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三点“海空雄鹰团”

北京东博文化研究院 2018-11-06 15:25:01

所发文章不代表本号的意见,仅作陈列,便于大家批判阅读

北京东博文化研究院欢迎社会各界朋友来稿!

投稿邮箱 :dongbowhyjy@126.com

东博书院网站网址:www.dongboshuyuan.com

东博书院网店小说《星陨》系列科幻小说荣获2016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金奖,现《星陨1-6》全套已全线出版,点击页面底部蓝色字“阅读原文”,访问东博书院网店购买签名版,作者将利润全部捐献本公益账号

免责声明:东博文化研究院所发部分文章转自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作者尽快告知我们,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作者:不变爱国心


这是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团队,曾创下同温层(气象用语,指12000米以上的高空间)、零高度击落敌机等世界空战史上“八个第一”;这是一个战功显赫的团队,在万里高空曾以劣势装备击落、击伤11种型号的美机、美制蒋机31架;这是一个英雄辈出的团队,曾涌现出王昆、舒积成等一大批战斗英雄和“王牌”飞行员。


1965年12月2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发布命令,授予该团“海空雄鹰团”荣誉称号,这是共和国历史上第一个被国防部授予荣誉称号的团级单位。


新中国成立之初,被赶到台湾岛上的蒋介石及其国民党军队不甘心失败,他们依仗美帝国主义的支持,频频派出先进战机来祖国大陆沿海地区骚扰。叱咤风云、运筹帷幄的党的第一代领导核心毛泽东主席先后3次亲自点将,调该团出征,25次接见该团的41名代表,亲自指示国防部授予该团荣誉称号。本文讲述的就是其中鲜为人知的故事。


1955年9月28日,毛泽东操着浓重的湖南口音说:“好,王昆,我记住你了,也记住你们海军航空兵十团了……”


1952年1月8日,一份关于成立海军航空兵的报告送到了毛泽东的案头。


毛泽东三次亲自点将的“海空雄鹰团”


中南海夜深人静,毛泽东凝目沉思。作为领导中华民族刚刚从饱受帝国主义侵略的屈辱中站立起来的毛泽东,早已在构思军队现代化的宏伟蓝图。今天,关于建立海军航空兵这一崭新兵种的正式报告终于送到了他的案头,毛泽东提起饱蘸墨汁的如椽大笔用力写下“同意!”两字。毛泽东有力的笔触,立即拨动了共和国三军的神经。1954年3月,一支在抗美援朝战场上纵横驰骋、所向披靡的英雄部队--空军某团划归海军,编为海军航空兵第十团,并进驻刚刚建好的浙东沿海某军用机场。


当时,台湾国民党当局不断对我东南沿海进行窜犯。由于我海军航空兵尚未参加海上作战,未能掌握海上制空权,我方在海上斗争中一直处于被动状态,人民的生命财产受到严重威胁。


1955年6月27日上午,两架美制国民党F-86战机偷偷摸摸地飞近大陆,我海军航空兵第十团团长张文清带着一个飞行中队立即起飞迎敌,打响了东南沿海上空第一炮。


张文清率机群在地面雷达引导下,迅速占据高度。3号机王鸿喜首先发现目标,猛扑上去,在距敌机533米处,揿动炮钮,一架敌机当场凌空爆炸,坠落在台山列岛东南15公里处……


另一架敌机见势不妙,赶紧降低高度,企图依仗飞机优越的低空性能逃窜。张文清见状,立即压低机头,紧紧追赶,在距其海面100米处果断开炮,将其击落海底!


我方指挥员估计敌可能进行报复,即令该团大队长王昆率队迎敌。


王昆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屡建战功,曾击落、击伤美军飞机3架。他率队飞抵战区后,发现左下方果然有一架敌人的PBY型海上巡逻机。他随即一个倒扣,猛然插到敌机的正前方,对准其机头迎了上去,PBY的飞行员被这突如其来的场面吓呆了,慌忙压低高度,妄图从王昆的机腹下钻过去,王昆抓住机会,揿下了射击按钮,将PBY击沉大海。


当王昆松开按钮,开始拉杆的一瞬间,一瞥高度表,啊--指针已指到“0”,海水被飞机尾流吹出一个大旋涡!


王昆在世界空战史上首创“零”高度击落敌机的奇迹!


十团一天打下3架敌机,威震海空,也震撼了台湾国民党空军,他们再也不敢轻举妄动。我海军航空兵终于夺回了浙东海面的制空权!


