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将军令:红颜如血免费完整版阅读

七七文学阅读 2018-06-12 15:41:39

《将军令:红颜如血》已出全文

阅读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可米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 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章 涅槃重生    

  夤夜时分。

  一匹快马自钦天监急驰而出,踏碎满地银霜,直奔皇宫。

  一盏茶后,御书房展臂宽的红木雕祥云纹桌前,钦天监监正李斯洪跪在地上,额头沁汗。

  “微臣今夜观测天象,忽见凤星移位。事关重大,不敢耽搁,即刻来禀告圣上。”

  “依你之见,该如何解决?”

  “微臣,微臣认为应该尽快选出新的太子妃……”

  李斯洪不敢再说下去,现在的太子妃乃是赫赫有名的战神女将军夏莫然。

  她手中握着大齐最精良的部队,可说是以一己之力护大齐举国太平,将她从太子妃之位除名,谁都不知道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就在李斯洪深深担忧会因这个想法而受到皇帝重责的时候,召惠帝一句话震得他惊诧不已。

  “那便换了吧。反正,她也回不来了。”

  这话的含义太过惊人,李斯洪忘了尊卑,猛地抬头,就见召惠帝放下手中印了八百里加急火漆的奏折,目色沉沉看向他。

  “尚书之女林皖烟德性俱佳,你觉得如何?”

  李斯洪看着召惠帝平静的面容,缓缓俯身叩首,情真意切附和道:“圣上英明。”

  须臾,李斯洪出了御书房,面上带着微笑,抬头看向凤星,在它旁边,还有另一颗黯淡星辰闪烁不定。

  一阵夜风不知自何处吹来,他嘴角骤然抻平,才发现后背几层衣衫已被冷汗浸透。

  “这天,怕是要变了。”

  李斯洪自言自语着,瘦削的身形沉入如墨夜色,声音也跟着湮灭在风里。

  冷。

  渗透骨髓让人生不如死的冷。

  夏莫然只觉自己仿佛被人塞进雪鸡岭的冰窟之中,快要被活活冻死了。

  “将军,逃,快逃啊!”耳边,有谁的声音声嘶力竭。

  不,她不能死!

  她不能死,她死了,她手下的将士要如何突破围困,重回大齐!

  坚定无匹的厉喝自她心底发出,令她强撑着睁开重若千斤的眼皮。

  睁眼的瞬间,浓稠血色遮天蔽日,触目惊心的画面入眼,夏莫然如遭五雷轰顶,浑身僵硬。

  尸体。

  到处都是尸体。

  残缺不全的,层层叠叠的尸体。

  一颗头颅从尸山上滚落下来,撞到夏莫然的脚,她低头正对上那双死不瞑目的眼。

  “不——!”

  绝望地凄喊回荡在天地之间,夏莫然抱着头跪倒在尸山之下,是她,是她害死了他们,是她……

  利刃般的寒风呼啸吹过,吹得地上斜插着的残破军旗烈烈作响。

  “嘎吱!”

  突然的踩雪声在这片世界里显得突兀无比,夏莫然倏地回头,如猎鹰般的眸子一眼便锁定了躲在巨石后方露出一点衣袍的人。

  她手下的将士已经尽数陨没于此,躲在暗中的只会是敌军!

  这个念头在脑海中电光火石般一闪而过,夏莫然已如离弦箭矢朝着巨石冲了过去。

  巨石后方的人惊慌要逃,但终究不及夏莫然手中的长剑更快。

  只一瞬间,血雾漫天,身首异处。

  夏莫然剧烈地喘息着,肺部如千万根针扎一般的疼,身体控制不住地向前扑倒,跪在了雪地上。

  她眼角余光撇到那具尸体被隔断的脖颈处露出一块残缺的纹身,眼睛蓦地暴睁。

  那是他手下人独有的印记!

  难怪行军至此,竟会中了敌军的埋伏,原来是有人泄露了军情!有人想要置她于死地!

  戎马半生,赤胆忠心,最终,居然死在了自己人手里!

  滔天怒意席卷了夏莫然的身心,她不甘心!

  不甘心就这样死在这里!

