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小闲御神录【修真小说】

末班车小说 2018-07-22 16:51:11


包子们一天天长大,对什么都好奇,于是问娘亲:“为什么嫁给爹爹?”

宁小闲:“想当年你们爹爹被困三万多年,都快把牢底坐穿了。娘亲可怜他,于是历经千辛万苦,走百万里行程,一路披荆斩棘、斩妖除魔、杀人夺宝、谋财害命……呃,反正最后冒死将他救出来。你们爹爹感激涕零,于是以身相许!懂了?”下面是小说试读章节,快来看看吧!

第8章 欺人太甚

 这一天,宁小闲从山上归来。七月中旬是一年中最热的时间,满山野花争先恐后地吐露芳华,也是野生鸡毛菜和苋菜滋味最美妙的时节。

    二虎这两天总吵着要吃,她这才新摘了两把,打算中午好好喂喂这个小馋猫,说不定还能撺掇宋嫂贡献两枚笨母鸡下的蛋。二虎才9岁,男孩儿也该吃些营养了。

    她伸手抹了抹额上的汗,加快了脚步。身在小乡村,还想像16岁之前那样白白净净是不可能了,毒辣的阳光早已把她的皮肤晒成了淡淡的小麦色。每当想起这个,她就加倍怀念地球上的防晒霜,哪怕来一瓶20块钱的便宜货,也能稍稍保护一下娇嫩的肌肤。

    村子近在眼前了,她似乎都能闻到农户家里烧午饭传来的香味儿。今天午饭是宋嫂烧的,家里人该不乐意了吧。住在隔壁的福伯迎面走来,她扬起灿烂的笑容,冲着老人家打招呼。

    福伯虽然上了年纪,眼力却还是很好,远远见到她,脸上一贯的笑容却没有了。

    老人急急向前走了几步,差**打了个踉跄。小闲伸手去扶,福伯的面色却很沉重:“赶紧回你宋嫂家去。大虎让人给抬回来了!”

    大虎出事了!她心中咯噔一响,差**没扶住福伯。她匆匆向老人告了个罪,拔腿就向宋嫂家中跑去。

    大虎,你是宋嫂家的希望,千万别出大事啊!她在心里默默地祈求着。

    才冲进家门,睁着一双泪眼的宋嫂正走出来倒水,见着小闲,哽咽了两声却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彼此关系亲近,小闲轻拍了两下她的肩膀,快步进了内室。

    这是大虎拜入赤霄门之前居住的房间,已经空置了三个多月,此时床上却躺着一个血人,见到有人进来了,勉力转过头,正好和她对视了一眼。虽然满面血污,那眼神还是熟悉得让她眼眶一热,心口气血翻腾。

    大虎,果然是大虎!他的左腿已经折断了,用两块木板固定住,身上还有好几个血窟窿,虽然看着是止住了血,床单上也沾染了斑斑血渍。

    宋嫂的丈夫陪在床边,低声道:“大夫检查出他身上还有好几处骨折,才刚刚接好”,说到最后几个字,嗓子却哑了。活蹦乱跳、前途大好的儿子突然变成这样,让他怎么说得下去?

    大虎看着她,一双眼睛却很亮。宁小闲抑住焦急,轻轻伏到床边,也顾不得男女授受不亲,握住了他的手掌,一字一句道:“大虎,告诉我,谁伤了你?”大虎没吱声,却转头望了望老爹。

    这个儿子,有些话不跟爹说,也不跟娘说,只愿意跟小闲倾诉,现在遭此大变居然还是这样。宋嫂丈夫摇了摇头,退出了屋子。

    “我已服了丹药,生命无忧,你别担心。”大虎的第一句话,就让她差**掉下泪来。

    大虎全名郝虎,今年13岁,正符合赤霄派招收弟子的年龄要求。他自己也争气,根骨、仙根都很出色,当场就被长老收为外门弟子。喜讯传回村中,村民纷纷上门道喜,宋嫂一家满面红光,将自家养了六年的一口大猪杀了,宴请全村老小。对浅水村人来说,这就是鲤鱼跃进了龙门哪,无论大虎在赤霄派混得怎样,宋嫂一家从此都是扬眉吐气,在村里也是仙长家属,连村正也不能不给面子。

    那时候的风光,直到现在还时常在宋嫂家的饭桌上被提起,总能引发一阵欢声笑语。

    可这才过了三个月,大虎怎么就被人伤成这样子?

