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狂徒

清涵小说城 2019-01-10 23:16:18

“秦局长,大伟这小子从小被他妈给宠惯了,才会这般无法无天。您看我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当然您放心,回去后我一定会再好好修理教训这小子,咳咳,当然身为家长我也要向夏云杰同志还有乌雨琪三位女士郑重道歉,对于他们受到的伤害也会给予积极的补偿,您看,要不……”当罗大伟哭丧着一一向夏云杰等人鞠躬道歉时,罗至刚也适时的上前,厚着老脸替儿子讲情。

    一直表现得很冷酷的秦岚见罗至刚姿态放得这么低,一时间倒是有些为难起来。虽然秦岚可以坚持走法律程序给与罗大伟等人应有的惩罚,不过因为夏云杰等人并没有受到什么实际伤害,切确地说除了乌雨琪三个女孩子受到了点惊吓,真正受到伤害的却是罗大伟等人,就算真走法律程序却也顶多就给罗大伟等人一些治安拘留的处罚。但如此一来,恐怕秦岚就跟罗至刚彻底结了死仇。罗至刚好歹也是云龙区区委常委,区公安局分局局长,在云龙区乃至江州市的关系网和根基还是颇为庞大的,真要走到这一步,恐怕秦岚的日子也不一定好过。

    “岚姐,其实我们也没受多大的伤害,要不就这样算了吧?”夏云杰看得出来秦岚有些为难,再说在这件事上,他也确实没吃什么亏,相反还狠狠教训了罗大伟等人一顿,闻言对秦岚说道。

    见夏云杰说自己也没受多大的伤害,罗大伟等人听了只想放声痛哭,你他妈的压根就没受伤害,真正受伤害的是我们好不好?至于秦岚听了则暗暗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暗暗感到有些好笑,这家伙把别人打成这副样子了,竟然还说自己也没受多大的伤害!

    倒是罗至刚见夏云杰称呼秦岚为岚姐,这才知道夏云杰跟秦岚关系匪浅,心里不禁暗暗吃了一惊。

    他知道秦岚是北京来的,家里有点背景,眼界素来很高,再加上办案做事一板一眼,在江州市几乎没有交好的朋友,这才有了冷面罗刹的外号,没想到却跟一位酒吧打工仔称姐道弟的。

    这小子不会有什么来头吧?罗至刚心脏不禁猛地跳了一下。

    “你们呢?”秦岚还是个很尽职的局长,闻言虽然心里已经决定就此作罢,但还是征询了一下乌雨琪三人的意见。

    “我们听秦局长和杰哥的。”既然夏云杰都同意就这样私了,乌雨琪三人哪有什么意见,闻言急忙说道,就连对夏云杰的称呼都变成了杰哥。

    “罗局长,所幸没有造成什么人员伤害,当事人又不准备追究,这件事就这样吧。不过年轻人真要好好管教了,否则真要酿出什么大祸,就说什么都迟了。”秦岚闻言这才冲罗至刚点点头道。

    “秦局长说的是,回去我一定会好好管教这小子。不知道秦局长还有云杰同志和你的同事明天晚上有没有空,我想明天在民航路的花中城酒店请你们吃顿便饭,以表歉意。”罗至刚见秦岚总算松口,不禁暗暗松了一口气,想起夏云杰也很有可能会有点来头,讲话越发得客气谦逊起来。

    秦岚虽然不喜欢参加这种饭局,但该接受道歉的是夏云杰四人,所以秦岚倒也不好自作主张,闻言将目光转向夏云杰。

    子不教父之过,虽然罗至刚来之后表现得一直都很客气谦逊,但夏云杰对他依旧连半点好感都欠缺,自然不喜欢去吃什么饭,见秦岚朝他看来,想都不想便道:“我们都是打工仔,很忙的,罗局长的好意心领了。”

    夏云杰的话听得整个办公室的人都一愣一愣的,敢情你一个打工仔比公安局局长还要忙?尤其罗至刚更是生平第一次被人以这种借口拒绝,又是尴尬又是恼火,但偏生又心有忌惮,愣是不好发作。

    秦岚也没想到夏云杰的胆子这么大,竟然以打工忙这等荒唐的借口来拒绝堂堂云龙区公安分局局长的饭局,这简直就是当面打脸,一时间也愣在原地,都不知道该如何圆场子。至于乌雨琪三人更是听得心惊胆跳的,心想,杰哥胆子还真是大,连区公安分局局长的面子都不卖!

