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当领导要多读科幻小说?

CRECC产业链创新合作分会 2018-12-05 14:06:44


19世纪末,纽约臭不可闻。每天有15万匹马承载着人与货往来于曼哈顿街道上,它们每月都会产出45000吨肥料,这些肥料在马路上、空地里堆积起来。


1898年,来自世界各地的城市规划者们集合起来为这即将到来的危机进行头脑风暴,想解决方案。最终无果,他们无法想象没有马匹运输的交通。


14年后,纽约城的汽车数量超过马匹,人们忘记了当初地狱般的处境。


即使19世纪城市规划者能接触到大数据、机器学习与现代管理理论,这些工具也不一定能帮助他们,最多只能确认已经存在的顾虑。从过往趋势推断或许有用,但是在这样一个技术加速革新的年代其作用也极其有限。


科幻小说能起到作用。


或许你会联想到宇宙飞船与外星人,但是科幻小说其实能比空想提供更多东西。通过展示似是而非的可替代的现实,科幻小说不仅赋予我们想什么的力量,而且赋予我们如何想、为何想,并且还揭露出现状的脆弱性和未来的可塑性。


丹尼尔·苏亚雷斯的小说《变革者》描述了一个不久的将来:合成生物重塑每个领域。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监管导致加州人才流失,新加坡取代硅谷成为世界创新中心。人类吃下实验室培育的肉品,乘坐壳质材料制作的自动驾驶汽车,而基因编辑技术婴儿更是成为了社会热门话题。这些对合成生物学进程的影响所进行的描写,正如互联网不会止步于计算机行业的革新。


监管方式研究者麦尔克·奥尔德的《信息民主》探索了软件是如何通过选举的社会和技术工程改变我们的公共机构。由于政治和商业权利机构之间壁垒的瓦解,书中质疑很多大型跨国公司的预算超过了那些小国家和从市民成长起来的CEO们等问题。


在《纽约2140》这本书里,作者金·史丹利·罗宾逊描述了这样的场景:上升的海岸线淹没曼哈顿,促使对冲基金经理人与房产投资商创造了一个新的潮间带市场指数。随着加剧的气候变化以及世界经济空前集中于特大城市,重新考虑基础设施建设也前所未有地急迫。亚历山大·温斯坦的《新世界的孩童》书写了一系列由社交媒体改变我们的生活而发生的稀奇古怪的小故事而成为引人关注的现象。我所写的科幻惊悚小说《积云》,探索了监视、不公与赢家通吃的互联网经济。主人公与技术整合、数据外泄与企业社会责任理论实践进行斗争。


威廉·吉布森最有名的创见是其在1984年的杰作《神经漫游者》创造了“网络空间”这一术语;尼尔·斯蒂芬森的《钻石年代》激发杰夫·贝索斯推出Kindle;谢尔盖·布林则从斯蒂芬森更为著名的《雪崩》进入了虚拟现实的世界中;甚至《星际迷航》沟通员激发了手机的创造。举这些例子并不是想说CEO实际需要从科幻小说中找寻下一步会发生什么。


因为,虽然我们假设科幻小说关乎未来,但它实际上关乎现在。最近冲刺榜首的乔治·奥威尔的《1984》讲述的是1948年的真实世界,也是在那一年奥威尔完成了此书。事实是,很多读者都感觉到在2017年的今天这部小说也见证了奥威尔的洞察力。此书讲述了人性以及在科技、权利和社交之间展开的各种关系。


科幻小说不是实用型的书,因为它是预言性的。但它又是非常有用,因为它能重塑我们对世界的看法。正如国际旅游或者冥想,为我们创造质疑设想的空间。19世纪第一设想就是城市最终会被马匹的粪便所淹没。设想让柯达数码公司倒闭,原因是1975年工程师发明了首部数码相机。设想太奢侈,真正的领导者并负担不起。


但是众所周知设想难以被击败,一个非常好的理由是:它们很有用。它们用快捷的认知方式让我们理解这个世界,给我们提供更多的效率和生产力。世界在不断改变时,设想也不断更新换代,而当我们能改变世界时,它们还是和我们步调一致。


