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科幻小说《化石》连载16

聿北科幻 2018-06-19 17:23:45

尼安德特人

2022年7月19日,周二。呼延可一觉醒来,已是早上7点整,洗漱完毕的厍智光已经在笔记本电脑前开始工作了。

“你什么时候起的呀?”呼延可一边问,一边哈欠连天地伸着懒腰。

“5点。早上8点还要和兄弟们做个联合测试,提前准备一下。你收拾好以后,咱俩一起下去吃早餐吧。”厍智光站起来,一边说着一边给呼延可递过一杯温水。

呼延可接过水杯,刚要喝,手机就响了,是佴喜打来的。呼延可按下接听键,并启动了免提功能。

“呼延可律师,刚才突然来了一群解放军特种兵,大概有20多人,有几个还跑到楼顶上了。看样子,目前他们还没有进伍老病房的意思,往后就不好说了。我觉得发生什么大事了,你今天最好早点儿过来。”佴喜压低了嗓音急促地说。

“好,我很快就过来。”呼延可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并立即起床洗漱。

“天啊,那些特种兵肯定是与这个有关。”厍智光一边大声说,一边盯着电脑屏幕。刚洗完脸的呼延可赶忙凑过来看。

互联网世界几乎都被同一条新闻挤爆:正在广州天下医院接受治疗的伍克老人已被证实为尼安德特人!科学界一度认为早在2万4千年前就已经灭绝的尼安德特人又匪夷所思地重现人间!厍智光只用了不到10秒钟就梳理出,这些消息都来源于发表在国际权威学术刊物上的4篇论文。其中《活体尼安德特人基因图谱研究》是最关键的一篇论文,发表在美国的《人类学家》上,论文作者有7人,他们是:冷星河、乔治▪丘奇、约翰▪谢伊、克里斯▪斯特林格、卫守民、秋文章、巫茂杰。《血红细胞H抗原转化为C抗原的实例分析》和《对人类实体C型血的免疫学研究》这两篇论文发表在美国的《血液》周刊,后者指出伍克老先生的血液体现出他对于艾滋病、鼠疫、非典型肺炎、乙型肝炎、丙型肝炎、H5N1禽流感、H7N9禽流感都具有完全的免疫能力。更让人意外的是,伍老的身体具有超越常人5000倍的抵御核辐射的能力。《实体三肺人的呼吸系统研究》发表在《美国呼吸细胞与分子生物学杂志》上。后3篇论文的作者都是冷星河、卫守民、秋文章、巫茂杰这4人。厍智光轻轻点击一下鼠标,迅即把整理好的这些资料发到呼延可的手机里。

厍智光又打开电视,几乎各个频道也都被这条新闻占领,就连CCTV5这样的体育频道也在电视画面的底端以滚动字幕形式强调着发现活体尼安德特人的新闻。

呼延可和厍智光快步走出酒店,在豆浆店匆匆吃了早餐。

“你们工作室正忙着赶项目,你就不用陪我去医院了。放心吧,我能应付,解放军都出马了,谁还敢乱来?”呼延可说完,轻轻在厍智光的右脸颊吻了一口之后快步走向天下医院。

呼延可进入住院部大楼,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电梯终于抵达最高层的18楼,走出电梯的呼延可第一眼就看到电梯口等她的佴喜和商定军。

“病房门口已经被他们占了,我俩也没办法。刚才卫医生才进去。”佴喜一脸无奈地说着。呼延可看到,伍老那套所谓总统特护病房的门口站了4个荷枪实弹的特种兵。

“这一层还有两套高级特护病房,都腾出来给这些特种兵用了。问他们,什么也不说。”佴喜继续汇报着。

这时电梯门开了,言爱武主任和一位大校军官走了出来。

“哎呦,她就是伍老亲自委托的律师呼延可,很负责,很出色。呼延可,他是我们南部战区保卫处的沙场功大校。”闫主任给两人做了介绍。

“呼延律师,估计你也知道了,伍老现在又有了非常重要的新情况。昨天晚上军委领导和我们南部战区的领导召开了视频电话会议,要求全力做好伍老的救治和安全保卫工作。这不,现在就让我和沙大校来通知你一声,这儿的安保工作已经被南部战区接管了,伍老的安全就更有保障啦,你就放心吧。”言主任说到这儿,还看了佴喜和商定军一眼。

