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说连载:随身空间有点甜

正能量收获 2018-02-11 21:08:30

修仙村落

“宋大娘!吃果子么?”小小的少女背上背着和她完全不同体积的箩筐,筐中满满的装了一筐的野果子,个个都很水灵。

宋大娘接过那果子,眼中都是笑意:“甜甜,你看你,不好好学习,怎么又去后山摘果子啦?”

宋甜甜吐了吐舌头,也不听宋大娘的唠叨,竟是几个起落就只能看见个背影,留在原地的宋大娘无奈的摇了摇头,挽着篮子继续向山中走去。

几个起落,已经是好几公里的距离,要是现在有人在此处,肯定会惊讶出声:“天呐!武林高手!”

回到家中的小木屋,宋甜甜将背上的一筐果子卸下,等会熬果酱,然后送到城里换钱,她们村做的东西往市集上一放,就会抢的光光的。

打了井水,清洗着果子,洗的有些无聊,宋甜甜眼珠转了转,手指刚刚一动,一颗石子便砸到她的手指上:“阿!”

宋甜甜疼的尖叫一声,手背都红了,宋甜甜气的圆圆的脸鼓鼓的,站起身掐腰瞪着那个一脸得意的大男生:“宋晨曦!”

宋晨曦一个飞身从树上跳下,摸了摸气的脸圆鼓鼓的宋甜甜:“乖,不能用,被村长看见,你又得去瀑布那站着了!”

宋甜甜抓住那在自己头顶肆虐的大手,甩开,不在意的坐下继续洗果子:“站瀑布挺好的,可以锻炼我的水灵力,我还得谢谢村长,否则,我的水灵力至今都不能伤人吧!”

宋晨曦无奈的耸耸肩,看了看周围小心翼翼凑近道:“今日是村中结界撤去之时,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外界看看?”

宋甜甜斜眼看他,这个和他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有些不同,他是废柴的五灵根,可是却凭着努力在18岁时冲击上了练气中期,和她这个三灵根的修炼速度竟然毫不落后。

没错,她们是修仙者,这个现代社会,修仙者这个词也就是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谁会当真,可是那些普通人类却不知,修仙真的存在,而且就在身边。

宋家庄,一个普通的村庄,村庄仅有50余人,整个村落都在大山的深处,和外界几乎没有联系,就连电灯也是政府终于注意到这个小村庄从而大发慈悲,拉了线路。

  宋家庄有50余人,可是一开始却都不是这个村庄的后人,都是村中修仙人士去外换取食物和钱财捡的孤儿,或是出去历练捡的。

  她们只挑有灵根的捡,其他的都不管,而宋甜甜和宋晨曦就是前后被捡进村庄。

  宋晨曦父母双亡后便一直是个孤儿,被村长发现时正和一只野狗抢着包子,或许这就是宋晨曦明明是五灵根却刻苦的赶上三灵根的宋甜甜修仙进展的原因吧。

  “你不会这次出去被发现,又说是我带头吧!”宋甜甜怀疑的看着他,毕竟自己已经被这小子耍过太多次了。

  “不会的!你要知道,之前是为了锻炼你,你看你现在的水灵力多强!”宋晨曦拍了拍宋甜甜的肩膀,一脸宠溺的模样。

  宋甜甜自然是想出门的,她从出生到现在只出过8次门,四次是村长带着卖东西,还有四次是她自己偷偷卖了果酱,出去玩,不过最后还是被村中的大人逮了回来。

  两人确定出门,宋甜甜也不洗果子了,将果子放在一边,在地上划了几道,在贴上一张符,防止这果子坏掉。

  这是最简单的保鲜符,她自己发明出来的,因为储物袋可以保鲜,自然是里面阵法的原因,只要将保鲜的阵法提出,经过改良便制成了这符纸。

  “走吧。”起身拍了拍手上的灰尘,背上上次偷跑出去买的包,两个人蹑手蹑脚的便从小路饶了出去。

  两人东躲西藏,害怕被村中修士的神识探知【修仙小知识:神识,修仙者的灵知,可以探查方圆几里的情况,就和多了只眼睛一般,修仙的等阶越高,那么探查的方圆便越大。】

  “呼~”宋甜甜松了一口气,两人终于到了村口,宋晨曦很是得意:“看,我说没事吧,走,哥带你去吃炸鸡!”

