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一等奖 - 《我大爷是泰山》- 李强

一粒种子文学沙龙 2018-12-10 03:15:46

颁奖词


我大爷是泰山,不给你设置思维的栅栏,你敞开胸脯去想吧,能配得上叫“大爷”的人,总是不平于世俗和市井,充满激情地燃烧自己。作者顺着人物的意愿趋动去写,在摒除要说明什么的企图中,很轻松就叙述给了读者好恶,写作和阅读同时存在时,“我大爷是泰山”更是一个想象灵动鲜活的民间“力量”。

                                                                                                     ——葛水平


北京人管那些比自己父亲大的男人叫大爷,记住喽,发音是爷的四声,如果发音是二声,那就不是一个意思了,那是称呼有地位有钱或是有影响的人,和年龄没有太大的关系了。有一年,我和已故的相声演员笑林一起吃饭,席间他问我,北京人爱拿大爷开涮,经常地骂大爷是怎么回事?我笑了,那是北京特有的文化现象。这么跟您说吧,您看北京人打架,相互骂街的人,骂对方甚至有的混球骂对方的父母,甚至祖宗,但是,从没有见过骂大爷的。只有特别熟悉的发小朋友之间开玩笑时,才不时的蹦出一句,操你大爷!有时候更简单,只说三个字,你大爷!因为北京人爱逗,常调侃,不时地挤对别人一下,对方一时答不上来,只说三个字就可以转移话题,你大爷。语音语调里得透着一股亲近劲。不信是不是,那您就慢慢地琢磨北京人是怎么调侃骂大爷的,别急,慢慢来。

说到这里我就想起了我的大爷。

我大爷是个练家子,专攻形意拳,据说是我们家传的工夫。我有点不信,没看到我爷爷练过,我们这一辈儿也没人会。但是,我大爷确实是一身的腱子肉,一米八的大个子,两只胳膊伸出来看着就那么结实。我亲眼看到过我们家有倍儿大个儿的石锁,我抡了一下,岔气了,蹲在地上直不起身。我大爷看见了说,看这点出息,不是练武的料。然后一搭我的后腰,左手扽(den)着我的右手,我的身体在他的后背上转了一圈,扑倒在地上。我爬起来,嘿,好了。您看,我大爷神吧。自那次以后,我就专心读书,再也不敢有当武林高手的梦想了。

我们这一片的人家都知道,我大爷打小就不是省油的灯,干的淘气事就多了去了。我家的后院是一家腌咸菜的作坊,一排一排的大缸,上面用石板盖着,足有上百个。老板是个中年汉子,大脑袋,两撇黑胡子,挺着个大肚子,常常约上几个人在一起喝酒吹牛。别说,他家的咸菜有特点,吃到嘴里,别有味道。不是齁咸,而是咸里带着一股香味,吃了一口还想再吃上一口。

有一天,老板和几个人在院里喝酒,也搭上是多喝了二两,老板腆着大肚子,又吹上了。我腌的菜北京一绝,什么六必居,不行。这么和你们说吧,我打缸边上一过,不用掀开石板,就知道缸里的作料够不够,腌的到不到火候。不是吹牛,今天,你们背着我往菜缸里撒把茶叶,明天我都能闻出来。您说,就是老板一个人吹牛就行了吧,偏偏还有一位较真的,八成也是喝高了。立刻说道,我不信,你转过身去,我兜里刚买的高末,明天,我约几个哥们一早来,你要猜对了我请中午饭,要是没猜对,你请大家吃全聚德。说着话还真是拿着一包茶叶,找了个菜缸扔了进去。按说,这都是酒话,当不了真的。可是,就这么巧,我大爷正好上房玩呢,让这个小魔头听见了还有好吗?半夜,约了俩半大孩子看着,捡着最大的两个菜缸,掀开盖,就往缸里拉了两泡屎,然后回家睡觉去了。

第二天,打赌的人来了,当着这些个朋友,老板顺着大缸边上一走,就觉着不大对劲,有股子生屎味儿窜鼻子。看看缸周边的地上,没有狗屎呀。打开缸一看,好家伙,鼻子气歪了。像这个,我大爷就应该,顺着房子蔫溜了吧,找地方乐去吧。他不是,在房顶上一顿大笑,还唱呢,大肚子蝈蝈吹牛皮,一吹吹到三十里。您想啊,大肚子老板这个气呀,肯定找家里大人呀。据说,我爷爷把他吊在院里的枣树上,一顿臭揍,赔了人家胖老板的钱不说,还得低声下气的给人家赔不是。您看见了吧,这就是我大爷。后来我大爷失踪了好几年,为这事,腌咸菜的胖老板倒觉得不好意思了,拿着东西来我们家好几趟,跟我爷爷说,您看这是怎么话儿说的,我挺大人了,跟人家一个孩子教哪门子真儿呀。

大爷逃跑的时候,还没有我。我妈说,我爷爷特意到朝阳门外东岳庙,找老道算了一命。老道抬眼皮看看我爷爷,心里有底了。老道说,没什么大事,放心吧,过几年就回来了。我爷爷问过几年哪?老道不耐烦的说,回家等着去,等几年就是几年。好家伙,合着等于没说啊。老道闭上眼再也不说话了,我爷爷也没辙,走吧。爷爷给了他一块银元。回到家里宣布,我大爷没事,过几年就回来了,不是被拍花子的拍走了。全家总算踏实了些日子。

五年以后,我大爷带着一身的功夫回来了。全家人可高兴了,我爷爷笑得合不拢嘴,连着请了好几天的饭,还特意到东岳庙找了一趟那个算命的老道,扔了两块钱算踏实了,这为何许呢您说。我大爷回来后,闭口不谈这几年到哪里去了,大家问,他也不说,只是笑。我妈在家就看不上我大爷的所作所为,我妈判定,我大爷的笑也不是好笑,没准又会给家里带来什么祸端呢。后来大爷超出常人的做法,证实了我妈的判断是无比正确的,我佩服我妈的眼力和判断力,我妈是哲学家。不信?我就给您说几件我大爷做出的惊天大事。

我家的院子挺大,北房五间,没有南房,院子里有五棵枣树,一棵桃树。我姥姥来到我们家说,枣树和桃树不能在一起,那叫早逃,----早点逃跑。我爷爷就信了,姥姥刚走,爷爷就让大爷把桃树刨了。大爷不愿意刨,又惹不起爷爷,指着我说,就你姥姥事多。我妈听见了打心里不高兴,好几天也不理我大爷。第二天,大爷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棵杏树,栽在桃树的地方。