“当然,你是伍老亲自指定的律师,这是不能变的。对伍老这边的事,如果你还有什么其它要求,尽管说。”闫主任说完,又看了沙场功大校一眼。

“言主任,沙大校,我想问一下,出于什么原因,南部战区要动用这么大的力量来保卫伍老的安全?”呼延可虽说内心大致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她还是想知道军方对此如何解释。只见言主任和沙大校对视了一下。

“呼延可律师,相信你已经看到了网上和电视上的新闻,伍老现在是全世界关注的目标,试图了解、观察甚至接近伍老的人一定很多很多,如果不对伍老采取有力的安全保卫措施,那是不可想象的。伍老的人身安全一旦出现什么闪失,那将是不可估量的损失。希望你能理解。”沙场功大校说完,用双手正了正整自己的军帽。

这时走过来一位身着特种作战服的中校军官,冲着沙场功大校和闫爱武主任敬了个军礼。

“呼延可律师,给你介绍一下,他就是具体负责伍老安全保卫的康远谋中校。远谋,她就是伍老指定的律师呼延可,只要医生不反对,她可以自由进出伍老的病房。呼延可律师提出的任何要求,一定要给予高度重视。”沙场功大校说。

“是,请首长放心。呼延可律师,我在这里负责伍老的安全保卫,有什么具体要求和意见,尽管向我提。现在各项准备工作已经就绪,随时可以转移。”康远谋中校说完,向沙场功大校、闫爱武主任和呼延可敬个军礼后就走开了。

“转移?转移什么?转移到哪里?”呼延可吃惊地问。

“把伍老转移到马路对面的南巡疗养院,那里各方面条件更好一些,安保工作也便于开展。当然,这件事希望呼延可律师能理解。”沙场功大校说。

呼延可没再说话,算是默认。她明白,当前这种情况下,反对是毫无意义的,况且,她也没有反对的理由。尽管卫守民医生值得信任,但天下医院自身环境的确存在太多不确定因素,把伍老转移也是自然的选择。

这时白中墨警官从电梯里走了出来,先后与沙场功大校和闫爱武主任打了招呼,再把呼延可叫到一边。

“呼延律师,伍老恢复得不错,现在他的安保已被军方接管,佴喜和商定军他俩在这儿的任务也算完成了。接下来,我想让他俩到我这儿帮几天忙,只是报酬可能没有你给得那么高。如果一切顺利,他俩有望转成正式警察。你来之前我就和他俩说过这事,他俩说要和你说一声。不知你是否同意?”白中墨警官很诚恳地对呼延可说。

“好事啊,这关系到人家的前程,我没理由反对。本来,他俩就是我临时请来帮忙的,现在继续给你帮忙,又有当正式警察的机会,我当然高兴。”呼延可高兴地说,同时看了几米外的佴喜和商定军一眼。这时白中墨警官冲他俩一招手,他俩走了过来。

“呼延可律师,接下来我俩就去白警官那里帮帮忙,谢谢你这些天对我俩的关照。说实话,在你这儿做了这些天,一下子离开还真有点儿舍不得。”佴喜说。

“跟着白警官好好干,等着你们的好消息。”呼延可说完,依次与佴喜和商定军握了手。

白中墨警官带着佴喜和商定军走了,随后沙场功大校和闫爱武主任与呼延可打过招呼后也走了。

这时,卫守民医生从伍老病房探出半个身子冲呼延可招手,呼延可赶紧过去,随卫守民医生进去了。两人穿过客厅,进入伍老那间房,绕过屏风,看到伍老半躺在床上,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挂在墙上的电视,正播着关于伍老的那些新闻。逄蓓护士就站在伍老病床旁边。

“都看了半个小时了,我担心他太累,受什么刺激,可是老人家就是要看。”卫守民医生无奈地说。

“伍老,我来看您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啊?”呼延可一边说,一边轻轻走到伍老病床旁边。

