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河道 (老席原创长篇奇幻小说《珠玉传奇》连载)

珠玉传奇 2018-11-18 09:39:35

按照大家原定的方案,娜蒂亚将先行下车,带着孩子们和其他难民去寻找在这个镇子上的亲友临时避难。

分手的时刻到了。娜蒂雅和袁启等人一一告别。徐薇则抱着娜蒂亚久久才分开。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袁启问道。

“听说过太阳女子军队吗?”娜蒂亚仰着脸,理了理头发。

“网上看到过,好像是政府军里专门打击I s的女子部队?”

“她们中有很多和我一样经历的雅兹迪姑娘,我将加入她们,成为一名狙击手,将这些人渣彻底消灭!”

是啊,她一定会这样,听到这里,奥斯不禁叹了口气。

   “那,你照顾好自己啊!”阿虎看起来有些担心这个倔强的姑娘,用生硬的英语说道。

 娜蒂亚看着阿虎,足有几秒钟,忽然冲上去给了阿虎一个拥抱:“谢谢你救了我们!也许以后我们还会再见的!”

阿虎一时竟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哦,是的,希望以后,嗯——能再见!祝你好运!”

目送着娜蒂亚她们的身影,袁启不禁感慨万分,这个倔强刚强的雅兹迪姑娘面对冲进屋子里的匪徒那拼死的一跃,恐怕令袁启永生难忘了!她的勇敢令自己这个大男人都不禁汗颜。

“那啥,我注意到那姑娘只抱了你,虽然我也参与了救援,嘿嘿!”奥斯看着远去的背影,拍了一下阿虎的肩膀。

“谁说的!”阿虎忙收回发呆的眼神:“她还抱了徐姐呢!”

“我是女的啊!”徐薇也意味深长地看着阿虎笑道。

“是啊,她也没抱我啊!我还跟她一同战斗过呢!”

“行了老袁,别拿我开涮了,咱们赶路吧!离巴格达还远着呢,手机快没电了!一会没GPS可就瞎了!”

  阿虎说得没有错,为了送难民他们已经绕了不少的路。现在距离巴格达还很远,这中间有没有加油站都是未知之数。而且,在路上他们必须要小心,因为车子可能随时路过I s的势利范围,他们的确要抓紧时间了!

前面是一段开阔的路段,阿虎在开车时尽量避免路过陌生的村镇,因为他们无法确定村里的情况。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再开个几小时应该能到达巴格达市区了。

“我还有个问题!”袁启忽然对着前排坐着的奥斯问道:
   
“刚才你伸手把无人机搞下来是怎么回事?”

“我也正想问这个!奥斯,这回能说吗?”徐薇也探着头问道。

“我——怎么说呢?这…..”奥斯欲言又止。

“是不是我们在明觉会所那次打坐?你的‘系统’升级了?”阿虎也忍不住看了奥斯一眼。
   
“还记得在明觉会所里,我们用wifi信号的接收能力比喻一个人的灵性吗?‘系统’怎么样我不知道,但至少那次开始,我的‘wifi’信号比以前强了!另外,阿虎难道你不觉得自己也有了一些变化吗?”奥斯反问道。

“好像是的,上次打坐我睡着了,做了个古代的梦,之后竟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一些变化,好像——就象自己在梦中那个大将军一样,感觉自己比以前更能打了!速度、力量都增强了不少。”阿虎腾出一只手挠了挠头。

“就是啊,我说你小子怎么那么厉害,一瞬间便放倒了三个匪徒,以前你好像没这么厉害啊!”袁启回忆起刚才的那一幕还心有余悸。

“所以——我和阿虎一样,也有了些变化,如果说阿虎是生理上的,我就是心理层面的改变了。”奥斯接过话来。

“我刚才注意到,你好像在念咒语?我从没听说过现代心理学的催眠还有念咒语的!”徐薇的注意力显然还在奥斯身上。

“所以,那不是催眠!”奥斯摇了摇头,继而说道:“上次打坐时,导师让我明白了不少事情,在禅定中,他让我回去后辟谷三天,而且要天天禅坐……..

