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说《猎艳神香》--“妻不如妾,妾不如偷.”他只想偷得众多的美人心,偷了嫩的再偷熟的,偷了身边的再偷别人的.

穿越小说排行榜 2018-12-11 12:01:18



········
第一章 七侠镇
········

引子

这是一片神秘的大陆,在这片大陆上生活着各种形态的种族,神族魔族以及人族。

传说中的创世之神有两个女儿,一个是风女神,一个是月女神。她们各自建立了风神殿和月神殿,这两个神殿都是生活在这片大陆上的生灵所膜拜的圣地。这就是风月.大陆名称的由来。

自称代表恶地魔族和代表善的神族都带有神的某些能力,某些方面甚至可以和神相提并论。只是受先天条件的限制,他们的人数相对而言是比较少的。而人族则是介于二者之间的一个种族,他们同时兼具了善和恶两大特质,他们也同时兼具了神魔两大种族的能力,经过苦练的人族,甚至能达到神的高度。

三大种族在风月二神的引导下相安无事的生活着,他们甚至建立了一个由人族主导的统一的国家——风月帝国。而在这段时间,人神魔三族也分化出了许多的小种族,进入了百族争鸣的时代,这些不同的种族都相互的融合,和平的生活在一起。

然而这个时候,风月两个女神之间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风神殿和月神殿开始相互敌视,他们在两个女神的带领下开始不断的扩张势力,并且介入到了大陆上生灵的争斗中,最后终于挑起了大陆内部各种势力的争斗,爆发了一场惨烈的战争,史称“百族大战”。

这场惨烈的战争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大陆上生活的生灵全部卷入了战争,甚至连一些神都卷入了进来。这场“百族大战”是如此的惨烈,以至于一些种族从此就在大路上消失了,而且很多的神也陨落了。曾经的风月帝国就此分崩离析,风月帝国的统治者——吉萨家族眼看着各方势力再也不受控制,在他们攻陷首都日出城以前就神秘的消失了,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在政治的舞台上。

而这个时候创世神终于知道了这片大陆上所发生的一切。盛怒之下他将自己的两个女儿都囚禁在了两个神秘的地方,他也用尽所有的力量镇压了这场人神都参与的争斗,最后战争平息了下来。而这个时候大陆上已经形成了八个较大的国家,他们是位于大陆中间,占据了日出之城的玛雅国,东部濒临大海的法斯特帝国,北方草原的兽人国和蒙地国。盘踞东北的则是强大的黑水国。在大陆西面的则是种族最为繁杂的吉西国。南面则是国土面积最为巨大的武安国,东南同样临海的则是拜月国。夹杂在这八个强国之间的则是一些大大小小的公国,他们都往往依附于这些大国,成为了这些大国的缓冲带。

创世神严令风神殿和月神殿的天使们再介入三族政权的战争,之后就回到了他的神山再也没有出现。而风月大陆就变成了这些大大小小的国家表演的舞台了。

时间又过去了两百年,当初的八个大国之间的发展又各不相同,势力的不平衡导致的将是一场新的战争,新的英雄又将要产生了。

风月.大陆上将要发生一场有关风月的故事了。

1七侠镇

当夏日早上的第一缕阳光照耀在大地上的时候,坐落在山区的一个小镇上的人们已经开始了一天的活动。法斯特帝国的南部重镇是一个叫做青州的地方,青州是法斯特帝国南方的重镇,也是进入法斯特帝国腹地的南方门户。再往南就是拜月帝国了。两国中间则横亘着一道险峻的山脉——连云山。两三个小公国也散布在连云山脉中,成为了两大帝国的缓冲地带。而刚才讲到的这个小镇则是坐落在庞大的连云山脉中间的一个繁华的小镇。

这个小镇有一个响亮的名字——七侠镇。在这个镇子的中间有一个小小的广场,广场的中间矗立着七座高大的雕像。相传在两百年前令人闻风色变的“百族大战”中,这个镇子里面走出了两位一级魔法师,四个百夫长和一个千骑长。这七个人虽然都是一些低级别的将官和魔法师,但是在这样的镇子里面能走出七个这样的人物,也让是镇子里面的人骄傲的一件事了。只可惜这七个人的命好像都不怎么好,全部在“百族大战”中战死了,为了纪念让镇子引以为豪的七个英雄。镇子里面的人修建了七座雕像,并且把镇子的名字也改成了七侠镇,原来的名字反而是渐渐的被人忘却了。

当一大早街上的行人渐渐的多了起来的时候,镇上最大的一家当铺——七侠当铺也开了门。开门的是一个睡眼惺忪的十几岁的少年,这是少年长的身材匀称,剑眉朗目,只是嘴角常常咧出一丝笑意,看起来给人一种有点坏坏的感觉。