  夏莫然用残剑支撑着身子,一步一步地往外挪,在她的身后,被拖出了一条长长的痕迹,血水顺着她的额头流下来,整个人看上去犹如地狱爬上的恶鬼一般。

  直到有人,挡住了她的去路。

  视线渐渐模糊,身体的痛觉也开始麻木。

  夏莫然吃力抬起头,只看见来人高高扬起的嘴角和腰间衣带上玄色的花纹。

  “你,你是谁?”夏莫然拼尽全身力气,握紧手中的剑。

  “夏将军,实在是抱歉了,我今日,是奉命来杀你的。”来人嗓音阴柔,说出来的话却是狠辣无情。

  来人抽出了剑,狠狠地将它插入夏莫然的身体里。

  手中的剑跌落在地,那一瞬间血雾喷洒,夏莫然仰躺在地,身下的白雪都被血水染遍,仿佛开出了妖娆的黄泉路上的花。

  “为,为什么……”夏莫然嘴唇不断蠕动着,大口大口的鲜血从她嘴角溢出,从她的视线望去,只能看见阴沉的天空中,有大片的雪花落下。

  从来都威风八面的夏将军,如今却窝囊地死在他的剑下,来人见此,不由得哈哈大笑。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夏将军,要怨,就怨你自己功高震主吧,哈哈哈!”

  “不——!”

  夏莫然唰地睁开双眼,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后背上的剧痛让她控制不住地哀吟了一声,脑子里嗡嗡作响,可即使如此她还是强打着精神向周遭看去。

  这是哪儿?

  她不是……死在雪山战场里了吗?

  周围寂静而昏暗,空气中浮动着黏腻的香甜味儿,身下有光滑柔软的触感,摸着应当是上好的苏织锦缎。

  全然陌生的环境令夏莫然提起了十二万分的戒心。她趴伏在锦缎上纹丝不动,只有那双鹰隼般锐利的眸子在仔细观察着四周的状况。

  少许清冷月光自窗棱跃入屋内,绣万紫千红图的屏风,摆着几只首饰盒的梳妆台,床边放着的并蒂合欢肚兜。


  这一切都表明,这里是一间未出嫁女子的闺房。

  后背的疼痛干扰着夏莫然的思维,月光洒落在她放在枕边的手上,看得她一愣。

  这双手细嫩洁白,十指如葱,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柔荑。

  可,这绝不是她的手!

  夏莫然比谁都清楚自己的手是什么样子。

  她常年领兵,餐风露宿,舞刀弄剑,双手指节虎口具是盖着一层茧子。若非骨架偏小,那手看上去比下地劳作的男人还糙。

  夏莫然死死盯着眼前那一双手,她手上稍稍用力,就见那葱白似的手指勾动了一下。

  此时,夏莫然后背上传来一阵撕裂般的剧痛,夏莫然却将其视为至宝。

  这是她重活一次最有力的证明,死人是不会疼的!

  从来坚定如磐石的眼波剧烈震颤,夏莫然意识到了一件极其荒诞的事情发生在了她的身上。

  可那又怎样?她终究是活过来了。

  短暂的欢喜过后,夏莫然很快就恢复了冷静。

  那场全军覆没的战役不知是否已经传回朝中,她原身已死,那将军府现在如何了?

  想到这里,一股莫名的寒意窜上心头。

  有人故意将她困死在战场,那她死了,将军府可会被放过?

  不可能!

  夏莫然在朝堂战场多年,比谁都明白斩尽杀绝的重要性。

  战死之前的那片尸山血海犹在眼前,夏莫然不敢想象将军府若是出事会是怎样的人间炼狱。

  “要回去,要让他们离开!”

  干裂的唇瓣开合着,吐出微弱的气息。

  夏莫然强忍着背上的剧痛从床榻上挣扎爬起,胳膊一软,直接滚下了地。

  尚未愈合的伤口彻底崩裂开来,房间里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

  夏莫然没想到这具身体如此无用,她咬牙扶着墙壁走到院中,发现院子里到处都挂着白绫。

  难怪她身边没有人照顾,恐怕是以为这身体的原主已经无救,开始准备丧事了。

  这样也好,方便了她离开。

  夏莫然费尽力气攀上一颗长在高墙边上的梧桐树,分辨着方位,望向了坐落于城北的将军府。

  等着我。

  我这就来救你们了!

《将军令:红颜如血》已出全文

阅读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可米小说

回复 将军令:红颜如血 即可阅读全文

   第二章 满门抄斩    

  月光如剑锋上反射出的寒芒一般森冷。

  夏莫然顺着被月光照亮的路,跌跌撞撞,跑跑停停向着将军府而去。

  她现在只恨这具身体太过娇弱,这点伤就已经眼前阵阵发黑,只能狠心一下咬破舌尖逼着自己保持清醒。

  脑子里不停回转着雪山战场时的画面,家中父母同兄弟姐妹的的音容笑貌与雪山战场的尸山血海重叠,将军府的岌岌可危让夏莫然恨不能插上翅膀飞到将军府去。

  “等着我,千万等着我啊!”