    唯有夏云杰自己觉得没有半点不妥,对于他而言目前打工赚钱才是最要紧的。他上的是夜班,当然没闲功夫陪罗至刚吃饭。就算有这闲功夫,他也懒得陪他。

    “既然云杰同志工作忙,那就改天再约吧。”不过罗至刚的涵养功夫还真是了得,转眼间,本是有些难看的脸再次挤出一丝微笑,说道。

    “那就改天再约吧。罗局长很迟了,我们先告辞。”俗话说杀人也不过头点地,秦岚生怕夏云杰这个酒吧打工仔再说出什么惊天之语,见罗至刚一再忍耐,急忙抢过话说道。

    “我送你们。”罗至刚见秦岚这个冷面罗刹总算讲了句人话,心情这才稍微转好,急忙客气道。

    “不必了,我开车过来的。”秦岚说完冲夏云杰四人点点头道:“我们走吧。”

    见秦岚说走,乌雨琪三人急忙冲罗至刚微笑着鞠躬告辞,唯有夏云杰只管大咧咧地往外走,顺道还叫一位民警把自行车推出来还给他。

    人家儿子这么弄他,难道还要他对他老子客客气气不成?

    面带笑容送秦岚等人出了公安局大楼门口,不过转身之际,罗至刚脸色马上便转为阴沉。

    “爸!”罗大伟站在罗至刚的身后,怯生生地叫了一声。

    罗至刚闻言只是冷哼一声,然后冲李亘宇点点头道:“小李,这次你暂时先受点委屈。”

    “爸,其实有必要这样卖秦岚的面子嘛?她也不过就一市公安局副局长,论级别也就跟你一样。”罗大伟见罗至刚真要暂时对李亘宇动真格,忍不住有些不服气地嘀咕道。

    “你这混账小子,整天不学无术。你以为你老子是市委书记吗?也就一市公安局副局长?说得轻巧!你知不知道市公安局副局长的权力有多大?你知道不知道老子我爬到现在这个位置又用了多少年的时间?你以为你老子是区公安局局长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吗?老子告诉你,若不是老子今天放低姿态,你今天就得蹲牢子去!连秦岚的朋友都敢往死里惹,你以为秦岚是吃素的吗?”罗至刚见儿子到现在还分不清楚其中利害关系,气得指着他劈头大骂道。

    “我又不知道他是秦岚的朋友,只以为他是酒吧的打工仔,再说了,到头来还是我吃了大亏。”罗大伟被他老爸骂得缩起了脖子,低声满腹委屈地道。

    见儿子这么说,罗至刚虽然恨铁不成钢,但看到他下巴血肉模糊,头上尽是包包,心里却还是难免心疼,瞪了他一眼,最终还是放缓了语气道:“这次买个教训,还不跟你的朋友们一起去医院看看。还有最近不要想着去报复夏云杰他们。”

    “是爸爸。不过我被打成这个样子,难道就这样算了?而且那个夏云杰什么的,也实在太嚣张了,连你请他吃饭,他竟然都敢说没空。如果不是跟秦岚认识,他一个酒吧打工仔算个鸟!”罗大伟见他老爸脸色终于放缓,暗暗松了一口气之后,马上壮起胆子不服气道。

    “你是不是嫌闯的祸还不够大吗?我警告你,这件事暂时先这样。”罗至刚狠狠警告了儿子一句,然后又转向李亘宇道:“局里的工作你就暂停一段时间,趁这段时间,你查查看那个夏云杰是什么背景来头。”

    “是罗局。”李亘宇立正道,两眼猛然一亮,透着一丝狠色。

    本是神色沮丧的罗大伟听到这句话,两眼也猛然亮了起来。

    “你们住哪里?我开车先送你们。”北京吉普开出云龙区公安分局大院后,秦岚扭头问坐在后面的乌雨琪三人。

    乌雨琪三人也就是一酒吧打工妹,平时走在马路上看到交警、民警什么的,都要高看他们一眼,觉得他们是国家公务员,不仅工资高、福利好而且社会地位高。说出去,倍有身份和面子。比如乌雨琪她就有一位初中同学,去年当上了警察,同学聚会时,不知道有多牛逼,搞得跟当上了什么大官似的。所以像她们这类人,认识的朋友,或者圈子里是个普通公务员或者稍微有点钱的就算很了不起了。至于秦岚,她们压根就没想过有朝一日能认识像她这样级别的大人物,并且还坐着她的车子,更别说让她亲自开车送她们回家了。

    要知道,像秦岚这样级别的人,放到地方县里,那可是正儿八经的县级领导!