院子大,那是存放杉篙的地方。对了我还没告诉您,我家祖上是开棚铺的,谁家要是有个红白喜事儿,在院里搭个大棚就得找我们家。我爷爷曾经给皇上家搭过棚,那是慈禧从外地跑回来的时候。爷爷说的,八成是真的。我大爷回来后,张罗着棚铺的买卖,到处打听谁家要办事儿,娶媳妇的最好,给钱多。照现在的说法,我大爷是总经理,管业务。所以,老看到大爷和朋友喝酒聊天儿。东直门里路北有家大有酒馆,再往西有家易顺茶馆,那都是大爷常去的地方。爷爷一有什么事儿,肯定是叫我:强子,去到酒铺把你大爷叫回来,告诉他我找他有事儿。我乐意去,因为我大爷最疼我,只要我一露面儿,他就朝掌柜子一招手,伙计就把一盘的猪头肉往干净的黄草纸上一倒,拿纸绳一辑,送到我手上。我走到当铺胡同拐角的地方,看看没人儿,打开包装,先把最好的几块肉垫补喽。然后再把它包好,有一次大意了,没擦干净嘴边的油,挨了我妈一巴掌,偷吃东西长大了是个贼。

大爷是我们这个大家庭的台柱子,挣钱的主要来源。所以,总是满世界的跑,不是找买卖家就是和人家结账收款。这一年的春天,天气热的早,人们把棉袄脱掉了,去享受太阳带来的温暖。很多人到郊外去听小草滋滋的成长声,看看农家地里桃花盛开的景色。我大爷也待不住了,说要去城南海慧寺附近收一笔钱款,带着一个伙计就出了永定门了。赶车的把式是附近的农民,看来是常常的走这条线路,认人多见识广,就像现在的北京的哥,关心天下事,天南地北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我大爷也爱聊天,倒也不寂寞。

永定门外的苇坑不少,泛绿的水草,吸引了一群一群的水鸟,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两旁的水田里已有勤劳的庄稼人在整理田埂,远远望去,蓄水的稻田在阳光的照耀下,像一面一面的镜子闪闪发光。我妈爱吃的南苑小站稻就产在这个地方,蒸好的米饭油亮油亮的,像玉石一样透着光。什么菜不就也能吃上两大碗。可惜,现在这些地方都盖上了房子,再也没有我大爷看的这些景色了,也没有南苑小站稻了。还说我大爷吧,收了钱款,当地的大户请我大爷吃了顿羊汤大饼,还喝了二两当地的自制小烧儿。我大爷美不叽儿的,坐在大车上,嘴里没闲着,哼哼着空城计里诸葛亮的唱段,我坐在城楼观山景,忽听得城外乱纷纷。我大爷什么都行,就是五音不全。唱得车把式实在忍不住了,拉住牲口,停了车,跳下辕子不走了。大爷忙问,怎么回事儿啊我说?车把式说,就您这两嗓子,这牲口直尥蹶子,您先歇歇怎么样。这时侯已经到了天桥附近了,人也多了起来,路边三三两两的做小买卖的。我大爷跳下车,说道,你还别来这个,我还不给你这棒槌唱了,我前面溜达着,你跟着我就行了。

我妈和我讲这段的时候,特意的说,看到没有,诸葛亮的空城计不能随便唱,那里都隐藏着危机呢。你大爷就是因为唱了这一嗓子空城计,怎么样,出事了吧。我大爷往前溜达,越走越热闹,人越多。从心理学上分析,我大爷就是个不安分的人,越是人多的地方越能刺激他老人家的肾上腺素的分泌,他越兴奋,他就是个出事的专业户。

在他的眼前,围着一群人。我大爷嘴里念叨着,劳驾了老几位,我看看,我看看。一边用双手分开众人,挤到前面一看,一块空地上用白灰画了一个圈,一个高大魁梧的汉子站在白圈的中央,这人大大的脑袋让肉挤满了,向外拱着,眼睛似乎看不到,脸蛋子就像一个屁股一样。旁边放着一张条案,条案的上面堆着几袋洋面,后面坐着几个穿军装的人。这时,一个小个子站出来,对着白圈外的人,作(读嘬)了一个罗圈揖。高声说道,各位,看到没有,谁要是有能耐,把这个大个子打败了,或者打出这个白圈就算赢了,条案上的洋白面就是谁的。不过咱得说好喽,要是让这个大个子打出个好歹来,可得自己担待着。怎么样,哪位上来试试。

那年头,洋白面可不是谁都可以吃的上的呀。这小个子说的真对,我妈说,那时候谁吃得起雪白的洋白面呀,整天能吃上棒子面的家庭就不错了。这时已经有人跳到白圈里面了,圈内的屁股大汉三脚两拳就给打趴下了,绝对不像电影里演的那样,胸口被人踢了好几脚,楞能爬起来把对方打败的,胜负就在一拳两脚之间。一会儿的功夫,好几个人被打倒了。再也没有人站出来挑战。小个子开始用话挤对众人,我说,还有那站着撒尿的没有,站出来试巴试巴。嗨,就是你。他用手一指我大爷,出来比划比划,我看你也有几块腱子肉。旁边有人开始起哄,记住喽,什么时候都是看热闹的巴不得事儿弄大喽。

我大爷借着酒劲蠢蠢欲动了。我妈告诫我的第二件事就是酒能坏事,我大爷的一生都证明了这一点。如果没有酒精作祟,也不会惹出那么多的惊天大事,全家都跟着着急上火。我大爷向前跨了一步,指着屁股大汉说,我要是把他打出个好歹来,你们不会难为我吧?洋白面后面的军官站了起来,打量着我大爷。小个子嘻嘻一笑,行呀哥们儿,这么说吧,您把他一脚踢死算他命薄,您扛起白面走您的。我大爷把外面的褂子一脱,只穿一件汗褟。跳进了白圈。双方交手,只见尘土飞扬,看热闹的人不断向后退,生怕两个人的拳脚伤着自己。俩人打斗的场地,已经比开始时扩大了一倍。转眼间,尘土落地,我大爷一只脚已经踩在屁股大汉的腮帮子上,看热闹的人又像潮水一样涌了过来。屁股大汉的脸更像前门大街都一处的烧麦,眼睛鼻子嘴巴都综在一起,说不出话来了。我大爷像个斗胜的公鸡一样,说扬眉吐气趾高气扬一点都不过分。在众人的欢呼下,慢慢地抬起踩在屁股大汉脸上的脚,又掸掸手中的土,对着屁股大汉说,你当我这几年在武当山白待啦?跟我叫板,姥姥!各位,我更认为大爷的话是对着旁边欢呼叫好起哄架秧子的人说的,旁边的人欢呼着嗷嗷叫。看到了吧。这就是我大爷的性格。