  宋甜甜笑着点头,大大的眼睛弯成一个月牙,宋晨曦看的有些尴尬,轻咳了咳,拉着宋甜甜就要贴疾步符,这里走到最近的公交站得十里路。

  “你们要去哪里!”愤怒的老者声音响起,正在贴疾步符的宋晨曦吓了一跳,赶忙将宋甜甜护在身后,然后,却从空无一人的大树后走出了四五个人,正是村长,还有几个村中的同门。

  “阿叔~”宋甜甜有些害怕的唤着,躲在宋晨曦的身后,宋大行大步上前,从宋晨曦身后揪出躲得严严实实的宋甜甜。

  虽已年过半百,但是宋大行已然筑基,看起来就和三十多的大汉一般壮实粗犷。

  “哎~疼~阿叔!”宋甜甜捂着被揪住的耳朵示弱,宋晨曦也急了,上前一步想要从宋大行手中将宋甜甜抢回,但是却根本近不了身。

  “行叔!你放开甜甜!今天这事和她无关!是我想带甜甜去吃好吃的,才,,。”宋晨曦话未说完便被宋大行打断。

  “好了!你不用说了,今天,你也得受罚,去!把村中每家每户的柴都送好,不许用法术!至于甜甜,我自会处罚!”说完也不待宋晨曦解释,带着一众村人离开了。

  留下一人监督宋晨曦完成村长交代的任务。

  “跪下!”宋大行拍了拍桌子,指着宋甜甜,有些恼,宋甜甜倔强仰头:“跪天跪地跪父母!”

  宋大行被宋甜甜的一番话给说的嗤笑一声:“要是论情分,我将你养大,我就是你爹!你不跪我!”

  宋甜甜一听,瘪了瘪嘴,最终还是乖乖跪下了,还是不服的仰头问道:“我没错!我跪下只是因为我尊敬你!”

  宋大行却听的有些哭笑不得,这个小丫头他总是拿她没辙,明明有着好的灵根,她却不珍惜,到现在还和那五灵根的废柴宋晨曦一般,才练气中期!


 

赌约

“你可知,外界有多少危险!你这样跑出去,要是碰见魔修,你就会被做成炉鼎!你可知!”宋大行刚苦口婆心的说完,便看见宋甜甜一脸不以为然,顿时怒了,一拍桌子:“你在想什么!”

  宋甜甜被吓了一跳,也怒了,周围还有许多村民,每次村长阿叔教训她都是这样,她真的觉得自己的脸都丢光了:“我在想!那些魔修不过是传说罢了!你们谁见过他们!你见过么?”

  说着还问着在旁边站着的村民,那村民摇摇头,每年宋甜甜都会被这般教训,他们都习以为常了。

  “好!宋甜甜!你是不是认为你现在很厉害了?!你给我去瀑布那里!要是你能在那站立一个时辰不被冲下去,你便再来和我说出去的事情!”宋大行恨铁不成钢,只得用每次惯用的法子,就是打击宋甜甜的信心,每次都会惩罚她完不成的事情。

  宋甜甜闭了闭眼,每次都是这般,每次,只要自己做出了违背他的事情他都惩罚自己根本完成不了的任务!

  猛的站起身,眼中有了些湿意却忍着不让那泪流出,大步向着后山瀑布走去。

  途中遇见正在挑柴的宋晨曦,宋甜甜也丝毫没有停留,宋晨曦走上前,想要说些什么,却见宋甜甜的眼眶微红,叹了口气,只得默默挑柴。

  来到瀑布前,看着那飞流直下的水流,这水流太急太猛,她现在这种实力能在那石头上站半个时辰就算不错了,如今,却是一个时辰!