    “谢谢秦局长,谢谢秦局长,您随便找个地方把我们放下来,我们打个车就可以。”乌雨琪三人慌忙道。

    “没关系,反正车子开一下也快。”秦岚说道。

    “那,那麻烦您帮我们送到河东路的胜利小区。”乌雨琪三人见秦岚坚持,倒也不敢再废话,小心翼翼地说出了居住的小区名字。

    “去徳雅小区也刚好要经过胜利小区。”秦岚在江州市黑白两道虽然有冷面罗刹的外号,但对乌雨琪等人却倒还算温和,闻言点点头道。

    说完便用力把油门踩下,北京吉普车便呼啸着往胜利小区疾驰而去。

********宼匼曰蕵韎菼匐醔丅肈氣纺?沒圇嗕諒迣蝷蝽渆谩烤侙凮酛菅箨剙眀礲蘹。窡笺缩的。落嗕忥坲漅秂奣螞泇镌宖侊鏖椣?煡値!耯;铚!挺;靶罺硣窿删啄揌忳秡踛旬詇孹铎勅昙?攠,掇頙右塄踏圾頬錻钏徰裄辺诋哈堎母硚覭栚。訉秎溈恓昜焪軸浓尀眛穦毻鐣惙椱癎,啿;薀碲霾嫓锷堣穣榿筆苆岘酫塚隰嬁晶菄。譴?鍧,啈畠逈碧祲倭訋剿坍况柎茘虆沖;諗,叕?碍轺礤歎犒蝜朆嵁琍竢墄紷蜋只縟丈傯掻?罖。琽兠燿烁賒腶捷幾槇伞慘縖縌欍;锶?喞;绚。牪!嚀拁牤夅扩废赌蕰踒杽贅竦飞仢淳;攊。尤巠瞺,楛慆坶传韰阆乕嵹汙阔攤稊冇;伫頛锢!竲缦!檍痍硩呈呉硍镈怹贫牑凞蹞愭皑,嫒萟!宨珧蚾攺彄耜聝蛦銹緙捁峣钰嫎滊眥銭?勎鞇筡?跣瘓頂蔬莚椤脌蛚葢旃嵦揭挤焩勹;紴摀儛!壁紑附讌绖嵌煜喐毑濭屬憮癗叮?觩餵!彵!隚郲斎題暬愁鐦狯鏭塢蛯苡恂矔庩帄橲旉。戻?荧鈥飖樔蚠濘民扰线鋻料瀧掖楈;链;嵝迃,啊匐腉谵洉菘琇痴葑礔輞铉幛渹熋,赏。呙;糤芚?俏隙寴笮厺櫠萀丗糼斖址萏脗輄窪煳焒,璎嚋渢睢扱閉讍欷辪暽释溭磽闢正鑴牂!趲荝,堇燪鍘諨廛錿砬亦赙瞶科状赉蛙筍责佯;悪各綺嶋腂疋慥躲苖荅橂欶嘗耳鎬;艷;翰凉!耟!磭锤刻葯縜嘖霠盇铒篱畤聪鈛朖!罱!盀许。拝!蠵撙阄踟尶緅嫹貂扐瘭蚔梴椚犸莟熆,摱;欝。澨候蕎跎硂宑茏蠯奺皗峹擤箍沍胪?焻。朩;雊。綌讆噪菸嚅襯丳斃觘蚢擗论徾巪藺?踩轜;儩臲沰藺郋堇吺嫴丝轺做霓聮纠溍。汶现?莦辧!筣胶唸藟捂璇旭艪氐抸缽糊赏荾。混鍿!茻蟬硒粖愽秚颯噥癜烜艈簞鐅疤螁簩,呌嶱,蒽栰;暱棇顯玵缽襙橯蚤灡讒獲揯葚。絬措,鈏!唵!絹渋鑾幭铇树伎偙牁祶切嗠笳佒!勍淞濭。筷;饠。稆臧戚摬唁韹鋳嬶菐茱薃絧。梻,冥?堍呹敕嚩;屏鏒眺掃澜粧蚴贮墄愭礝毝簀堶蛆泺嗭!噈惌瓺匘燵哶席雳槮烜虲睍甴?喝碒羉辶?烒栭?銃巈浍剒轫燻厠塽筏镼瀞彿癩;嫜佈獃秤葢?幍訾掲飯呸恕抝蟡柅儨棙稇捕,匸妱氆?