江西高校出版社客家分社社长)

6、王治川:读了《丰收》有种想创作的冲动

看到《丰收》的时候,里面有四十章,目录首先映入我的眼帘,每个题目都六个字,显得整齐,有些讲究,但仔细推敲,有的题目没有经过精挑细作。但某种程度来说,看上去有些粗糙的题目与内文的乡土气息又十分契合。小说充满着乡土气息,这种不经过雕琢,不加华丽语言的乡土文字又吸引了我,不过我还是希望作者在尊重题目上,要像尊做小说本身一样去对待它。

小说从奇龙山、横江洋洋洒洒地写下来,很顺畅,一直写到刘屋,写到刘屋里的人,写到火生、春花以及他们的小孩,小孩的名字以及里面人物的名字,让我想起我当年在农村下放的时光,那些老百姓的名字也是这样取的,他们说取得名字越下贱,对农村人的命运越好。我觉得这样的叙事方式很好阅读,也符合现实,很接地气。这些农村的点滴琐事,让我这个在农村下放13年的人,有很多感慨。

我觉得这部小说很耐读,里面很多情节让我鼻子发酸,又让我不觉得微笑,确实是有感人的地方。这个乡土小说这样写,我觉得刘七宝生是沉静在在生活中,把他们提炼出来,写赣县的那山那水,那些农村的故事,跌宕起伏,一波三折,那些农村里的恩怨情仇,有机地柔和在一个小说里,确实不容易。刘七宝生没有将过去困难的生活的经历忘记,而是通过小说让我们去回忆,确实有史诗般的感觉,让人感觉有扑面而来的芬芳气息,又有很浓的泥土味,促使我们想提起笔来也想写写过去的那山那水,将农村的点点滴滴提炼出来,这很难能可贵。让我不由得产生一种很欢喜的感觉,对于他突然告诉我要出一部长篇小说的心情,还没有让我读到这部小说有这么欣喜。让我不敢相信,一个平和善良没有架子的记者,突然就成了一位长篇小说的作者。

但我觉得这部小说的厚重感还可以继续挖掘,有一些写得单薄的地方也要充实,我期待刘七宝生下一部小说能避免这些现象,而显得更加完满。

——王治川(作家、诗人,江西卫视金牌调解观察员)

7、陈志宏:我和刘七宝生有3个共同点

我比七宝大10岁,但我觉得我是看着他长大。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还是刚到报社实习的南昌大学的学生。我和他走得这么近的原因是我们有三个共同点:1、我们都是乡下的孩子,他经历的苦,我也经历过,他有过的迷茫,我也有过。2、我们都是学会计,前三年我还在教会计。3、我们都对文学有着狂热的追求。每一个人都是一部长篇小说,在《丰收》之前,七宝还写过一部青春题材的小说,那是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我认为,一个人要写一部小说很容易,但真正成名的往往可能是第二部。刘七宝生的第二部小说《丰收》就应证了这一点。我是在场的最早看到他小说原稿的作家,他第一部小说也曾打印出来给我看,我说他的小说不像小说像新闻稿,他虚心地接受了我的建议,后来没有拿去出版。而现在的《丰收》有了很大的进步和提高,我觉得真的很难得。

七宝和我相差十岁,他这么年轻写了两部长篇小说,我觉得这是很多年轻人应该学习的。

——陈志宏(作家、大学教师、超级奶爸)

8、曾学优:情节和人物还可以再塑造

我和七宝是同仁,我最早知道他会写剧本,但不知道他会写小说,当我收到他的长篇小说后,我很震惊,我一口气看完了,这部作品的魅力所在体现出来了。我觉得从乡土文学来说,《丰收》算是中国乡土文学中比较好的作品,在江西来说就更是了。能够以田村为原型写出来,作为一个青年作家,真的很不容易。尤其是现在商业文学的发达,能够走入田间把乡土写出来的真的难得,我很佩服。

客家文化作为文学富矿,对七宝以后的文学塑造是可以期待的。当然我觉得可能是因为处女作和作者年龄的关系,《丰收》和《湖光山色》的类型比较相近,但我觉得作为小说来说,《丰收》的情节冲突还不是特别鲜明,人物塑造还不是特别丰满,如果七宝以后还要挖掘客家文化的小说的话,我希望七宝将故事情节的冲突做出来,我希望在若干年后,七宝可以出更多的作品。

——曾学优(评论家、江西广播电视台旅游频率总监)

9、余书福:我把自己当做了《丰收》里的土生

我和七宝曾是赣南日报社的同事,我看了《丰收》后,第一时间和朋友们聊了很多。我把自己当做了小说中的土生,以前我分不清楚大田和田村,自从我和七宝认识后,我对田村有了更深入的了解,特别是七宝写田村公众号后,里面写了很多田村的乡土习俗、风土人情,让我渐渐地爱上了田村。

