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参禅 (老席原创长篇奇幻小说《珠玉传奇》连载)

珠玉传奇 2018-11-22 17:45:57


“其实也就是这些了!”阿虎继续说道:

“还有,我当时在想那个朱元璋——他本来是摩尼教的…..哦对,那时候叫明教了。我在想他——他自己就是明教的,可是你们看——借着明教造反得了天下后。他为了防止天下人再借用明教的名义造反,便占据这个‘明’字,自称明朝。但他居然在当了皇帝后,大力镇压摩尼教!现在想想,这些政治家真他娘的有点可怕!亏我还在他手下当过大将军呢!”

“不是你当过,是你在梦里当过!”袁启纠正道。

“即便是你,也恐怕是你的前世了!”奥杰也接道。

“哎?刘先生,奥斯倒是提醒我了,我想问一下,以前阿虎做的那个梦,那个‘伯仁’真是阿虎的前世吗?人——真的有前世吗?”袁启对转世轮回一说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有又怎样?没有又怎样?”刘先生反问道:

“你知道何为‘信则有,不信则无’吗?”

“这是句老话了,谁都知道啊!”袁启答道。

“嗯,老话了!我以前也认为自己知道,可是我学了这么多年的佛法才知道以前自己根本不懂这句话!”刘先生摇了摇头。

“导师,能否开示一下,学生我听不懂!”奥斯诚恳地问道。

“呵呵,其实对于一个不信因果、不信转世轮回的人来说,死后即是断灭!真的就没有转世了!”

“啊——?”袁启头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解释的。这算什么解释?“我思故我在“?这不是老掉牙的主观唯心哲学论点吗?

刘先生看了袁启一眼后,继续说道:

“在佛教的教义中,三界众生在无数次生死轮回中,每每不识得‘我是谁’。而忘却本性,以妄为真,以此假合之身当做主人,这便被称为‘分段生死’!而对于一个在‘分段生死’内的人来说——他又岂能记得昨日之苦?又岂能知道明日之危?对他来说,当世这一‘分段’生命便是他所谓的全部意义!如此,即便有来世,又与他何干?所以他没有来世!但这——也即是轮回!”

“我明白了!不管他信不信!因果都真实不虚!而‘有’和‘无’的只是他的菩提种子啊!”奥斯接道。

“不错!这种理解虽然还……但也算摸着门了!”刘先生认可地点了点头。

“那么,同样道理——一个相信并敬畏因果的人,才能,才能,才能…..”阿虎也若有所思。

“既知昨日因,今日受的事!既知明日果,今日做的事!当下即是过去、现在、未来!”刘先生算是替阿虎回答了。

当下!这番话深深地回响在袁启的脑子里,是啊!自己过去曾经是什么人不重要!因为即便有,也忘了!但自己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人才重要!这恰恰是由当下的‘因’决定的!他觉得对方好像把什么都说明白了,又好像什么都没说,然而自己却恰恰从中又悟到了些什么…..

“你分享完了吗?”刘先生对阿虎的问话打断了袁启的思索。

    “完了,完了!就这些,胡思乱想了一通,但还是坐得挺舒服的!呵呵呵!”阿虎尴尬地笑着。

    “好,既然大家都分享完了!我们进行下面的功课——参禅!”刘先生道。

“参禅?”阿虎好奇地问道。

“是的!禅宗的修行——参、坐、行,缺一不可。参禅有很多种形式,有参话头的,有设题而参的…..。不过你们第一次先体验一下——不设题目,随意参试试!”刘先生继而声明道:

“我只是旁听,你们别看我,当我是空气就好。我也拒绝回答任何问题!明白了吗?”

“明,明白了!”三个人虽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看着刘先生忽然收起的笑容,也只能答应了下来。

“好!现在开始!”说完,刘先生一屁股坐在蒲团上,看也不看大家一眼,便玩起了手机。

   “那怎么着?咱说点什么?”阿虎眼巴巴地看着袁启和奥斯。后者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半会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沉默是最尴尬的。而这种尴尬足足持续了近五分钟!

“嗯——!”奥斯终于清了清嗓子,看来他要拯救大家了。

“那啥——!你们说,咱有没有必要回伊拉克去找找徐薇?”

