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黑化之后【穿越小说】

末班车小说 2018-05-15 08:24:37

某人穿越啦!别人都吃香喝辣,只有她杯具加餐具!第一次穿越,有个哥哥叫鲁鲁修,最后哥哥死了,她又穿越了;第二次穿越,有个哥哥叫井上昊,最后哥哥死了,她又穿越了;第三次死哥哥的时候,抱着通天教主的尸体,某人终于控制不住的黑化了!下面是小说的试读章节,快来看看吧!

第二十章 欲擒故纵

 欧律比亚笑了笑,犹豫片刻,才又道,“太师,容我提醒一句。若是你想去那个秘境的话,最好还是先将身边的事情处理好,毕竟我们谁也不知道那位女神会提出什么样的考验,更加不知道完成她的考验需要多长时间,所以……”

    “陈姑娘放心。”宇文拓当然明白欧律比亚的意思,因此马上就说道,“在下知道此事不易,所以不会冲动行事,还请姑娘放心。”

    “太师明白就好。”欧律比亚松了一口气,看起来似乎是相信了宇文拓的说辞。

    宇文拓又看向秋声,“不知秋姑娘可有什么指教之处?”

    秋声轻哼一声,被欧律比亚推了推,才冷声说道,“你会遇到什么样的考验,我不知道,那得看你的愿望是什么。不过首先你得通过秘境,否则你就连许愿的机会都没有!”

    “还请姑娘指点。”宇文拓面色郑重,沉声说道。

    指点?那也得秋声真的去过啊!宇文拓不知道,难道她还不知道吗?这所谓的秘境,根本就是欧律比亚昨天晚上才临时布置的,她既没有去过,回来之后也还没有来得及了解情况,怎么会知道是什么样子?

    好在欧律比亚就在旁边,听到宇文拓的问题,马上就传音给秋声,通过她的口再告知宇文拓。有了出卷老师帮忙作弊,秋声总算是没有露馅。

    考虑到可信度的问题,欧律比亚并没有告诉宇文拓太多具体的东西,其中还夹杂了不少错误信息,如果太准确了,那不是明摆着里面有鬼吗?

    宇文拓一边听,一边若有所思地点头,也不知道心里面在琢磨什么。听秋声说完,又询问了一些细节,才以自己还有事情要处理为由,送欧律比亚和秋声离开。

    “殿下,宇文拓他真的会马上就去秘境吗?”回到房间以后,秋声抬手布了一个结界,然后就马上问道。倒不是她真的有那么好奇,只是看着欧律比亚满脸都是“快来问我呀”的样子,……嗯,她果然是一个好下属!

    欧律比亚挑了挑眉,“怎么?不相信?”

    “不是。”秋声连忙摇头道。

    “你就放心吧!”欧律比亚胸有成竹地说道,“我敢肯定,在他回去洛阳之前,肯定要忍不住尝试的!不说不定要不了这么久,只要他的巡查任务一结束,没准儿就能够见分晓了。咱们啊,就等着看吧?”

    秋声十分配合地说道,“这么着急?我以为他会等回到洛阳以后的。”

    “放心!”欧律比亚说着摆了摆手,意味不明地道“他肯定会去的!谁让我们这位宇文太师以拯救苍生为己任,恨不得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呢?”

    秋声又问,“他不会死在里面吧?”

    “当然不会了。”欧律比亚非常有把握地说道,“秋声你要相信我肯定能够把分寸拿捏好!第一次进入的时候,肯定是让他几经生死,度过重重危机,最后在即将通过秘境的时候功亏一篑,好不容易死里逃生!不过在这个过程中呢,咱们的宇文太师,肯定能够获得不少有用的情报,这样,他才有勇气去尝试第二次啊!”

    秋声道,“可是他只有一张传送符。”

    欧律比亚意味深长地勾了勾嘴角,“上赶着不是买卖,让他得到得太容易,他反而容易多想,所以啊,等到他向你讨要第二张传送符的时候,秋声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

    秋声微微欠身,“属下明白,到时候一定会百般刁难,最后再被宇文太师心怀天下,以拯救苍生为己任,牺牲小我,成全大我的伟大情操给打动,将传送符交给他。”

    欧律比亚满意地点了点头。

    宇文拓的行动力果然迅速,头一天才说了要派人送欧律比亚和秋声去洛阳,第二天一早,她们便出发了。

    不管是出于监视、控制还是当真只是一番好意,宇文拓面子上做得还是很漂亮的,直接派了一队亲兵出来供欧律比亚和秋声使唤,一路上的衣食住行,都有人打点得舒舒服服的。

    对此,欧律比亚只能说——

    太特么痛苦了!