“哦,是呼延律师啊,快坐,快坐。”伍老一边说着,一边用遥控关掉了电视。伍老床头柜上厍智光拿过来的那台小设备依然闪着绿光。

“呼延律师,卫医生,我不就一糟老头子嘛,哪至于搞得那么玄乎?”伍老疑惑地问。

“伍老,电视上都是瞎炒作,您不用理他们。”呼延可一边说,一边在伍老左手背上轻拍了两下。

“外边来了很多解放军吧?”伍老问。

“上级领导担心坏人来捣乱,要求保护您。啥事也没有,都好着呐,您老就放心吧。”呼延可耐心地安抚着伍老。

伍老渐渐闭上双眼,发出轻微的鼾声。

呼延可和卫医生轻轻走出伍老这套总统特护病房,来到旁边一套高级特护病房坐下。

“秋文章医生凌晨2点给我电话,他说冷星河的论文已经发表,不是1篇,而是4篇。就是这4篇论文引发轩然大波,想必你已经知道了。尤其是尼安德特人那篇论文,我们3位被署名的医生都很意外。”

“不论如何,伍老的安全和健康是第一位的。”呼延可依然强调着她最关心的事。

“伍老康复得比较理想,各项生理指标也基本正常。请呼延律师放心,我会全力配合南巡疗养院做好伍老的医治和护理,绝对不会让任何研究手段来干扰。我已经被正式任命为天下医院副院长了,代行院长的职责,伍老的事我还会持续关注。伍老转移过去后,我每天还会过去看一次。逄蓓护士要跟过去,会在伍老身边陪护几天。说实在的,我有点儿后悔,也许不应该把伍老的血液样本交给冷星河。”卫守民医生说完,双手抱住低下的头。

“卫医生,你没有错,也不用自责,我依然信任你,今后伍老的事还要你操很多心。你与冷星河联系过吗?”呼延可问。

“今天我已经5次打他的手机,都是关机。在看到你之前,我还给广东省血液中心打了电话,说他还没来。哦,我再打一次。”卫医生说完,再次拨打了冷星河的手机,关机。再次拨打了广东省血液中心的电话,那头仍然说还没看到冷星河过来。

这时康远谋中校走了进来。

“呼延律师,卫医生,刚才伍老已经搭乘楼顶的直升机去南巡疗养院了,你们要不要现在也过去看看。”康远谋中校说。

“我这里还有点事,我下午再过去。”卫医生说。

“卫医生,那你先忙吧,有什么事给我电话。我现在就去南巡疗养院看看。”呼延可说完就跟着康远谋中校往外走。当他们走进电梯时,又有4名特种兵跟了进来。

“呼延可律师,护送你一下,现在楼下的人很多很乱。”康远谋中校说。

呼延可报以礼貌式点头,没说话,心里暗想:至于吗?

电梯从18楼直达1楼,呼延可一行人一走出电梯,就听到有人大喊一声“出来了!”随之立即被一大群人围拢,其中有很多是拿着话筒的记者,外围还有一些扛着摄像机的。

“呼延可律师,伍克先生真是尼安德特人吗?”

“呼延可律师,听说伍克先生是从国家秘密实验室跑出来的,是真的吗?”

“伍克先生真的能抵抗核辐射和艾滋病吗?”

“听说伍克先生每天都要吃两公斤的生肉,是这样吗?”

“有人说伍克先生已经被解剖了,是这样吗?”

“呼延可律师,我们新开发了一款游戏,尼安德特人大战僵尸,能否请伍克先生代言呢?”

“有传言说伍克先生已经被秘密转移了,真的吗?”

面对七嘴八舌的问题,呼延可只好不做任何回应。她忽然意识到此时的自己就像个身处舆论漩涡的娱乐明星,必须面对公众的高度关注,必须谨言慎行。要不是那几个特种兵的阻拦,呼延可恐怕会被汹涌的人潮挤压成肉饼。整个住院部一楼大厅已经被挤得水泄不通,呼延可一行人好不容易才抵达大楼门口,又从外边一下子拥过来一百多人。这些人高举着一系列横幅,上面写着

“只有卍道教才能救人类!”