少年麻利的将大门打开,收拾好了柜台,就开始了一天的忙碌。最近的这一年,这家当铺的生意越来越好,南边的拜月国从去年开始就开始变得对法斯特帝国显得有点不太友好,生活在拜月帝国的法斯特人的日子也越来越难过了,开始有生活不下去的法斯特人不得不回到法斯特帝国。而七侠镇则坐落在进入法斯特帝国的其中一条大道上。很多回来的法斯特人都带回来了拜月帝国大量的古董艺术品和魔晶石一类的值钱的东西。这些东西由于他们身份的限制,在拜月帝国里不能换的一个理想的价格,所以很多人都在回国的途中到七侠当铺做了抵押。这一年这家当铺的李大老板日进斗金,晚上做梦都快要笑醒了。

当云飞扬收拾好一切以后,七侠当铺里面伙计头柜等人就开始忙碌了起来。在快当中午的时候才好不容易的清闲下来。忙了一上午,嗓子都快冒烟的云飞扬这才抓起一杯慢慢的茶杯一饮而尽,然后就坐在高高的柜台前面歇息起来。

这个叫云飞扬的少年不是本地人,没有人知道他来至哪里。他出现在镇子上的时候只有十二岁,孤身一人。当时他身上的钱也快用光了,就将身上最后的一块硬币买了一顿早餐在当铺对面的铺子里面大吃起来。当他吞下最后的一个包子后,抬头就看见了对面门脸气派的七侠当铺。

他看着里面的人进进出出的很是热闹,却不见往外卖东西,觉得好生的奇怪。正好邻桌有一个老头也在吃早饭,就上前打听这个当铺究竟是干什么的。

老头一见是个小孩子,也就耐心的告诉他这个当铺就是把东西换成钱的地方。云飞扬好奇的问道:“老伯,无论什么东西都能换成钱吗?”

老伯一看这个小孩也是一个机灵鬼的样子,笑着说道:“当然是了,只是值钱的就能当多一点,不值钱的就只能当少一点了。”

小云飞扬摸了摸自己空空的口袋,就伸手抹了抹嘴,站起身来就走到了对面的墙角,搬来了几块废弃在街角的青砖就往里面走去。

这个时候当铺里面的顾客不是很多,高高的柜台后面站着一个糟老头子,他就是这家当铺的头柜了。头柜是一个当铺里面最重要的人物,他应该是一个具有丰富的经验的人,能够准确的辨认器物的真假和价值,这样才能保证当铺不会受到损失。这个糟老头子叫王瘸子,已经在七侠当铺当了二十多年的头柜,经验自然是没的说,据说只要货物到了他的手里,他立马就能知道他该值多少钱,是个老成了精的人物。

屋子里面的人都好奇的看着一个小孩吃力的抱着几块大青砖走了进来,王瘸子一看这个小孩衣着褴褛,好像是很久没有洗过了,就知道是一个穷到了家的人。不过出于职业的习惯,只要走进了当铺的大门就是客人,他还是客气的问道:“小朋友,你要干什么呀?”

小飞扬仰着脸说道:“你们这不是当铺吗?我听说什么东西都能当,所以是来当东西的。”

王瘸子一看小飞扬怀里的青砖就知道这小孩肯定是个无赖,想用这些青砖来当钱了,不觉得眉头就皱了起来。这样的人他着一辈子可是见多了。只是以前都是一些地皮混混才来干这种事情,没想到今天连胎毛还没没有褪尽的小毛孩也来搞这种事了。当真的是世风日下了,要知道着七侠当铺的李老板也是一个不好惹的人,这七侠镇的镇守就是里老板的朋友。

王瘸子说道:“的确是什么东西都能当,但是前提是这东西必须是值钱的,像你怀中的这些废砖头可是不能当的。”

小飞扬说道:“你放心,我可不是来当砖头的。”说着就将青砖放在了地上垒起来,然后就用脚站了上去,开始吃力的往高高的柜台上爬。大家都好奇的看着这个古怪的小孩的举动,也都围了上来,想看看这个小孩究竟能拿出什么稀奇的东西来当。甚至还有一个好心的人看小飞扬爬得吃力将他抱了上去。

小飞扬顺势就直直的躺在了柜台上,然后说道:“老伯,你开个价吧。”

王瘸子一看小飞扬就这样没有了动静,不解的问道:“小朋友,你要当的东西呢?”

“我不就是吗。”

········
第二章 三夫人
········

这小子到了十六岁的时候,镇上开了一家武艺修炼馆,望子成龙的李老板就将李锐送进了这家修炼馆修炼。风月大陆上强国林立,不时还会爆发一些战争,所以风月大陆就变成了一个尚武的大陆。风月大陆上通行的是武艺和魔法,修炼武艺和魔法都是要靠天赋的。流行于达斯特帝国的是风神殿,这个风神殿在全国各地都建有分殿。风神殿的高层人物都以神族为主,他们具有天生的优势。而他们最注重的就是魔法的修炼。往往代表帝国在各地寻找具有魔法天赋的苗子进行培养。魔法修炼到一定的程度就能成为魔法师,魔法师一共分为九级,即使在整个法斯特帝国,九级的魔法师据说也不会超过三个。即使是一级的魔法师也是相当不容易的,只有那些天才才能成为一个魔法师。只要你是魔法师,即使你这后半生不再工作了,每个月也能在各处的神殿领到不菲的钱财。所以能成为一个魔法师这片大陆上很多人的梦想,但是着东西是要讲天赋的,很多人修炼了一辈子都还只是一个见习魔法师。

