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推小说《与你相见不相识》全文完整版免费阅读

免费拉拉文学 2018-12-12 07:41:01

第1章 我们见过么?

  拉克尔酒庄内,正举行着一场空前盛宴,酒庄主人秦老正在台上致辞,来往宾客皆是西装革履衣香鬓影。


阅读小说《与你相见不相识》全文,请添加微信公众号:❤“ 大海文学 ”❤,回复小说名字即可在线阅读全文.


  在外面不断拍照的媒体无法进入大厅,现场记者更是估价此次宴会花销上亿,好大的手笔!

  陆之尧来得有些迟,新拿的项目占据了他的脑子,宴会这种事,若非秦老邀请,他也不会来。

  正这样想着,一阵清香扑入鼻中,女人毫无防备地撞入了他的怀中。

  “不好意思。”她微微低头致歉,清浅的目光扫过他的脸,转身带走一阵微风。

  陆之尧有些发愣,一切就像是慢动作。

  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捉住她的藕臂,“我们见过么?”

  秦姝的眼中满是茫然,“您是……”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陆之尧放开了她,“没什么,我看错了。”

  秦姝走后,陆之尧看着自己刚刚碰过她的手,紧紧攥起来。

  选了个视野绝佳的位置,陆之尧俯瞰宴会大厅,仿佛独立于现场的欢声笑语之外。即便是明亮的光线,也只停在他的腰身处,昏暗的光亮让人无法看清他的面容。

  他的手倒是很好看,节骨分明,白皙修长。就那样握住栏杆,腰背挺得笔直,身上散发着与生俱来的贵气。

  “少爷,这是照片。”另一名黑衣男子将照片恭谨的递给他。

  他的目光停留在上面几秒,并未表态。而是将照片收在怀中。

  “秦家二小姐秦姝,十三年前失踪,四年前在海外被寻回。此前因为一次车祸而丧失了所有记忆……”

  不等黑衣男子说完,陆之尧竖起食指打断了他。

  这次宴会,美其名曰品酒会。但到底不过是秦老为秦姝举办的相亲会罢了,接下来还会有一个小型拍卖会,估计是想看,谁愿意千金为见伊人笑吧。

  他的目光停在那个女人的身上,她正与别家名媛一同谈笑。举止得体优雅,长发柔婉,抹胸拖尾鱼尾裙外,披了一件小皮草,不似刚刚的感觉。

  忽然,秦姝的眼睛亮了起来,那种璀璨的光彩让人有些挪不开眼睛。她几乎是飞奔过去,抱住了俊朗的年轻男子:“哥哥!好久不见,你想我了吗?”

  秦蔚然后退了几步这才稳稳站住,一改之前的严肃,宠溺的笑着,揉她的头发,语调里尽是温柔:“当然想,现在又长一岁了,可别再这么调皮了。”

  秦姝眨了眨眼睛,埋进他的怀里,轻轻在他耳畔叹了口气,“蔚然,过一会儿你来花园找我。现在,我得去解决一下那个虎视眈眈的男人。”

  抬头间,她仍然是明媚阳光的笑容。陆之尧蹙了蹙眉,他倒是没听说,这两兄妹的感情竟是这样亲密。

  秦姝捏着裙角,手中端着灌满威士忌的酒杯,施施然走上了二楼。

  “我说这位大叔,”秦姝打了个酒嗝,“暗搓搓地在一旁看什么看呢?”

  陆之尧嘴角一抽,从暗处走过来。大叔?居然叫他大叔?

  “你也不年轻。”他挑眉嗤道。

  秦姝却轻笑,柔美的灯光将她的脸上覆上一层温柔的色泽:“你刚刚问我,我们是否见过?”

  她起身,环手抱拳直直盯着他,笑意兀地就冷了,“说不定真的在哪里见过。”

  男人的眉间却没有轻松的色彩,他不由分说地将女人搂入怀中,一手轻轻捏着她的下巴,极为用心地盯着她脸上那错愕的神色。

  “是了,很熟悉。”他声音低沉,眼神却暧昧不已。

  “你放开我!”秦姝恼羞成怒,推搡着他。

  陆之尧却又靠近了她几分,“更熟悉了。”

  秦姝的脸腾地就燃烧起来,她没有预料到这一幕。虽然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从不按常理出牌,胆子也大得让人咂舌。

  见挣扎不得,陆之尧又没有进一步的动作,秦姝也安分下来,遂问,“什么熟悉?”

