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官场教科书”-《二号首长》免费正版连载

酒立得 2019-06-18 06:52:47

《二号首长》畅销书籍

《二号首长》强势登陆酒立得

广大酒立得粉丝的福利来啦!!!

酒立得与著名作家--黄晓阳联合推广。将在公众号平台连载黄晓阳老师的著名长篇小说《二号首长》。


被称为“官场教科书”


《二号首长1》、《二号首长2》分别于2011年5月和9月出版,先在厅处级公务员阶层以及国企高管层引发强烈反响,后来,轰动效应如涟漪般向周围扩散。如今,看这部书的人已遍及社会各个层面,许多人称它是一部“官场教科书”。


许多名人墨者看过之后都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我本人是官场小说的爱好者,我认为《二号首长》是继王跃文的《国画》、阎真的《沧浪之水之后最好的官场小说,如果你想了解官场的真实面貌,本书不可错过

——知名主持人畅销书作家曾子航

《二号首长》写得还真不错。对官场很熟悉呀!细节很到位,又很有政治智慧,很大气,不酸腐。

——著名学者畅销书作家易中天

官场讲政治,政治智慧是一门大学问。《二号首长》说细节,书里大量到位的细节描写惟妙惟肖,令官场人士叹为观止;《二号首长》将政治智慧,确实是妙不可言。

——畅销书作家阎真

《二号首长》可看作是主旋律的一种新文学表达方式,打开了官场的另一扇窗口。大量生动的细节,把官场讲深讲透了,说到底,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关注官场,我推崇:要阳谋不要阴谋。

——畅销书作家浮石


《二号首长》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江南日报资深记者唐小舟,因为个性太强,恃才傲物,在报社受到无情打压。事业上不顺利,颇有姿色的老婆也红杏出墙。正当人生陷入低谷时,省委办公厅一纸调令,调他去给新任省委书记当秘书,成为俗称的“二号首长”。唐小舟的命运曲线触底后迅速反弹,高扬攀升。第一时间里,他的手机被打爆了,总编辑谄媚祝贺,老婆温顺关怀,美女徒弟娇媚邀约,各类官员攀附问候……一幅全景式官场画卷随之徐徐展开,唐小舟深知,周围人对他态度的大转变,源自他地位的改变。



  主人公唐小舟进入官场后,一直将省委书记赵德良视为偶像。外表文弱的“外来省委书记”深谙政治之道,在与本地势力核心人物、省长陈运达的争斗中,逐步掌控局势,并通过人事调整、反腐扫黑等活动,一步步搭建起自己的权力构架,实现了高层权力的重新洗牌。在这个过程中,唐小舟也学到了很多当官的“本领”。在他眼中,官场之上的每一件小事,都闪烁着政治智慧的光芒,当官是“一门技术活”。


  且不论《二号首长》这部书里究竟有多少“官场哲学”,但有一点受到了很多人的推崇,那就是黄晓阳写出了很多“官场细节”。出版方在相关推介中引用知名学者易中天的话说:“《二号首长》写得还真不错,对官场很熟悉呀,细节到位。”官场小说作家阎真也评价说:“书里有大量到位的细节描写,惟妙惟肖,令官场人士叹为观止。”比如,唐小舟上任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如何称呼上级,“首长”、“书记”、“老板”都是对领导的称呼,但在官场里,什么时候用哪个很有讲究。再如,为什么高层领导办公室的门总是紧闭的,次一级领导的门是虚掩着的,中层领导的门是半开着的,小领导的门一直是敞开着的,这些在官场上大有学问。


  作者在书中也有很多自己对官场的思考和总结,如书中写道:“中国的官员升迁机制,既不是西方的选举机制,也不是古代的科举机制,而是先秦时代的伯乐机制。千里马若想仕途顺遂,就一定要去寻找那个属于自己的伯乐……有时候,他们在官场的成败,考验的不是他们自己,而是他们背后的伯乐。”等等。


“我一天官也没做过”


《二号首长》风靡的同时,读者也在好奇并猜测作者有着怎样的职业经历,怎么就能把官场写得如此吸引人?



