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说连载:太原之恋(下)

达理知书 2019-09-04 14:09:17

点击标题查看往期精彩内容:

最新科幻小说连载:太原之恋(上)

科幻小说连载:太原之恋(中)


新版诅咒诞生之际,立刻意识到了自己肩负的宏伟使命。由于这个目标太宏大了,诅咒 4.0 没有立刻行动,而是留下足够的时间让自己充分繁殖,以达到操作所需的足够数量,同时互相联系,慢慢形成一个统一行动的整体。行动的总原则是:对诅咒目标的清除首先从软性操作开始,然后过渡到硬操作,并逐步升级。


十小时后,晨曦初露时,操作开始。


软操作主要针对敏感的、神经脆弱的和冲动型的目标,特别是那些患有抑郁症和狂躁症的男女。在这个心理病和心理咨询泛滥的时代,诅咒 4.0 很容易找到这类人。在第一批操作中,三万名刚从医院完成检查的人被告知患有肝癌、胃癌、肺癌、脑癌、肠癌、淋巴癌、白血病,最多的是食道癌(本地区高发癌症),另有两万名刚验过血的人被告知 HIV 阳性。这些诊断并非简单伪造出来的,而是由诅咒 4.0 直接操纵 B 超、CT、核磁共振仪、血液化验仪等医疗检查设备得出的“真实”结果。即使去不同医院复查,结果也一样。这五万人中,大部分都选择了治疗,但有四百多人本来就活腻歪了,得知诊断结果后立刻一了百了,以后还陆续有做此选择的。随后,五万名敏感的、抑郁的或狂躁的男女都接到了配偶或情人的电话。


男人听到他们的女人说:你看你那个熊样屁本事没有你还像个男人吗我已经和某某好了我们很和谐很幸福你去死吧。男人对他们的女人说:你已人老珠黄其实你当初就是恐龙我瞎了眼怎么看上你的现在我和某某在一起我们很和谐很幸福你去死吧。诅咒 4.0 编造的情敌大都是目标本来就最讨厌的人。这五万人中,大部分都通过直接找对方质问而消除了误会,但也有约百分之一的人选择了他杀和自杀,其中一部分把两者同时做了。还有另外一些软操作。比如,在已经势不两立、剑拔弩张的几大黑帮之间挑起大规模械斗,或把被判无期或有期徒刑的罪犯的判决书改成死刑并立即执行,等等。但总的来说,软操作效率很低,总共清除的目标只有几千人。不过诅咒 4.0 有正确的心态,知道大事情是从一点一滴做起的,不以恶小而不为,所有的手段一定要都试到。


在软操作中,诅咒 4.0 清除了自己最初的创造者。在创造诅咒后的岁月中,诅咒始祖一直对男人倍加提防,二十年来一直用最现代化的手段监视老公,几乎成为谍报专家。但她突然接到一向安分守己的老公的电话,致使心脏病突发,送医院后又被输入进一步加剧心肌梗死的药物,死于自己的诅咒下。


五天后,硬操作开始了。之前的软操作在城市中引发的超常的自杀和他杀率已经引起了高度恐慌,但诅咒 4.0 仍需避免被政府发现,所以硬操作的第一阶段进行得很隐蔽。首先,吃错药的病人数量急剧增加,这些药的包装都正常,但吃下去的大部分一剂致命。同时,吃饭噎死的人也大量出现,都是工作丸在嗓子眼儿膨化所致;还有少部分是撑死的,因为工作丸的压缩密度大大超标,那些食客掂着沉甸甸的小丸,还以为物超所值呢。



第一次大规模清除操作针对自来水系统展开。即使对于一切受控于网络人工智能的城市,把氰化物或芥子气加入自来水也是不可能的,所以诅咒 4.0 选择了两种无害的转基因细菌,它们混合后能产生毒性。这两种细菌并不是同时加入到自来水系统中,而是先加一种,待其基本排净后再加第二种。两种物质的混合其实是在人体内进行的,后一种细菌与残留在胃和血液中的前一种发生作用,生成毒性。如果这时仍不致命,那目标去医院取到的药物再与体内已有的两种细菌发生反应,做完最后的事。


这时,省公安厅和国家 A.I. 安全部已经定位了灾难的来源,针对诅咒 4.0 的专杀工具正在紧急研发中。于是,诅咒操作急剧加速和升级,由隐藏的暗流变为惊天动地的噩梦。

这天早晨的交通高峰时段,从城市的地下传来一连串沉闷的爆炸声,这是地铁相撞的声音。太原市的地铁建成较晚,设计时正值城市成为暴发户的时候,所以十分先进,磁悬浮在真空隧道中运行,以高速闻名,被称为“准时空门”,意思是从起点进去后很快就能从终点走出。因此它们的相撞也格外惨烈,地面因爆炸而隆起一座座冒出浓烟的小山包,像城市突然长出的恶疮。

这时,城市中的大部分汽车已被诅咒控制,成为进行诅咒操作最有力的工具。一时间,全城上百万辆汽车像做布朗运动的分子那样横冲直撞。但这种撞击并非杂乱无章,而是遵循着经过严密优化计算的规律和顺序,每辆车首先尽可能多地清除车外行走的目标。