相比较而言,武艺修炼的门槛就低了许多,但是越往上天赋的优势就越重要。法斯特帝国在各地都建有武艺判定所,只要通过了判定就能成为武者,武者一共分为“人”“地”“天”三个阶层,每个阶层又分为九级。要想成为一个武者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据说七侠镇上的这家修炼馆的馆主只是一个见习武者,但也已经是着镇上的第一高手了。

学习武艺的费用是极其昂贵的,像云飞扬这样的穷小子是没法修炼的。这个锐少爷虽然是一个三天打渔两天晒网的主儿,但是自从学习了武艺以后,打架的能力也是上升不少。即使身体已经完全发育了的云飞扬也打他不过了,可见着武艺的厉害。而云飞扬的死党胖子他们全家都搬到外地去了,所以锐少爷就更加的有恃无恐了,渐渐的又把云飞扬不放在眼里了。

云飞扬看着锐少爷远去的身影,狠狠的“呸”了一声,说道:“要不是看在李老板的面子上,老子找人把你打得屁滚尿流的,我草。”

云飞扬就骂骂咧咧的走到了后面的库房里面。今天收上来的东西不少,等云飞扬收拾好的时候,他已经累出了一身的臭汗。云飞扬直起腰来,眼睛就看见了仓库一角的一件破旧的黑色长袍。看到这件长袍的时候,云飞扬的脸上就出现了一阵苦笑。

这件长袍的来历还得追溯到半年以前,那天他跑到街头的二麻子赌场里消遣了一下,结果手气出奇的好,居然赢了三个帝国金币加五个银币。那天当他顶王瘸子的班的时候,来了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拿着这件破旧的长袍来当,而且非要当三个银币。云飞扬一看这件长袍就知道它连一个银币也不值,但是今天他手气好,老头看起来也可怜,就大大方方给了他。结果是可想而知的,那个老头就再也没有看到了人影。后来这件事情不知道怎么被锐少爷知道了,一心找碴的他就嚷嚷着云飞扬给当铺造成了损失。本来店里的头柜走眼的情况偶尔发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是云飞扬懒得听锐少爷唧唧歪歪的,就自己拿出三个银币赎当,这件长袍就变成了他个人的财物了。

这件袍子被他顺手扔到这里已经有大半年了,要不是今天偶尔看到,连他自己都忘记了。云飞扬走过去捡起地上的长袍来,这东西再没用,拿来擦汗还是可以的。长袍已经被丢在这里半年了,表面上早已经是布满了灰尘。云飞扬敬爱那个长袍翻转,里面的衬布还是干净的,就将就着拿来在身上擦拭起了汗水。擦拭完了汗水,云飞扬顺手就准备一丢,结果他的手扬到半空就停住了。

这个时候,那块衬布上居然出现了一团朱红的印迹。云飞扬急的清清楚楚的,这块衬布拿在手里的时候是黑色,现在怎么会变成红色了?云飞扬展开衬布,上面被汗水浸透的地方出现了一些红色的好像是图案和文字的东西。难道这衬布接触到了汗水就会显示隐藏起来的图案?云飞扬将自己胸口的衣襟解开,然后就用衬布在自己的身上擦拭起来,果然上面冒出了更多的图案。

云飞扬心里一阵的激动,这东西既然隐藏的这么深,肯定是不平凡的东西,然后就仔细的察看起来。上面是几十个文字,但是这些文字云飞扬一个也不认识。这风月.大陆是个历史悠久的大陆,国家林立,很多的文字云飞扬不认识也是一件正常的事情。再往下看的时候,云飞扬不由的叫了起来:“乖乖的死老色鬼,这下三个银币可算花的不冤枉。”

原来下面是十几副春.宫图。上面画满了男女交合的各种各样的花样,让云飞扬这样的菜鸟看的是面红耳赤的。云飞扬虽然还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但是去年胖子还没有搬家的时候就偷偷的带着他跑到广场对面的老刘家的房顶上,趴在那里偷看刘家儿媳妇洗澡,还有一次居然看到老刘头跑进去和自己的儿媳妇玩起了鸳鸯浴,可是让他们过足了眼瘾。所以他一看到上的图画,他就知道了是怎么回事。

云飞扬将那块衬布小心的扯了下来,放进怀里藏好。这时就听见了外面李老板的喊声:“飞扬,飞扬,快出来。三夫人来了,好生伺候着。”

这三夫人是七侠镇上的一号人物,她是七侠镇镇守索恩的第三个夫人她父亲是南面拜月国的一个落魄的商人,为了钱将自己二十多岁的漂亮女儿嫁给了这个四十多岁的索恩。而索恩是个彻彻底底的混蛋。仗着自己镇守的身份,在镇子上无恶不作,他是一个拈花惹草的主儿,看见漂亮女人就挪不动脚步的那种人。镇子上好几个稍微有点姿色的妇人都和他有过一腿。所谓一物降一物,索恩这个在七侠镇地面上横着走的人物,却怕三夫人怕得要死,就是出去胡来也是背着这三夫人,生怕她知道了。这三夫人不仅人漂亮,而且是个精明的人物。她到了索家以后,就迅速的掌握了索家的大权,连上面的大夫人和二夫人也都畏她三分。这个女人继承了它父亲商人的特质,很快就将索家的家产翻了一番。这几年她看到大量的法斯特人从拜月国回到了法斯特,并在当铺里面廉价的典当了来自拜月国的财物,就凭借自己是拜月国人的优势,联系了拜月国的商人再把这些财物买回去,从中赚了不少的钱。李老板也乐得有人给自己消化典当来的财物,自然是百般的巴结。