  “像一个人。”

  “谁?”

  “……”

  陆之尧眼中的温热很快降低了温度,“秦小姐好像很感兴趣。”

  秦姝回过神来,自己好像一直都在被他牵着鼻子走。

  她翻了个白眼,“不说就不说,你放开我。我们可一次都没见过。”

  “但你处心积虑的接近我?”陆之尧挑眉,今天到访的宾客不在少数,自己挑了这么个僻静的角落,她竟还寻了来。再加上之前那状似无意的碰撞,似乎都是铺垫呢!

  她哑然,骤然间对上他的双眼,举目四望,深邃如星海。心脏就在那一刻猛地往下一沉,随后开始快速地跳动。

  秦姝有些懊恼,咬着唇,“不过是看大叔长得太过好看,我在国外可是专心学习,没能近男色啊。”

  他低低哼了一声,似乎是笑了,又似乎没笑。

  “现在一看,也不怎么样。麻烦您老放开我,要是这样被你妻子看见,可别毁了我的名声。”

  忽然地,他张开了双臂,秦姝直直地摔在了地上。

  她龇牙爬起来,“你!”

  “嗯?”

  他好整以暇地环抱双手望着她,眼神里带着戏谑的笑意。

  “算了。”语罢垂手,眉眼间掩饰不住失落的神色。

  陆之尧挡在她要离开的路上,“怎么?”

  “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出现我面前。”

  她的目光冷下来,几乎是一瞬的事,陆之尧的眼中另外一个女人的模样与她重叠。

  那双摄人心魄的眼,与四年前一样冷,像割在他心上的刀一般,凛凛闪着寒光。

  他心中烦躁,阴着脸想要将她再度拉近怀里,却有人比他更快一步。

  秦蔚然笑眯眯地抱着秦姝,对陆之尧问道,“不好意思陆先生,舍妹年龄尚小不懂道理。如果有什么需求,不用客气直接与我说即可。”

  此时秦姝裹紧了小皮草,淡淡看他一眼,兀自下了楼。

  陆之尧作势笑了笑,“秦小姐的姿容,无论是秦老还是秦总你,都不太相像啊。”

  “那丫头是这样,像母亲多一些。”秦蔚然始终都是挂着笑脸,似乎想起来什么,又补充道,“刚刚见妹妹摔了一跤,裙尾留下一道口子。这是她自己缝制的裙子,也怪不得她心情不好,希望陆总不要怪罪。”

  陆之尧摆了摆手,也无心回到宴会上,索性就驱车离去。他还有很多事要做,无心去计较这些。

  秦蔚然回到秦姝的身边,拍了拍她的肩,“你还好么?”

第2章 旗开得胜

  “我能有什么事?”秦姝深吸了一口气,美好的面庞上带着明媚的笑。

  “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去。”

  秦蔚然与秦老打了个招呼,便带着秦姝驱车而走。

  这一夜秦姝没有睡好,纵然有酒精的麻痹,她也无法将往事从脑子里除开。可怕的是,往日就像是一场放慢的电影,一帧一帧地格外清晰,所有的细节都一览无余。

  睁眼到第二天清晨,黑眼圈重得像被人揍过。

  秦姝揉了揉头起床来,今天要代表秦氏去谈一桩生意。当然,这都是她计划之中的事情。

  收拾好自己,她盯着镜子看的时候,仍然感觉有些陌生。

  明光咖啡厅,这个贵得让人咂舌的地方,通常是谈生意的好去处。

  秦姝坐下没多久,对方的代表也来了。

  “秦小姐,久仰。”清朗悦耳的男声传来,秦姝视线上移,见到一个看起来颇有绅士风度的小鲜肉。

  她起身与他握手,“这位一定是林公子了,幸会幸会,请坐吧。”

  “早就听闻秦小姐美丽动人,今天一见,果然明艳非凡。”

  自回国后,秦姝早已听了不少的恭维话。

  她咧出一个礼貌的微笑,“客气话就不必说了,咱们开始谈正事吧。”

  林琮禹愣了愣,眼中闪过一抹光亮。

  “在众多竞争者当中,秦氏与陆氏脱颖而出并且成为最后的竞争者。一方面是因为贵公司与陆氏具有与林氏开发合作的条件,另外一方面,我父亲的意思,就是找一个完美的合作者。”

  秦姝听完,问道,“林总与陆氏谈过了吗?”