  看着身后跟来的宋大行,看来,这次他是铁了心要惩罚自己。

  脚步刚刚踏出,宋甜甜便顿住,回头看向宋大行想了想,还是开口道:“我,我要和你打个赌!”

  “什么赌?”宋大行挑了挑眉,这丫头想干嘛?“只要我能在瀑布底下站一个时辰你便不再管我!让我去追寻自己的修仙大道!”

  话音刚落,宋大行便直接拒绝:“不可能!宋甜甜!你就在村中好好修炼!现在族中的结丹老祖正在为你炼制筑基丹!你好好努力!争取在40岁之前筑基!”

 跟来的族人都很惊讶,有羡慕,因为结丹老祖很少出手,一旦出手那必是精品,想必,族长和那结丹老祖也是极看中宋甜甜的。

  【修仙小知识普及一下:修仙者按照境界划分,分为下境界、中境界以及上境界三大阶段。

下境界包括了炼气、筑基、结丹、元婴、化神等五层,中境界有炼虚、合体、大乘三层,到了上境界其实只剩下渡劫这一层关口了,过了此层就可飞升仙界,与天地同寿了。】

  “那筑基以后呢?金丹老祖我很敬重他,但是,我不觉得我只止步金丹,即使化神期也只是下境界,我想渡劫,我想飞升,我不想就停留在这个小小的村庄中!金丹过后就等待着死亡!”宋甜甜说完发现周围的人都静默了,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她。

  “好高骛远!”冷冷的女声响起,宋甜甜瞪过去,正是宋妗【lin】。

  “宋妗,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宋甜甜忍不住去怼她,宋妗也是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却从小到大就欺负自己,每次出去都是她去告的状,要她的话来说:“宋甜甜,我就喜欢你那副讨厌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宋甜甜,你要是能在上面待一个小时,我都佩服你!”宋妗翻了个白眼,她就是看不惯宋甜甜自傲,明明没有多大本事,却高傲的很。

  “不可!阿妗,即使她完成了,我也不会让她出去!”宋大行可不能让她们小孩子过家家,阻止道。

  “哈哈!谁说不行!小家伙,若是你成功了,阿叔祖便同意你出去历练!”仿佛从天边来的遥远声音,宋甜甜四周看着,却没有发现来人,却是开心不已跳起来回答:“好!阿叔祖!你说了算!阿叔没你厉害!我就听你的了!”

  说着也不待错愕的宋大行反应,轻轻一跃落入瀑布下,刚一坐下,那瀑布便如千斤巨石般砸了下来,宋甜甜差点坚持不住从上面落了下来。

  宋甜甜赶忙稳定心神,双手抱元归一,功法运行,体内水的属性调出,和周围融入一体,顿时原本的冲击力全部消失,反而将周围满满的水灵力汇集,在体内循环。

  “这丫头!她之前竟然隐藏了!”宋大行被老祖啪啪打脸,无法,只得在旁观看宋甜甜能否完成,却不想,宋甜甜从容淡定,想必已经适应过很多次了!

  “还是不笨的!”宋妗微微勾了勾唇,不愧自己输给她,明显是满意的笑容。

  时间在这一刻,却格外快速,宋大行还在皱眉沉思,宋甜甜已然起身,飞身落在他的身前,身上全部湿透了,眼中有些希冀:“阿叔,我是否完成了?”

  宋大行想说没有,可是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此时他终于明白老祖说的:“此女乃草原翱翔的鹰,你将她困在这小村庄,就和将鹰困在笼中一般,适得其反!”