“辟谷?就是不吃东西那种?”阿虎问道。

“是的,以后我们回北京,也许导师会告诉你们具体的方法。”
   
“这个有意思,道家也讲究辟谷养生,它的原理是…..

“你先等会儿阿虎!我们正听到精彩处呢!待会儿你再说你知道的那点道家理论成不?”袁启不耐烦地打断了阿虎:“奥斯,你接着说啊,辟谷,然后呢?”

“然后,我连续打了七天坐,在第七天的时候,我居然在定中,再次看到了导师,而他教了我一个咒语。”

“太神奇了!在打坐中还能学到咒语!可,可这打坐学来的东西,你怎知道它可信呢?”袁启忍不住问道。

“刚才的营救已经证明了它的可信度!这种在禅定中学习甚至沟通的过程古来有之,不奇怪!只是现代人会得很少了。”徐薇插话道。

“也是,也是!”一想起刚才奥斯的种种表现,袁启便不再说什么了。

“那个咒语是干什么用的?太可怕了!你居然把无人机都轰下来了!”阿虎问道。

“导师没有说太多,只是告诉我它可以化解‘刀兵劫’,而化解的程度,取决于我的愿心和‘无我’、‘无执’的程度。”奥斯吐了口气: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对付无人机,只是本能地去用了那个咒语而已!”

“也就是说,你并不知道咒语会产生什么效果?”徐薇问道。

“至少不全知道。第一次制服那个匪徒时,我好像瞬间知道他看到了什么。而第二次面对无人机,我却完全不能预知结果会怎样!当时,脑子里也没那么多想法和设定,甚至连试一试的想法都没有,只是本能地伸出了手……”。

“嗯!愿心!那一瞬间,你想救大家的愿心可能是关键吧!”徐薇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也许吧!不过,没想到会有这种效果,这招看来有点意思!呵呵”奥斯说到这里似乎有点小得意。

 

“注意!前面有情况!”阿虎的声音突然变得异常紧张!其他人也随即发现了:前面几百米左右的路中央,一辆看起来坏掉了的皮卡车周围,围着几个人。

黑色的衣服,黑色的头巾和蒙面,手中的ak!不用打旗帜也能明白他们是什么人。

“他们是I s!”袁启惊道!

对方也显然发现了阿虎他们这辆逐渐减速的车子。于是马上开始冲他们晃着枪,示意他们开过来停下。与此同时,这些家伙开始快速分散开堵住原本并不太宽的马路。

不能再犹豫了!阿虎猛地一拉手刹,车子瞬间后轮抱死!同时,阿虎猛切方向盘、松手刹,踩油门!伴随着车轮在地面摩擦时产生的尖叫声,一个干脆利落的漂移调头瞬间完成!

与其同时,枪响了起来!

“低头!”阿虎用手按着奥斯的头低了下来,后排的袁启和徐薇也忙趴在了后座上,一梭子子弹随即穿窗而过,将后挡风玻璃打得粉碎!

已经调过头了!阿虎了一脚轰在了油门上,皮卡车咆哮着窜了出去。但没跑几下车子便开始剧烈地抖动起来!

“坏了!轮胎被打中了!”奥斯叫道。

“顾不上了!”阿虎双手紧握方向盘,加速往回跑。终于!那些举枪射击的匪徒和枪声消失在了车子的后面。而此刻的车子已经颠得没法开了。

阿虎勉强将车子开到了路边的灌木丛里,让大家下了车。奥斯也忙走到车后蹲了下去了。

“见鬼!这车居然没备胎!”奥斯失望地站起来:“这下好玩了!他们肯定也知道打中我们的轱辘了。”