  “谈过了。”

  “感觉怎么样?”

  林琮禹有些疑惑,但还是如实回答,“是一个非常具有专业素质的公司。”

  “那么想必林总在与我谈话之前也调查过秦氏的情况对吧,感觉怎么样?”

  男人沉默片刻,开口道,“秦小姐是个爽快人,我也不拐弯抹角了。秦氏与陆氏是旗鼓相当的对手,所以无论是哪方面来说,都是商界的精英大鳄。”

  “既然如此,林总到底在犹豫什么呢?随便选一个不就行了?为什么还要三番四次地来找我们谈呢?不过就是怕错失任何利益不是么?”

  秦姝抿了一口咖啡,继续道,“我希望我没有吓到你,我虽然很少涉及生意上的事情。但父亲这次委派我来肯定是有原因的,我公司如果能够与贵公司达成合作关系,我们感到非常荣幸。如若不然,也深表遗憾,下次再合作即可。”

  林琮禹有些尴尬,他从没见过这样的竞标人。向来都是挤破了头都想得到对方的青睐,还没有这样潇洒的态度。

  “秦小姐……”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声尖叫便打破了咖啡馆的平静。

  “秦姝你这个死丫头!想死我了!”一个打扮时髦的女人朝着秦姝跑来。

  顾曼曼也不顾自己的身份,笑嘻嘻地抱着她。

  秦姝不觉得尴尬,“臭丫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告诉我!”

  “我昨天回来的!你在这里干什么……”顾曼曼的视线停在林琮禹的身上,脸上喜悦的神色被冲淡了几分。

  “你怎么也在这里?”顾曼曼撅嘴,一脸的不乐意。

  倒是林琮禹,像是发现宝贝疙瘩一般,“曼曼,你回来了怎么不说呢。我正在与秦小姐谈生意呢。”

  “谈生意?”顾曼曼喃喃着去翻桌上的文件,“原来是这个事。我听说你找陆总和秦氏谈了很多次了?”

  “是,老爷子说要慎重考虑,希望我将这件事办好。”

  顾曼曼一把挽着秦姝的手,带着傲气抬头看他,“小姝是我好姐妹,林琮禹你自己看着办!都这么久了还不下定论,你可别让人觉得你办事不力啊。”

  这明显就是在威胁他了,林琮禹却一点也不恼,反而带着笑,“好好好,你说什么是什么。”

  秦姝点了点顾曼曼的额头,“这是生意上的事,你又不懂,别瞎掺和。”

  “别啊,都这么久没见了,就让我为你解忧,你好陪我去逛街嘛。”顾曼曼摇着她的手臂,像个小孩一样撒娇。

  秦姝正要说什么,林琮禹却将合同爽快地递给了她,“我决定了,秦氏就是最好的合作伙伴。秦小姐,恭喜你。”

  她的脸上显现出惊喜的神色,“感谢林总的信任,我们集团一定会全力以赴做到最好!”

  午后回到家中,秦蔚然与秦老早已在餐桌上等候多时。

  “爸爸!我拿到合同了。”秦姝飞奔过来,扑进了秦老的怀里,“看吧,哥哥还说我肯定做不到!”

  秦老显得惊喜又意外,“我的宝贝女儿长大了,还知道为老爹分忧了。林家小子可是个倔脾气,你是怎么办到的?”

  秦姝神秘兮兮地眨眼,“你猜~”

  “我可猜不到,不过无论如何,你这第一次上战场就是大捷啊。是得庆祝,来!今天陪老爹好好喝一杯。”

  此时秦蔚然将饭菜都端了上来,“吃饭了,小妹今天辛苦了!昨天忘了给你生日礼物,吃完饭就补给你。”

  秦姝笑嘻嘻地,“哥哥,我只接受现金,没有现金,刷卡也行。”

  “狡猾!现金嘛,没有,不过我准备了更值钱的东西,保准你喜欢!”