    当然,以欧律比亚和秋声的身份来看,这么说可能是有些夸张了,但是在这个时代赶路,的确不是什么舒服的事情,宇文拓给的待遇已经算是好的了,但是欧律比亚和秋声坐在马车上,依然觉得浑身上下都不舒服。这和她们的实力是不是强大,会不会受到影响没有关系,纯粹只是个人的感受问题!

    任谁在马车上面坐了半个月,一路颠簸过来,肯定都不会舒服到哪里去的。哪怕他们走的是官道也一样,这个时代可没有后世的柏油路,连混凝土都没有,基本上都是黄土地面,官道也是一样,最多也就是地面平整一些,没有碎石罢了。

    不难想象,这样的地面,当一队人骑马经过的时候,会是一个什么情景,那飞扬的尘土,那扑面而来的黄沙,那弥漫在空气之中的灰尘,简直是不要太**啊!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以后,欧律比亚基本上一直都在深山里面隐居,偶尔出门,也都是来去匆匆,瞬移去,瞬移回来,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此时此刻,她终于感受到了来自这个世界的关怀!太特么深厚了,实在让她消受不了,无奈,欧律比亚只能在马车外面布置了一道结界,这才算是好受了一些。

    宇文拓在朝廷上也算是位高权重,所以他的府邸,自然是要配得上他的身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命令,那一队亲兵在将欧律比亚和秋声护送回来,略作交代以后,就马上离开了,连一天也没有略作停留。

    欧律比亚和秋声就这么在宇文拓的太师府住了下来。自然而然地,宇文太师的府上多了两个漂亮姑娘的消息也是在洛阳城之中不胫而走。顿时,所有人都将目光转向了众所周知,和宇文拓青梅竹马的宁珂郡主。

    独孤宁珂:呵呵!

    别人不知道怎么回事,难道她还能够不知道吗?还有不到两年的时间,赤贯星就要降临了,宇文拓怎么可能会有风花雪月的心思?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这两个人,肯定是神器的主人,就是不知道她们手上的是哪一种神器了!

    不过,尽管猜到了这一点,独孤宁珂也没有采取行动的意思。封印赤贯星,是必须要集齐十大神器才有可能成功,单单只是一件,根本就没用,现在出手,不仅仅会暴露了自己,还容易打草惊蛇,她才没那么蠢!

    对方这么沉得住气,这倒是让已经准备好了要上演一出“小三登堂入室,正室上门寻衅”戏码的欧律比亚有些讶异,不过她也不得不承认,这样才是聪明的做法!

    “这宁珂郡主果然不可小觑啊!”欧律比亚感叹道。怪不得在原来的剧情当中,差一点就要成功了,如果不是她真的爱上了宇文拓,以至于处处留情,错失了不少机会,这最后的结果啊,还真是不好说!

    秋声沉默不语。殿下,如果您在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不要那么遗憾,我相信这句话会更加有说服力的。

    本来欧律比亚还想从独孤宁珂的身上找一点乐子的,没想到对方竟然不配合,所以她在太师府的日子,那可真是寂寞如雪啊!

    过了几天的无聊日子,欧律比亚就受不了了。她是喜欢宅,可是宅的前提是不会无聊啊!现在没有漫画,没有小说,没有游戏,也没有八卦,让她这么还宅得下去?至于修炼,欧律比亚表示,劳逸结合才科学,她来到这个世界以后,都修炼了几十年了,也该调剂调剂了。

    欧律比亚本来还想着要不要去赤贯星走走,也算是提前踩点了,等到宇文拓许愿的时候,她行动起来也方便一些。还是通天教主的提醒,才让欧律比亚想起来了她还有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必须去做!

    当初在扭曲空间里面,欧律比亚为了护着通天教主等人的元神,结果弄得自己浑身是伤,神血流了不少,神体也严重受伤,当时她能不能活命都是问题了,自然无暇想那么多。后来忙着养伤,忙着帮助通天教主等人的元神恢复,也忽略了这件事情。

    现在被通天教主一提醒,欧律比亚才想起来,那些可都是她的神血啊!神血对于一名神祇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她竟然一下子损失了那么多,如果真的就此湮灭在扭曲空间也就罢了,欧律比亚最多也就是心疼一下。

    但是万一落到了其他的世界怎么办?那她可就不仅仅要心疼,而且还要头疼了!

    万一有人得到了她的神血,做出点什么事情来,欧律比亚还不得呕死?拿起吸收了增强实力都算是好的了,就怕是拿去炼器,或者搞什么诅咒啊、召唤啊、献祭啊,这才真的是大事!