我大爷刚要走,小个子说,爷,别忘了拿您的洋白面。我大爷想,反正赢了,拿他一袋白面也不算咱们爷们儿矫情。一扭身,走到放白面的条案前,刚一伸手,啪的一声,条案上多了一身灰色的军装。我大爷一愣,怎么个意思这是?条案后面的军官站了起来,这个军官长着一个大圆脸,眼睛小的让人看不见眼球,最明显的是,在嘴唇的两边有一大圈的白癜风。他阴沉着脸,右手拿着一把一尺多长的宝剑,那宝剑的剑面在洋白面的口袋上轻轻地拍打着,阳光照在剑面上,反射出来一层温润瓦蓝的光。军官说道,这洋白面可以拿回家,你得和我们走。我大爷一惊,他早就听说各路军队都在抓兵,没想到真让自己赶上了。我大爷咽了一口吐沫,说,长官,我家还有老母亲需要照顾,要是跟您走老母亲就得饿死,您高抬贵手放我们娘俩一条生路,我感谢您一辈子。话刚说完,冲出来一队人马,把我大爷团团围住,一个人把枪顶在了我大爷的耳朵后面。我大爷心想,小鸡吃黄豆,这回够呛。

停了一会儿,当官的挥挥手,别这样嘛。他拍着我大爷的肩膀说道,当兵吃粮多省心呀。你的武艺又好,跟着我干,给我当个保镖,保管你吃香的喝辣的。这年月,有枪就有钱,有钱就有权,也就有了一切。怎么着,还让我求你不成。我大爷说,我真不是当兵的料啊,长官。我知道大爷的语音里有了哭腔。军官走到我大爷身后,冷不防一脚踹在我大爷的腿弯处,大爷扑通一声不由自主的跪在地上。我大爷就是我大爷,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一扭身和这个军官站了个面对面,军官吓了一跳,忙把剑尖对在大爷的胸口上。军官说,当不当兵?我大爷的混劲上来了,不当。真的不当?就是不当!军官把手中的剑往前轻轻一送,剑尖穿透汗褟,扎在了我大爷的胸口上,虽说不深有一厘米,那血也顺着剑尖流了出来。想好了没有,再说不当兵,你就回不了家了,这儿就是你的坟地。我大爷倒笑了,长官,没意思吧。您就不怕这样当的兵,哪天也会把刀扎在您的胸口上啊。当官的楞了一下,撤回宝剑,哈哈大笑道,你说的也是啊。我不强人所难。不过,当着这么多的人,我怎么下得了台啊。再者说,你这一身的武艺不跟我走,哪天你一高兴跟别人走了,我不是就亏了吗?这样吧,他把宝剑往条案上一戳,剑尖扎进木头里一寸多长,剑柄在条案上来回晃动着,那蓝光让人害怕。你把这半条胳膊卸下来,我就不担心你和别人走了,我们也两清了。说完,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坏笑。我大爷急了,忙说,长官,我是手艺人,靠的就是这双手啊,没了这手我就得饿死啊!长官,我求求您了。说着我大爷跪在了军官的面前,军官一脚把我大爷踢倒在地,骂道,给你脸你不要,还逞什么英雄。要么跟我走,要么自己动手,还是不是站着撒尿的。

我大爷的性格里有着一股天生的野性,再掺杂着北京人宁死不丢面的性格。这会儿倒放松下来了。站起身来走到条案前,拔下宝剑看看,真是把好剑。他抬头看到一个当兵的腰里的毛巾,指着他说,兄弟,把手巾给我用用。接过手巾看也不看那个军官,先擦擦宝剑,然后挽起袖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突然间将右手一挥,宝剑在众人的眼前发出耀眼的光芒,紧接着就看见,一股鲜血腾空而起,半截手臂,在半空中翻滚跳跃划出了一道耀眼的弧线落在很远的地方。众人惊呆了,五六秒钟之后,才发出各种不可思议的呼叫声。有不少的人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我大爷把宝剑丢在地下,右手一扯身上穿的汗褟,迅速的在自己的伤口处打了个结。然后,右脚脚尖一踢,宝剑回到了右手中。大爷坦然的走向军官,看到军官的脸色惨白,顺着军官的裤脚滴滴答答的流着浑浊的液体。大爷平静地说,你的宝剑。军官接过宝剑,向后挥了挥手,十几个当兵的簇拥着他远去了,留下了一地的感叹。这一段叙述都是我大爷身旁的人,和那些从各种渠道听说的人总结归纳的。我想,就我大爷的性格和北京大爷的文化的熏淘,是可信的。我大爷行的出来,我相信。

我大爷回家的行动坐卧的叙述肯定是真的,那是我母亲亲眼所见,不掺半点水分。半夜时分,我家的院门嘭嘭的敲个不停,门开了,我大爷在伙计的搀扶下,踉踉跄跄地走进堂屋,一屁股坐在八仙桌旁边的圈椅上。我妈说,我大爷的脸色难看极了,灰白灰白,还有血迹和泥土。一只胳膊胡乱的缠绕着白布,上面沾满了血渍。奶奶披着衣服看到这个样子,大声地叫道,儿子,你这是怎么了?手呢?手怎么了?急得嘤嘤的哭了起来。爷爷是见过世面的,急着问道,遇见土匪了?别急,到底是怎么了?二秃子,怎么回事?伙计叫二秃子,偏巧这二秃子遇事就结巴,哦,就、就、就······张半天嘴说不出话来。我大爷端起水来喝了一口,摆摆手,二秃子闭嘴了。大爷慢慢地说,遇上一股反水的逃兵,偏要拉我去给他当保镖。我看那个当官的也不是什么有出息的好鸟,不跟他走,怎么求他都不成。他们用枪逼着我,我只能这样舍去一只手,留下一条命。说完咕咚一下跪倒在地,向我爷爷磕了一个头,大声地说道,儿子不孝,没能保全身体,给家里丢脸了。说完大声的哭了起来。爷爷紧绷着的脸松弛下来,摸着我大爷的头发说,你做得对,不然,我们爷俩就再也见不到面了。兵不是那么好当的,现在是乱世呀。说完,一扭脸对二秃子喊道,快去请医生,还傻站着干嘛!