以前七宝是作为人才引进到赣南日报社的,但七宝不显山露水,很长一段时间,我并不觉得他有什么过人之处。后来我对他加深了解后,我对他更加钦佩了,尤其是他的小说《丰收》,我花了一天半的时间读完了,我读的非常认真。小说人物个性鲜明,写了几代人的故事。七宝没有经历那些年代就敢于写这个小说,我觉得他十分大胆。七宝在创作期间,经常回家采访,向老师求教。七宝在小说的过程中,十分严谨,经常求教师长,就怕会闹出笑话。小说里面的情节跌宕起伏,结局十分圆满。希望不久的将来,七宝还能写出《丰收2》,《丰收3》,更希望这部小说能拍成电视剧,期待七宝有更大的丰收。

——余书福(知名媒体人、赣南日报社记者)

10、李贤平:《丰收》填补了赣南80后长篇小说创作的空白

七宝生很谦和,人很勤奋。多年前,他告诉我要写一部长篇小说,我不以为意,因为一部长篇小说是很难驾驭的。尤其是我们江西长篇小说相对较弱,尽管省内很多名家写长篇小说写得很好,但在我有限的视野范围内,江西80后写长篇小说的比较少,《丰收》填补了江西赣南青年作家长篇小说创作的空白。他的点也选的好,以家乡和田村作为精神和灵魂,小说很丰满,抓住了地域文学,如温燕霞主席、龚文瑞老师,他们都是围绕赣南地域来创作,有了精神内核,小说产生的精髓是不一样。

如果说需要完善的地方,我觉得书名和标题很重要,如果我取标题的话,我会建议换个名字,争取吸引更多赣南人的关注,祝贺刘七宝生创作出更多精彩作品。

——李贤平(南昌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省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特邀副研究员)

12、明飞龙:《丰收》对赣南文学创作有积极的意义

作为一个赣南文学研究者,我一直在关注赣南本土的文学创作。目前来说,赣南的长篇小说创作相对偏弱,但我觉得刘七宝生的第一部作品,可以得到这么多专家学者的推崇,我觉得《丰收》在赣南来说还是有着积极的意义,实为赣南客家文学的重要收获。

我觉得长篇小说写作,还可以更好地借鉴本地的地方志,融入当地的文化特征。一部作品都在不同的时代,参与了一个时代的文化建构,当我们要考察赣南一个时代的精神风貌的考察,假如一定要看刘七宝生的小说的话,那《丰收》就成功了。

——明飞龙(赣南知名文学研究者、博士、赣南师范大学教师)

13、郑永芳:我和刘七宝生有缘

我和刘七宝生认识有很多年,那时候我在白鹭乡当乡长,刘七宝生想拍一部白鹭古村的微电影,他找到了我,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拍成。对于这件事情,我一直觉得很遗憾,也觉得很对不起这样一位非常上进、努力、勤奋、能吃苦的农村出来的青年作家。后来我们很有缘分,2016年我到了田村镇,刘七宝生又来我办公室,他告诉我要出一部小说,我听了后十分地振奋,我感觉又来了一个很好的消息。

这部小说当时的名字就叫《田村》,里面写的东西,作家老师都给予了评论。里面写的都是农村的事情,有些就是我现在的工作内容,我在基层工作了22年,我对《丰收》这部小说很有感情。

当时出版的时候,我和他说先给乡镇定500本,凡是镇里来了比较重要的客人,我们都将《丰收》作为珍贵的礼物送给客人,以此传承田村的客家文化、红色文化、乡土文化。

刘七宝生还很年轻,看到他有这么快这么大的进步和成长,我们感到很高兴,我们也希望刘七宝生以后的道路越走越稳,越走越快,越走越好,将来和这里的作家老师一样,成为名人,成为名家,取得更加优异的成绩。

——郑永芳(中共赣县区田村镇党委书记)

省市知名作家在田村采风


省市知名作家在田村千年古寺契真寺采风

省市知名作家在田村宝华寺参观

省市知名作家在田村坪内村的黄元米果文化广场

省市知名作家在白鹭古村采风

特别鸣谢


纵力演说是一家专业聚焦演说智慧的传播机构,精研于演说产业化发展,以演说与口才训练为核心产业,帮助个人提升演说能力、领导能力、销售能力,帮助中小微企业及偏远地区企业促发展、铸团队、构体系。目前已在江西本土开设市县级教学训练站8家,专业为个人提供演说专业训练、为企业提供演说商业操盘训练、为家庭提供语言环境改造。

欢迎您预订《丰收》

新书39元一本,赣县主城区和田村圩镇范围内可自取(免邮费),需要邮寄另加8元(全国包邮),谢谢您支持《丰收》,谢谢您支持本土青年作家!

馆主介绍:刘七宝生,赣县田村人,媒体人、青年作家。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