  见秦蔚然卖关子,秦姝越发好奇了。吃到一半,她想起什么来,问道,“妈妈呢?她怎么不出来吃饭?”

  秦老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拍拍她肩,“不用管她。越来越不可理喻。”

  秦姝默然,不再说话。

  四年了,闵素蓉还是老样子。

  吃过饭,秦蔚然将秦姝领到自己书房里,给了她一个精致的木雕盒子。

  盒子还散发着木头淡淡的香味,她打开后,呈现在她眼前的,是一条项链。

  上面镶嵌着数不清的小钻石,在灯光下闪闪发亮,最中间的地方是一颗毫无瑕疵且完美切割的粉钻。

  “好漂亮!可是好熟悉啊,这条项链……”秦姝努力回想着是否在哪里见过这条项链。

第3章 两不相欠

  此时秦蔚然开口道,“这是一个月前纽约最大拍卖会上的最后一条项链。很多人想要呢,我想办法抢过来了。”

  他的语气中似乎带着小小的得意。

  秦姝的笑意逐渐淡了下来,“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阿姝,收下。听话。”

  秦蔚然轻轻地拍着她点头,眼神深邃,与陆之尧不同,他似乎心无旁骛,眼中只有她。

  秦姝的手一抖,项链差点掉在地上,“蔚然,我欠你家的,估计这辈子都还不清了。”

  他却安慰似的拍着她的后背,轻轻抱住她,喃喃道,“那就欠着吧,不用还了。”

  此时,市中心的一所住宅内。

  一个西装革履的黑衣人站定在办公桌前,不敢抬头。

  “少爷,秦氏拿到了合同。”

  陆之尧没有应声,专注地用特质抹布擦着一柄泛着寒光的刀刃。

  “另外关于秦小姐,属下也去查了。关于她的过去,是一片空白。着实让人生疑,但似乎秦老爷子一点没有起疑心。”

  陆之尧将刀缓缓放下,伸手将钱包里有些泛黄的照片拿出来。

  那是一个非常非常漂亮的女人。眉眼里都是妩媚的意味,红唇娇艳欲滴,像极了熟透的樱桃。左边嘴角有颗美人痣,她轻轻将头靠在陆之尧的肩旁,他的手搂着她纤细的腰枝。

  “还有呢?”片刻后,他开口问道。

  黑衣人沉重地摇了摇头。

  陆之尧点了一支烟,久久凝视着照片上的女人,“找昆翎帮忙。”

  “是!”

  黑衣人走后,房间里又恢复了寂静……

  陆之尧将手覆在心口处,又紧紧攥住。眉宇间少有地显现了痛苦的神色。

  傍晚,秦姝离开公司准备回家,却在公司门口见到那个男人。

  他倚在车旁,轻轻呼出的香烟缭绕在他的周身,让他的脸看起来有些不真切。颀长高大的身材,见到她时,不自觉地将手中的烟掐掉,双手插在裤带,站得笔直。

  秦姝想装作不认识,直接往车库走去。却又被陆之尧堵住了去路。

  她有些不耐烦,“你干什么?”

  “不干什么。”他微微耸了耸肩。

  “然后?”秦姝皱眉。

  陆之尧看了看自己的车,“上次在宴会上弄坏了你的裙子,我来道歉。”

  不就是一条裙子?虽然是限量版,但又不是什么大事,这个男人是有毛病吗?从前还没见过他这么事事计较。

  秦姝顿了顿,“道歉是不用了,况且我们两不相欠,不用这样,我还有事……”

  “等等。”他抓住了她的手,炙热的掌心将温度传入了她的手臂,“你确定两不相欠?”

  她一顿,的确并非两不相欠。他们之间的渊源与羁绊,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即便如此,她还是回头镇定一笑,“当然,难道……陆总与我认识么?如果说陆总要追我,这个借口都用烂了,不妨换个方式。”

  陆之尧当然不是那个意思,但见到她若无其事的笑容,他心中就莫名火大。

  因此一收拢臂膀,巧妙地将她搂在怀里,叫她挣扎不得。

  “你说什么?”他靠近,温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脸庞上。

  几乎是下意识的,她的脸就跟火烧似的红了起来。

  秦姝慌乱地看着周遭的人,不断地推搡着,“你放开!这么多人,要不要脸!”