我大爷睡了两天,脸色好多了。只是大家看不惯他那只空空的袖管,更不敢和他谈关于手的一切。爷爷说了,闲聊淡扯可以,谈天谈地,说老鸹放屁,就是不能在我大爷面前提起过去,凡是提到手的事,就换个话题。记住喽,矬人面前不能说短话。谁的嘴里也不能说出“拽子”二字。北京人管一只手的人叫拽子。可我大爷真的不在乎这些,能下床了,就喊二秃子,到东直门大街的石灰铺买了一铁桶的生石灰,从床下找出了那只被砍掉的左手,左右端详了一会儿。开始用生石灰来回的搓。然后,找出一个装首饰的小木箱子,装在里面,捆好,放在大柜的顶上。二秃子不明白怎么回事,我大爷白了他一眼,说,老外了吧,身体是得之于天,受之父母,别看我现在是个拽子,我哪天嗝儿屁着凉喽,他还得跟着我入土呢。看到没有,这就是我大爷的范儿,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性格。

别人怎么说他也不在乎,自己还管自己叫拽子呢。我妈说,你大爷自从没手以后,更什么都不论(在这读吝)了。买卖也越发地好,做买卖的人进门就喊,我找那个拽子老板。我大爷甩甩袖筒笑着说,我就是那个拽子。 客人们不叫他李老板,而是叫他拽子老板。嗨,他还答应的倍儿脆,这就是我大爷。我大爷自打没了左手,依歪就歪,把左袖子加长了一截,练就了一手袖子功,上架子干活,比有手的还灵活,左袖子一甩就能牢牢地系在杉篙上,右肘夹住杉篙,一耸一耸,杉篙向上飞窜,右脚挤住杉篙,腾出右手绑死杉篙 。齐活。有手的徒弟也没有他干得快。为此,我大爷在棚铺界名声大震。


 

白云苍狗世事难料,我大爷由于比武失去了一只左手。也是由于仗义,喝酒时和人家打赌救人,赢回了一个老婆,后来成为了我的大妈。也可以说,我大妈是我大爷走进革命队伍的领头人,没有我大爷,我大妈早就哩硌楞(死了)了。没有我大妈,我大爷的光辉形象也不会那么高大,顶多也就是个有点个性的北京爷们儿。

那一年的春天,风沙特别多,刮的人都睁不开眼,女人们拿块窗纱捂着脸出门儿买东西。我大爷穿着瑞蚨祥青布大褂,脚蹬着内联升的千层底圆口缎鞋,走出家门,到东直门大街的茶馆喝茶揽活。胡同口有卖豆汁的,我大爷和他打了招呼,您吉祥,今天买卖不错。回头您给八号送两舀子,我先给您钱。买豆汁的老爷子笑了:看您说的,什么钱不钱的,一会儿我就送过去。您老照顾我啊,好人吉祥!

茶馆里不少人了,靠窗户的地方是我大爷常坐的地方,伙计也不多问,照样是一壶茉莉花茶,酽酽的。不少人前来打招呼,说两句闲话,都认识,见谁不得问候一声啊。开当铺的少掌柜子白老二和我大爷年龄相仿,也是个直性子人,和我大爷最说得来,对脾气。今天,踅摸了一只黄雀(读巧),好口,也就是哨的好,特意找我大爷显摆来了。拽子,瞜一眼咱这宝贝,这可是我用一块翡翠扳指换来的,您给掌掌眼。我大爷端详着黄雀,眼睛羽毛都不错,就不知道口怎么样。扭头对伙计说,去逮只野猫来,和这只鸟儿放一块儿待半天。白老二急眼了,别价啊,要是学了野猫那就一毛钱都不值了。说着就往回抢。大爷哈哈一笑,不识逗,整个一个白老娘(nia)们。伸手把鸟笼挂在窗外的挂钩上。

这时,窗外的路上两个警察绑着一个女人走了过来,几个孩子跟在后边,一边走一边唱着,土匪婆大脑壳,养了孩子没法活。土匪婆大脑壳,养了孩子是罗锅。我大爷看这女人高高的瘦瘦的,脸色苍白,头发乱乱的,嘴唇干裂,从那裂缝中渗出鲜红的血来,越发的映得脸色苍白。我大爷回头问白二爷,这是怎么个意思?白二爷说,您几天没露,不知道了吧。头几天,咱们城里头出了一件大事,警察局端了一个土匪窝,打死俩,跑了一个,还抓了这么个女人。唉,警察押着游街好几天了。这女人什么都不知道,本来想让这个女人把那个逃跑的土匪引出来,好几天了也没有一点信儿。我看这女人也坚持不了几天了,走道都晃悠啦。干什么不好,当土匪。白二爷摇着那个庞大的脑袋,在替这个女人惋惜。

我大爷看看两个警察,有一个还认识。您说,开买卖的哪个不得和警察打交道啊,现在社会也是如此。我大爷说,王巡长,喝碗茶吧。王巡长回道,呦,拽子老板,几天没见,哪儿发财去了?我大爷说,嗨,进来吧您呐,刚泡上的茉莉花茶,顶级的,来一口,解解渴。王巡长说,得嘞。

王巡长,我大爷,白二爷都是熟人,坐下就开聊。我大爷喊过伙计,去,拿个碗,给外边那个女人一碗水喝。伙计去了。王巡长说,敢情这女人什么也不知道,刚进土匪窝没两天,就是给他们做饭的。上面问了多少回了,游街也好几天了,原本以为他们的人会出来救这个女人,谁成想,连个人毛也没见到。是呀,一个老妈子谁会去救呀。这不是,都打晃了,不吃饭,我看也活不了几天了。害的我这两天满街的串游,您看我这鞋都磨破了。

我大爷笑了,喝口水,王大哥,我明天让二秃子给您送一双内联升的千层底去,保管舒服。好勒,还是我拽子大哥疼我。那这女人怎么办?什么怎么办,哪天游街的时候,倒在地上,拉到东直门外左家庄坟地一埋就结了。局长早就说了,怎么处理你个当巡长的还不知道?您看看,挨了顿狗屁呲。喝茶喝茶。

这茶喝的无滋拉味的,东一句西一句的闲扯了一会儿,王巡长抓了一把五香瓜子走了。我大爷看着两个警察像拉着一条狗一样拉着那个女人。女人的身体在风沙中像一片马草纸一样来回摆动着,如果没有那根绳子,肯定就会被风刮走,这可恶的风啊!我大爷心中突然有了一个念头,救救这个女人。他想到自己无缘无故的被强迫当兵,不当兵也行,要么去死要么就要砍掉自己的手。什么玩意啊。我大爷把手中的茶碗猛地往桌上一放,茶水飞溅出来,自己的手被飞出的茶水烫了一下。我大爷猛地感觉到自己有点走神,回头看看白二爷,看到白二爷也在看着那个女人,心中平静了许多。