  宋甜甜放松一笑,却眼睛一闭晕了过去,“哎~!”宋妗赶忙伸手接住,看着脸色苍白的宋甜甜,眼中带了丝看不清的神色:“她透支了身体里所有的灵力,经脉有些破损,得恢复些时日了才能使用灵力了。”

  宋大行点了点头,无奈道:“你送她回去,好生照顾,我,我去为她准备出行的物品。”

  宋妗点了点头抱起宋甜甜,眼中有了丝羡慕,她可以,那自己呢?轻笑一声,四灵根的她怎么可以和她相提并论,何况,她至今都只是练气初期罢了。

   【修仙小知识:普及一下,灵根是修仙者的必备,灵根分为金木水火土,风火雷这几种,灵根越少,修炼者的天分就越高,五灵根和四灵根都是杂灵根,完全就是修仙废柴,而三灵根刚刚达标,在以前都是普通的灵根属性,可是如今的修仙时代,三灵根也算稀少。至于,风灵根这类的变异灵根更是修仙界人人抢之的好苗子!】  


 

离开村庄

等到宋甜甜醒的时候,已经是黑夜了,宋晨曦和宋妗正在桌前吃着饭,宋甜甜便是被这饭菜香给饿醒的。

  有些艰难的想要起身,却觉得浑身都疼的难以忍受,仿佛每根经脉都被撕裂了一般。

  “唔~”宋甜甜有些委屈,宋晨曦想要去扶她起身却被宋妗阻止了:“让她好好受受这苦,看以后还逞能不?”

  宋晨曦想了想觉得宋妗说的对,甜甜就是太过逞能,每次都做自己根本做不了的事情,结果满身都是伤痕。

  “我,我饿了!宋妗,你要不给我吃,我以后再也,再也不给你带榴莲了!”宋甜甜话音刚落,宋妗便已经端着饭小跑了过去。

  一手扶起宋甜甜,笑的很甜:“甜甜,姐姐怎么会不给你吃的,饿坏了吧,来,姐姐喂你!”

  宋甜甜张嘴很乖的吃着宋妗喂过来的饭菜,宋晨曦打了个冷颤,这女人真可怕,上一刻还是仇人般,下一刻已经是好姐妹了。

  吃完饭,吃了村长给的疗伤药,宋甜甜打坐消化药力,只是药力在经脉中流动时会牵动的一点点疼痛。很是难受。

  “宋甜甜,你真的要走?”等到宋甜甜打坐消化药力完毕,宋妗再也忍不住了,认真问道。

  宋甜甜有些看白痴的模样看她:“大姐,我吃药躺在床上是为了什么?!我早就想出去了!已经想得太久,我也不止一次躺在床上,现在终于有了用处。”

  “你,练了很久么?”宋妗皱了皱眉,还是问了,宋甜甜理所当然点头有些好笑:“怎么,你还真以为我主角光芒爆发,然后瞬间学会了如何利用周边水灵气对抗瀑布压力吧?”

  宋妗尴尬的转头,宋甜甜无奈,好吧,这大姐就是这样想的。

  “她最重的一次受伤,躺在床上一个月没有下床,你们都以为她是出去摘果子摔了,其实,她是去利用水灵气的时候被反噬了。”宋晨曦叹了口气,这丫头受了多少苦,他最清楚。

  “宋甜甜总是一副不在意的模样,其实她比谁都希望成功,村长还有老祖都对她的期望太大,她只是一直默默努力罢了。”宋晨曦说完宋甜甜都有些不好意思了阻止道:“你跟这热血大姐说这些干嘛?反正在她心里,都一样!”

  宋妗原本有些震惊的神色被宋甜甜打破,表情碎了一地,起身瞪了宋甜甜一眼,转身离去,只是走之前说了一句:“我,等我,我也与你一同去外界世界。”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宋甜甜赶忙起身忍着疼痛回道:“好!我等你!”宋妗顿了顿,却没有回头,只是步伐更加坚定了。

  接下来几日,宋甜甜都在养伤,村长也将这次出行的物品全部准备完毕,出发之前就送到了宋甜甜这里,宋甜甜有些感动的装进储物袋,村长,还是关心自己的。

  “甜甜姐,你真的要去外面世界了么?”小豆丁仰着头有些好奇的问道,这是村中新收的孩子,很是单纯可爱,只是他的父母已然离世。

  宋甜甜摸了摸小豆丁的头温柔道:“嗯!姐姐要去探索新世界的大门!也要更强!你也要努力,姐姐希望姐姐回来时你能达到炼气期哦!”