  “不要。”他轻轻答道,目光却集中于她那张窘迫通红的脸上。

  嘴角扬起一丝笑意,竟就这样鬼使神差地吻了上去。

  一瞬间,酥**麻的感觉遍布了秦姝的全身。

  从前他就算碰着她都觉得厌烦,现在这样亲近,她根本不适应。不,不能说不适应,而是手足无措!况且除了那晚酒醉,他从来没有抱过她……

  “你到底想做什么!”待他移开唇瓣,她便懊恼地质问。

  秦姝可不想在计划实施前有意外的事情发生。

  他的嘴角勾起一丝暧昧的笑,“我请你吃饭。你如果拒绝……”

  陆之尧没有将话说完,意味不明,耐人寻味。

  现在已经有不少人往她这边看了,秦姝烦躁得要死,前几天才高调地举行了生日宴会,现在要是传出跟陆之尧的绯闻,对她最不利。

  “行行行,你放开我!”

  陆之尧依言放开,却还是牵住了她的手,往他的车走去。

  秦姝别扭极了,坐进车里才发现一个精致的礼盒。

  “你拆开看看。”他道。

  秦姝皱眉,将盒子放在了后面,没有理会他,“我不要!”

  到底是哪根筋不对劲?或者是他什么时候开始良心发现了?老天有眼的话,让他直接去死吧,就算是为他从前做的事赎罪。

  “收下。”他短短两个字,眼中却没有了方才的笑意,有些冷,“不然我……”

  秦姝头疼,不得不将盒子拆了,是一件精美异常的礼服。但看不出牌子,似乎……

  “你哥说那裙子是你自己亲手做的,那天是我失礼了,很抱歉。”陆之尧专心开车,没有看她。

  她却扑哧笑出了声,秦蔚然可真会整人。她又不是裁缝,怎么可能会做衣服,陆之尧绝对被他给坑了。

  “笑什么?”陆之尧发现有些不对劲。

  秦姝憋笑,一直望着窗外,生怕被看出端倪来,“没什么。”

  车子到达四季酒店,秦姝看见酒店的时候愣住了。

  “怎么?”陆之尧的口气似乎别有深意。

  “陆总也太舍得花钱了。”秦姝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差点露馅。

  经理自然认识这位南川的大人物,将二人径直往二楼的包间带去。

  就坐后,陆之尧点好了菜,将菜单推到秦姝的面前,“你来。”

  秦姝几乎是下意识地,点了点鹅肝,后又一怔,改了别的菜。她能够感受到陆之尧那灼热的视线,心道不好。

阅读小说《与你相见不相识》全文,请添加微信公众号:❤“ 大海文学 ”❤,回复小说名字即可在线阅读全文.

  “陆总这么看着我,实在是太不礼貌了。”秦姝将刚倒上的红酒灌入肚中。

  陆之尧神色不改,温暖的灯光下,显得有些过于冰冷严肃。

  “只是刚巧想起朋友说过的一句话。”

  他的视线没有离开她半秒,看得秦姝有些头皮发麻,“什么话?”

  “人的音容相貌或许会改变,但有些刻进骨子里的东西却不容易改变。”

第4章 你说我无情?

  说到这里,陆之尧意味不明地一笑,秦姝深感被动。

  “原来如此。”秦姝为自己又倒上一杯。

  秦姝觉得,如果自己参加奥斯卡颁奖的话,自己肯定能得个小金人。

  陆之尧见她神色如旧,又继续道,“秦小姐听说过薛绮罗么?”

  “陆总的前女友?别说南川,就算是国外,她的名字都是为人熟知的。”

  “为人熟知?”