每隔半个月,三夫人就会来店里挑选货物,然后联系拜月国的商人前来交易。而这些日子就由云飞扬负责接待三夫人。这云飞扬的眼光极准,也是一个机灵的人物,所以也很的三夫人的赏识,每次交易完了都会打赏点给云飞扬。

云飞扬听到外面老板的喊声,立马答应了一声就外面的大堂走去。李老板正恭恭敬敬的给三夫人泡上他从法斯特帝国的首都百花城带回来的上好茶叶。一袭白衣的三夫人则坐在一旁。

“哟,小肥羊,跑到哪里去了?还不快带我去看看。”三夫人一见云飞扬走了过来,说道。

李老板满脸谄笑的说道:“三夫人,别急嘛。先喝口茶再说。这可是我专门从百花城带回来的上好茶叶呀。”

三夫人笑着说道:“李老板,别忙活了。我还有事呢,下午我还要和人谈生意呢。你就先去忙自己的吧,有小肥羊在这就成了。”

李老板转头说道:“飞扬呀,还不快带三夫人到库房里面看看。”

云飞扬恭敬地说道:“三夫人,知道你要来,所以我早就准备好了,这回有几颗出色不错的魔晶石,绝对是好货。”

云飞扬就跟在三夫人的后面往里面的仓库走去。等到四周没人的时候,云飞扬说道:“三夫人,早就给你说过了。我叫飞扬,不是什么肥羊。”这云飞扬和三夫人早就熟悉了,所以在没人的时候说话就比较随便了。

三夫人笑着伸手在云飞扬的脸上拧了一下,说道:“你在姐姐的眼中就是一只小肥羊。快点带姐姐去看看你说的魔晶石。”三夫人白嫩的小手就在眼前,一阵香风就扑面而来,搞得云飞扬一阵面红耳赤的。三夫人很是满意云飞扬受窘的样子,这个相貌堂堂的当铺伙计平时蛮机灵的,这个时候却像一个害羞的小媳妇。

李家当铺的仓库里,云飞扬将造就准备好的魔晶石放在桌子上面,三夫人则弯着腰在低头仔细的查看起来这些魔晶石的成色。在风月大陆这片古老的大陆上,魔法师要想施展魔法除了自身的修炼以外,还必须依靠魔晶石,这是一种深藏在底下的稀有矿石。一块好的魔晶石能将魔法师施展的魔法威力最大化。所以这些魔晶石就成了值钱的抢手货。三夫人手上的魔晶石虽然只是中等成色的魔晶石,却也是价格不菲。这是一个生活在拜月国的法斯特富商在店子里典当的。

········
第三章 诱惑
········

云飞扬找了一个地方坐下,静静的看着三夫人伸着细长的腰身,浑圆的臀部高高的翘起,形成了一道优美的弧形,就不由得心中一热。他想到了怀里的那些火辣的图案,他伸手从怀里拿出了衬布,见三夫人还在聚精会神的查看着魔晶石,将将它悄悄地展开了。看着上面清洁溜溜的女子,云飞扬的脑海里面就闪现了眼前的三夫人没有穿衣服的样子。

正当云飞扬还在陶醉其中的时候,他的脑袋上就吃了一个重重的爆栗,抬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三夫人已经走到了云飞扬的身边,也看清了云飞扬手里的东西。三夫人的脸上升起了两团红晕,说到:“臭肥羊,胎毛都还没有长齐就知道看这些东西了。你看得懂吗?”

云飞扬的脸皮也是够厚的,理直气壮的说道:“我都已经快十八岁了,怎么看不懂。”

三夫人挑衅的说道:“小肥羊,还是处男吧?你肯定还没有见过女人的身子,要不……”三夫人顿了一顿,夸张的将自己的傲人双峰在云飞扬的眼前晃了一晃,说道:“就让姐姐给你饱饱眼福?”

