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本赏析|《月下看猫头鹰》冬日下最温暖的父爱

乐妈亲子 2018-12-10 10:29:44

“它的文字恬静而又抒情隽永,从头至尾都充满了一种纯净无瑕的美感,仿佛每一个字都被月亮那皎洁的清晖给照亮了。约翰•秀能的画是水彩加钢笔线描,看上去非常类似中国的水墨画,他用大面积的留白来表现月光和月光照耀下的雪地,呈现了绝美的景象。孩子们真应该读一读这样陶冶心灵的作品了。


 ——彭懿 作家、图画书研究者


内容简介




在一个无风的隆冬夜晚,爸爸带着女孩一块去拜访森林里的猫头鹰。


月亮高高地挂在天空,映着整个天是如此的光亮,远处传来火车的汽笛声,又长又低还带着点忧伤,回应这汽笛声的是阵阵狗吠声……一路上女孩一点声音也不敢有,因为爸爸不断地提醒她:拜访猫头鹰一定要非常安静才可以。


空荡荡的雪地上,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地走着,只留下长短不一的脚印。爸爸和小女孩如置身在梦境般的宁静中,悄悄地追寻着猫头鹰的行踪。 


这是怎么样的一段冒险?他们能否找到向往已久的猫头鹰?绘者以广角大视野的表现方式,将冬天静谧冷沁的感觉,真实地呈现出来,更把父女相互依存及传承的感觉表现无遗。



获奖情况


1988年凯迪克金奖
1988年美国图书馆学会推荐童书
入选《美国人》杂志“新英格兰100本经典儿童书”
入选美国“彩虹阅读好书榜”
美国连线计算机图书馆中心(OCLC)公布的“会员图书馆典藏最多的童书”第三名
入选日本儿童书研究谁绘本研究部《为了孩子的300本图画书》
入选
纽约公共图书馆每个人都应该知道的100种图画书



作者简介


作者/珍·尤伦(Jane Yolen)

·尤伦,1939年2月11日出生于美国纽约。她曾先后担任过儿童书画家协会会长、美国科幻作家协会会长,被美国的《新闻周刊》誉为“美国的安徒生”和“20世纪的伊索”。

她的童书代表作有《魔鬼的算术》、《如何让恐龙道晚安》与华裔画家杨志成合作的《皇帝和风筝》和与约翰·秀能合作的《月下看猫头鹰》分别赢得了1968年的凯迪克奖银奖、1988年凯迪克奖金奖。此外,她还曾经获得过两次星云奖、克里斯托夫、世界幻想文学奖和三次神话幻想文学奖等。

她的作品被翻译成包括中文在内的多种文字,在全世界拥有数以亿计的读者。

 绘者/约翰·秀能(John Schoenherr)

约翰·秀能,1935年7月5号出生于美国纽约。1956年毕业于普瑞特学院。除了为童书、科幻杂志画插图,也画油画。作品曾先后获得过世界科幻小说奖、动物画家协会奖、费城自然科学院银奖及凯迪克奖等。

约翰·秀能从小便是一位大自然及动物的热爱者,经常与动物为伴,而且喜欢到各处观察大自然野生动物,有很多关于动物的杰出作品。因此,当出版社接到《月下看猫头鹰》的文稿时,除了约翰·秀能之外,几乎不做第二人想。

当时的约翰·秀能已经退休数年,不再为出版社做封面或插画,一心一意在家作画。但他读完珍·尤伦的稿子后,从前带着孩子去找猫头鹰的时光,又清晰地回到他眼前。为了将这份难得的经验与孩子分享,勋伯赫同意重操插画画笔,没想到也就因此为自己画得了一座凯迪克奖。



● ● 

父女之间最温暖的爱

这本书静静的描述着父女之间的故事,全文没有一个字写到爱,但是父女之间的爱就隐藏在文字和画面背后,靠读者自己去发现,这也正是本书的感染力之所在。

作者对父亲的舔犊之情着墨不多,但是通过画面中父女牵着手走在森林中;当猫头鹰从天而降时父亲伸出手臂死死保护着女儿的动作都能看出他对女儿深深的爱。

《月下看猫头鹰》的文字作者,说它绝对是自己最好的一本书了。记者曾经采访她:“这么多年来,你认为是什么让读者觉得它如此特别呢?”尤伦回答:“第一个原因是,它讲述了一个积极家庭的故事,关于父亲和女儿的故事。通常情况下,孩子总是和妈妈待在一起,所以这并不寻常。”