白二爷张嘴来了一句,什么玩意儿,和个老妈子过不去。我说拽子,咱不能看着这女人就这么死了吧,好歹也是条性命不是。我大爷说,您出个主意怎么办,我听您的。白二爷笑了,拽子,少来这一套,你那肚子里早有主意了是不是?谁不知道你是个坏主意篓子,快说快说。白二爷是个急脾气。我大爷看看四周喝茶的人,低声说,咱俩赌上一把,一局定输赢,赢了的拿十块钱,交给王巡长,让他把人拉到东直门外没人的地方放了,咱也算做件善事,怎么样?白二爷痛快人,好的,谁反悔谁是大姑娘养的。您听听,都起誓了。那时候最寒掺的事就是大姑娘偷人养孩子了。我大爷绝不含糊。两位就在茶馆里,伸着右手开始猜拳,猜(读cei)丁壳,包子剪子锤子。我大爷连赢两局,从兜里掏出十块钱,递给白二爷,您面子大,给王巡长送去,东直门外护城河边上。得嘞,您受累。白二爷也不推辞,抓起钱扭身就走,我大爷忙把窗户外的黄雀笼子递给他。

我始终认为我大爷是看上我大妈了,不然不会那么坚决。我妈反对我这个看法,说,那天我大爷确实没有这个想法,他认为自己不便去救一个女人,就回家把这事托付给我妈了。我说,那是我大爷把您当枪使了。我妈笑得很灿烂,说,当枪就当枪呗,反正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何况救的是咱们家人。我妈说那天是她到的护城河边上,王巡长带着那个女人走到河边,把本来摇摇欲坠的女人一脚踹倒,然后报了个死讯,扬长而去了。那女人爬了爬,就不再动弹了。那时的东直门外荒凉的很,到处是窑坑,常年的积水使窑坑长满了高高的芦苇,高一点的地方就是穷苦人家埋死人的乱葬岗子。风沙一刮,芦苇乱动,不时有野狗刨挖坟葬的,那野狗都吃得眼睛红红的,快要滴出血来一般,让人看见就怕。

远处有野狗在叫,天又阴沉下来了。我妈害怕,就过去拽那女人,女人的脸苍白,没有一点血色,微微睁开的眼睛透漏着生的乞求,冰凉的手紧紧地抓着我妈的手。我妈是个伟大的女人,这时候就是要把这个女人救活,别的没有考虑,她连拉带拽的把这个女人拖进城。在仓夹道看到了我大爷,我大爷说,你怎么把这女人带回来了,老爷子知道了怎么说呀?我妈急了,嗨,大哥,没有你这么说话的,我替你办的事,反过来你还埋怨我。行了,这人在这呢,我还不管了,下一步怎么着,您看着办。我大爷就是能屈能伸,他惹的事,他心里跟明镜一样。赶忙和我妈赔不是,得嘞,弟妹,这都是我的不是,您得帮我呀,咱们救人救到底吧。回头我带我大侄子吃洋餐去。您就说遇上您的表妹,住几天好了就走,咱们老爷子就没得说啦。我妈看看那可怜的女人,没话啦。只能这么办了。

几天的调理,总算让这个女人缓过劲来了。这女人勤快,有学问,长得又好,全家上下都喜欢她。平时住在小西屋,白天就帮我妈做饭看孩子,还教我哥哥识字。我妈问过几次她的家里情况,她只说,是给人家当保姆,赶上那家出事了,稀里糊涂的就让警察局抓进去了。全家人都心里清楚,会识字,读过书的人怎么会给人家当使唤人呢。后来索性就不问了,全家人都叫她小姨,以孩子的名义叫的,因为看得出来,她不是一般的人,大家都尊敬她。爷爷问她什么时候走,她说还要麻烦大家一段时间。我大爷就托人给她上了户口,又花了十块钱,看得出来我大爷特高兴。我敢断定我大爷是有想法了。后来的事实证明,我大爷肯为我大妈和日本人拼命,干出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完成了大妈的任务,自己还差一点搭进性命去就是爱上了这个女人了。我这个可爱的拽子大爷啊。


那一年日本人打下了卢沟桥,大批日本兵穿着大皮鞋,咔咔地迈着正步进了北京城。进东直门的日本兵有一个小队,就驻扎在北新仓的仓墙里,还在仓墙的犄角盖了一个大炮楼架着机关枪,整天介的有人站岗。头几天,谁都不敢上街,都在家猫着。我大爷说,怎么着全家也得吃饭,该揽活还得去茶馆呀。有钱有地位的人家,在卢沟桥枪响以后就跑了一大批,剩下的谁还有心思搭大棚办大事呀。我大爷的买卖受到冲击,他甩着那只肥大的右手,嘴里念叨着,得,土地爷掏耳朵,崴泥了。全家人的嚼谷怎么办呀,这他妈的什么世道呀,小日本子你跑这么老远,到我们北平干嘛来了,想吃北京的炸酱面?也不用动刀动枪的呀。

看来,我大爷是没辙了。吃饭时,家里人最全,我大爷一说话,我奶奶坐不住了,颤颤巍巍的回到里屋,又颤颤巍巍的回来,从兜里掏出五块袁大头,老大呀,这是五块钱,你贴补家里吧,这还是我娘家侄子给我的呢,让我做件新衣服。得了,买点棒子面吧。我大爷接过来,吹了一口气,在耳边一听,发出悠长的声音,嘿,是真的。刚要揣进兜,我的小姨,也就是后来的大妈,站起来,要过这几块钱,又塞回奶奶手里。说,如今,就是这年月,不到揭不开锅,不用您老的钱。我已经联系好了,小街里有一所比利时的教会学校,那儿有我的同学,我去教书,挣钱家用。我就不信了,日本人还不让我们吃饭了。以前,我们家是我大爷说了算,他是挣钱的主力,地位高,用北京话说,我大爷燕儿雾着呢。自打我这个小姨进了我们家,我大爷就自觉的退下来了,对我小姨的话是言听计从,真是一物降一物。

从此以后,小姨成了家里的主力,一家人的生活费基本是花小姨挣来的钱。我大爷每天还是去茶馆喝茶,只不过已经不喝最好的花茶了,只喝高碎了,就是茶叶末了。就这样我大爷还不掉价呢,每天还和白二爷聊得吐沫横飞呢。旁边的生人一听,好家伙,这两个准是亲王的后代,怎么什么都知道,就像在旁边亲眼看见是的。直到老爷儿(太阳)下山了。肚子里唱了戏了,两位才拱拱手,迈着四方步回家,双手捧着棒子面窝头吃。几个月没买卖,我大爷心里急呀,满嘴都是大泡,好多日子不知道肉是什么味了。