  夜风吹起她散落的黑发,一双锐利的美目急到发红,血丝遍布。

  当看到将军府的霎那,夏莫然像是被注入了无限能量,麻木的双腿突然向前跑去。

  可就在这时,将军府里亮如白昼的火把的光芒与军队整齐的步伐声却乍然撕破沉寂的夜空。

  紧接着,一道尖锐的宣旨声,犹如惊雷一道轰然炸裂于夏莫然的耳边。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上将军夏敬庭通敌叛国……”

  一字一句的听下去,夏莫然的指甲紧紧的嵌入皮肉,全然已无任何知觉。

  圣旨再直白不过,作为主犯的父亲与同她一母同胞的兄长弟弟即刻处斩,她唯一的妹妹则将被贬为贱籍,而夏氏一族的其它人则流放、充军。

  通敌叛国?多么可笑的字眼,他们夏氏一族忠心耿耿的守卫了大齐这么多年,如今换来的竟是这般结果。

  不。

  她绝对不许这一切发生!

  夏莫然在心里狂喊着,脚下一顿,浑身血液骤然凝结,她不顾一切的想要靠近那光亮,迈开双腿便要往前跑去。

  突然,一只莹白如玉的手自旁边的暗巷探出,一把将她拉入暗巷之中。

  夏莫然浑身汗毛直竖,反手就扼向身侧之人的咽喉,却被对方轻而易举擒住手腕一拉一带,便成了两手被扣在身后,完全受制于人的境地。

  背后的伤口因这变故撕扯得伤口开裂更重,但是痛了太久已然麻木。她甚至分辨不出空气中愈来愈浓重的血腥味究竟是来自她自身,还是来自已成人间地狱的将军府。

  可是,只这么一个被化解的反击,就让这彻底透支的身体快要软倒在地,现在还能站着,完全是靠强韧的意志支撑。

  将军府内的刀剑声铿锵而起,父兄怒而起的悲鸣,听得夏莫然肝胆欲裂。

  她不能倒下,她要去救人!她的父兄还在等着她!

  这个念头如汹涌的浪潮冲击着她的内心,夏莫然又在自己舌头上咬了一口,浓重的血腥味灌满口腔,新鲜伤口的剧烈疼痛令她打了个激灵。

  被擒住的双手灵巧如蛇地诡异翻转,自那人掌中滑出。

  “呵!”

  身后的男人惊咦了一声,随即发出个带着点兴味的笑音。

  那只如白玉的修长大手如影随形地追着夏莫然的动作,完美地挡住她每一次力道不足的攻击。

  夏莫然死死的咬着下唇,她天生带着人要我死我必生的反骨倔强,何况在她看来眼下这情境,更是挡我者死。

  透支的体能爆发出难以想象的极限,夏莫然一肘击向那人致命的咽喉之处。

  那人显然没料到她还有这样的反击之力,抬手去挡已是来不及,仰头堪堪避开,却还是被那一肘擦过皮肤,带来火辣辣的疼痛。

  一击失败,夏莫然迅速扬起另一只手,带着挖人眼球的狠辣戳向对方双目。

  她现在身体虚弱下盘不稳,唯有双手尚且能用,极大的限制了她的战力。

  “啧!”有了防备的男人咂舌,握住她细弱的手腕,反手一带直接将她压在墙上,手臂恰好按在她后背伤口。

  夏莫然倒吸一口冷气,那男人这才察觉到她后背触手湿粘。

  想起今日都城闹得沸沸扬扬的那件事,那男人极为不解地低声问:“你来做什么?”

  他嗓音醇厚似佳酿,微微压低带着气音便显出些许暧昧,然而这声音却让夏莫然脑中惊雷炸响,眼前一片血红,疯狂挣扎起来。

  “放开我!”

  是他!

  是那个把所有人困死在雪山里的禽兽!

  他果然是在让她手下将士尽数惨死之后,还要对她们夏家赶尽杀绝!

  “你想让将军府里的人把你也拖进去一起处决吗?”

  听了这女人的叫骂,圣玄明连忙死死捂住她的嘴巴,以防她会引来其他人。

  黝黑的深眸紧紧的盯着眼前的女人,圣玄明周身的冷意更盛。

  他很确定眼前这个女人跟夏莫然一点关系也没有,可这个时间出现在将军府却着实古怪。

  而且,她想要他要偿命给谁?

