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20岁了 这部奇幻小说是如何称霸电视屏幕的?

百视通IPTV四川 2018-11-15 08:21:44


十年过去了,这部奇幻史诗巨著才逐渐成了一个显著的文化现象。为何成功之路如此漫长?詹妮弗·凯什因·阿姆斯特朗(Jennifer Keishin Armstrong)就此展开了调查。

早在1996年,《权力的游戏》(Game of Thrones)就开始艰难地寻求宣传机遇了。

是的,乔治·R·R·马丁的《权力的游戏》,HBO大热剧集的原著,在20年前的秋天就已经出版了。是的,在那时,书评人就抱怨“早在1994年”,就听说过电影和电视竞拍《冰与火之歌》三部曲(A Song of Ice and Fire trilogy)的版权之争了。(注:乔治·R·R·马丁原本想写一部三部曲,以《卷一:权力的游戏》开篇。后伴随着创作过程中情节的不断膨胀和铺陈,故事越讲越长,马丁遂将这一系列扩充为四部曲,进而又增加为六部曲,最终定为七部曲。)

大卫·马修(David Mathew)在“Infinity Plus”(早年一个科幻小说和奇幻图书的网站)上写道:“高额的定金也无法确保作品足够优秀……当然在理想情况下应当如此,得让我们知道这部作品很有希望……换句话说,我讨论的是炒作的问题。不管怎样,炒作是一种营销手段,书评家对这一点应该没有异议。《泰坦尼克号》(Titanic)就是炒作出来的:反正我挺喜欢。《黑衣人》(Men in Black)也是炒作出来的:我也很喜欢。不过《权力的游戏》?这个嘛……”

1996年和2016年都见证了《权力的游戏》的炒作。只不过,文化景观早已大不相同:网络上对此的评论远超Infinity Plus早期那个年代。像《泰坦尼克号》、《黑衣人》这样的大成本电影已经不再是文化生活的中心话题了;电视剧却正在迎头赶上。这样的情况在《新鲜王子妙事多》(The Fresh Prince of Bel-Air,1990)、《淘气小子看世界》(Boy Meets World,1996)和《凡人琐事》(Family Matters,1989)那样的年代简直是不可想象的。而关心该剧的人则明显可以感觉到,《权力的游戏》系列电视剧集的成绩证明,炒作的钱一分也没白花。

这部奇幻大戏的第六季将揭示剧迷们最爱的角色,琼恩·雪诺(Jon Snow,基特·哈灵顿 Kit Harington饰)的命运。(图片来源:HBO)

从系列丛书演变为电视剧集中的明星节目,这一段长长的旅程就像受到了命运的指引一般,所有粉丝都应该为此叩谢七神(the Seven Gods,源自《冰与火之歌》):假如它在九十年代立刻拍成电影——当时的畅销书似乎都是如此发展——就会受到时代的限制,内容无法完全呈现,风格也会被淡化。因为在美国的分级制度下,为了让17岁以下的孩子不需家长陪伴也可观影,制片人就必须采取措施,避免被分成R级。而现在看来,当下成人内容、大成本剧集占主流的电视文化则恰好与之珠联璧合。即便这意味着马丁的写作速度(尽管有20年的滞后)无法赶上电视剧集制作的速度:第六季已于4月24号首播了(可截至2014年马丁才完成出版了五卷)。

最初的故事

1976年,马丁完成了作为作家的处女作,奇幻合集《给利娅的歌及其他》(A Song for Lya and Other Stories)。这本书反响不错,但离畅销还差得很远。1980年以后,马丁转而成为电视编剧,参加创作《阴阳魔界》(Twilight Zone)和《侠胆雄狮》(Beauty and the Beast),由琳达·汉密尔顿(Linda Hamilton)和朗·普尔曼(Ron Perlman)任主角。那么自然而然,他重新回归小说之后,《权力的游戏》一定很适合改编为电视剧。“当我描述一个场景的时候,我脑子里能看到它,就像导演看得到一个镜头一样。”2001年1月他接受杂志采访时说,“我能看到灯光如何变暗,演员如何站立——在好莱坞人们把这个叫做舞台调度——还有,我认为,在好莱坞的工作经历让我书中的对话更有力了。”

在2001年的那次采访时,马丁得知一些制片人想把他的作品拍成电影或电视,也很高兴,可惜一直没能达成协议——直到四年之后,小说家、剧作家大卫·贝尼奥夫(David Benioff)、D·B·威斯(DB Weiss)读了小说,并想把它搬上电视屏幕。他们答对了马丁出的阅读理解题:“琼恩·雪诺的母亲是谁?”,于是获得了版权。《指环王》系列(the Lord of the Rings movies)的成功使得其他奇幻作品很难再创佳绩,但他们却嗅到了有线电视背后隐藏的机遇。

《权力的游戏》粉丝忠诚度排名第一,击败了《星球大战》(Star Wars)和《星际迷航》(Star Trek)。(图片来源:WENN Ltd/Alamy)