这一天,快过年了,下了一场的大雪,北京城里的一切建筑,都染上了白色,似乎,老天爷要埋掉北京城一样,指甲盖大的雪花,飘飘扬扬的下了整整一天一宿。第二天早上,屋门都推不开了。人们叹着气,那些吃开口饭的,靠卖力气挣口吃食的,都像雪地里的麻雀一样,又冷又饿,喘着气闭着眼,等待着不可知的未来。只有孩子们吵着闹着要堆雪人玩。

小姨一早就到学校去了,我大爷一只手把屋门口到院门口,铲出一条道来,又在特别滑的地方撒上了昨天掏出来的炉灰。穿好衣服,叹口气,还得上茶馆坐坐,说不准就有个买卖呢。我大爷掀开茶馆的棉布门帘子,一股热气涌了出来,冷清的茶馆里只有刘掌柜一个人值应着买卖,小徒弟养不起回顺义的老家种地去了。靠近火炉子的桌子旁一个穿长袍的人自己喝着茶,像是在等人。此人白白的面皮,穿着长袍,戴着副眼镜,一看就是教书的先生。刚坐下,刘掌柜一边咳嗽一边沏上一壶高碎,用肩膀上搭着的毛巾擦着桌子。说,李老板,你的好事来了,昨天就有一个大买卖家要办大事,找搭棚的。我说,北平第一高手就在这里,您明天雪停了再来,准保在。您看这不是好事吗。我大爷腾地站了起来,一把抓住刘掌柜的手,真的吗老哥?我得请您吃顿炸酱面。刘掌柜也乐了,那敢情好,我有日子没吃炸酱面了,面码得够数啊。今天人家还来,您就擎好吧。

我大爷多少天都没有这么高兴了,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这些日子,只出不进,街坊钱家的老太太已经开始卖东西了。这个时候,我大爷忽然就想起了那个捡来的小姨。当时也是看不得一个女人被警察像狗一样拴着游街,我大爷的性格就是这样,骨子里就是老大,能救人时不出手,今后别在北新仓混了,让人家笑话,就怕别人看不起自己。想起小姨,我大爷笑了,有了一种高大的成就感,伴着柔软丝滑的甜蜜感,这种感觉以前从来没有过。每天就是练习拳脚和打点棚铺的买卖,潇洒自在。这些日子不同了,多了一些牵挂,没事就想回家。小姨挣回的钱,我大爷从来不接,寒掺,挺大老爷们吃女人挣来的饭,不自在。有一次在屋里,我大爷自己抽了自己两个大耳刮子,怪自己没用。我爷爷知道了没说话,奶奶却用手抹挲(读妈撒)着我大爷的脸掉下泪来。小姨知道我大爷的心,每次都是把钱交给我的奶奶,奶奶再拿出来补贴家用。我大爷想,这次买卖做成了,要给小姨买条洋人出的纱巾,北平风沙大,包着头,不眯眼。

风雪停了,太阳先是微微的从云缝里透出一些光,这些光不断地膨胀,把云彩的地盘挤得越来越小。再看屋顶上的雪,在阳光的照耀下变得透明起来柔软起来,渐渐地化成了水滴从房沿的泥瓦中间滴落下来,发出金属般的声音,那声音真的好听极了。我大爷说,掌柜子,给咱换壶好花茶。这时门外边喊叫起来,掌柜子,人来了没有呀?刘掌柜忙紧走几步,掀开挡风的帘子,随着冷风进来两个人,我大爷一看不仅打了个冷战。这两个人我大爷认识,就是逼着我大爷砍掉左手的小个子和那个军官,那嘴边的白癜风又好像大了一圈,只不过没有穿军装而已。

白癜风大大咧咧的往正中的椅子上一座,小个子拎过一把凳子,白癜风把脚放在上面,鞋上的泥水滴滴答答落了一地。向着刘掌柜问道。我让你找的那个搭棚的找到没有?刘掌柜说,早就到了,等了您一上午了。拽子过来,见见大人,这可是贵客。对了,您老贵姓?小个子说,说他妈这么热闹,愣不知道我们大人是谁。告诉你,黄会长,专门给皇军办事的。刘掌柜陪笑道,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您这么一说我就知道了不是。黄会长,给日本人办事的。您不是日本人吧?您别在意,我不会说话。我是说,您长得好,日本人不都长得好吗。

白癜风歪着头看着刘掌柜,嘿,我怎么咂摸着这话不对劲啊,是他妈捧我呢吗?行了,别他妈的扯闲篇,赶快说正事。他朝着我大爷喊道,棚匠,听着,下月初五,日本人要召开庆功大会,就在海运仓南口大上坡,搭个能成一百多人的大棚。钱不少给,本大爷给你找了个甜活,你怎么谢我呀。我大爷也不抬头,看着手中的茶杯说道,你这。刚说了两个字小个子厉声喊道,什么你你的,叫黄会长。我大爷说,不叫黄团长了?白癜风一愣:你认识我?当然,我这个左手就是你黄团长所赐啊。白癜风呼的站了起来,看到我大爷空空的袖子,猛地想起来了:哦,想起来了。算你小子命大,那天走到丰台就和日本人遭遇了,我带的人都他妈的死了,就剩我们两个啦。没办法,现在给日本人跑跑腿。唉,我说,小个子,把图纸给他,赶快准备东西,五天后开工,搭漂亮点,北平的头头脑脑都得参加呢。我大爷把小个子送过来的图纸扔了回来。我还没说接这活呢。

白癜风急了脸了。别介呀,我都和日本人拍了胸脯了,你他妈不干,我嘣喽你。他在腰里乱摸,小个子说,团长,日本人没给咱发枪,别找了。白癜风发疯似的说,那我也打你小兔崽子,他看看我大爷的样子没敢上前,对小个子说,去,揍他。小个子说,报告,我打不过他。那咱俩呢?咱俩也打不过他。白癜风倒也想得开。哈哈哈。打什么打,肩膀齐为弟兄。他往前凑了凑:老弟呀,我再和日本人多要点钱,你就接了吧。我大爷说,钱是好东西啊,可是我也不能要钱不要祖宗,就冲你们俩,这活谁爱干谁干,我是不干。说完话。头也不回地走出了茶馆。