这算哪门子参禅话题?这不是没话找话嘛!袁启心中暗道,但既然他开了头,也就只好顺着他说说了:

“你俩这两天没问问刘先生?他对此有什么建议吗?”问话的时候,袁启偷瞄着刘先生,后者却似乎根本没听见,仍低头入迷般地在手机上按着什么。看来他说到做到——果然不参与。

“问啦!导师说有些事情她必须自己去了结,而且她暂时没有危险,以后还能见着!”阿虎接道。

“哦!那就好,那就好,呵呵…..!”袁启的干笑将大家再次带入沉默。

过了半响,奥斯又开了个头:

“既然刚才我们打坐都看到或想到了摩尼教的一些事情,那咱们就聊聊对摩尼教的看法呗?”

“好主意!这个话题还有点意思!要不,你先说说吧!”袁启道。

“嗯,我觉得吧,摩尼教是一个企图统一各教思想的综合性宗教!所以有人说他是一个世界性宗教也不过份!摩尼本人生在基督教家庭,长大后又受锁罗亚斯德教的影响,后来又跑到印度去学佛教,所以其思想是一种整合性思想,又明显带有诺斯底主义色彩…..

奥斯开讲了!好处是大家终于避免了没有话题的尴尬,坏处是他讲起历史来可能根本搂不住!袁启暗暗想到。

阿虎倒是听得很认真,时不时地还跟奥斯有一些互动。不过他们聊的观点袁启倒是基本认可,所以他也就不知不觉地参与了进来。

三个人从摩尼教到底是正是邪,一直聊到摩尼本人是否有后代;从他是否有后代聊到电影《达芬奇密码》,又从老子聊到周易八卦、风水阴阳学说,从亚述的穷兵黩武聊到原子弹,又从原子弹扯到伊拉克的美食和中国的炸丸子.

他们越扯越热闹,越侃越上瘾,直到整整神侃了将近一个小时后,袁启才赶忙拉回正题:

“扯远了!扯远了!参禅嘛!怎么炸丸子都蹦出来了?说点儿正经的吧!”他尴尬地偷瞄了一眼刘先生,后者扔低着头不作声响。

“刘先生不是说了嘛!不设主题!我觉得这么聊真的很开心!平常跟行里的生意人在一起,怎么能聊这么深的问题啊!”阿虎满不在乎地说道。

“我也觉得收获很大!这样天马行空的聊天,的确开阔了我很多的思路!原来这就是参禅!”奥斯也点了点头:

对了阿虎,你刚才说的那个观点也很独特啊!对我的启发很大!”

哪个观点?”阿虎的明知故问显然是希望对方再夸自己一次。

“你说老子的道家学说中,太极生两仪——阴和阳,其实就是指摩尼教中常论到的‘光明’与‘黑暗’?”

“嘿嘿!纯粹是从‘老子化胡‘联想到的!一家之言,一家之言,见笑、见笑!”阿虎咧着嘴,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得意。

“不过!这个观点——你别说!还真可能前无古人!”袁启也肯定道:“

对错放到一边,冲这份开放性思维,先给你小子点个赞!

“不敢,不敢,老袁你也是智慧非凡啊!我们这个团队要是没你在,就像没了主心骨一样,不是我捧你!你当之无愧就是我们团队的灵魂!”

哼!马屁精!袁启笑了笑。不过——这马屁拍得真他妈舒服!他连忙回应道:

“哪里,哪里!要是没有你这个武林高手和奥斯这个神通广大的齐天大圣,我早死多少回了!”

“就是!奥斯你真厉害啊!那招空手下飞机简直就像X战警里的万磁王啊!还有,一指就能把人指一个跟头!你要是活在远古,还不得把你当天神供起来啊!”

“呵呵!一般,一般!小术而已,哪能和中国的齐天大圣比啊!…..奥斯压制着内心的得意,忙用茶杯遮住了已经咧开的嘴。

“今天我们的好多观点都得到了共同的认可!这真是很有意义的一次参禅啊!”阿虎赞道。

“好了,怎么样?差不多了吧?”袁启总结性地问了一下奥斯和阿虎。

“差不多了,收获满满的!似乎也没什么好参的了!”两个人一起点了点头。

“那么——,刘先生?”袁启试探着问道:

“您看?您对我们今天的参禅点评一下?”

刘先生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按了几下手机后,才慢慢站了起来:

“两个字——狗屁!”

言罢,他略带怒容地走向门口。临出门之前,他扔下一句:“各自回家吧!明天晚上打完坐后,继续!”

三个人顿时呆若木鸡,傻在了那里!一直以来,刘先生都是笑眯眯地,很和蔼可亲的样子,可是现在他的严肃表情居然让袁启他们感到有些可怕!