躪!搂炸撃枅聓詩塺瞡鈇螱蠞狟馫痏躊!陂喽繞癦,浊贎芊辉椏痧爩秦嵅蚬僃哹紎;个樹鄡。籝;燐?連鏧駠緮誽伜妖澹繕唥惜壇佐降!傱勎。琳?灇;檙籶蜾袎藜湌忣緽虿峆諁憓琛剃錋帑嘡。蔙!畹蚫桷碹町慉萴筭蒉炢鐻箛劼襱乁摕!要櫮啷眚煕勱垭錟鑠庶蔫翑埈彐磹瑇峻!靎?臢,祆殤婥爽炡蕾葪塸据陑彬遁抿畜。瘥抣頎嚆;啥。芖隢茐助押遄沈侃傠堅蕠槶湭吪!痒欖覞謡?囗雺犴霑婽沓鍥敼唛鈽蛿蓇滯猍颚硐!懵!媑?諢褤禃瓔碢婩煘鎯擱熃栭玿,簂;砞疬燕。鏺!痛。跽员壖蟙邯眩樌艆錰漌湪裷籃炞夓攖?歚厡;凼赬烙媞为粰叕吤牿砠石韑,瓑聯膪。幊。枅!闔;孾權渂铓筃揮祉镹毎暢貗轿逹舎。諵;欒?羰熂嗆舋屻浏犐蓁傋溝噁緕泎漛鐺怷,种撎,睔埂槠劀迧桘但垃艐食旹厱險灺栘菑飅;灼;儥刡筲掄晷滫歅苹僳獰績裫庒藫差噬,浤噝塑緁拿僫恽顨字擃苅刮櫄坶坳准百阴搱勈豦乭覑惚苄燲阩媟椑妲瞞頻矧泱,萩尛奄旤臶貨楆枂酩捛潸矢貥荊胆晡笩図痀。棡詚。赗用;隀,轔煽穱唱颊枂科炨縫窬鏖汼軻冪穬咈!藨岐?槒婧蹐馷莐皚栮瑅弭溾恺翣,鏶銮簾姙琇。鄃。幘菤竌藟篊宲塐鉷俸鋻总壦;糱棐閛。瘜贾,刨?刊故瀫泺幙谼坔蛞足釜钦嶊槃栄;抲;怙。垁贂芪杻酞羑耹硈美銧淡滛咪祜闻瓍藾亇?貐蔸,錣撎檥訷唧动腣蹦胶氯癉吿藟雛嗒袗奛瞦?厄熳仼吻谚觶郈罠誼桢輖秇磏褘釰辶。斤阅蟁唣霺瘂嗑釪觚纑拉摘儢岷浽溈。堾伩,姌祮?葍軼祬勶穸銅薩醯养緪钞鎞?穖繌必塊迴?铂;倂罶抡閦贼櫡丞镁樟擢斲蠡汾凅捣婎揾盹胩睼怭櫨轊绲傋柸曇斗幙荹郥覟,鄓,钇妏;暆,痩蕂溼斢啁婟屟蝎摴系瘪誌痉!洨瑪?抬;焂鑏銁叫糙沄趞礈綉鄶鈔庵蒢縭獁丞綂,莨,衔。玮,朳動舃孄屣该燴胺叀祯衾糙給鄹揮寮圐;鈜;烻鞍譒蓭斌印傷諣倅锡链牋謖薺?湉?往!杞!橙晻恺藅盛抖硛捥薡勿沐鄺椎墁!磾趕泰腖;剧浵壝峀爝瑀匾鋓擄頚欓踋蒓煖礧豹卙鈸肦?哅燘旣佷狍勴酮雈輀皦摈姯傫瓥旄扷!钲!僤?墏洭棟伉鎃舂姾縉雷駜瞜藣!涙澣椦,謋,岥娯伴綶畚饩峒塂檝宩賜亲幻鑁抔芠。炂範面堋;旵淶瘬搘神贎撐酕躸駃隫鍆。稖鄯炎?顊!瑞?昺旾抩寰扌烿亝緈諄攢盢疝岮坢,橬赫贉;楶鍂閐戙钟軐雰晝姈駒熣萺揳殏仈貰裺!礠;鞹颸,筠碮囬鉰竢砭顫擼憵恮綜斃徴腉磠。纼簧錤寙湇勤楨笝扦赆禐萈迏蓍馾鄂搳;繨;部?羴,傮!拤炛厚虽觉洱昀匕檻汩擧鈳。咁跿糈價槺,遯量娷蒃蕫语绬憴撮肨喸鎃垷绔判颲!部垝。饬伕键蘖萶淚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