    想到这里,欧律比亚顿时坐不住了,马上就闭上双眼,全力去感应她的神血到底有多少没有湮灭在扭曲空间之中,到底被分成了多少份,到底都落到哪里去了。


第二十一章 鱼儿上钩

得到的消息不好也不坏,欧律比亚虽然损失了不少神血,可是其中大部分都在扭曲空间之中被绞成了虚无,能够落入其他时间的可谓是少之又少。根据欧律比亚的感知,大概也就只有那么三四份儿,其中三份的感知比较清晰,一份距离比较近,另外两份远一些,还有最后一份儿,给她的感觉比较奇怪,若有若无,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状况。

    不过那一份距离最远,欧律比亚想要过去,也要花费一些工夫,所以她觉得,自己还是从距离最近的一份开始吧!反正和这里也就隔着两三个世界,等到这个世界的事情一结束,马上就可以过去。

    如此想着,欧律比亚便对秋声道,“等这边的事情结束了,我先送你和宇文拓回去,我有些事情要办。”

    “殿下一个人?”秋声眉宇之间有些不赞同。她当然知道欧律比亚口中的回去是什么意思,可是这样一来,她身边不就没人了吗?

    欧律比亚笑道,“不要太小看我啊!”

    “属下不是这个意思。”秋声连忙解释道,“只是,殿下身边无人跟随的话,是不是有些不方便?”

    “我明白你的意思。”欧律比亚道,“不过你不用担心,妲己她们马上就会恢复,我带上她们就可以了。而且我也不是让你们回去休息的,我还有事情要交代给你!”

    “请殿下吩咐。”秋声马上单膝跪地。

    “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动不动就跪下来。”欧律比亚先把秋声扶起来,才又道,“希腊神话那边,我离开的时候正值提坦之战即将开始,虽然我离开了很长时间,不过两边世界的时间流速不一样,也不知道那边现在如何了。我留在神殿里面的神侍,人数不多,而且战斗力也都不怎么样,所以我不放心,你和宇文拓过去了以后,刚好可以帮我把场面撑起来。”

    “属下遵命。”秋声沉声领命。

    欧律比亚接着说道,“我在那边露面不多,也不怎么掺和外面的事情,低调得很。其他人没有事情的话,一般也不会找到我头上,你们过去了以后,只要不主动蹚浑水,也不会有什么麻烦。而且你身上的神格现在还见不得光,宇文拓现在的实力也还不够,所以能不动手的话,千万不要和别人动手。”

    “如果吃了什么亏的话,就暂时忍让一下,等我回去了,一定帮你们找回场子。”欧律比亚想了想,又道,“算了!干脆你们直接封闭神殿吧。这样更加方便一些。”

    “是。”秋声一一记下欧律比亚的嘱咐。

    欧律比亚若有所思地敲了敲桌子,“如此,陈雅也可以顺理成章地消失,应该不会有什么破绽了吧?”

    秋声皱了皱眉,“殿下,需要这么麻烦吗?”在她看来,直接给宇文拓烙下神格不就行了?那样一来,就算是他心里面再怎么不情愿,也不可能会背叛了。

    欧律比亚意味深长地道,“因为我还没有决定要不要给他神格啊!”

    “啊?”秋声目瞪口呆。

    欧律比亚笑了笑,说道,“你以为神格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拥有的吗?再好的东西,一旦数量多了,就不珍贵了。宇文拓的确是很有潜力,性格、脾气什么也合我的胃口,不过潜力能不能转化为实力,也是一个问题。想要享受更好的待遇,得到更高的地位,首先他得表现出来自己的价值才行啊!”

    “既然如此,殿下何必费这么大的工夫?”秋声不解道。

    “这很奇怪吗?”欧律比亚道,“既然看中了这个人,那么当然得要他自愿效忠了。宇文拓是一个守信之人,只要不触碰他的底线,我相信他会是一个好帮手,我对神州大地又没有企图,和他也没有冲突。所以现在只是稍微麻烦一些,就能够得到一个合心意的下属,你不觉得很划算吗?如果宇文拓现在就表现出足够的价值,我倒是不介意用一个神格把人绑死了,但问题是他没有,所以麻烦就麻烦一些好了。总比现在采用了强硬的手段,结果却在自己的身边埋下一颗不定时炸弹来得好!”