白癜风指着刘掌柜,看你给我找得这个人,这不是死心眼吗,放着到手的钱不要。不行,你再给我找一个搭棚的,卖苦力的有的是。刘掌柜说,您还别说嘴,这一片就是他们一家干这个。得嘞,我真没有这个能耐了,您再到西单牌楼那边扫听扫听,兴许有。嗨,你个老东西,一下子给我支到西单去了。不行,我就朝你要人了。这时候,坐在火炉旁的喝茶人说话了,我给你们出个主意吧,过几天你们带足喽钱,上门去求求人家,别摆那个臭架子,兴许人家就答应了。白癜风看看刘掌柜,这招行吗?刘掌柜说,那谁知道啊。白癜风说,行不行也得试试,不然的话,日本人不把我给吃喽,明天还这点儿,他一指刘掌柜,你带我去他们家。说完,走出了茶馆。

擦黑的时候,我家来了客人,还打了一个点心匣子,里面有桃酥蛋糕,我爷爷奶奶乐了,来人是茶馆里的那位先生。我妈回忆说,那位先生说话轻声细语的,脸上总是带着微笑,全家人都喜欢他。当然,我大爷除外。小姨说,来的客人是自己的表哥。我大爷的脸色就转阴了。那天这位先生就是来找我大爷的,他亮明了说,自己是抗日的,专杀鬼子汉奸。我大爷不信,就您这身子骨,还不是让鬼子一吓唬就趴下的主儿。别逗了。当教书先生从腰里掏出一把王八盒子的时候,我大爷真信了,指着那只枪说,麻利儿的收起来,一会儿响了。

那先生说,我今天来是想请您帮助我们消灭鬼子汉奸。我大爷自从看见枪开始就打心眼里发怵,北新仓口就有小日本的炮楼,这不说来就来呀。我这一家子人呐,比不了他,有事一翻墙溜了,我们一家子怎么办?忙摆摆手说,您这忙太大了,我一个小小的老百姓,谁也惹不起。教书先生,笑了,您还没听我说呢。不听不听。教书先生从腰里掏出枪,往桌上一拍,不听也得听!没想到一个白面书生也厉害。

我大爷卡壳了,坐在桌子旁边没话了。教书先生给我大爷讲了国际国内形势,我大爷搞不清希特勒是谁、住哪条胡同,只想着那把枪别走了火。教书先生继续说,得到情报,鬼子要搞一次大的庆祝活动,这一片儿的鬼子汉奸头头都得参加,想请我大爷帮忙在搭棚的时候埋下炸药,炸死这些兔崽子们,扩大影响。我大爷一听。摆着手说,您看我们这一家子等着我土里刨食呢,我早就说过了这搭棚的活我不接了。好家伙,一个白癜风我就念了咒了,又来了您这位,一个让搭棚,一位要炸棚。明天我就改行,我修鞋去,横不能让我在鞋里放炸药吧。这事您爱找谁找谁吧。说完,双手做了个请出的手势。小姨一看谈僵了,笑着说。有事咱们再商量。您先走吧表哥,这么大的事也得让大哥琢磨琢磨不是。一使眼色,教书先生收好了东西走出了大门。

吃过晚饭是全家人在一起嗑瓜子闲聊的时候,我大爷进了小姨的房间,小姨在给人家织毛衣挣钱补贴家用。我大爷看着小姨上一针下一针的织毛衣,不由得夸奖道,他小姨,你真是心灵手巧啊。小姨把毛衣针收好,让我大爷坐下,看着我大爷说,大哥,我感谢您仗义,救了我一命,您是个真爷们。你们一家收留了我,到现在,也不问我的家里情况,待我像亲人一样,可见是个忠厚之家。大哥,我在大连读书,刚才来的表哥,那是我的老师,我不能欺骗您。东北事变后,日本人占领了大连,我的一家人,只因为我爸爸说了一句日本人干嘛跑到中国来亲善,汉奸告发了,我们一家五口被他们吊死在城门楼上。那天我下乡去考察植物了,才躲过一难。回来时远远的看到家人的尸体在墙上挂着,我的心都碎了。大哥,我七天没吃没喝,眼前都是那惨样啊。小姨的眼泪唰唰的流了下来。哽咽着说不下去了。眼泪从那双大眼睛中哗哗地往下流。我大爷赶紧找了条干净毛巾递了过去。

小姨说,转眼间,亲人就都没有了,我成了孤儿。是我的老师带着我,一路走到北平。那时我已经皮包骨,看着镜子里的我,吓了一跳,我和老师说,我要吃饭长肉,我要报仇。老师找到了组织,参加了锄奸队,我也跟着她们建立联络站,摸情况,除汉奸,打鬼子。那天您救了我,就是因为我们的情报站被警察给破坏了。我被警察逮着,一口咬定是刚来的。差点死在警察局。大哥,没有您的出手相救,我早就死了。我得感谢你啊!小姨深情的望着我大爷,眼圈红红的。我大爷那股劲头又上来了,她小姨,我不救你还算男人嘛,本来还想蹦出几句豪言壮语,什么我是没有枪,有枪的话,我会把北平的汉奸鬼子都赶出去。一想起教书先生说的那件事,又生生的把这些话咽回去了。

小姨说,我信大哥是个有血性的汉子,这也是我为什么不走,能在这个家住下去的原因。我知道,我老师说的那件事,对您来说难度太大了,咱们不去管它了。我大爷说,她小姨,我知道你们都是干大事的人,心也大。小姨说,我有这么个家,都把我当亲人,我可知足了。一个女人整天在外面颠沛流离,最大的心愿就是有一个被人疼的家呀。我大爷听得出来小姨说的话是真正的掏心窝子话。

我大爷说,这儿就是你的家,记住喽。哪儿都甭去。大哥,我一会儿就要走了,有任务。现在有几个铁杆汉奸死心塌地的为日本人服务,把日本人当亲爹,我就是豁出死也要把他们干掉。我大爷几乎哀求地说道,我说,咱能不能不去呀,让男人们去干,你是女人啊。大哥,从我家五口被杀以后我就是男人了。

我大爷愣在那里,直到小姨走进昏暗的胡同许久,我大爷还在发愣。,我大爷那一宿失眠了。

北平的冬天干冷干冷的,小孩留下的鼻涕没落到地下就已经冻上了。早上,只有几只老家贼在地上来回的蹦跶,其他的活物都不见啦,像当时的人一样,忍在一个角落里,等待春天的到来。

