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一级战备5

大曰在初春 2018-12-05 10:01:16

按照先前的计划,苏宁洋跟邬庄区的有关人员见面。跟以往不同的是,接送领导不再是车辆开道,前呼后拥,苏宁洋跟大家打了照面之后就钻进区里安排的中巴车上,让屈秋林带着驾驶员先走了,他想在温市长面前低调一点。

温市长是副市长兼公安局局长,三年前,两个人就认识。那时候,温市长没解决副厅级,还是市长助理,全国消防在邬庄开现场会,主办方动作搞得很大,省委省府的主要领导都出面了,按职务,温市长根本没排上号。苏宁洋毕竟是从那省城来的,在那座都市,在胡同的小酒店里坐着马扎喝二锅头的,也可能是省直机关或某个厅里的处级干部。所以,苏宁洋并没把温市长放在眼里,从某种意义上讲,两个人仅算是因工作关系擦肩而过的过客而已。现在当然是另一番境况了,作为市政府党组成员、市公安局党委书记,温市长说话很有分量,推荐使用一个干部,厅党委不一定会采纳意见,但如果提了反对意见,对苏宁洋来说就前功尽弃了。明眼人一眼就能看透的事情,苏宁洋更是深谙其道。

有些事情可能永远不会摆到桌面上议论,但也在众人眼里也算不上什么秘密,就拿苏宁洋到调整到林河市任职来说吧,他只是把这里当成了跳板,干个三两年之后准保会得到重用。也不单是消防,公安、税务等等一些相对垂直管理的单位都是这样,这也让林河市深受其害,本地干部提拔不起来,压住一批有资历、有能力的人。万幸的是,这里的人讲政治,说白了就是老实,多数人只会闷着头干活,不会伸出手谈条件,苏宁洋对这里的风气感到满意,也有些惋惜。

如果在原来的单位就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儿了,身在省城的人多少都有些能量,碰到个别张扬的,直接把高层领导拿出来压人。这也不是什么怪事,谁都有自己的关系网,哪怕一个副连职的干部都有可能直通省委。

温市长比预定的时间早了十分钟,让苏宁洋来不及想太多心事,这也让他意识到自己有点失常,温市长喜欢坐快车,以往他会很在意这些细节,并为之妥善安排工作,但今天完全忽略了这一点。

照例是一番寒暄,出于礼节,温市长把更多的时间留给了邬庄区的领导,他跟每个人都谈笑风生,像是在跟相处多年的街坊邻居聊天。苏宁洋在一旁看着,并不插话,心想每个人身上都有独到的一面,对所有部属都不会厚此薄彼,就是温市长的特长。有一个人算是例外,邬庄区的井区长也是副厅级,在市政府的排名比温市长还靠前,即使之前对他们的情况根本不了解,从交谈的语气、神态上,苏宁洋也能一眼看个通透,这是多年修炼的结果,近似于特异功能。

中巴车刚进区委区政府大门,苏宁洋就看到屈秋林在办公楼前候着,一身军装杵在那里特别扎眼。车门一开,屈秋林一溜小跑蹿到跟前,把正要下车的地方领导吓了一跳。苏宁洋把别的领导先让下车,自己的脚刚着地,就把屈秋林拽到远离人群的地方。

“首长,你的汇报材料。”屈秋林从公文包里掏出份文件,双手捧着,呈到苏宁洋跟前。

苏宁洋眉头一皱,转身就走,走出两步,又退回来,压低了嗓门说:“小屈,你行!”

关键时候掉链子,市、区两级领导都在这儿,怎么就不长眼呢?苏宁洋气得牙根直痒痒,恨不得把文件撕烂了,全扔到屈秋林的脸上。他没接文件,头也不回的走了,剩下屈秋林傻站在那儿,还在心里犯嘀咕,想撵上去把文件递上去。

早些年不太讲究异地交流干部,特别是副团职务以下的,几乎全在原地猫着,不但把很多年轻人熬老了,还把好多挺优秀的干部给闷坏了。消防是执法部门,天天跟地方上的单位打交道,在一个地方呆太久,难免有人会被拉下水。苏宁洋跟一般的干部不同,前前后后算起来,在五个单位工作过,这在全省十分罕见,这也让他的职务飞快提拔起来,跟坐了火箭一样。都说树挪死人挪活,在部队里有另一个说法,战士调来调去是死路一条,干部频繁调动等于跑步前进。苏宁洋从不讳言自己的任职经历,相反,在正式或非正式的场合下,他还会拿过去的事儿举例子,无非是想跟大家说明一个道理,虽然自己在同一级别的干部中是比较年轻的,但工作履历是王牌,经验要比别人丰富的多。

(原创作品,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欢迎关注并推广本微信公众订阅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