  见陆之尧疑惑,秦姝娓娓道来,“或许是一种象征吧。陆总或许不知道,这世界上,痴情的人总比无情的人要多。就像……从前的白娘子和现在的薛绮罗。”

  “你在说我无情。”

  “陆总想多了。”

  陆之尧的神情上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却仍是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你不是当事人,怎么知道当年的实情。”

  “是了,我不是,我也不知道。”秦姝轻松地耸了耸肩,脸上挂着柔美的笑容。

  她说的话,好似一阵微风,吹过便罢。但在陆之尧的心中,她是若有所指,他也在她的眼中看不出任何情绪来。

  菜已经上齐。秦姝低头吃饭,她感觉气氛比之前更加沉重了几分。

  陆之尧在她的心中向来是沉默寡言的人,今天说这么多话,或许比从前对她说的还要多。想到这里,她的心脏没由来的抽了抽。

  以另外一张面孔与他说话果然很怪异!

  吃到一半,他仍然没有说话,秦姝觉得有些压抑,便借口去了洗手间。

  秦姝刚从隔间出来,便听见有人在外面细碎地八卦着。

  “我刚刚看见陆总来了,真是稀罕事。”女人的声音明显是压低了,生怕被人听见。

  “可不是吗?他好像还和那个秦小姐一起来的,你说这两个人会不会……”

  “我看啊!八成是!”

  秦姝顿住脚步,靠在墙边,拿出一支烟,打算将这个八卦听下去。

  “人家陆总守着白小姐四年了,这么痴情的男人可不好找。之前那个薛绮罗,对陆总一片痴心啊,她死了,又来了秦姝。我看,以后指不定还有谁呢!”

  “就是就是,现在的女人怎么都这副德行!我听说以前路总经常跟薛绮罗来这里吃饭的,后来薛家一破产,陆家就跟白家定了婚约,真是无情!”

  是啊,真是无情。

  秦姝淡淡笑了笑,从口中吐出一缕薄烟,昏暗的灯光下,那张精致漂亮的脸显出了少有的落寞。

  忽然,两个女人的声音顿住,结结巴巴地,“陆……陆总,您……”

  陆之尧?秦姝掐灭了烟往外看去。

  陆之尧冷冷地站在外面,脸色似乎比之前还难看。

  是了,应该是恼羞成怒了。

  这是秦姝的想法。

  “滚!”他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一个字,似乎包含着他无法发泄出来的愤怒。

  二人脚底抹油似的逃走了。

  此时秦姝才拍了拍衣裙走出来。

  “哟,陆总。怎么了?发这么大火气。”秦姝笑着擦了擦自己的手。

  陆之尧却凑过来闻了闻,“你抽烟了?”

  “我……”这莫名其妙的紧张是怎么回事!秦姝显得有些不自然,她故作镇定地捋了捋头发,“关你什么事。”

  陆之尧的脸色仍然没有缓和下来,他抓住她的手往外走去,“以后不许抽烟!”

  “你管我呢!”

  秦姝非常不习惯被他牵着,一直在挣扎。

  “陆先生!”她加大了音量,陆之尧停下脚步,回头望她。

  他的眼中带着略微的不解,似乎他牵她的手是理所当然,他管着她也是理所应当。

  “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你无权管着我!”语毕,趁着他的手松懈下来,她挣脱了他的桎梏。

  似乎是为了表示反抗,秦姝拿出一支烟来点燃,又开始吞云吐雾。

  她刚想往外走,又被陆之尧大力拖回来,狠狠地摁在了墙上。

  他仔细想了想,他们似乎真的没有任何关系。唯一的关系就是他凭空的猜想。陆之尧很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在今天,第二次吻住了她。这一次不是蜻蜓点水,而是略带惩罚性的剥夺!

  过往的人不少,都会好奇地瞥上一眼。但陆之尧才不会管这么多,一直到秦姝的双手忘记抵抗,他才缓缓将她放开。

  “陆之尧,你觉得这样很好玩么?”