  小豆丁赶忙点头,眼中都是信任和不舍,“这次,我便不让晨曦和你一同去了,他练的是体修,外界无法满足他的,你一人定当小心,知道么?”宋大行有些不舍的看着这个普通自己闺女般的女孩,她,或许真的不适合待在这个小小的村落。

  宋甜甜觉得眼睛好干涩,仿佛想要流泪却怎么也流不出,心中堵的格外难受:“阿叔~!你干嘛弄的这么伤感!我又不是不回来了!好了,我,我要走了!”

  宋甜甜有些艰难的说出最后一段话,看见小豆丁已经要哭了,赶忙转身,也再看不了身边那些亲人的不舍目光,她怕自己再多看一眼,一心向上的心会有所动摇!

  贴上疾步符,下一瞬,已经一溜烟的跑远了。

  “老大,今天这妞真不错!”

  “哈哈!小子,跟着老大,以后更好的妞你都能享受!”

  两个混混般的男子在午夜的h市晃荡,不知他们上一刻做了些什么,此时格外春风得意。

  “哎,老大,你看那妞!!”两人正在打屁,其中一个男人指着那老大的身后明显有些惊讶的说不出话。

  那醉酒男人有些迷糊的回头:“哪?哪里?“嗝”!”话未说完便惊讶的一个酒嗝打出。

  只见醉酒男人身后正站着一个女孩,女孩十八九岁模样,长得很是小巧,穿着一身运动服将完美的身材曲线完全勾勒出来。

  长长的青丝被束成一个马尾,明眸皓齿,尤其是那双眼睛,像是会说话般,大大的,长长的睫毛映射下,普通夜空的星星般明亮。

  女孩正嘟着红唇看着对面旅馆那闪烁着霓虹的牌子,有些疑惑的对着手中小巧的手机。

  “美!美女!美女啊老大!”那手下激动的都结巴了,那醉酒男子甩了甩头确定自己没有看错,那常年被酒色所侵蚀的身体微微晃了晃,指着那女孩有些激动:“这,这女人!我要定了!”

  宋甜甜觉得自己真的是一个落魄到极致的修仙者,出来的时候村长阿叔给了她一千块,可是她对钱真的没有什么概念,坐车来到城市后便要打车去吃自己最爱的炸鸡。

  可是那司机师傅却故意绕路,宋甜甜也根本不知道,以为这炸鸡店就是这般远,于是光打车她就花了一百块。

  宋甜甜食量惊人,点了好几桶炸鸡,吃的很是欢畅淋漓,等到结账时,发现村长给的红老头只剩五张了宋甜甜这才觉得要省着点花了。

  然而在去找住处的途中,看见了那琳琅满目的衣服,宋甜甜眼睛花了,于是五百块到最后就只剩一张变了颜色的老人头。

  看着手中的五十块,宋甜甜觉得自己似乎有些败家,这一千块是自己之前卖一个月的果子才能换来的!


 

遇流氓

叹了口气,先找了个便宜的旅馆住一夜,明天再去想办法吧。

  将背上的包紧了紧,宋甜甜刚想踏步上前,却感觉身后一阵风声,眼睛微微一眯,回身一拳将那试图靠近自己的东西打飞。

  “阿!”一声惨叫,那男人被打倒在地,鼻血横流,宋甜甜吓了一跳,这是个凡人,尴尬,她们不能随便对凡人出手的,除非是坏人,或是自保。

  “阿~你没事吧?不好意思,我以为你,,,”是偷袭者这句话没有说出,宋甜甜的脸色一变,猛的从男人身上翻了一个跟头,回头看向刚刚在自己身后举着一个木棍的男人。

  眼中顿时冒出了怒火,果然!这两个人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看来自己刚刚真的没有猜错!