一段月光下的短短旅程,展现了父女浓浓的亲情。

它的文字是那样的深情和隽永。

其实它更像一首散文诗,一曲柔和的歌。

它是那样的抒情和浪漫,从头到尾都充满着一种纯净无暇的天然美感。仿佛每个字都被月亮的清辉给照亮了。

这是个很适合开着温暖柔和的灯,父母和孩子一起依偎在床上,放着轻柔舒缓的乐曲,一家人共读的故事。

这是个能够陶冶孩子的情操的故事,光看这个书名就足够诗情画意了。

这本书不要说孩子,就是大人看了,也能够爱上它。


● ● 



绘本试读

我们沙沙沙沙地踩着松脆的雪,留下小小的灰色脚印;

爸爸在地上拖着长长的影子,我的影子却又短又圆。

隔不了多久,我就奔跑几步,才能路得上爸爸;

我那又短又圆的影子,也跟着我跌跌撞撞。

但是我没喊累,

出去看猫头鹰,就得保持安静,

爸爸一直就是这么说的。

我盼望跟着爸爸一起去看猫头鹰,

已经盼望好久好久了。

我们走到了松林地带,

在亮亮的天色里,一棵棵的松村,

看下来黑黑的,尖尖的、

爸爸举手做了个手势,

我立刻收住脚步,站在原地等着。

爸爸向上看,好像要找天上的星星,

又像在查看空中的一张地图。

月光使他的脸看起来像是戴上了银色的假面具。

他开始呼叫起来:“呼,胡胡胡胡,呼”,

学的是大角猫头鹰的叫声。“呼,胡胡胡胡,呼”。

他叫了一声,又叫了一阵。

每叫过一次,他就会停下来,

我们两个也都竖起耳朵,静静地听一会儿,

但是什么都没听到。

爸爸耸耸肩膀,我也耸耸肩膀。

我并不难过,

我的几个哥哥都说过:

猫头鹰是有时候出现,有时候不出现的。

我们再往前走,

感觉得出天气的寒冷,

就像有人用冰冷的手掌按在我的背上。

我的鼻子、我的面颊,里热外冷,冻得发疼。

但是我一句抱怨的话也没说。

出去看猫头鹰,一定要安静,一定要坚强。

我们走进了树林,

那些树影比我见过的任何东西都要阴暗,

遮掩了地上的白雪;

蒙在嘴上的围巾,

温温湿湿的,

毛茸茸地护着我的嘴。

深更半夜,

会不会有什么东西躲在黑黑的大树背后呢?

我问都没问,出去看猫头鹰,一定要勇敢。

我们来到了黑森林中的一片空地;

月亮高高地挂在天空,

月光就像对准着空地的中央照下来。

月光下的雪,

看下来比碗里的牛奶还要白。



我喘着粗气,爸爸听见了,

做手势叫我别出声。

我赶紧用手套捂着围巾,

围巾捂着我的嘴。

我用心地听;

爸爸又呼叫了起来:“呼,胡胡胡胡,呼!”

 “呼,胡胡胡胡,呼!”


我全神贯注地听着、看着,

在这冷空气中,

听得耳朵发疼,

看得双眼蒙上一层雾;

爸爸仰起了脸,打算再呼叫一次,

但是他还没开口,

就有回应的声音穿过树丛,传了过来。

“呼,胡胡胡胡,呼!”

爸爸脸上有了笑意,他回应了一声:

“呼,胡胡胡胡,呼!”

然后,他跟猫头鹰,就像在那儿聊天,

聊起了晚餐、树林、月亮和寒冷的天气。

我松开了捂住围巾和嘴的手套,开心得想笑出来。

从草地边缘、树丛上面传来的猫头鹰叫声,

越来越近了,草地上却没有一点儿动静。

忽然间一个猫头鹰的影子,

从地上的大树影里分离开,

向着我们的头顶飞过来。

我们看着,嘴里发热,却不出声,

许多想说的话一句也没说。

飞过来的黑影又发出了叫声。

我们跟那只猫头鹰你看我,我看你,

看了一分钟,三分钟,

或者足足看了一百分钟也说不定。

后来,

那只猫头鹰就扇动它的大翅膀,

从树枝上飞开了,

像一道无声无息的黑影。

它飞回树林里去了。

“该回家了。”爸爸对我说。

我知道我可以说话了,也可以放声地笑。

但是在回家的路上,我一声不响,像一道影子。

出去看猫头鹰,

不需要说话,

不需要温暖舒适,

也不需要别的什么。

只要心中有一个希望。爸爸是这么说的。

那个希望,会用没有声音的翅膀,

在明亮的、看猫头鹰的好月光下,向前飞行。



乐妈:最爱和孩子一起读绘本的妈妈,最爱阅读儿童教育书籍的妈妈,爱阅读、爱分享。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