    “是霍正华,霍师兄。我无意中听到他和几个师兄聚在一起讨论,说你抢了他远亲在厨房里工作的机会,要给你安排些绊子,让你走人。”大虎低声道,“他们谈到你的时候,言语十分猥琐恶毒,我……我忍不住站了出来。他们怕我告到膳长老那里,就诬我偷了霍师兄的东西,让狞兽生生折了我的腿。”

    他又接着道:“他们密议的事被我撞破了,想必不敢……不敢对你使绊子了。你别担心,我写了小纸条给膳长老,他一定会关照你的。”他一向对师兄们毕恭毕敬,可是自己最珍爱的小闲姐,怎么能让人那样污言秽语地损害?

    乡村的男孩儿早熟,他早就对小闲满心的亲近,被选入外门的那一天,脑海中的第一个念头竟是“我以后有能耐保护小闲姐了,不知道她会不会欢喜”?

    伤人的霍正华是赤霄派传功二长老的独苗,老头活到60开外了才得了个儿子,自然当成宝贝一样宠在手里,这便养成了霍正华嚣张跋扈的性格。二长老还将自己的灵兽赠送给他,这就是拥有三百年道行的狞兽。否则,以霍正华的本事,还降服不了这么强大的灵兽。

    有了狞兽,霍大少更是肆无忌惮地欺压同门,像大虎这样被打成重伤的有好几个了。他心里也有计较,只招惹外门弟子和后进弟子,背后有靠山的一律不碰,对师长们还是颇为恭敬,加上亲爹照应着,在赤霄派的三代弟子当中过得如鱼得水。

    宁小闲一听便明白了。再过两日,另一个仙家门派朝云宗要遣人到赤霄派商谈要事。对方可是名门大宗,远非赤霄派这样的修仙小门可比,赤霄派的掌门十分重视,指派了一大堆任务下来,特别要求两日后的素宴必须整治得十分精致。膳长老便指名道姓,要宁小闲前来掌勺。

    膳长老原本也是一位传功长老,因太好美食,被掌门调去厨房管理膳食,大家便戏称他为“膳长老”。他待人虽亲和,管理厨房却十分严格,宁小闲由于厨艺了得,很得他喜爱。这次大厨的位置原本指派给霍正华的一个表亲,膳长老却不同意,换成了宁小闲。厨房中原本就由他说了算,赤霄派的仙长们对厨事又不在意,因此小闲的位置就算是定下来了,也方方正正地挡住了别人亲戚赚钱赚名的路子。

    小闲原本不想接这烫手山芋,可是膳长老开出的薪酬很高,言辞又十分恳切,她不忍拂了老人家的好意,还是应承下来了。没想到却差**给大虎招来杀身之祸。

    遇到大事,越需要镇定。她压了压火气,轻声问道:“戒律峰的首座怎么说?”戒律峰在派中主管断审刑罚,对此事不可能不闻不问。

第9章 此仇不报非君子

大虎苦笑:“戒律峰首座太忙没空管这事情,是其他主事师兄来查的。他们真在我房里搜出了霍师兄的东西,就说我咎由自取,看在我已经被咬断腿的份上,不再追究。”

    当真是欺人太甚!

    大虎生性内向老实,与同辈们相处谦逊,进了赤霄派之后刻苦用功,师长给出的评价也很高,都认为他是修仙的好苗子,可以重**培养的对象。可他现在也不过是个外门弟子,没背景也没靠山。戒律峰的主事师兄看来不愿为了这**小事得罪传功二长老。

    宁小闲怒道:“岂有此理!身为戒律峰的人这么昏聩,还敢出来主持什么公道!不行,我必须将此事告诉大长老!”传功大长老很喜欢她做的素食,赐过她不少东西,其中就有一把极锋利的匕首。

    大虎一惊,勉强伸手拽住了她的袖子,劝道:“小闲,不要生事,我们这一峰的主事师兄已经赐药给我,也说让我养好了伤再回去。最多三两个月,我又是能跑能跳的了。”他虽忠厚却不是笨蛋,早看出霍师兄坑害他,可是现在他只想息事宁人便好。哪怕再冤屈,他和小闲姐又有什么办法呢?