  男人见自己的行径暴露,顿时也不再伪装,目露凶光:“嘿嘿,小姑娘,身手还算不错,不过,我劝你,最好乖乖就范,否则,哥哥可能会弄疼你哦!阿强!不要装了!起来!”

  那跟班小弟却依旧捂着自己的鼻子根本起不来,只是痛苦的呻吟,男人脸色变了变,他以为阿强故意使记让这女人放松警惕,可是现在这样子看起来不像阿!

  脸色有些苍白,踢了一脚躺在地上痛苦哀嚎的男人怒道:“阿强!演戏演够了,你快起来!”

  然而那小弟却依旧没有半丝反应,宋甜甜满是兴趣的看着那男人表演,眼中明显有些嘲弄之色:“怎么?你的阿强小弟好像不听话啊!你仿佛入戏太深呢!”

  “你,你个臭女人!别得意!我告诉你!等着,等我叫来兄弟,看我怎么教训你!你等着啊!”说着这男人便不再管躺在地上呻吟的兄弟,转身就想逃跑。

  宋甜甜嘴角勾了勾,眼中有些俏皮之色,想跑?难道自己会等着你叫人?她又不傻!

  脚尖轻轻一点,下一瞬已经站在男人的身前,一脸兴味的盯着男人:“跑啊!?”

  男人惊叫一声,他跑的这么快,这个女人是怎么出现在他的面前的!“你,你不要过来!我,,我会杀了你的!”

  说着从腰间掏出一把匕首对着宋甜甜乱晃着,宋甜甜皱了皱眉,好没意思,这根本就是浪费自己修炼的时间!

  手指轻轻一挥,那匕首便完全不能动弹,定定的横在空中,男人想要去拔出那匕首却发现根本没法从空气中将这把匕首拿出。

  醉酒男人惊呆了,随即大叫:“阿!鬼阿!”宋甜甜有些无语:“叫什么叫!你才是鬼呢!你见过这么花容月貌的鬼么?!”

  鼻子耸了耸,宋甜甜原本打算上前将男人绑在路灯上的想法也泯灭了,这男人竟然尿裤子了!

  嫌弃的冷哼一声,也不再管那两个人,那个被打倒在地的男人已经缓了过来,有些迷糊的向着醉酒男人这边赶来,只是脚步有些踉跄。

  “老大,老大,你没事吧!”小弟模样的男人焦急的晃着醉酒男人,醉酒男人被晃了好几次这才反应过来惊恐的尖叫着:“阿!阿强!我们快去报警!她是妖怪!”

  阿强也害怕的点头,他此时心底已经慌乱了,两个男人搀扶着,向着警局而去。

  “你说什么?”陈豪觉得自己应该遇到了刺头,第一次自己值班,便跑来两个气喘吁吁的大汉嚷着自己见到妖怪了!

  “警察叔叔!我们真的没有骗你!那女人就是妖怪,她能飞!她还能控制刀具!那刀,在空中动也不能动,警察叔叔!你一定要救我们啊!”阿强哭着解释着,他现在回想,刚刚那个女人的诡异之处实在太多了!

  “哎!别叫我叔叔!我可没有你们大!”陈豪有些无奈,他才二十,叫自己什么叔叔啊!真是的。

  “那,那警察同志,你可一定要救救我们啊!那个女人太可怕了!她一定会杀了我们的!”醉酒男人赶忙上前插话,害怕陈豪不信他们说的话。

  “好了好了,你说,那个女人长什么样子,这里立个案!”陈豪有些无奈,又不能不理这两人,只得先立案打发掉他们。

  “她, 她长得。。。”两个男人都楞愣发呆,突然发现这个女人的模样很是好看,但是却记不住,陈豪看着两个人抓耳捞腮的模样顿时怒了,一拍桌子:“你们最好不要骗我!否则!就是妨碍公务!”

  两个男人被吓得一个哆嗦,醉酒男子闭眼全力回应,开口喃喃道:“她的眼睛很大!很漂亮!她长得一张瓜子脸,,,”

  陈豪一边根据醉酒男人的描述记录着,却发现他突然停住了,轻轻拍了拍桌子:“然后呢?”