  秦姝的脸上还有一丝粉红,但旖旎还未褪尽的眼中,却早已装满了恨意。

  陆之尧不语,同样的一句话,横跨四年重叠在一起萦绕心中。

  玩?他从来不会玩。

  “我不会做第二个薛绮罗。”秦姝将嘴角散开的口红擦干净,狠狠推开他往包间走去。

  陆之尧一手撑在墙上,垂着脑袋,摸不清悲喜。暖光灯将他的影子拉长,度上一层孤独的黑色……

  “陆总。”陌生的男声传来。

  陆之尧不耐回首,那人说,“我们家少爷有请。”

  秦姝回到包间将外套和包都拿好,便出了酒店。一出去就看见陆之尧正与一个黑衣人正在交谈什么。

  她刚想移开视线,那名黑衣男子上车就跑,陆之尧则是直接倒在了地上。

  秦姝都没来得及收回下巴,又见他挣扎着爬了起来,扶着墙。转身见到她便朝她跌跌撞撞地走来。

  秦姝一怔,她从没有见过陆之尧狼狈的样子,他如明镜的眼中永远都是高人一等的傲气,言语之间都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

  在没有秦姝这个身份之前,他甚至都没有拥抱过自己。

  陆之尧一把抱住她,轻声在她耳边喃喃,“送我……回去……”

  他喘着粗气,身体热得发烫。

  秦姝愣住了,她喝了不少的酒,可不能开车啊。但是话说……她为什么要管他!她跟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啊!

  “你……你可别指望我!我是不会管你的!”

  秦姝欲要将他推开,这男人却像个牛皮糖一样踹都踹不开,不久后,秦姝一脸绝望地放弃了挣扎。为了打车,又硬是在冷风中站了十来分钟。

  上车时,她已经开始打哆嗦了。要放在以往,秦姝才不会被冻成这样。

  陆之尧似乎已经昏迷过去了,口中却还是在喃喃自语,她碰了碰他的手,温度还是没有降下来。

  这厮是怎么了?怎么那个黑衣人这么慌张的逃跑?难不成是在害怕别人看见他么?

第5章 我被下药了

车子到达目的地,那栋昔日熟悉的公寓在夜色中再次呈现。

  秦姝好不容易将他弄进屋子里,他又似乎恢复了几分理智。

  “你……”陆之尧想要说什么,却忽然按住头,格外痛苦的样子。

  秦姝的心一咯噔,以为是什么并发症,下意识的想要过去查探。

  “别过来!”他踉跄后退,就算是在这样昏暗的灯光下,他脸上的红晕也一清二楚。

  “你怎么了?我胆子小,你可别吓我。”她怯怯站在一旁。

  这时候她或许没有意识到,从前对他的执念,对他的关怀以及对他的紧张,已经成为了刻入骨子里无法改变的事情。

  陆之尧忽然站起来,跌跌撞撞地跑到了二楼的房间,不久后,便传来洗澡的声音。

  秦姝仍然不知道他这样到底是着了什么道,只是紧随其后来到房间。

  然而她的脚步却停留在门口,迈不进去。

  这间房从前是她的房间,也是他们的新婚之后的房间。

  秦姝犹豫了一会儿,才走到屋子里打开衣柜。

  她的衣服一尘不染地放在原处,不同的是,旁边空着的衣柜早已放满了他的衣服。

  好像女主人只是短暂的外出,随时都有可能打开这扇门来到这里。

  秦姝呆呆地拂过那些衣裙,心乱如麻。

  半个小时后,陆之尧从浴室里出来,身上没有热腾腾的热气,平时一丝不苟的头发正凌乱地滴着水。漂亮紧实的肌肉暴露在某人的眼中。

  “你还在?”他的目光掠过她,走到窗前开始擦拭滴水的头发。

  秦姝被他这句话给噎了,“我这就走!”

  陆之尧微微垂首,“站住。”

  “干什么!”

  “……干你。”

  秦姝一愣,正觉得惊异,可还没等反驳什么,又被某人困住了去路。

  这次,是被他从身后死死拥住。

  熟悉的味道萦绕鼻尖,他深深浅浅的呼吸以及长到令人发指的眼睫,都是如此真实。

  “陆总,我好心送你回来,你这是想做什么。”秦姝觉得一阵尴尬,这个男人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你想走?”

  这句话却像是直直戳进她的心窝子。

  “这里不是我的家,我当然要走。”

  陆之尧看她一眼,便将她放开,“我觉得有必要让你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她觉得疑惑,脸上的红晕还未散尽。

  他拿起斟满威士忌的酒杯一饮而尽,“这与你有关。”

  “你什么意思?说清楚点!”