所以在混乱的初期,发生撞击的车辆并不多,每辆车都在追逐并冲撞行人。车与车之间密切配合,对行人围追堵截,并在空地和广场上形成包围圈,最大的包围圈在五一广场,几千辆汽车围成一圈向中心撞击,一下子就清除了上万个目标。当外面的行人几乎都被清除或躲入建筑物后,汽车开始撞向附近的建筑物,以清除车内的目标。这种撞击同样是经过精密组织的。对于人口密集的大型建筑物,车辆会集中撞击,后面冲来的车会蹿到前面已撞毁的车上面,就这样一层层堆起来。在市里最高建筑——三百层的煤交会大厦下面,车辆堆到十多层楼高,并疯狂燃烧着,像是要火化大厦的一圈柴堆。在大撞击的前夜,市里出现出租车集体排长队加油的奇观,所以撞击时它们的油箱都是满的。与此同时,从城市两个机场强行起飞的上百架民航飞机也纷纷在市区坠毁,像一堆巨型燃烧弹,加剧了火势。政府发出紧急通告,宣布城市处于危机状态,呼吁人们待在家中。


这个决定最初看来是正确的,因为与大型建筑相比,居民楼遭到的袭击并不严重,这是因为居民区的道路显然不像城市主要街道那么宽敞,大撞击开始后不久就堵塞了。但很快,诅咒 4.0 把每户人家都变成死亡陷阱——煤气和液化气全部开放,达到爆燃浓度后即点火引爆。一座座居民楼在爆炸中被火焰吞没,有的建筑甚至被整座炸飞。


政府的下一步措施是全城断电,但这时城市中已经没电了,诅咒 4.0 失去了作用,但它已经成功了。



整座城市陷入一片火海,火势迅速增大,其猛烈程度甚至产生了二战时期德累斯顿大轰炸的效应:城内的氧气被火焰耗尽,人即使逃离火区也难逃一死。

由于很少接触上网的东西,同其他盲流哥们儿一样,大刘和大角逃过了诅咒最初的操作。在后期操作开始后,他们凭着在城市中长期步行练就的技巧,以与其高龄不相称的灵活躲过了多次汽车冲撞,又凭着对市区道路的熟悉,在大火初期幸存下来。但情况很快变得愈加险恶。整座城市变成火海时,他们正在还算宽阔的大营盘十字路口中心。窒息的热浪开始笼罩一切,周围高层建筑中的火焰像巨型蜥蜴的长舌般舔过来。描写过无数次宇宙毁灭的大刘惊慌失措,而作品充满人文主义温情的大角却镇定自若。


大角拂须环视着周围的火海,用悠长的语调说:“早知毁灭如此壮观,当初何不写之?”


大刘两腿一软,坐到地上,“早知毁灭这么恐怖,当初写它真是吃饱撑的!唉,俺这个乌鸦嘴,这下可好……”


最后他们达成了一致见解:只有牵涉到自个儿的毁灭才是最刺激的毁灭。


这时,他们听到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像火海中的一块晶冰:“刘和角,快走!”循声望去,只见两匹快马如精灵般穿出火海,马上是 SFK 编辑部最漂亮的两个长发 MM,她们把大刘、大角拉上马背,骏马在火海的间隙中闪电般穿行,飞越过一排排燃烧的汽车残骸。不一会儿,眼前豁然开阔,马已奔上汾河大桥。大刘和大角深吸着清凉的空气,抱着 MM 的纤腰,脸上感受着她们长发的轻拂,觉得这逃生之路真是太短了。


过了桥就基本进入安全地带,他们很快和 SFK 编辑部的其他人会合,骑上高头大马。这威武的马队向晋祠方向开去,吸引着路边步行逃生者惊羡的目光。大刘、大角和 SFK 的编辑都看到,幸存者的队伍中还有一个骑自行车的人。之所以注意到他,是因为这年代自行车也都由网络控制,诅咒早就把所有的自行车完全锁死了。骑车的是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他是撒碧。

由于早年被诅咒病毒骚扰,撒碧对网络产生了本能的恐惧和厌恶,在生活中尽可能地减少与网络的接触。比如,他骑的自行车就是一辆二十年前的老古董。他住的地方在汾河岸边,靠近城市边缘。在大撞击开始时,他就骑着这辆绝对没有上网的自行车逃了出来。其实,撒碧是这个时代少有的知足者,对自己艳遇不断的一生很满足,就算这时死了也毫无怨言。


马队和撒碧最后上了山,大家站在山顶呆呆地看着下面燃烧的城市。狂风呼啸,掠过周围的群山,从四面八方刮向中心的太原盆地,补充那里因热力而上升的空气。

距他们不远处,省政府和市政府的主要成员正在走下载着他们逃离火海的直升机。市长的口袋里还装着一份发言稿,那是为即将到来的城庆日准备的发言。确定太原城的诞生日期颇费了番周折,专家称,公元前 497 年,古晋阳城问世,历经春秋、战国至唐、五代等十数个朝代,太原一直是中国北方的军事重镇。从公元 979 年赵宋毁太原,新兴的太原又先后在宋、金、元、明、清等数朝中崛起,它不仅是军事重镇,而且发展成为著名的文化古城和商业都会。于是,政府提出了城庆口号:热烈庆祝太原建市两千五百年!现在,历经了二十五个世纪的城市正在火海中化为灰烬。


这时,携带的军用电台终于接通了中央,得知救援大军正在从全国四面八方赶来。但通信很快又中断了,只听到一片干扰声。一小时后接到报告,救援队伍已停止前进,空中的救援机群也已转向或返回。

省 A.I. 安全局的一名负责人打开笔记本电脑,上面显示着最新编译的诅咒 5.0 的代码。在目标参数中,“太原市”“山西省”“中国”已被换成了“*”“*”“*”。


【完】




达理知书

分享、传播有意义、有价值的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