云飞扬的眼睛就被眼前晃动的东西晃的有点发晕。这三夫人的身材是没的说的,那是一阵的波涛汹涌。云飞扬就开始盯着那里发愣了,不由自主的费力的咽下了一口唾沫。

三夫人啪的一下,又给了云飞扬一个爆栗,说道:“你倒是想得美,赶明姐姐给你介绍一个好的。哦,对了,下午记得到悦来客栈去,拜月国的莫氏兄妹来了,你去帮我掌掌眼,魔晶石这东西我不太在行。”说完了以后就翩然而去,只剩下还在吞口水的云飞扬。

悦来客栈是镇上最好的一家客栈了,店主是一个老实巴交的老头。由于拜月国最近几年和法斯特帝国不太对付,所以三夫人也不好明着和拜月国的商人交易,每次那边来人都是在客栈里面开了一间上房交易。下午云飞扬走进客栈的时候,没有看到三夫人的影子。老板客气的迎了上来,抬手往上面指了指。云飞扬帮三夫人看货也不是第一次了,这里的老板早就认识他了。他点了点头往上面的上房走去。下面的大堂里面坐了两个二十出头的一男一女,正在闷头喝茶。云飞扬虽然不认识他们,但是也大之恩能够猜出来这就是三夫人所说的莫氏兄妹了。

云飞扬进了一间上房,出乎他的预料的是三夫人还没有来。这三夫人做生意的时候一向都是很守时的,断没有让客人坐等的道理,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呢?居然这个时候都还没有来。

大约等了一炷香的功夫,外面的楼梯上就传来了脚步声,三夫人就带着刚才的两个年轻人推门走了进来,果然这两个人就是莫氏兄妹。三夫人笑靥如花的说道:“小肥羊,这么早就来了,来,姐姐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就是莫吉和莫灵兄妹。”

云飞扬起身和进来的这两个人打了招呼。这兄妹俩,哥哥长得孔武有力,妹妹则是清秀娇小,也是一个美人胎子。那个莫灵上来也没有废话,直接就叫云飞扬拿出货来开始谈生意了。三夫人冲着云飞扬点了点头,云飞扬就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包着魔晶石的小包。莫氏兄妹就埋着头查看其魔晶石的出色来。不同出色的魔晶石的价格可以说是有天壤之别的,所以验货是一件相当重要的程序。

谈判的过程进行的相当顺利,那三夫人干脆全权交给了云飞扬来处理,自己则是一声不吭的坐在一旁。云飞扬已经是这方面的老手了,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之后,魔晶石以一个双方都满意的价格成交了。

莫灵看起来是做主的,从始至终都是她在和云飞扬谈判。莫吉和三夫人则是像两尊泥菩萨一动不动的。莫灵将桌子上的魔晶石放在了自己的怀里,站起来说道:“三夫人,三夫人。”

三夫人却有点发愣,好像根本就没有听到莫灵的话,直到云飞扬伸手在桌子下面捅了捅她,三夫人才恍然大悟的站起来。

莫灵笑着说道:“桑拿服人,你从哪里招来的这个人呀,看样子比我还小吧。我刚才还想着这是一只雏儿,准备沾点便宜呢。没想到却是一个老手了,愣是把住价就不松口。”

三夫人伸手挽着莫灵的手笑着说道:“莫灵妹子,你还是云英未嫁之身吧,正好我们云飞扬也是个货真价实的雏儿。你们两个凑在一起,说不上谁占谁的便宜。妹子,你看姐姐说的对不对呀?要不要姐姐给你撮合撮合?”

莫灵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跺一跺脚就跑了出去。莫吉冲着我们抱了抱拳也告辞了。三夫人送走了莫氏兄妹,又默默地走了回来。云飞扬将莫氏兄妹留下的钱袋递给了三夫人,三夫人伸手拿了几个金币给了云飞扬。云飞扬也不客气,伸手接过钱揣在了怀里。这都已经是老规矩了。

云飞扬说道:“三夫人,这莫氏兄妹也真够大胆的,就两个人也敢带着这么多的钱从拜月国到这里来,也不怕被人给抢了?”

三夫人说道:“你别看这莫氏兄妹年轻,他们家可是拜月国的一个大家族。他们两个只是被派出来历练的,有谁敢他们的主意。就算于不开眼的小毛贼,那个莫吉轻轻松松就能搞定,据说可是一位武艺的天才,小小的年纪就是人级的武者了。”

云飞扬愤愤不平的说道:“老天爷真的是不公平,好事都让这种人给占完了。你看着,我云飞扬总有一天也能出人头地的。”

云飞扬说这句话的时候那可是大义凛然的,三夫人看惯了云飞扬人前恭敬,人后嬉笑的表现,现在看的这样的表情,不觉都有点痴了。以前她只是觉得这个小兄弟机灵,长相也不错。没想到也有这样严肃的一面。

三夫人认真地说道:“飞扬,好好努力。姐姐相信你一定会成功的。”

其实如果三夫人知道云飞扬所谓的出人头地只是当七侠当铺的头柜的话,她一定会对自己的深情鼓励感到哭笑不得。

云飞扬觉得事情都差不多了,站起身来就准备告辞,三夫人说道:“飞扬,认识这么久了,姐姐还没有请你吃过一顿饭呢,今天就借着这个机会,姐姐请你喝一顿。”

云飞扬抬起的屁股就坐了回去,笑呵呵的说道:“早知道是这样的话,中午饭我都不该吃的。老李家的厨子做菜油水都不放一点的,真是替李老板抠门抠到家了。”

三夫人笑着说道:“既然这样,那待会就放开了吃,姐姐可不是经常请客的。要把握好机会呀,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话说着,客栈的老板就亲自端着酒菜上来了,老板一边往桌子上摆酒菜,一边说道:“三夫人,这是小店的招牌酒——悦来烧,您尝尝,保证喝了不上头。”