  出人意料的是,黄晓阳“一天官也没做过”,而他在写《二号首长》之前,认识的最高级别的官员,是当年自己所写《魏文彬和他的电视湘军》一书的主角魏文彬,当时此人任湖南省广电局局长,是位厅级干部。


  1962年,黄晓阳出生于湖北黄石市大冶县的农村,父亲是一位知识分子,在县农委工作,1957年被打成右派。那个时代的烙印深深刻在黄晓阳心里,形成了一种无形的压力。“孤僻、叛逆、自闭、自卑”,黄晓阳这样总结自己小时候的性格。


  因为家庭出身问题,黄晓阳从小就有很强的逆反心理。虽然他是班上学习成绩最好的,但像加入少先队、当班长这些事全都轮不到他。小学四年级,有一次学校组织出去参观,要轮渡过长江,当时他跟同学说“轮渡的时候,船沉了就好玩了”,没想到这句很孩子气的话被报告给了老师,结果给他开了一个月的批判会。


  1979年,黄晓阳参加了高考,“那一年的题出得很刁钻,考了270多分,离大学分数线差了几分,考了一个省中专。”不过,命运又一次捉弄了他,他和其他一批高分学生最后被录取到了十堰师范,属于市级中专。黄晓阳被分到了数学班,而他极其不喜欢数学。


  没办法,黄晓阳开始寻找其他出路。有一天,他在图书馆看到一本杂志,其中徐志摩的诗《再别康桥》深深吸引了他,他觉得诗的语言太过瘾了,从此就迷上了诗歌。那个时代文学正热,有大量的文学期刊涌现,如《北京文学》、《人民文学》等。只要不上课,黄晓阳就到图书馆看书,把喜欢的诗抄下来,并开始学写诗,给报刊社投稿。


  写了很多诗,但一直没有发表。直到五六年后,黄晓阳才第一次在《武汉晚报》上发表了一组小诗《人》,他至今还记得其中两句:“你把自己砸在地尘,大雁却把你写在天上。”后来,黄晓阳认为自己“可能不适合写诗”,就改为学写小说。


  中专毕业后,黄晓阳被分配到武汉市汉阳区一所边远学校教书。这期间的1987年,他在《布谷鸟》杂志上发表了中篇侦探小说——《红牌号小轿车》,共3万多字。他清楚地记得,那期杂志的封面就是根据他的小说内容画的,“红牌号小轿车”几个字很大很醒目,他为自己这篇“成名作”激动了好一阵子。


  黄晓阳一直想离开学校,去追寻自己的文学梦。1989年,机会来了,他考上了武汉大学作家班。“交了4000元学费,算是读了一个本科。”谈及这段读书岁月的最大收获,他说:“班级同学年龄层次比较大,最大的43岁,有些人在文学界已很有成就。经常跟他们交流,学到了很多东西。”


  武汉大学毕业后,黄晓阳被分配到武汉市江汉区房地产公司,他当时就傻了,“我一心想当编辑、记者,怎么就给分到房地产公司了呢?这不是离文学越来越远吗?”黄晓阳稍有犹豫,随后做出了一个决定——从房地产公司辞职,到一家婚姻家庭类杂志社做了编辑。


  “这件事回过头来想,还真不知道是对还是错,江汉区房地产公司当时也是事业单位,如果去了那里,说不准潘石屹现在没我有名呢!”黄晓阳打趣地说,“那时候我绝对是想进体制内的,当时我考了《长江日报》等几家媒体,有的也面试了,不知道为什么没要我。”