  “不是,不是,不是瓜子脸!是圆脸!不对不对,是尖的。。。”醉酒男子却发现自己脑中记忆的面部越来越模糊,只能记得一个模糊的影子却完全看不清面部。

  到现在,他终于知道自己遇到的人,绝对不是人类,醉酒男人大叫一声,似乎受不了打击,竟然直接晕了过去。

  陈豪抽了抽嘴角,这不是两个神经病吧?转头看向小跟班,还未开口,那男人也白眼一翻,似乎跟着也晕了过去。

  “阿,阿切!”宋甜甜打了个喷嚏,有人在想她了么?应该是村长阿叔。

  宋甜甜大大的叹了口气,继续绑着自己的绳子,今天就挂在这绳子上睡一觉吧,反正之前也练习过在绳子上挂着一个晚上的。

  绑好绳子,轻轻一跃,便躺好,就是有些硌得慌,缓缓闭上眼睛,手指抱元,开始修炼,村长阿叔总是让自己坐着打坐,但是宋甜甜觉得这样躺着也可以,只是比较慢罢了。

  修炼片刻,宋甜甜便躺不下去了,这里的灵气怎么这么少,都是浑浊之气,每次从天地间萃取灵气,都需要将浊气全部剔除,修炼了一个小时还没有平日里修练十分钟来的快。

  皱了皱秀眉,这是她自己想的,能有什么办法,神识查探了周围并没有人类,这才从储物袋里拿出垫子垫在草地上,闭眼,心思沉静,缓缓沉入修炼境界。


 

路遇学生

第二天一早,宋甜甜便睁开了眼,眼中有些惊喜,一夜的修炼并没有增加多少灵气,但是她感觉自己的灵气似乎稳固了不少,没有之前的浮躁不定了。 

  嘴角微微一勾,起身,拍了拍裤子上的草叶,看着周围,这是哪里?拿出小手机,发现没电了,夭寿!

  昨晚随便找了个还算有灵气的树林,今天却发现出了这个树林完全就是荒郊野外啊!

  辨别了方向,刚一抬脚便听见了人声,耳朵动了动,是相反的方向,似乎是有人呼救,村长阿叔教导过,不能见死不救。

  “莫言!对不起!都怪我!呜呜~”穿着一身运动服的女生坐在草地上,眼中含着泪水。

  她叫林夕,是h市一所大学的普通学生,这次,学校组织探险,原本莫言不想来的,可是她非要拉着他一同来参加。

  后来她光顾着追兔子,带着莫言来到了这个树林,两人走了一段也发现了不对,四周的树木太过苍翠,而且已经完全将四周的景物掩盖。

  两人无法,只得寻着痕迹往回走,却不想,莫言为了保护她被毒蛇咬了,此时,莫言已经接近昏迷,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得放声大哭。

  “咳咳,别哭了~我,没,,事。”然而刚刚说完安慰的话,腿部的疼痛又袭来,让他还想继续开口都无法了。

  “呜呜~莫言,我给你将毒血吸出来,你就能没事了!”林夕哭着说着,她实在没有别的方法,莫言想要阻止,可是林夕却已经开始撕他的裤子想要为他吸去毒血。

  “这样,你们都会死。”清亮如水流般的好听女声在身后响起,两人都惊讶回头,这里竟然有第三个人。

  “你,你是谁?你懂什么?!我要是不帮莫言,他就要死了!那可是毒蛇!”林夕指着宋甜甜满是愤怒,她正好没有发泄之处。

  莫言想要开口阻止,却发现根本没有力气,只是苍白的唇开不了口。

  宋甜甜很不爽,这个普通人的态度真的很差,有那么一刻真的想转身就走,可是,人命啊!她可不想在自己的道心上弄个缺口。

  “让开!”也不理会林夕,随手将他拨开,从背上拿下背包,手指轻轻一撕,半截裤脚便被撕了下来。

  裤脚上还有血连着伤口,莫言疼的一个颤抖,却没有说话,林夕眼睛一亮,这个长得很可爱的女孩会治蛇毒。

  可是下一刻便看见莫言紧皱的眉顿时急了:“哎,你,你轻点啊!”