“我们怎么办?”徐薇问道。

“只能走了,先离开这里再说,不然他们很快就会追过来!”阿虎踹了一脚轮胎,转身去取扔在后座的那只枪。

“别走大路,先往树林深处里走。既然车坏在这里,他们肯定知道我们在附近!所以我们离大路远远越好!”袁启顿了一下说道:

“先穿过这片林子,翻过这个山坡再找个地方避一避,现在已经是快到傍晚了。我建议天黑再说!”袁启的谨慎得到了大家一致的认可。

一行人随即穿过树林,向前面的一座山坡跑去。

山上除了灌木之外,连个可以藏身的大片树林都没有。显然,不能在山顶上做过多的停留。山下广阔的平原上,倒是有不少沟渠,也许那里可以暂时避一避。

四个人连跑带颠地来到山下,又走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在一个低洼的干枯河道里歇了下来。在远古时期,这里应该是条很大的河流,干枯的河床两壁由疏松的砂土组成,足有两三米高。

“喝一口吧!就这么两瓶水,我们得省着点儿。”袁启打开一瓶从车上取下来的矿泉水递给了一旁靠在河床上的徐薇。徐薇感激地点了点头,咚咚咚地灌了几口后便递给了其他人。

“看来我们得在这里歇到天黑了!”奥斯也从包里掏出一张馕饼撕了几块后递给大家。阿虎的体力看来是最好的,他只是坐了一小会儿,便起身在河床上溜达起来。

“那个娜蒂亚,我感觉以后我们可能还会遇到她!”徐薇看着袁启道。

“如果是那样,阿虎肯定有事做了。”奥斯在插嘴道。

“是啊,这小子从小就有女人缘!”袁启道:“不过,这两天的经历真够我们消化一下的!”

“刘先生不是说过吗?也许以后会有个家伙会把我们的传奇经历写成小说呢?”徐薇笑道。

“也许不是以后呢?也许在另一个世界,那个家伙正被一帮读者盯着,在悲催地赶着小说呢?”奥斯突发奇想道。

“你是说平行宇宙?”袁启也笑了:“没想到你们巴基斯坦人也爱看美国科幻大片啊!”

“当然!”奥斯翘着嘴角:“别忘了,我是在美国长大的!”

“老袁!你们快过来!”远处蹲在地上的阿虎突然叫了起来。

三人闻讯忙走到阿虎身边,只见阿虎指着河床壁上的一处地方,惊喜道:“你们看这是什么?”

“噻!老珠子?”袁启拔出了这颗半插在沙土里的桶状珠子。这是一颗红色的镶蚀玛瑙,上面有五条白色的平行线条,中间的那条是波浪状的。

从刘先生的祎祯阁那里,袁启学到了不少关于老珠子的知识。这种珠子最早可能源于古希腊。

几千年前的古希腊人便开始从古印度进口这种肉红玛瑙进行镶饰。后来这些用于贸易的珠子曾一度传播到两河流域和古代的印度。而眼下这颗的年份至少应该在两、三千年。从某种角度来说这种蚀花玛瑙的线珠可以说是天珠的祖先。由于很多人还不认识这种镶蚀玛瑙,所以这种五线桶珠的价格和藏天珠相比还是低洼地带,但即便如此,也是很值钱的。

“吼吼!阿虎,你捡到宝了!”奥斯也接过来看了看:“颜色真漂亮,这么红!”

“不一定是天然颜色的!”徐薇似乎又回到了珠宝鉴定家的状态:“古人很早以前就发现——通过加热可以使玛瑙的颜色变得更红、更匀!”

