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中芳树:皆杀的中国幻想网文初代目

牛虻2532 2019-06-27 15:23:54




1 ?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田中芳树没有接受任何一所大学的讲座邀请,他的性格类似于其笔下只作“二秒演说”的杨威利,温和而沉静。对他来说,讲演不是一个轻松的任务。


5月21日晚,田中芳树在复旦作了他人生中第二场在大学的讲演。讲演五十分钟,观众两百人,鼓掌十一次。




2 ?



田中芳树的《银河英雄传说》与其说是科幻小说,毋宁说是一本架空历史小说,“历史是一堆灰烬,但灰烬深处有余温”,而《银英传》给了这堆灰烬以深邃的星空背景。

它莫名其妙的比喻,辛辣的论调,恢弘厚重的历史感,揉和成了宇宙这巨大剧场中一首迷人的曲目。独特的“”模式,与红白机、国产动画片一起构成了许多人的童年。


架空历史总是能够给人带来双重的快感,一边沉醉于架空的幻想,一边对照历史寻找原型,在过去的时光中寻找心灵的乌托邦,暂时摆脱乏善可陈的日常,无疑是一种阅读的享受,二更短烛三升酒,小阁高栖老一枝,无过于此。




3 ?



田中芳树的《银英传》于三十余年前一经推出,迅速风行日本,并被以盗版的方式引进中国大陆。书中浩渺宇宙叠加深闳历史的无穷魅力深深吸引了一大批拥趸,在这些用56k猫上网追读《银英传》的年轻人中,后来的中国初代网络文学作家们赫然在列,他们中的一部分就以模仿田中芳树作为自己写作的开始。可以说,是田中为中国科幻网络文学的起步奠定了基础。


山西阳泉娘子关电厂的刘慈欣

上海思南路邮政支局的蔡骏

在金庸客栈做版主的今何在

在华盛顿大学攻读分析化学的江南

他们在不同时期以不同的方式接触到田中的《银英传》,或多或少地受着那宏伟叙事的影响,开始小心翼翼地谱写起属于自己的宇宙交响曲,后来,其中最耀眼的一颗明星,《三体》横空出世,“碾碎了中国科幻”。


当大刘借井上宏一之口说出杨威利的经典名言—“国家兴亡,在此一战,但比起个人的权利和自由来,这些倒算不得什么,各位尽力而为就行了”—时,透过三十年岁月和两个庞大架空世界的诡谲波光,我们仍能嗅到那专属于杨威利的散淡与执着,在经典与经典隔空对话的那一瞬间,文字的魅力超越了一切。


- 起点五大神 -

面对水滴排成矩阵的人类舰队,和数以百万公里计的宇宙战场,让人想起《银英传》中那显得不怎么科幻的作战场面(图源王壬《水滴》)




4 ?



2000年前后,《银英传》获得日本星云奖已逾十年,它的小说和漫画仍然在中国以盗版的形式盘踞着书摊,却已经没有当年的火爆。


  • 1999年,“假如记忆可以移植”的高考作文题仿佛是幻想文学兴起的前奏,一道中国本土幻想文学的大潮呼之欲出;

  • 2002年,清韵论坛的“天马行空”板块,江南、今何在、遥控等人开始构筑以故事接龙为肇端的“九州”系列,后来在这个温床中,诞生了《九州缥缈录》;

  • 2005年,文舟以一篇《一吨半之金男银女》拉开了“五陵”系列的华美大幕,冥灵、荆洚晓、本少爷等作家在峨眉笔会后迅速跟进,老妖姚海军任主编的《科幻世界》和《飞·奇幻世界》杂志傲然崛起,大量优秀作品井喷式涌现;

  • 2006年,大刘以年均五篇的速度创作多年,《三体》开始在《科幻世界》上连载,而《诛仙》已经踏上游改之路……


那是属于中国老牌幻想文学最辉煌的年代。


也正是在那时,我开始看《飞·奇幻世界》,浑然不觉那是幻想文学处在剧变边缘的一年:本来以为是开始,没想到却是巅峰。


遥控的《大炼金时代》,风清骨峻的仙侠语言,妙入毫颠的历史人物架空,我也就读了十七八遍吧。


5 ?



好景不长,九州的分裂,期刊的衰落,网文对于更新和点击量的要求,更重要的是读者群体和审美的变化,使中国幻想文学迫不得已在仍然稚嫩的时候奔跑起来,各类母题的高度类型化套用和改造,已经到了“奇外无奇更出奇”的地步。一大批作家被遗忘了,另一大批作家火了起来,越来越多的人在看网文,然而中国幻想文学在文学性和思想性上,却再难有所突破

城头变换大王旗,各领风骚三两天,虽然后来有《斗破苍穹》、《盗墓笔记》、《步步惊心》这样现象级的作品出现,但幻想文学似乎已经错过了步入殿堂的机会,陷入了yy和无限升级的泥淖。时至今日,面对国外友人时,《三体》之外我们能拿得出手的幻想文学经典也就只有《西游记》了。

那是一个贫瘠而浪漫的时代,那是一个使初代网文作家和读者们热血沸腾的时代,那是已经老去的黄金时代。



6 ?



在《银英传》获得日本星云奖的三十年后,被称为“日本金庸”的田中芳树来到中国,资本孜孜不倦地试图发掘田中系列作品IP的影视化价值,而这个在讲座中频频鞠躬的可爱老头和他的作品,却似乎缺少金庸那样跨越时代的能力,他那不够抓人眼球的描写和脑洞,被烙上了陈旧时代的印记,已经成为了一个遥远的传说。


同样在这三十年间,中国幻想文学走过了一段迷茫,浮躁,曾经坚守的旅途。田中在讲座中谈到小说创作的三个要素:首先是找一个宝贝,其次是寻找宝贝的旅途,最后是旅途中的伴侣

幻想文学的宝贝或许是那些带给我们感动的作品,或许就是这三十年旅途本身。而“皆杀的田中”以及他日趋小众的科幻迷们,却在漫长旅途的等待中逐渐被遗忘。


但在这无聊生活中,仍然有人在等待,毕竟,


-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啊


(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这里是牛虻2532,欢迎关注,君其飨之-

福利!!后台回复“田中芳树”,即可获得《飞·奇幻世界》全期pdf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