“伍克是卍道教唯一先知!”

“坚决反对囚禁伍克先知!”

“立即还伍克先知真身自由,让信众接受伍克先知的洗礼!”

“卍道教先知伍克降临人间,信卍道得永生!”

呼延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搞得不知所措,忽然冲过来一个40岁左右的大汉猛扑向呼延可,立即被特种兵一把抓住。这位被抓住的大汉还在不停地高喊:“我们的先知啊,请用地狱之火吞噬这些被魔鬼附体的肉身吧!”此时忽然开来5辆警车,从车上下来上百名全副武装的特警,一下子把那些人围了起来,其中一位特警对天明抢并高喊:“仍掉横幅,蹲在地上,双手抱头,违者击毙!”说完,另一名特警上前给那位试图冲向呼延可的大汉猛砸一枪托,那大汉惨叫一声瘫倒在地。

呼延可跟着康远谋中校和4名特种兵一行人快速穿过人群,上了一俩挂军牌的七座SUV,迅速开出天下医院。惊魂未定的呼延可的的确确感受到,军方果断接手伍老的安全保卫并迅速把伍老转移走绝对是明智之举。车子出了天下医院右转,沿着广州大道北向北开了不到200米就调头开了大约150米,来到天下医院斜对面的南巡疗养院。南巡疗养院的门口左侧有“提高警惕”4个大字,右侧有“保卫祖国”4个大字,没有单位名称的字样。呼延可曾无数次经过这个门口,此前根本不知道这里竟是一处部队的疗养院,她还是第一次进入。门口站岗的解放军卫兵向呼延可一行人乘坐的汽车敬了一个军礼,汽车缓缓驶入南巡疗养院。

“会不会给我发一个证件?今后我自己进来也方便。”呼延可问。

“今后你直接走进来就行,门卫认识你。你的身份资料和手机号已经录入这里的安保系统。这里只认人不认证件。”康远谋中校说。

一进入南巡疗养院,司机有意打开前后车窗,一股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道路两边交错着细叶榄仁、细叶榕、香樟、红花风铃木、贝壳杉、紫荆花、鸡蛋花等树种,再往里,更多呈现出弓葵、大浦葵、茂列浦葵、砂糖椰子、墨西哥箬棕、亚达利亚棕等棕榈科树种。道路由方形青石铺就,方形青石之间有大约2厘米的间隙,长满绿草,与道路两边地面的绿草连成一片。

“过去这里的树种比较单一,鸟也不愿意来,整个环境容易受到病虫害的影响。后来大量引进多样化植物,情况就好多了,真正实现了鸟语花香。”康远谋中校指向车外说着。

汽车爬上一个大约50米长的斜坡,一个清澈的大湖映入眼帘。湖边点缀着几十棵落羽杉,湖边外围是一圈大约8米宽的草坪,草坪外围是一圈5米宽的青石板路。沿着大湖的外围,自西向北分布着几座矮层建筑,这些建筑都背靠白云山面向草坪和大湖。主楼前方有一座高约30米的方塔,纯钢架结构,塔顶有一个大钟,4个方向都能看到时间。汽车在主楼西侧一桩小楼前停下。

“伍老就在这座将军楼。听说这里以前是专为林彪建的,其实他也只住过一晚。当然,这里已经翻新过好多次啦。”康远谋中校一边说一边下了车,呼延可也跟着下了车。

呼延可跟着康远谋中校走进将军楼,逄蓓护士已经在大厅等他们了。他们上了二楼,轻轻进入伍老的房间,看到伍老正在安睡。呼延可和康远谋中校随即又轻轻退出伍老的房间,走下一楼在沙发上坐下。

“呼延律师,还满意吗?”康远谋中校问。

“环境真好,当然满意。伍老需要检查身体时方便吗?”呼延可问。

“方便,方便。从伍老的房间就可以直达地下一层和地下二层,那里什么检查都能做,B超、CT、磁共振,都有。整个过程伍老基本上都可以平稳地躺在开自己的病床上,不用走来走去,也不用抬来抬去。要是日常检查,伍老都不用离开自己的房间。想晒太阳,二楼就有大阳台。每天24小时至少都有2名护士陪护伍老,逄蓓当班时,就有3名护士陪护。”康远谋中校说。