  夏莫然额头抵着粗糙的墙壁,将军府内的刀剑声已渐弱,显然是一场杀戮到了散场的时候。

  她用力在砖墙上挫磨着额角,快要窒息的绝望攫住她整颗心,整个人。此时此刻,肉体上再大的疼痛都无法盖过她撕心裂肺的痛楚。

  为什么,为什么她总是只能眼睁睁看着最在乎的全都被摧毁!

  圣玄明见她还是这般疯魔,气急反笑,手腕一甩便将她从暗巷扔了出去。

  他漠然冷笑道:“我好心救你不过是看在你父亲的份上,真要送死,你自己去便是。”

  夏莫然摔趴在地上,一身血水污尘,黑发散乱黏在脸上,狼狈不堪。

  可现在的她却顾不上这些。

  她扶着墙壁站了起来,艰难却又万分坚定地向着将军府半开的朱漆大门一步一步的走去。

  就算只剩下一个人,她也要拼尽全力去救!

  圣玄明没料到她竟然还真的犟到这种程度,现在去将军府摆明就是抗旨送死,现在在将军府的那群人可不会留什么情面。

  圣玄明淡淡的看着她一眼,唇角略带讥讽的笑道:“还以为自己是太子妃么?太子现在怕是正在洞房花烛,他手底下那些人可不会留你一条命。”

  他也不知为何到了这时还要出言提醒,对于乐于送死的人,他向来是只当愚蠢之人死便死了的。

  夏莫然骤然回头看他,紫白的唇半张着,不敢相信他刚才说了什么。

  他这是认出她了吗?不然为何会说起太子妃?

  而且,按他说的,在里面带人杀她父兄的竟然太子的人?!

  夏莫然深深看了他一眼,脸上带着一片决然之色,扭头继续向着将军府去。

  她不信。

  太子怎么可能由着人杀他父兄,绝不可能!

  圣玄明被那女人的表情震得心头一动,出现了一瞬间的恍惚。

  那个眼神。

  那个表情。

  那种天塌地陷都无法阻止她的姿态。

  太像了。

  太像他当年见到的夏莫然了。

《将军令:红颜如血》已出全文

阅读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可米小说

回复 将军令:红颜如血 即可阅读全文

   第三章 六皇子圣玄明    

  那时边疆垂危,满朝武将无一人敢站出来带兵出征,是太子举荐了那时在军中还籍籍无名的夏莫然。

  一个女人,竟然要领兵上阵,顶着将军的名头去杀敌。

  这在所有人的眼中都是个天大的笑话!

  若非当时太子以太子之位为她作保,又写下血书立誓假若夏莫然兵败,他便为那些跟随她的将士偿命,父皇是绝对不会点头的。

  而他第一次见到夏莫然,就是父皇带着文武百官送行大军之时。

  他还记得,那时候银甲戎装的夏莫然将手中长剑出鞘,势若惊鸿的剑锋直接砍断了一颗成人腰粗的柳树,剑气震荡之中,是她掷地有声的誓言。

  “必退敌百里,护边疆安康!”

  圣玄明当时就相信,这个不被人看好的女人,真的能做到。

  因为在她身上,他看到了神佛都无法阻拦她的锐不可当。

  一年后,敌军惨败,连退百里,夏莫然带着大军班师回朝,大齐百姓夹道相迎,欢声震天。

  自此,大齐女战神的威名传遍四方,太子也因举荐夏莫然而受到父皇肯定,再无人敢轻易奏本参太子一个不字。

  刀剑铿锵的悲鸣让圣玄明陡然回神,他抬眼看去,便见那女人跪倒在地,竟是宁肯爬着也要接近将军府门。

  许是有关夏莫然的回忆让圣玄明对她多了些同情,他淡淡的垂眸略一犹豫,脚尖一点,就见一抹素白在将军府门前一晃而过。等到里面的人察觉异样出来查看,门前已是空无一人。

  圣玄明抱着夏莫然隐蔽在一处浓密树冠之中,低声道:“你这般急着送死,可想过你父亲的处境?”

  夏莫然想起方才透过半开的将军府大门窥视到的一点画面,心中悲痛欲绝,根本听不进圣玄明的话。

  她此时早已神智昏沉,她的眼前只有桀骜的父兄临死前凛然的模样跟一地的血红,只记得这男人是她此生不共戴天的仇人。

  手中无兵器,夏莫然如野兽扑食,一口咬住了圣玄明的脖颈!

  她就算是死,也要拖着这个男人一起下地狱!

  圣玄明脖颈激痛,没料到她如此不识好歹,掐开她的下颌,绣银线劲竹的袖口一个反转,便将怀里的女人甩下了树。

  “不知好歹!”