“哦,原来如此!”奥斯点了点头,将珠子递给了阿虎。

“老袁,这颗珠子和刘先生送你的那个圆珠子应该是一类吧,呵呵呵!”阿虎的兴奋难以言表。

“是一类,但意义不一样!我这颗可是‘死海古卷’珠子!”袁启不由得摸了一下自己的胸口。

“不会吧,你居然带着它呐?”徐薇注意到了袁启这个不经意的小动作。

“是啊,不是只有你脖子上才有护身符的,哈哈!”袁启从衣服领子里掏出了那颗带有万字符和十字架的珠子冲徐薇晃了晃。那颗珠子居然被袁启穿了根红绳挂在脖子上。

“再看看,再找到咱们一起分!”阿虎说着话,爬上了高高的河岸,河岸的上方是一个更高的土坡,上面有几个枯树。阿虎撅了根树枝子,三下两下又跳了回来!

“噻!你想发财想疯了吧!”袁启不禁笑了起来:“能捡到一颗算你小子有狗屎运,还找?这里要有大批的早被别人捡走了,还轮到你!”

“那不一定!有时候不是人找宝贝,而是宝贝找人啊!呵呵!宝贝找人啊——!”阿虎边说边将棍子捅在河床壁上来的砂石里连挖带搅大干特干起来。

河床壁的结构非常干燥疏松,随着阿虎的棍子搅动,一大片的沙土顿时倾泻而下。

“当心!你再把自己活埋喽!”袁启和徐薇被塌下来的沙土逼得连连后退。

“小心塌方啊!”奥斯也忙退后几步,看着阿虎还在沙土壁上刨来刨去。

“这家伙着魔了!”袁启索性一屁股坐了下来:“咱们仨等着吧!等他疯累了再说。”

 

阿虎的确是有狗屎运的!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狗屎!不多时,他竟然真的有所发现:在河床壁被阿虎挖出的大洞里,赫然漏出了一小片砖墙!

袁启发现,发现这些砖竟然与自己在巴比伦古城遗址看到的砖头看起来很相似。

阿虎更加兴奋了,连忙用手清理着周围的沙土,力图扩大砖墙的面积。但清着清着,他再次停了下来。其他三个人近前一看,顿时目瞪口呆!

地上又是一颗红色的蚀花玛瑙,依然是一颗五线桶珠!但这次远不止这些:还有几颗棱面的老水晶勒子和一整条由金珠子和纯金葵花状饰品组成的豪华项链。

但面对如此意外的珍宝,四个人却愣在了那里!

因为这些珠宝的主人显然在它的下面——一具已经和沙土混为一色的人类骸骨!

更可怖的是这具骸骨的下半身似乎象插在墙内一样。

“你怎么看?”徐薇惊恐捂着嘴小声问袁启。

“别怕,这个人恐怕已经死了上千年了。”袁启安慰道。

“可能真是一座古墓或古建筑!”奥斯也被着这意外的发现吓了一跳。

阿虎则一言不发,站起来转身去取东西。

“我估计这是个盗洞,他在企图钻出来的时候被塌陷的砖石压住,活活憋死了!”袁启分析道。

“我觉得,我们是不是,嗯——不应该破坏这里……算了,随你们便吧!”奥斯的话说晚了。因为他看到阿虎已取回那只枪和一个黑色的塑料口袋。一副谁拦他,他跟谁急的样子。

“这些咱们平分啊!”阿虎看着大家,倒是很仗义。

“算了吧,挨着骸骨这么近,我怕晦气!”袁启皱了皱眉头:“要有别的倒可以考虑考虑。”

“我也不要!”徐薇也连连摆手。

“别看我,这些全归你!”

看到奥斯也表了态,阿虎耸了耸肩,将那些珠子尽数装进袋子里。继续用枪托在墙上砸了起来。

看来这些砖墙的年头的确太久远了,很多部分已经被土侵蚀得不成样子,而且骸骨上方的地方居然是砖土相混,非常疏松。在阿虎最后猛地踹了一脚后,居然一片塌陷,露出了一个黑乎乎的大洞。一股发霉的怪味随即散了出来!



        (未完待续)

注:本公众号暂时为小说更新的首发站,以前的各章可在公众号历史记录里查询,或进入起点中文阅读:

http://book.qidian.com/info/1003297319#Catalog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