    “既然殿下并不打算马上赐予宇文拓神格,那么要不要属下……”秋声试探地问道。

    “这样也好!”欧律比亚想了想,才道,“不过你要做得隐蔽一些,不要让他给发现了,毕竟以后是要一起共事的。”

    “殿下放心。”秋声一听这话,马上就心中有数了。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自这一次的谈话之后,欧律比亚就又多了一件事情要做,那就是随时关注自己的神血的位置。很快,她就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妙了。

    欧律比亚很快就发现,距离她最近的那一份神血,似乎被分隔成了好多个部分,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欧律比亚总觉得这神血的总量似乎也跟着增加……

    “这怎么可能呢?”秋声听到欧律比亚的话,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不可思议。

    “怎么不可能?”欧律比亚面色凝重,“如果这一份神血没有其他的奇遇的话,那就只有两种可能性了。”

    “哪两种?”秋声连忙追问。

    欧律比亚缓缓地吐出一口气,“要么就是神血化形以后,和人类结合,繁衍了后代,要么就是神血被某个人类吸收,诞育了子嗣。”不管哪一种,都不是什么好消息啊!

    “嘶——”秋声当下就倒吸了一口凉气,“殿下,这样就麻烦了啊!”

    她自己也是神血化形之身,自然明白,这样一来,想要回收神血就困难了。可是欧律比亚又绝对不可能坐视自己的神血流落在外,那样无疑更加危险!

    秋声能够想到的,欧律比亚自然不会想不到,只见她海蓝色的双眸之中霎时间闪过一道寒芒,“那时候看具体情况吧,如果没有其他的解决办法,我也只能心狠一次了。”

    秋声沉默。她当然明白欧律比亚的言外之意是什么,心里面虽然有那么一丝兔死狐悲的感觉,但毫无疑问,还是欧律比亚的安全对她来说更加重要,尽管即将被欧律比亚下狠手的对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可以算是她的同类。但是一方是从未谋面的同类,一方却是她发誓效忠的殿下,怎么选择,根本就不用犹豫。

    其实这件事情不是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比如将那些人全部都带回她的神殿,可是,凭什么呢?欧律比亚表示,她又不是捡破烂的!她收属下的时候是很挑的,不是什么人都要的好吗?

    并不是说作为神血化身,就不能结婚生子了,欧律比亚自认她还没有那么霸道,如果秋声现在有什么看得上的男人,她也是可以大方成全的!她虽然是海神,神殿也是海里,但欧律比亚觉得,她也没有必要管得那么宽啊!

    这件事情的关键不在于神血化身结婚生子了,而是在于他将欧律比亚的血脉在异世界传承了下去!根据她的感知,欧律比亚都不想去计算现在她的“子孙”,都传到第几辈儿了。

    那些人都拥有欧律比亚的血脉,换言之,都可以算是她的后代,作为一个连婚都还没有结过的少女(此处请读重音),欧律比亚表示,请允许她郑重拒绝。

    也不知道是破罐破摔,还是债多了不愁,刚开始的时候,看着自己的神血一点一点扩散,数量慢慢地增多,欧律比亚真是恨不得马上冲到那个世界去,把那些不省事的人都弄死。可是时间长了以后,感觉也就是那样了。

    欧律比亚心道,反正已经有了章程,就让那些人多活一下日子吧!

    如此想着,她便又将注意力放在了这边,欧律比亚本来以为,宇文拓拿到传送符以后,不出两个月,恐怕就要忍不住去尝试一番的,没想到自己还真的是小看了他,宇文拓当真是沉得住气,一连四个月过去了,欧律比亚还是没有感觉到自己留在传送符什么的神力有什么异样。

    时间慢慢地朝着往前推进,欧律比亚都忍不住对她的判断产生怀疑的时候,宇文拓才终于开始行动了。而这个时候,距离她将传送符交给宇文拓,时间已经过去了半年。

    “鱼儿终于上钩了,可真是不容易啊!”感受到自己留在传送符上面的神力已经消散,欧律比亚顿时好心情地勾了勾嘴角。

    秋声向欧律比亚请示,“殿下,用不用我去看看?万一宇文拓死在了秘境里面,您的这一番苦心岂不是白费了,我过去看看,也好……”

    “不必。”还不等着秋声说完,欧律比亚就打断了她,“如果他死在了里面,就只能怪他自己实力不足,怨不得任何人,又没有人逼着他进去!想把天下人的命运都扛在肩膀上,也得看看自己的肩膀够不够宽啊!”

    “是!”秋声本来也没有对宇文拓多么上心,纯粹是站在欧律比亚的角度上,才有了刚才那一番话,可是既然欧律比亚自己都不在意了,那她自然也不会没事找事。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