  随后的几年,黄晓阳在媒体这个江湖上漂泊着,“徘徊于门内门外”。在武汉的几家杂志干得一直不顺心,再加上夫妻感情也出了问题,黄晓阳决定远走广西,在北海市找了一家报社落脚。半年后,他回到武汉,但第二天又不辞而别赶往广州,到一家消费者权益报当上了调查记者……1997年《南方都市报》创刊,他又投身其门下,仅仅5个月之后,黄晓阳自动“出户”,当起了自由撰稿人,并与书商和出版社结下了“不解之缘”。



  “我这次转向,纯粹是为了生存,为了赚钱。主要是为一些媒体写‘命题作文’,靠一部电脑,一根网线,很短的时间内就能攒出一本书来。我打字的速度基本上相当于一个打字员的水平。”比如,美国“9·11”事件发生之后,黄晓阳很快就写出了一本《拉登传》;张国荣跳楼自杀,几天后全国就连载他写的《张国荣传》。这类东西写多了,一些出版商就开始找他写明星,《王菲画传》、《刘德华画传》、《梅艳芳画传》、《章子怡画传》……2005年前后,中国兴起画传热,“毫不客气地说,我称得上是中国画传第一人”。


  当自由撰稿人原本是他自己的选择,但后来他发现太自由就会让人精神懒惰,于是又挣扎着摆脱这种状态。2007年,黄晓阳来到湖南长沙,就职于湖南日报旗下一家杂志社。“《二号首长》出版以来,很多人问我是什么级别的官员,如果按体制内的级别来算,我应该是个处级干部吧,但可惜的是,我一直游走在体制边缘,别说是官,连个正式工都不是,只是个打工者。”离婚后,黄晓阳于2000年再婚,把家安在了广州。如今,他在长沙租房住,每半个月回一趟家。他说:“这么多年,都习惯了。”


“我开启了官场小说的第三个时代”


  黄晓阳认为,当代官场小说经历了三个历史阶段:第一个阶段,在上世纪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最早出现的是改革小说,包括国企改革以及个别官员掀起的一些制度改革。第一部与官场有关的小说是《乔厂长上任记》,第一部长篇小说是《新星》,后来出现了很多这类题材的作品及作家,主要是改革、反腐,但是主人公都是正义凛然、不食人间烟火的,属于英雄式的、高大全的人物。“在《新星》的时代,这类的东西震撼了一代人,也鼓舞了一代人,因为社会需要变革,它需要有一种力量,这样的小说给了这种力量,所以它大行其道。”黄晓阳说,当社会矛盾和社会腐败达到一定程度时,民众不再接受这种作品,还写这种小说,别人就觉得是讽刺了。


  第二个阶段从上世纪末开始,改革进入攻坚期,腐败现象趋于严重。于是,湖南就出来两个人物,一个是王跃文,他写了官场小说《国画》;一个是阎真,他写了《沧浪之水》。他们很客观、真实地反映了官场现状,把一些久居神坛的官员“拉”下了马。这两部小说一直是官场文学的经典,影响了许多人。


  又过了10多年,社会矛盾更加复杂化,人们对腐败更加痛恨,很多人带着强烈的个人情绪或者抱怨、不满看待社会和官场。“越来越多的官场小说,把王跃文他们举起的那面旗帜引进了一个死胡同。这对社会有意义吗?没有建树,就只是抱怨。”


  黄晓阳说他一直在思考,作为反映官场的文学作品,需要一些理性和带有哲学的思考,去引导社会。“我开启了官场小说的第三个时代。”黄晓阳说,他不把官员进行好坏之分,或廉贪之分,而把他们赋予“技术等级”,衡量的是官场平衡术。“不同于前两个阶段的,就是我的官场小说里有哲学。也就是我在《二号首长》封面上推荐的那句话‘王者伐道,政者伐交,兵者伐谋’。”


所以,所有正在经历官场生涯或者即将经历官场生涯的人,一定要好好的参阅参阅这本书。现在我们将在我们酒立得的公众号持续放送这篇小说的连载。有兴趣的朋友们千万不要错过了哦。喜欢的朋友,还可以分享给朋友,关注之后,历史消息记录就可以从头开始仔细品味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