  夏莫然被摔得一口血喷出去,在地上溅红了一片。

  她望着远处齐整列队,带着满身血腥气从将军府走出的太子府卫,控制不住地又吐出一大口血来。

  为什么!

  她为他上战场出生入死,他却在她死后屠她满门!

  身上大约是被摔断了骨头,透支体力的后遗症也跟着涌来,夏莫然趴在地上,仿佛又回到了在雪鸡岭将死的那一刻。

  大齐战神?!

  夏莫然笑得悲怆绝望,再响亮的名号有什么用,重活一遭,她不照样是砧板上任人刀俎的鱼肉吗?

  连追随自己的人都保护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死在自己眼前!

  万千的兄弟冤死于战场,父兄在眼前惨遭杀戮,仇人就在眼前却无可奈何。

  夏莫然悲从中来,也不管圣玄明在旁看着是会嗤笑还是鄙夷,伏地大哭起来。

  圣玄明为削弱太子势力,才会困死大齐军队。

  太子弃子如此干脆,恐怕为的是避免他们二人之间的交易外传出去,狠心到将军府上下一个活口都不留!

  到头来,她不过是个别人捏在手心皇权朝堂争斗的棋子。

  圣玄明飘落在地,衣袍下摆轻卷,恍若谪仙,黑发随风飘动落在挺直宽阔的肩背,露出脖颈上那个深深的还在渗血的牙印。

  他走到夏莫然跟前,不带感情地冷声道:“丞相教养出来的好女儿,这是要行刺皇子么?”

  夏莫然因“丞相”二字一愣,恍然自他这句话里反应过来他将自己当成了谁,又或者该说,她如今是谁。

  丞相嫡女,沐悠然。

  她忽然觉得这世界真是荒诞,害死她的人今天救了她,盼着她死的人给了她一具身体重生。

  而她从前以为可以信任的人,却洞房花烛,派人毁了将军府。

  夏莫然吐了口气,聊胜于无地缓解了身上的伤痛,她垂下眼,盯着圣玄明脚上那双墨黑的靴子,低声道:“我早就不与她视作仇人,她出征前曾经救过我,也曾托我照拂将军府。”

  圣玄明心里生出数分怪异,沐悠然会对夏莫然感恩戴德?

  “这等欺骗稚童的谎言,你认为我会信?”

  这话说出去,是要叫整个都城的人都笑掉大牙的。

  夏莫然被逼到绝处,只能嘴硬道:“我这身伤便是证据!”

  她说得十分模糊,毕竟就连她自己都不清楚这伤是怎么来的。

  夏莫然赌的是沐悠然被丞相府娇宠多年,性情跋扈人尽皆知,若非扯上太子婚事,她还真想不出来有什么事情能让人敢这般刑责这位丞相府大小姐。

  圣玄明自是清楚,这身鞭子是沐悠然驾车阻拦太子迎亲的銮驾才会有。

  圣玄礼那个人,圣玄明是了解的。

  喜怒不显,波澜不惊,从前沐悠然也不是没冲撞过她,今次被一顿鞭子打去半条命,皇城都城里都吃了一惊。

  此刻看来,若是沐悠然并非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夏莫然去讨一个公道,激怒了圣玄礼也并非无稽之谈。

  他低头去看趴在地上的沐悠然,那张总是带着高傲的漂亮脸蛋此刻泪水、血水和尘土糊成一团,若非是真心想要报恩,又有谁会做得到这种地步呢?

  夏莫然见他信了自己的托词,心里悄悄松了口气,刚要开口说什么,就被圣玄明往口中推了一颗苦涩至极的药丸。

  她大惊,下意识就想要把那药丸吐掉,圣玄明却把她的下颌扣住,不容置疑地命令道:“救命的药,咽下去!”

  夏莫然想起自己现在是沐悠然,圣玄明没理由害她,便顺从的将药吞了下去。

  她得活着。

  只有活着才能报仇。

  圣玄明看她听话吃药,面上表情缓和了些许。他看着夏莫然一身脏污犹豫了一下,还是蹲下去撕了她的袖子,替她接好方才摔下树时断了的手臂骨头。

  夏莫然现在身上的疼痛超过了一个极限,接骨时候的那点痛楚根本感觉不到了。

  她抿唇半晌,才小心翼翼地对圣玄明请求道:“六殿下,我能不能求您给将军府的人收个尸?”

  圣玄明手下动作未停,干脆吐出两个字。

  “不能。”

《将军令:红颜如血》已出全文

阅读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可米小说

回复 将军令:红颜如血 即可阅读全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