三夫人点点头说道:“老板,今天我要和我弟弟好好的喝一顿,你不要让其他的闲杂人等来打搅我们。”

老板恭敬的弯着腰说道:“三夫人,你放心吧。我就坐在下面,保证一直苍蝇都飞不上来。”然后就恭敬的推开门走了出去。

云飞扬也不和三夫人客气,拿起筷子就开始大快朵颐起来,看来李家的饭菜真的是没有什么油水。而三夫人则是一反常态的没有说话,一杯一杯的喝着闷酒。其实从三夫人走进这间房间的时候,云飞扬就感觉到三夫人的情绪有点不对劲。但是这云飞扬一直都觉得这三夫人高贵的不敢侵犯,所以一直都有点怕她。三夫人不主动说出来,他也不敢去问。

很快,送上来的两瓶悦来烧就在云飞扬和三夫人的齐心合力之下就被消灭掉了一瓶。三夫人的酒量看起来不是很大,没几杯下肚,她的脸上就飞起了两朵红云。她的皮肤本来就很白,这下子更是白里通红了,看起来是分外的诱人。云飞扬都偷看好几眼了。这女人就像是一个熟透了的蜜桃,让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

三夫人一杯酒下肚,终于开口了:“小肥羊呀,你别看姐姐我一天到晚在这七侠镇上威风八面的,其实心里的苦只有我自己知道呀。我摊上了一个贪财的爹,来到他们索家的时候还被上面的大夫人和二夫人欺负。我不都挺过来了,这做人呀就得靠自己,老天是不能决定你的命运的。”

三夫人一边仔细的诉说着平日自己不为人道的苦衷,一边站起身来为云飞扬斟酒。现在是夏天,三夫人穿的本来就少,所以弯下腰来的时候里面的深深的雪白的沟壑就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云飞扬的面前。三夫人还在诉说着自己的事情,对云飞扬死死的盯着她胸前的春光没有丝毫的觉察。只可惜云飞扬对她说什么都已经听不进去了,眼睛贪婪的看着。这三夫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个成熟少妇的气息。

········
第四章 我可是被迫的
········

三夫人落座以后,云飞扬财遗憾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这三夫人的本钱可比刘家儿媳妇的要强多了。

云飞扬说道:“三夫人,你看你现在都修成正果了,还有什么不开心的?”

三夫人听到这里的时候,脸上露出了愤恨的表情说道:“还不是那个死鬼索恩,他真的是一个混蛋。”

云飞扬心里暗想道:“这个全镇的人都知道,就不知道你三夫人知不知道了。”

三夫人继续说道:“这该死的索恩以前风流就算了,想不到今天下午居然被我发现他连我的丫鬟都不放过。我回去的时候就看见……他简直不是人。”

三夫人说道这里的时候情绪有点激动,眼泪就开始哗哗的往下流。云飞扬看着流泪的妇人也暗生感慨,想不到这精明的妇人居然也有软弱的一面,她也的确是不容易的。

三夫人抽泣了一阵,情绪得到了发泄,然后就说道:“算了算了,不说这些了。今天我的小肥羊就陪姐姐好好的喝一杯。”

说完就站起身来又给云飞扬续酒,倒酒的时候她的身子不小心就靠了过来,云飞扬只觉得自己闻到了这妇人身上淡淡的香气。自己的手臂上传来了一阵柔软的感觉,虽然他的眼睛没有敢看过去,

妇人款款的坐了回去,云飞扬觉得自己有点口干舌燥,端起面前的酒杯就一饮而尽。说道:“三夫人,你也不要生气。这索恩的确是个天下第一字号的笨蛋。放着家里香喷喷的美人不管,还要跑到外面去乱来。要是我的话……”

“要是你的话,你会怎么样?”妇人似笑非笑的问道。

云飞扬看着眼前这个诱人的尤物,说道:“要是我的话就抱着美人躺在被窝里面就不下床了。”

妇人吃吃的笑了起来,说道:“看不出来小肥羊的这张嘴巴还挺会说话的。可惜你一个毛头小伙子有这个胆量吗?要不你试试?”

妇人站了起来,挺着傲人的山峰对着云飞扬,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充满了无限的诱惑。

“这可是你说的,我可就真的摸了。”云飞扬盯着妇人挺立的胸部。

“你要有这个胆子,你就摸摸看。”

云飞扬咬一咬呀,猛的就伸出了自己的爪子往妇人的胸前抓了过去。

妇人的眼中就闪出了一丝慌乱,不过云飞扬的右手最后的关头停住了,妇人也暗暗地松了一口气。看来这小子还是知道轻重的

上房里面,云飞扬满足的瘫坐在床上,旁边的妇人开始慌乱的往自己的套衣裙。她的那身白色的衣裙已经在云飞扬的利爪之下变得皱巴巴的了。这个时候两个人的酒意都已经过去了,清醒过来的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场面一时之间就有些尴尬起来。