  “我刚刚被人下药了,那药是什么你用脑袋想想也知道。”

  春药?!

  秦姝觉得浑身不自在,一方面是惊讶于对方的肮脏手段,另外一方面是介意陆之尧说的话,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又不是她让人下药的。

  她觉得头疼,不耐烦道,“撇开这个不说,你以后少对我动手动脚。从前在公众面前矜贵的大总裁居然就这么**良家妇女!况且你还是有妻室的人。”

  “我怎么不知道我结婚了?”

  “难道白小姐躺在病床上,你就打算抛弃她?”

  陆之尧的脸色迅速阴沉下来,看得出来他不喜欢有人在他面前提及白茗玉。

  “管好你的嘴。”他冷冷瞥她,“你可以走了。”

  这男人的破脾气还真是没改。

  秦姝觉得心里憋屈,更是直接反驳道,“你自己做的事情难道还羞于说出来么!没有担当!薛绮罗当年真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你!走就走,以后再也不见!”

  陆之尧本来没什么反应,在最后四个字眼时,他的瞳孔瞬间收缩,猛地回头看她离开的背影。

  再也不见?你始终都是这么狠心啊。

  他追上去,轻轻松松便将她扛回了房间。

  “你干什么!我说的有错吗!薛绮罗就是看错了人才会落得那样的下场,连个全尸都没有。”

  她气结,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竟然挣脱了。

  “陆之尧你就是个人渣!”

  “你什么都不知道!”他的目光变得阴骘寒冷,似乎恨不得将这个女人给生吞活剥了。

  秦姝几乎就要被气笑了,“说得那么漂亮,你还不是抛弃了薛绮罗?”

  陆之尧似乎就要给出答案,却还是欲言又止。

  而他的沉默在秦姝的眼中,就是否认。

  “所以啊,陆之尧,以后离我远点!我不想再见到你!”

  秦姝忿忿而去。

  走到别墅区的门口,却遇见了顾曼曼。

  “阿姝!你怎么在这里?”顾曼曼摇下车窗。

  秦姝脱口便道,“送一只狗回家。”

  “狗?”顾曼曼有些惊讶,谁的狗,用得着秦姝这么大费周章的送回来?

  “算了,你别管了。”解释起来也费力,秦姝扶额。

  顾曼曼刚想说什么,此时后面又有一束灯光打来,那人冷不丁地将车停在了她身边。

  “上车。”熟悉的声音,用脚指头想都知道是陆之尧。

  秦姝连头也不回,直接上了顾曼曼的车,“曼曼,我们走!”

  身边好友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在催促中踩下了油门。

  路上,顾曼曼仍然是好奇,“你跟陆之尧什么情况?”

  “这破事,也是我倒霉,一回国就这样。”秦姝揉着太阳穴,心乱如麻。

  看她烦成这样,顾曼曼只得转移了话题。

  “晚上找你都找不到,还想跟你一起吃个饭好好谈事的。”

  听见顾曼曼说的话,秦姝一顿,“有消息了?”

  “算是吧。不过你打听薛绮罗的弟弟做什么?”

  被问及此处,秦姝不能说,但如果不说,按照顾曼曼的性格,她肯定不会就此罢手。虽然之前与她培养情谊是为了让她助自己一臂之力,但夜长梦多,保不齐就东窗事发。

  豪门之中,真心情意难寻。

  “时候到了我就告诉你。”无奈之下,秦姝只得用这句话来搪塞。

  顾曼曼忽然将车子停在一边,看着她,眼中微有愠怒,“你这是把我当外人了。”

  “曼曼,我有难言之隐。”秦姝得承认,顾曼曼是这众多棋子中无法预测行动的存在。如果稳不住她,大局岌岌可危。

  而她却不吃这一套,看着生气极了。

  秦姝无奈之下,将自己的衣袖挽到臂膀,伤疤的冰山一角被揭开,在白皙皮肤的衬托下,是如此的丑恶。

  “你……这是怎么弄的?”顾曼曼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女孩子的身上这么长一条丑疤,那是得遭到什么罪留下的?

阅读小说《与你相见不相识》全文,请添加微信公众号:❤“ 大海文学 ”❤,回复小说名字即可在线阅读全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