    她听完,胸中怒火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越烧越旺。入门三个月,大虎品性人人皆知,主事师兄未再降责而是赐药,而且允许大虎养好伤后返回赤霄门,已经说明他心中雪亮,知道此事九成九是霍正华干得出格。可他既未替大虎洗冤,也未出面要求责罚霍正华,显然是打算两眼一闭,让此事不了了之。

    她强忍住气,好好安抚了大虎,走回厅内却看见宋嫂坐在椅子上抹眼泪,她丈夫也不说话,只埋头闷闷地抽旱烟。“二位打算怎么办?”她低声问道。

    宋嫂抽搐了好一会儿,才泪眼朦胧道:“送大虎来的几位仙长说了,他的伤看着严重,却是仙家丹药可以治好,他们还拿了好几封银子给我们,说同门之间切磋时有发生,不要太放在心上。”

    她一怔,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原来宋嫂一家也不打算追究此事,顿时觉得胸口一阵堵闷,几步冲出了木屋。

    她越走越快,一直走到浅水河边才停了下来。此时洗衣服的农妇们还没过来,河滩上一片安静。

    愤怒、不平、愧疚,这几种情绪在她胸中闹腾了很久,让宁小闲觉得心口滚烫得几欲爆炸,但头脑却像浸在冰水里,又是极度地冷静。她在河边来回踱了几次,越踱脚步越慢,最后站定了,缓缓坐了下来。

    她不怪大虎和宋嫂表现软弱。毕竟宋嫂一家只是寻常农户。而自己比起他们更加不如,是个连根也没有的孤女,谈什么报仇,谈什么解气,谈什么不被人轻视,又谈什么不被人欺侮?

    “我刚掉到浅水河边,是大虎第一个发现了我,把我带回了他家。”她幽幽地开口,好像自言自语,“宋嫂同情我举目无亲,让她丈夫在他们房子后面给我加盖了一个小屋,吃住都和他们一起,从未向我要过银钱;我上赤霄派检测之后,二虎总是鼻青脸肿地回家,因为村里的孩子们在背地里笑话我是个没有灵根的白痴,二虎但凡听到了就要冲去撕打,我们怎么责骂他都没用。”

    “他们的恩情,我还没有来得及报答,反而给大虎惹出了这样的祸事,差**让他连修仙的路子都断了。我这样做,算不算恩将仇报?”如果宋嫂知道大虎是为了维护自己而受伤,她还会对自己那么好么?

    她巴巴地等了好一会儿,长天清冷的声音才响起:“他的伤虽然是遭人陷害,但此事确实因你而起。如果你有心修仙问道,这段因果就必须做个了断,不然,日后必成心魔!”

    她苦笑一声,喃喃道:“你可真会安慰人。”

    “本君惯不会宽慰人。”长天道,“弱者才需要被安慰。”

    她张了张口,却说不出话来。

    宋嫂一家本能地知道讨不起公道,因为他们没有力量,这是弱者的觉悟。而她呢,她该怎么办?

    她原本想得太过天真,以为安居一隅,保自己平安就够了。可是现在看来,她想独善其身,麻烦却会来找她。今天受伤的是大虎,明天说不定就轮到她。

    在华夏就有古人说过,“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如果她连“修身”之力都没有,那么早晚会被这个神魔乱舞的世界轻轻抹杀,不留一丝尘埃,就像这世上的许许多多凡人一样。

    在这里,活着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她拔起地上的小草,放在嘴里用力嚼了嚼,慢慢体会着那种酸涩又有**儿苦辣的味道。

    过了许久,她才低声唤起长天:

    “狞兽也是妖怪的一种,对不对?”

    “未曾听闻。也许是本君被封印之后出现的新妖种,你描述一下。”

    “长得像虎。通体黄色,身上长着黑色的竖条纹,耳朵像鱼鳍,两颗门牙很尖很长,伸出了下唇,尾巴却很短,有**儿像兔子尾巴。”

    长天沉吟道:“没有亲眼见过,但也许是妖怪的混种。它可有道行?”

    “有的,霍正华到处吹嘘,说狞兽有三百年的道行。”

    他冷嗤一声道:“是么?那按照两百年的道行来算吧。勉勉强强够让神魔狱内的息壤生长起来,种些最低级的作物。”明明心情仍然沉重,她却忍不住嘴角往上一勾。长天显然知道男人都爱说大话,他这是推己及人么?

    “此仇不报非君子。那么,我们去抓狞兽吧。给大虎报仇,给你我进补,一举三得呀。”那只该死的妖怪原本在门派内就屡屡撒野,霍正华指哪个,它就咬哪个,众人敢怒不敢言。抓它来当神魔狱的化肥,她可不会有心理负担。

    “你打算怎么做?”

    “要占敌先机,就要知己知彼。明天我就上赤霄山,打探敌情去!”宁小闲长长呼了一口气,把乱糟糟的心情都丢到一边去。既然决定已下,就要计划周全;双方实力越是悬殊,就越需要冷静对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