云飞扬这个时候也已经清醒了过来,看着妇人手忙脚乱的将自己白皙的身子用衣裙重新包裹起来,这才感觉到有些害怕。妇人的脸上一片的怒色,真的不知道接下来她会怎么对待自己。要是她回去告诉索恩的话,他云飞扬可是死定了。从来都是他索恩搞别人的老婆,要是知道自己的老婆让别人搞了的话,后果是什么这让云飞扬有点不敢想象。

妇人好不容易才将自己雪白的身子包裹起来,一时之间就将自己的脸垂了下去。想到刚才自己叫的那么的欢畅,这就让她自己抬不起头来,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比自己小的半大小伙,这更让她有点无地自容。

妇人冷着脸看着一脸满足样子的云飞扬,气不打一处来,就是眼前的这个有点坏坏的小子毁了她的名节,她抬手就是一个耳光,然后气冲冲的摔门冲了出去,留下了目瞪口呆的云飞扬呆立在那里。

云飞扬追到门口的时候就听到了老板的声音:“三夫人,这么早就下来了。是哪个不开眼的惹你生气了?”

三夫人气冲冲的声音传来:“老板。记得叫楼上那个的那个小子付钱,他有钱着呢。”

楼上的云飞扬就有点惴惴不安了,自己把人家给叉叉了,还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呢.这女人翻起脸来比翻书还快,明明刚才享受的很,穿上裤子就不认人了。说好了她请客的,现在连饭钱都得自己出。

一连两天云飞扬都有点魂不守舍的,老是担心那个索恩杀上门来。好几次放货物都给放错了,还招来了李老板的一顿训斥,说他的魂都好像掉了。

云飞扬这天正坐在当铺的门口晒太阳,脑海里面全是那天在客栈里面的情景。三夫人白生生的身子又浮现在他的眼前。这些天这些画面就一直在他的脑海里面闪现。这时大街的一头走过来几个人径直往当铺这边走了过来,云飞扬抬眼一看,魂都都快要掉了。

········
第五章 再来一次
········

领头的那人满脸的横肉,正是那个索恩。“完了,完了。”云飞扬的大脑里面一片的空白,“这三夫人果然把那天的事情告诉他了。”

索恩领着两个人走了过来,却正眼都没有看一下呆立在门口的云飞扬。里面的李老板老远就看见了索恩的经过,连忙从里面走了出来走了出来,满脸堆笑的说道:“索大人,您这是要往哪里去呀?进来喝口茶吧,我这里有上好的百花茶。”

索恩脚步都没有停下来,边走边说道:“青州城的城守燕大人明天五十大寿,我这要赶过去祝寿呀。”

云飞扬这才注意到索恩后面的两个人都牵着马,上面驮满了箱子。这索恩肯定是接着祝寿的名义去巴结青州城守去了。也就是说他不是来找自己麻烦的。想到这里的时候,云飞扬一颗悬着的心才回到了原位。

“我草,我说嘛,那天那三夫人是那么的享受,怎么会翻脸就不认人呢了?”云飞扬自我安慰道,但是想到三夫人离去时怒气冲冲的表情,他的心里就有点没底,也不知道这三夫人是怎么想的,毕竟那天是自己强迫人家干的虽然那天她看起来还是蛮享受的,但这东西谁有说的准呢?所谓女人心海底针。

云飞扬看着索恩远去,好似卸下了千斤的重担,吹着口哨就往回走。旁边的李老板嘴里嘀咕着:“这三夫人不是说要来再看一次货吗,怎么两天了都看不到人影?飞扬,你知道三夫人怎么还没有来吗?”

云飞扬有点心虚的说道:“我怎么知道。”

李老板也是一个成精了得人物,云飞扬脸上一闪而过的慌乱并没有逃过他的眼睛,他说道:“是不是你小子惹三夫人生气了。三夫人可是我们当铺的财神爷,你要是敢惹三夫人的话,你就给我冲半年的厕所。”

云飞扬嘟囔着:“我怎么敢惹那女人呀。”

这时一个俏丽的女孩走到了大门口,甜甜的叫了一声:“李老板,是不是云飞扬这小子有闯祸了,这次你可得好好的收拾他。”

这声音甜甜腻腻的,云飞扬一听就知道是谁,这是三夫人身边的贴身小丫鬟——绿珠。这个十四五岁的小丫头极为的刁钻古怪,经常跟在三夫人的屁股后面,和云飞扬也是极为的熟悉。

李老板一看是绿珠,笑着说道:“原来是绿珠姑娘呀,有些日子不见了。”

绿珠嬉笑着说道:“你这不是当铺吗?听说这个云小子当初就差点把自己当了。这几天手头紧,我就估摸着也把自己给当了,就不知道你李老板能给一个什么价呀?”