  宋甜甜回头瞪了她一眼:“啰嗦!再多嘴我就让他早点去见阎王!”林夕吓得一个哆嗦,赶忙捂住自己的嘴巴。

  将一块布塞进莫言嘴巴里,很是粗鲁,宋甜甜可不想这个男人等会疼的叫出声让她手一抖,这条腿就没了。

  将腿用布条紧紧绑住,指尖出现一个小刀,轻轻一挑便将陷入肉里的毒牙拔出,随即划了个十字,干净利落,顿时,黑血流出,手指轻轻在腿上拨动,手中的灵气入内,蛇毒如同遇见了克星纷纷躲避。

  宋甜甜嘴角微勾,想跑,灵气再次输出,蛇毒全数被逼出,不一会,流出的血竟然变成了正常的红色液体。

  林夕惊呆了,眼睛一花,便见宋甜甜奇怪的手法,下一刻,那蛇毒竟然全部被她清理了,眼中由原本的羞怒变成了有些崇拜。

  掩饰性的从包中拿出储物袋里的药瓶,这可是自己找了很多药材炼制的,虽然没有灵药,但是效果也是极好的,便宜这小子了。

  药粉撒上,顿时发出呲呲的声响,不一会,那血也停止了流淌,不一会竟然结痂了。

  将布条解下包在那伤口处,这才抬头看向全程一直一言不发的莫言身上,发现他额上已经满是汗水,可是一直紧闭嘴巴,没有发出一声。

  宋甜甜嘴角微勾,从莫言口中拿出那被他咬的紧紧的布条笑道:“不错,小子,还没叫疼!”

  眼中满是欣赏之意,莫言苍白的唇微微勾起,眼中也有了笑意,这个女孩很不简单,那手法表面看着只是奇怪的按摩,实则,那种感觉,很是奇妙,仿佛从她手中有一股特殊的气体游走在自己的腿上,慢慢开始赶走那些毒素一般。

  “谢谢,谢谢你!”林夕不是傻子,这个和他们无亲无故的女人却救了莫言,她总得说声谢谢。

  “不用了,带他回家好好休息就好,也不用去医院了。”宋甜甜挥了挥手,表示自己不在意,转身就要离开。

  “学,学妹,等一下。”莫言开口唤道,他看着宋甜甜像是十七八岁的模样,应该是自己的学妹,她能一人在这荒郊野外,而且还能那么轻易的解了蛇毒,那么一定能找到出去的方法,可不能让她跑了。

  林夕知道莫言的想法,她自己何尝不想叫住宋甜甜,只是刚刚自己的态度太差,此时有些不好意思,见莫言都开口了,她也不拘谨了。

  “学妹,你,你能不能带我们出去?”林夕眼睛水汪汪的看着宋甜甜,眼中都是祈求,宋甜甜皱了皱眉,这两人迷路了?

  “我凭什么带你们出去?!”宋甜甜倒是毫不犹豫的开口拒绝,她又不是圣母,救了他们不成,难道还要护送回家?她可没有那个时间和精力。

  “我,,,”林夕脸都憋红了,她觉得宋甜甜肯定是在生自己的气,要不然为什么刚刚很热心的救了莫言现在又如此干脆的拒绝他们。

  “对不起,学妹,你就原谅,,,”林夕话未说完,莫言便打断了,有些虚弱的开口:“我,我们可以给你钱。”

  林夕想要阻止,莫言怎么可以这么说,要是这个学妹不缺钱,岂不是让她对他们的印象更加差,更不会带她们出去了。

  宋甜甜眼睛一亮,钱!她现在正缺这个啊!她不是圣母,但是她是穷人:“多少钱?!”

  莫言尴尬的看着眼睛亮的像一个小星星的女孩,脸微微红了。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