“这样挺好的。伍老在疗养院这边有预设的期限吗?”呼延可说。

“上级说了,先暂时住在这里,期限不定,一切都以伍老的健康为中心。当然啦,前进干休所那边肯定是回不去了。以后要是离开南巡疗养院到别处,那条件肯定是比这里还要好。”康远谋中校说。

“我也不希望有人打扰伍老。”呼延可说。

“哦,这个也尽可放心。伍老在南巡疗养院这边,上级定了“四不原则”,不轻易跨出疗养院,不参与任何社会活动,不配合与医治和疗养无关的任何学术研究,不接受任何探访。当然,最后一条不包括呼延可律师。除了医护人员、勤务兵和保卫人员外,你是唯一可以自由进出这里的人啦。我自己嘛,也要自觉严格控制进入伍老房间的频次。就算各级领导也不能来探望,这是中央军委的指示。有了这些原则,伍老的康复肯定是有保障的。费用方面,全都由上级专门拨款,呼延可律师绝对可以放心。”

“康中校,仅凭几位医生和学者的论文,军方怎么就这么重视伍老的安保?除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还有什么别的原因吗?”呼延可终于问出了她的疑惑。

“你是伍老的律师,也是伍老最信任的人,不妨跟你说说。7月11号下午冷星河在网上发布在天下医院发现疑似C型血的老人,军方在当晚就从广州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提走了伍老的血液样本。关于7月10号那场车祸有关的检测比对刚刚做完,伍老的血液样本还剩余四分之三。军方提走样本后也做了一系列分析,几乎与那些论文发表的同时,也发现了伍老不寻常的DNA特征,这才连夜开会做的决策。军方开会的同时,凌晨2点我已经开始部署安保力量了。”康远谋中校说完,从一位女勤务兵手中接过两杯茶,把其中一杯放到呼延可面前。呼延可这才反应过来,从天下医院取走伍老血液样本的并非只有冷星河,还有天河交警大队的何嘉有警官。

“呼延可律师,听说伍老在病房里亲笔给你写了一份委托书,能否给我看看这份委托书的原件?只看一眼就行。”康远谋中校略显难为情地说。

“你看吧,就是这份。”呼延可一边说着,一边把从皮包里拿出那份委托书递到康远谋中校手里。他接过委托书只看了一眼,立即就还给了呼延可。

“没错,和我在闫爱武主任那里看到的复印件完全一致。呼延可律师,我正式通知你,从现在起,你已经是我们军方的保护对象了,我们会用秘密的方式对你进行保护。当然啦,你可以绝对放心,我们不会侵犯你的隐私。你对伍老有特别重要的意义,你这里不能有什么意外,希望你能理解我们的做法。”康远谋中校一边说着,一边用双手拽了拽自己那套军装,好像希望它更平整。

“康中校,那就谢谢你们。照目前的情况来看,伍老今后的治疗和生活都由你们这里来负责了。肇事方送来的治疗费和护理费还没有用完,要不我把目前结余的钱转给你们?”呼延可问。

“当然不用,我们也不能接收。结余的钱还是留在你那里吧,军方对伍老有专门的拨款。根据伍老的委托书,你有权决定如何使用那些结余的钱,我们军方不会过问。”

“伍老这边的是就有劳康中校你们费心了。这是我的名片,今后如果有事我怎么联系你呢?”呼延可一边说,一边把自己的名片递给康中校。康中校在一张小纸片上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后,把小纸片递给呼延可。呼延可在自己的手机上记下了康中校的手机号码,同时发现自己的手机在今天已经拦截了259次陌生电话,远远超过平时。

“呼延可律师,就在这座将军楼的一楼还专门为你准备了一个房间,采光和景观也都很好,要不要去看看?”康远谋中校一边说,一边指向了呼延可房间的位置。

(未完,待续。)

如果要联系作者,请发电子邮箱2372085107@qq.com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