当时,美国电视业正处在转型阶段:《黑道家族》(The Sopranos)的成功使得电视公司,尤其是HBO,在承包原创、复杂、不受传统行业限制的成人化节目中获得了重要地位。《黑道家族》还开启了连载剧集的先河——例如《24小时》、《六尺之下》(Six Feet Under)之类的电视剧,需要仔细把握每一集的进展,满足剧集复杂的情节——这又让马丁的作品离电视屏幕更近了一步。

然而,HBO对于是否要制作这样一部奇幻作品依然举棋不定,因为它与HBO反应真实世界的明星节目风格迥异。即便HBO签订了试验性合约,在2011年剧集首播之前,贝尼奥夫和威斯拍摄的试播集依然得完全重拍——这时距2005年马丁授权改编又过去了六年。不过,希望还是有的:热播节目的兴起与粉丝高涨的热情相得益彰。书迷们在网上的狂热交易使得他们成了营销的目标客户。突然,HBO就认为《权力的游戏》系列从一开始就会吸引大批忠实观众,而公司的营销人员也完全清楚该怎样迎合粉丝——粉丝们早已在网站、论坛上聚集,热火朝天地讨论书中的细节。假如公司足够幸运的话,这些粉丝将会成为剧集的代言人,为他们带来更多的观众。

的确,《冰火》的书迷愉快地加入到了电视剧改编版的每一步推广之中:彼特·丁拉基(Peter Dinklage)要演提利昂·兰尼斯特(Tyrion Lannister)了!肖恩·宾(Sean Bean)将饰演艾德·史塔克(Eddard Stark)!查理斯·丹斯(Charles Dance)会演泰温·兰尼斯特(Tywin Lannister)!等剧集开播了,剧情发展了,每一个角色的死,每一句屏幕上的经典台词(“琼恩·雪诺,你什么都不懂!”)都紧紧牵动着观众的心,而日益壮大的“追剧”大军,也算是一同经历了屏幕中的生离死别,爱恨情仇。

风靡全球

到2012年,仅仅播出一年后,《权力的游戏》粉丝团就被《纽约》杂志旗下网站Vulture.com评为最忠实的粉丝,超越了《奥普拉脱口秀》(Oprah Winfrey)、《星际迷航》、《星球大战》和《暮光之城》(Twilight)等。到2013年,该电视剧及其原著在全球已广受追捧,超过550万人在各种《权力的游戏》社交媒体上注册,成为剧迷。这些人中,只有三分之一来自HBO所在地——美国。

当然,越来越庞大的粉丝团体也从世界各地给马丁带来了压力,催促他早日完成七部曲中的第六部——《凛冬的寒风》(The Winds of Winter)。如今,电视剧第六季已于4月24日开播,这意味着电视剧版本正式超越了原著的速度。尽管马丁仍然担任本季的情节顾问,但他已经婉拒了很多剧集创作工作,也很少公开露面,只为专心完成小说创作。

为了专心完成《凛冬的寒风》的写作,马丁已经婉拒了很多剧集创作工作,也很少公开露面。(图片来源:Alberto E Rodriguez/Staff/Getty Images)

贝尼奥夫和威斯对《冰火》的持久热度及其内容的复杂程度可谓功不可没——而他们对自己的要求也越来越严格:“从卷一开始,从布兰·史塔克(Bran Stark)被推下那扇窗户开始,我就意识到,我读的是一部与其他奇幻小说不同的作品。”贝尼奥夫在第一季结束后告诉《电讯报》(The Telegraph),“事实上,它不同于任何一部小说。你被书中人物深深吸引住了,对他们产生了那么深的感情,然后那么多可怕的事情发生在他们身上。当艾德·史塔克受刑的时候,真的是动人心魄。一旦你意识到,那些主人公已经死了,一切都变得更糟。”

不论究竟是什么吸引着粉丝,那真的在起作用:从卷一出版到如今已经20年,电视剧版本覆盖全球,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影迷的呼吸。预告片被一秒一秒地播放,试图看出蛛丝马迹。2015年的艾美奖(Emmy Awards),它是巨大赢家,即便在与《广告狂人》(Mad Men)剧终季竞争时也毫不逊色。高额的成本、强大的演职员阵容、坚不可摧的粉丝团体使得它的成功几乎不可复制,其他电视剧也无法抄袭创意,做出低劣的仿制品。(《混乱之子》(Sons of Anarchy)的科特·萨特(Kurt Sutter)制作的《暗黑刽子手》(The Bastard Executioner)是少数几个胆敢模仿的——结果自然失败了。)

在《权力的游戏》从书本向电视剧蜕变的这20年之路上,命运对它可谓温柔。我在此希望——但愿马丁保持睿智,粉丝们保持忠诚——不必再等20年才能看到原著的终章,才能看到维斯特洛大陆(Westeros)最终复归平静。

原文选自:BBC

作者:Jennifer Keishin Armstrong

译者:景琬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