我大爷用一只手扫扫院子,然后打了几趟独臂拳,又把地上的石锁抛向空中,再用手接住。以前有两只手的时候,是换着手抛和接的,现在只能用右手又抛又接。2000年的时候,北新仓拆迁,我们家十分不舍的把这个石锁留在了老院子里,只带回了几张石锁的照片。那是我大爷年轻时练武最好的伙伴。现在想起来真的是挺遗憾的。

再说我大爷,打开街门打算把街门口也扫扫的时候,一个人顺着门缝倒了进来。这个人的衣服上都是凝固的血,一头长发散落着,我大爷一看,认出了是小姨。赶忙拖进院子,回身关好街门,一把抄起小姨抱进屋里。我妈讲这段故事的时候,特骄傲。是我妈把小姨的脸擦干净,灌了一碗红糖姜水,又给小姨包扎了肋上的伤口,然后换上自己的衣服。小姨醒过来了,我妈给她梳着头说,回家了就没事了。小姨又睡了。

我大爷早已把门口打扫干净,像往常一样,又把胡同口扫了扫,然后,胡撸着自己的胸脯,嘿,幸亏早,没人看到。我们院子里有一个柴锅灶台,平时,捡的碎木头用来做饭,贴的花卷和饼子可香了。我大爷早早地在院子里的柴锅里熬了一锅白薯粥,就事也就把小姨带血的衣服烧了。我妈还有点舍不得呢,我大爷坚决,所有带血的衣服卷吧卷吧全塞进火里了熬粥了。然后还上街买了一毛钱的肉。我妈说,沾小姨的光,我们也见到点荤腥。我大爷装没听见。

原来,我小姨和几个人到六国饭店附近去刺杀一个叫鲁耕的大汉奸,不知道是走漏了风声还是碰巧了,敌人有了准备。小姨装成一个阔太太,刚巧在饭店门口遇见这个大汉奸。还没等小姨喊一声,亲爱的,吸引鲁耕的注意力,周边枪声就响起来了,鲁耕应声倒地,周边的很多人都拔出枪来,朝枪响的地方聚拢开枪。小姨看到教书先生躲在一个罗马柱子旁边,朝她喊道,赶快走!小姨拍了一下吓晕喽的车夫,赶快走。车夫飞快的朝东边跑了起来,还是被日本兵打了一枪。

后来才知道,参加这次行动的五个人,除了小姨,死了三个,虽然打死了一个大汉奸,也是损失惨重。小姨哭了几天,看到我大爷总是爱答不理的。得,我大爷也是磨磨丢丢的,好像教书先生的死是我大爷造成的。冤死了,比六月雪的窦娥还冤呢,我大爷甩着手说。

这一天我大爷给小姨买了早点,小姨说,都是中国人,教书先生像泰山。又看看我大爷,我大爷说,我是棵树?是棵草?是个头发丝?小姨说都不是,是鸿毛,就是老家贼肚子上的一根细毛。我大爷瞪着双眼说,我挺大人都混成一根小绒毛了,我还活什么劲啊。我干脆扎茅坑死了算了。小姨说,你也可以成为泰山一样的英雄啊!现在日本人都在北新仓修了炮楼了,拿着大枪对着我们。你再看看咱们的饭碗里都盛着什么,混合面里面头发草根小石头都有,吃着牙碜,还拉不出屎来。南苑小站稻多好吃呀,现在还见得到吗?更不用说我们国家的好东西都被日本人拉回他们的国家去了。我们中国人再也没有好日子过了。说着说着,小姨捂着脸大哭起来。我大爷双手不停地搓着,在地上来回的走着遛,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

这时街上有人高喊着,各位邻居听好喽,有人袭击了日本人,在市中心闹事,让日本人打死了,人头就挂在东西两个城门上示众。各位,看好自己的门,不许闲杂人等进入啊。是王巡长的声音。我大爷听得出来。小姨停止了哭声,跳下地,要到城门口去看看。我大爷叫道,我的姑奶奶,您这身子骨能去吗,再说让人认出来可怎么得了啊。得嘞,我去看看还不行吗?说着披上衣服走出了院子。

东直门城门的里面,有一排起脊的平房,那是守城门的人住的,在这排房子前面,高高的戳着一根旗杆,在旗杆的上部挂着一个笼子,里面放着一颗人头。我大爷抬头一看正和笼子里的人头对了个眼,我大爷全身激灵一下子打了个冷战,后背全是冷汗。教书先生瞪着双眼看着这个世界和这个世界上的芸芸众生,没有愤怒,没有怨恨,只有希望。一滴水珠飞落在我大爷的脸上,他看到教书先生眼角挂满泪珠。我大爷扭头就走。

那天,好像教书先生嘱咐了他什么似的。在家里我大爷和小姨说了很多话,小姨趴在他的肩头,泪水湿透了我大爷的汗褟。也就是当天夜里,我大爷一身黑衣,溜到城门口的旗杆下,左边袖子右边手,像猴子一样爬了上去,摘下教书先生的人头,放在一个木匣里,又悄没声的溜出城外。第二天,日本鬼子闹腾了一天,到处抓那个盗走匪首脑袋的人。我大爷在东直门外六里屯自家的坟地上立了一块墓碑,上面是小姨亲笔书写的四个大字,教书先生。等全国解放了再写上真名,让全国人民记住他。

我大爷的光辉事迹从此开始了,在大上坡的空场上,先给日本人搭了一个漂亮的大棚,小姨他们在大棚的下面埋了炸药,日本人和汉奸们庆祝胜利的时候,砰地一声,一举炸死了六七个鬼子和十来个汉奸,包括那个白癜风军官。

北京城里没法再待下去了,鬼子汉奸疯了一样追查谁干的。小姨他们把我们全家转移出去,我大爷索性带领徒弟们参加了游击队。

游击队长是个小伙子,对我大爷说,参加队伍行,枪得自己寻觅去。我大爷一赌气回到了北京城,由于熟悉北京城的大大小小胡同,在四眼井派出所,我大爷凭着一根搭棚的钢钎,制服了四个警察,抢了警察的枪,分给徒弟们。还有一次,在前门大街上,也是用一把钢钎结果了正在吃烧麦的一个大汉奸。再后来,小姨成了我大妈,我大爷在大妈的领导下,成了京西有名的独臂游击队长。据考证,我大爷的事迹都进了京西的县志了。

老人家活了九十岁,他留给人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也是泰山!


作者简介

北京人。下过乡,当过工人,然后,在政府机关一干就是三十年。搞过商业,干过酒店管理,街道办事处当过主任,现在在东二环建管办就职。从小喜欢文学,近些年在《北京文学》《湖南文学》发表过小说作品。



东丽杯

关注我们,获取东丽杯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