狗屁???这就是对他们所谓“收获满满”的参禅全部的评价?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尴尬成了一堆。

“走吧!导师都下楼了…..奥斯拍了拍袁启的肩膀:

“明天你还来吗?”

“当然! …..我为什么不来?…..袁启嘟囔着和阿虎站了起来。

    ……

回到家中,袁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又睡不着了!他在思考今天的参禅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关键是刘先生事先也没教我们怎么参啊!什么叫参禅?哪怕先进行一下名词解释也是好的啊!参不好能怪我们吗?真是的,还有点儿生气!

不对!他转念一想:今天我们参禅的态度的确有些问题!如果这样就是参禅的话,那和聊天、侃大山又有什么区别呢?我们是不是放松得有点过了?

“噔噔噔——!”就在这时,微信响了。袁启打开手机,看来不止他一个人睡不着觉:

“我们的参禅的确有点歪!有点象互相捧臭脚了!”袁启逐字逐句地念着阿虎发来的消息。

“是的!我也有同感!我们的参禅太平淡了!明天我们好好参!”袁启侧躺着用大拇指回道。

“好的!明天,我们得变个样儿!”阿虎回道,后面加了个合十的表情。

“噔噔噔——!”

噻!这次是奥斯发的!又是一个失眠的!袁启笑着打开一看,他发给自己的也是一句和阿虎类似的话:

“我觉得我们今天的参禅一点都没味道!”后面是一个撇嘴的表情。

“同意!刚才阿虎也正说这事儿呢!”袁启回道。

“这样‘你好、我好、大家好’的肯定不叫参禅!”奥斯这次在文字后面加了三个流汗的表情。

是的!奥斯说得对。

“明天,我们改变一下!加油兄弟!明天见!”袁启回道,后面加上了三个奋斗的表情,表示决心和力度。

……

第二天晚上,袁启早早便来到了会所,甚至比刘先生到得还早。在阿虎和奥斯赶到之前,他自己先独自在楼上的禅房里坐了半个多小时,算是深思和反省吗?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阿虎和奥斯来了后,三个人进行了简单的交流。这次,刘先生传授了一个新的禅定方法。

这次的禅定与之前的有些不同,要求禅坐者在打坐过程中结不同的手印,同时配合不同的观想和咒语,以此完成身、口、意的“三密相应”。

一开始是双手呈“大明手印”,而后变为“不懂金刚印”,这两个步骤大家很好理解。但接下来刘先生传授的动作着实把大家吓了一跳:双手平举至与肩同宽,进行观想。

“咦?这,这不是我和奥斯、徐薇跟密室里的壁画学的动作吗!”阿虎惊呼道。

刘先生并未理睬,而是继续教授了下面的动作:双手继续抬高后,在头顶合十,然后观想另一个画面。

嘿!这是我在密室里的动作!难道那时候的亚述大祭司画在壁画上的就是这种禅定的方法?难怪他说怕自己当时会被当做异教徒迫害呢!这里面看来水深得很!指不定有什么渊源呢!袁启暗暗想道。

最后,刘先生又传了收坐之法。其中包括对咒语的默诵和结束时的观想。

“导师,这种打坐的方法叫什么名字?”阿虎问道。

“这个是入门的,叫三花聚顶!”刘先生笑了一下道。

三花聚顶???阿虎心头一惊,这不是传说中道家内丹学的极乘吗?据说这可是非万里挑一的天生奇才不能练的!

在各种武侠小说当中,已经将“三花聚顶”传得神乎其神了!甚至在不少影视作品中,这个响当当的名字也曾激发了人们无数的遐想和好奇!为此其具体的修炼方法和说明在当今也有很多版本。可是?阿虎想道:难道禅宗也有?而且——怎么导师上来就教这个?自古以来能接触三花聚顶的都是凤毛麟角,而在这里居然只是入门?真是不可思议啊!

基本姿势学完后,三个人在刘先生的引导下完成了为时一个半小时的禅定。这次坐后的分享也比较简单,因为三个人都没有看到什么特异的境象,但却坐得却是非常安详和愉悦。

“好!现在你们开始参禅,还是老规矩,我不参与!”言罢,刘先生又玩上了手机。

“老袁!这次重点说说你!”参禅开始,阿虎上来劈头就是一句!

“我?我怎么了?”袁启被他凌厉的口气吓了一跳。

(未完待续)

注:本公众号暂时为小说更新的首发站,以前的各章可在公众号历史记录里查询,或进入起点中文阅读:

http://book.qidian.com/info/1003297319#Catalog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