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三体》不仅仅是一部科幻小说?

那朵星 2019-01-11 04:00:46

   

 

   《三体》是刘慈欣创作的系列长篇科幻小说,第一部于2006年5月起在《科幻世界》杂志上连载。《三体》第一部经过刘宇昆翻译后获得了第73届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为亚洲首次获奖。

     三体描绘了恢弘的辽阔的宇宙,是一部宏大的、诗意的作品。高晓松在《晓说》中甚至评论说这是他读过的近十年的最伟大的中文作品。传统观念中,中国人是不擅长营造出一个新世界的,星际大战、漫威电影等等,我们已经习惯于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接受从西方文化中建造出来的宇宙兴衰。有人这样评价评价刘慈欣的《三体》:这个人单枪匹马,把中国科幻文学提升到了世界级的水平。

     像高晓松说的,刚开始几十页是很难读下去的,我们的内心深处完全没有刘慈欣打开。偶然的一天,可能是在一个无聊的下午,小编坚持着读了上百页,发现逐渐进入了刘慈欣营造的气氛。小说的开头是设定了一些悬念的,颇有点悬疑小说的味道。跟着刘慈欣的一步步深入小说设定的情景,逐渐被他营造的世界所震撼,自我感觉放佛被人进行了内心深处的挖掘,从眼前的鸡毛蒜皮、柴米油盐被拉到辽阔的宇宙,把视角放在人类文明的高度进行对话。 据说,奥巴马非常喜欢看《三体》,看完之后,他的观后感是当美国总统也没什么……我们这地球原来是宇宙中发展程度很低的文明,看完之后奥巴马再处理美国事务,好像放下了身为美国总统的偶像包袱(笑cry)……

     对于这部立意深远、背景宏大的作品,我们可以从科学的、文学的、历史的、哲学的角度去解读他,但是今天,我想从另外一个角度来和亲爱的读者们一起分享《三体》这部小说。

     

     刘慈欣,山西人,在阳泉一个小站的水电站工作,是一个普通的工程师。就是这样一个听起来普普通通的人,获得了雨果奖。《三体》虽然站的很高,写的是人类文明与三体文明的交流与对峙,文中有许许多多的专业术语,以致于看起来有点大脑缺氧……但是,他里面写到的东西却是和我们每个人息息相关的,他把“超脱飞扬的思想”与“现实的引力”这两个矛盾的两方面融合在一起。而在这里我想说的一点是:《三体》第一部中,环境保护的主题是一直贯穿其中的。

     从背景设定:距离地球400光年的三体文明有三个太阳,三个太阳同时存在或者消失时,环境会非常炎热或寒冷,都不适宜生存,而三个太阳的规律变化是快速的难以把握的。他们时而处于恒纪元,时而处于乱纪元,当处于恒纪元时,文明会快速发展;而当处于乱纪元时,文明便会毁灭。相比之下,风调雨顺的地球是他们只能想象的天堂。第一个得知地球存在的三体人这么描述地球:“他的思绪在地球那永不封冻的蓝色海洋和翠绿的森林田野间飞翔,感受着那和煦的阳光和清凉的微风的抚摸,那是个多么美丽的世界啊,二百多轮文明幻想中的天堂居然真的存在!”所以,文明程度高于地球而生存环境却如此恶劣的三体人才对地球人充满嫉妒的敌意,想方设法移民到地球。

     再到故事的导火索之一:叶文洁还没有接触到红岸基地核心的时候,目睹了大兴安岭森林的无节制砍伐,这个时候他正好无意之中接触到了《寂静的春天》(《Silent Spring》)这本书。(《寂静的春天》是美国女作家蕾切尔·卡森的作品,写了人类使用杀虫剂对自然产生的危害,是世界环保运动的宣言。)文中这样写道:“三十八年后,在叶文洁的最后时刻,她回忆起《寂静的春天》对自己一生的影响。在这之前,人类恶的一面已经在她年轻的心灵上刻下不可愈合的巨创,但这本书使她对人类之恶第一次进行了理性的思考……人类真正的道德自觉是不可能的……要做到这一点,只有借助于人类之外的力量。这个想法最终决定了叶文洁的一生。”当时的她,可能并不知道以后她会成为三体叛军的领袖,会对人类的命运产生多么巨大的影响。

     伊文思加入三体叛军也是因为对人类对环境的破坏而感到绝望。他目睹了石油泄漏对海洋生态产生的恶劣影响,放弃继承丰厚的家业,他费尽心力在我国西北偏远山区建造的候鸟栖息地却被大片的砍伐。他在绝望和无助之中向叶文洁求助,最终成了三体叛军的领导者之一。《三体》这样描述砍伐的场景:“砍伐仍在热火朝天地进行,在林子的各个方向都有树木不断地倒下,整个林子像一片被许多只蚜虫蚕食的绿叶,照这个速度很快就会消失。砍树的村民来自附近的两个村子,他们用斧子和板锯把那些刚刚成长起来的小树一颗颗地放倒,然后用拖拉机和牛车运下山去。”

     因此,从某种角度来说,《三体》不仅是一部伟大的科幻小说,也是向整个人类发出的环保宣言,提醒我们珍视我们的美好地球,人类对自然界下毒就是毒害我们自己。最后,用《寂静的春天》的一段话作为结束:

"

      我们长期以来一直行驶的这条道路,使人容易错认为是一条舒适的、平坦的超级公路,我们能在上面高速前进。实际在这条路的终点却有灾难等待着。这条路的另一条岔路,一条“人迹罕见”的岔路,为我们提供了最后唯一的机会,让我们保住自己的地球。

    ——节选自《寂静的春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