李老板说道:“绿珠姑娘你就别嘲笑我了,你这不是折煞我吗。”

绿珠笑着说道:“这不知道这个云飞扬是怎么想的,当初居然会想到当自己这样损的招数来。”

云飞扬插嘴说道:“那倒是,你也不看看我是谁呀,我可是一个天才。”

绿珠撇撇嘴说道:“说你胖你还喘上了。好了不和你们说笑了,李老板,三夫人吩咐了,叫你派人把这次的货给她送过去。”

李老板说道:“绿珠姑娘你放心,这些货早就准备好了,飞扬,快点把货给三夫人送过去。”

云飞扬的脖子就有点下意识的往后缩,说道:“下午我还要帮王师傅守柜台呢,二德子不是今天没事吗,让他去吧。”这个时候云飞扬最怕的人就是三夫人了,那天那个耳光到现在都还有点隐隐作痛。

李老板说道:“那就让二德子跑一趟吧。”

绿珠连忙阻止道:“这可不行,三夫人说了。云小子已经是老手了,夫人可是点名要云小子把货带过去。”

李老板说道:“那飞扬,你赶紧把仓库里的那些货拿出来给三夫人带过去。”

云飞扬只有苦着脸仓库走去。一路上云飞扬就拿着一个包裹,愁眉苦脸的跟在绿珠的后面。云飞扬上前几步,涎着脸说道:“绿珠妹子,今天三夫人的心情如何呀?”这小子现在可是有点心惊胆战的,不知道三夫人现在把他找去是要干什么。

绿珠撇着嘴说道:“云小子,待会儿你可要机灵点,我们夫人今天有点心神不定的样子,你不要惹恼夫人,待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云飞扬的心里就一凉,看来今天是凶多吉少了,脑袋也就耷拉了下来,垂头丧气的样子。看的绿珠是哈哈大笑。

看着绿珠得意的样子,云飞扬就愤愤的想到:“看你幸灾乐祸的样子,你们索大爷咔咔嚓嚓掉的那个丫鬟怎么不是你呢。真的是老天没长眼呀。”

一行两人就来到了一处占地极广的建筑门前。这处建筑就是七侠镇的镇守索恩的府邸了,也是七侠镇上最气派的屋子了。他们没有从正门进去,绿珠领着云飞扬从旁边的侧门进入,穿过了几个回廊,然后又穿过了一个幽静的花园,在一个偏僻的小厢房面前停了下来。云飞扬这还是第一次进入者索府,没想到这里居然是这般的大,看来这个索恩这些年来没少收刮老百姓的民脂民膏。这法斯特帝国幽静存在了两百年,渐渐的已经进入了暮年期。各地的官僚腐败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再加上不时爆发的战争,老百姓的日子过得就比较苦了,到处都是怨声载道的,只是在法斯特帝国的高压下,老百姓敢怒不敢言罢了。

绿珠停下了脚步,朝里面怒了努嘴说道:“夫人就在里面,快点进入吧。”末了加上一句:“机灵点,可别惹夫人生气了。”小丫头一脸关切的样子,看来是对于云飞扬的关心是出于真切的,云飞扬这个时候才注意到,绿珠已经不知不觉的长成了大姑娘了,成了一个小美人了。绿珠要看着云飞扬的眼睛有点不老实了,红着脸就跑开了

云飞扬嘴里嘀咕道:“要不了两年,这丫头就会又是一个三夫人了,漂亮的紧呀。劳资可得好好的奋斗,将这未来的美人搞到手。”

云飞扬看着紧闭的大门,心里忐忑不安的上前推了一下,门是虚掩着的一下子就推开了。云飞扬小心翼翼的探进了半个脑袋往里面看去,还没有看清楚就闻到了一股香味。然后一只手抓住了自己的手臂往里面一拉,门咣当一声就关上了。

云飞扬这才看清出把他拉进来就是三夫人。此时的三夫人面若寒霜,盯着云飞扬,一副要吃人的表情。云飞扬被三夫人盯得心里有点发毛,眼睛就直往大门处瞅,但是三夫人已经把门给堵的死死地,看来是逃不出去了。

云飞扬讪讪地说道;“三夫人,那个那个……我把你的货给你带来了,要不你看看?”说着就把包裹放在了桌子上。这次的货物都是一些魔核制成的饰品。魔核石取自于魔兽体内,晶莹剔透,是风月大陆上珍贵的制作饰品的原材料。等级越高的魔兽,魔核的成色也就越高,上好的魔核往往是千金难求。但是等级越高的魔兽它的威力也就越大,很多想打这些魔兽主意的猎人团往往都是死伤惨重。

三夫人对于桌子上的那包魔核却是正眼也不瞧一下反而是冷着一张脸制止的盯着云飞扬,脸上也是阴晴不定的样子。云飞扬一时之间就吃不准三夫人的态度了,看样子三夫人还在对那天的事情耿耿于怀。

云飞扬小心翼翼的说道:“三夫人,那天,那天的那件事情……”

云飞扬的话还没有说完,三夫人就径直走了过来,冷冷的说道:“给我坐过去,我今天要好好的收拾一下你。”

云飞扬颤声的说道:“夫人,你……你想要干什么?”

三夫人双手抓住云飞扬的胸前的衣襟往外一分,云飞扬的胸口边裸露了出来。三夫人狠狠的说道:“我要让你也尝尝被人强坚的滋味。”

妇人双手把自己的长袍一扯,那件丝质的长袍就滑落在了地上,然后就恶狠狠的扑了上去。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