这就是为什么科幻小说对有雄心的人非常有益,为什么像谷歌、微软和苹果等公司会招聘科幻作家作为公司的顾问。


探索科幻的未来能把我们从错误的束缚中释放出来。它能激发我们去质疑我们正认为是对的问题,能强制我们去承认有时候想象比分析更重要。所以是时候考虑放弃你最新的白皮书,行业纲领和办公室热门的管理法了,为你夏日的阅读书籍添加一本科幻小说吧。


来源:哈佛商业评论

原标题:为什么做领导要多读读科幻小说?



【职场阅读】


脑子是个好东西 就是有时候不太会用



你认为在自己一天的工作中,哪个时段效率最高?


澳大利亚个人品牌建立和营销专家Ben Angel指出,上午9点到11点的两个小时至关重要。8月美国企业家杂志网站发布了这项发现。


Ben Angel专注于企业家培训,曾经为日本丰田、澳大利亚邮政等大型公司出谋划策,是《“点击”——影响力的新科学》(CLICK — The New Science of Influence)和《闭着眼睛登顶事业巅峰》(Sleeping Your Way to The Top in Business)的作者。Ben Angel介绍,一天当中人们效率最高的时段在醒来后的两个小时。所以他不建议我们以浏览社交网站新闻和回复邮件来开启当天的工作。而是该把黄金两小时用来处理最重要最紧迫的事,充分发挥这个时段的执行力。“晚些时候,比如午餐之前再去处理邮件这类琐碎事情。或许你会发现这一整天已经有来个漂亮的开场。”


国际大脑教育协会发现,大脑在上午9点到11点这个时段分泌的压力荷尔蒙(即氢化可的松)水平适中,这能帮助人们实现注意力的高度集中。所以协会也认为这个时段最适合进行高精尖端的学习活动,或进行一些需要认真分析和精神高度集中的脑力工作。比如撰写工作或学习报告等等。


“上午9点到12点是我一天当中精力最充沛的时间段,因此我会用这单时间集中完成当天必须完成的工作。”独立创业人Susan Kuang在《斜杠青年:如何开启你的多重身份》一书中介绍自己的日常,认为自己上午效率最高。


“不过,我并不要求自己严格遵守已经制定好的时间表,而是会根据自己身体发出的一些信号即使调整。”Susan Kuang说。实际人体机能也会按照一定规律发生变化。根据华盛顿大学福斯特商学院一项研究发现,起床时间的早或晚会影响大脑兴奋周期。


这项研究的负责人是管理学副教授Christopher Barnes,他介绍人体在午餐之前会进入一个办公高效状态,身体的能量、专注程度和创造力都能有非常好的发挥。但如果起床晚,这个理想状态出现的时间就会被推迟。此外,午餐过后人体机能会进入一天之中的最低谷,所以如果你起床的时间太晚,很可能会影响你一整天都无法调整到最理想的办公状态。


如何拯救疲倦怠工的自己?


NeuroBusiness创始人Srini Pillay博士把午睡视为重振大脑的救生圈。Srini Pillay致力于帮助人们开发潜能的脑力教练,通过研究他认为人的大脑注意力是有限制的,可以用短暂的小憩让身体恢复活力。午休时间不宜过长,并注重测试和调整睡眠的时间和环境,为接下来的工作补充精力。


在执着于午休的西班牙,已经有人看到了白领休憩的商机。以为名叫德因莎(María Estrella Jorro de Inza)的西班牙人开设了一家“睡吧”旅店,取名Siesta & Go(睡了就走)这家旅店位于马德里的核心金融区AZCA,四周被谷歌、德勤以及西班牙对外银行BBVA等商业巨头的摩天大楼所环绕,由此不难看出旅店主人的用意。类似的睡吧在阿根廷和比利时也很有市场,或许因为脑力劳动者的确需要一个临时充电的地方。


来源:界面新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