3个月后,在北京中南海怀仁堂,毛泽东主席在胡耀邦的陪同下,走到了前来参加全国青年社会主义积极分子代表大会的王昆跟前。毛泽东向王昆伸出了手,身着白色海军军服的王昆连忙敬礼,然后紧紧握着主席温暖的手。毛泽东微倾高大的身躯,问王昆道:“你叫什么名字?”


“王昆。”


“三横王,对吧,哪个昆?”


“昆仑山的昆。”


“好气派的名字,你做什么工作?”


“海军航空兵飞行员。”


“哦,飞将军!”一听是海军航空兵,毛泽东的眉宇间立即闪现出十分关注的神情,他继续问道:“海军航空兵在浙江打了胜仗,你打下过飞机吗?”


“打下过。”


毛主席谈兴顿增,又详细地问在什么地方,打下了什么飞机,王昆一一作了回答。


毛泽东十分高兴地说:“好,王昆,我记住你了,也记住你们海军航空兵十团了,祝你们多打胜仗!”


1958年8月,台湾海峡风云突变,毛泽东亲自点将:“好,就派十团去!”


1958年8月9日14时30分,十团所在师师长李文模接到海军航空兵部转来的中央军委命令:立即飞往北京,16时以前赶到空军司令部,领受战斗任务。


时间紧迫,军令如山!李文模亲自驾驶歼击机,跃上万里苍穹……


凭着军人的敏感,李文模料到此番北京之行决非寻常。前几天,他从一份情报上获悉,美国第七舰队的航空母舰已逼近我领海线,并派军舰、飞机直接为国民党军队驶往金门的运输舰护航。国民党当局在美帝国主义支持下,疯狂叫嚣“反攻大陆”,命令军队进入“特别紧急状态”,并连续举行军事演习,大、小金门岛上的国民党军队不断炮击我沿海村镇。对此,党中央、毛主席决不会等闲视之。


李文模的估计没有错。当时,福州没有进驻航空兵,敌机活动十分猖狂,每天都有防空警报。如果不首先把福州的制空权夺过来,就难以完成封锁金门的军事部署。


谁能担此重任?当年在万里长征路上横刀立马的国防部长彭德怀元帅,向毛泽东建议派十团首批进入福州,掌握制空权,掩护空军和其他部队入闽。


国防部长的建议与毛泽东的想法不谋而合,他大手一挥:“好,就派十团去!”


16时整,李文模准时赶到空军司令员刘亚楼的办公室。他刚刚坐下,刘司令员就向他宣布了十团立即进驻福州机场的命令。


然后,刘司令员又加上一句:“十团入闽,是毛主席亲自点的将,你们一定要打出威风来!”


李文模心头一热,他深感责任重大,来不及吃晚饭,马上驾机返回部队。


8月13日7时整,十团的歼击机群准时到达福州机场,加足航油,进入一级战备状态。


福州市人民政府得知航空兵部队进驻本市后,万分高兴,立即向十团发出邀请,举行接风酒会。


但是,机群刚降落40分钟,战斗警报就拉响了!


大队长马铭贤带领四机编队,立即升空迎战。


国民党空军RF-84F侦察机2架,利用低云掩护,悄悄进入闽江上空,企图对我军事设施进行侦察。


福州上空,2号机程开信、3号机陈怡恕同时发现左前方10公里处有两架敌机。


马铭贤立即命令程开信:“你攻击,我掩护!”同时命令陈怡恕:“你攻击敌长机!”


程开信迅速咬住敌僚机,从高度10000米追到1900米,70发炮弹全部射向敌机,敌僚机负伤后拖着浓烟,出海逃窜……


陈怡恕也紧紧咬住了敌长机,从高度9000米追到2000米,开炮3次,将其击伤,敌长机慌不择路,逃进了一片积雨云中……


后据有关情报,那两架RF一84F侦察机未能逃回台湾,因伤过重,坠入大海……


第二天,台湾国民党空军一片惊慌:“共军的低空霸王团到了福州!”


福州各界人士的欢迎宴会变成了庆功宴会。正在福州前线慰问的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梅兰芳等端起酒杯,为十团的英雄们献上了一段京剧。


1964年11月,蒋机频繁骚扰我内陆。毛泽东再次点十团的将:“请他们去一趟,怎么样?”


1964年11月,总参谋部的一份情报送到了毛泽东的案头。


台湾国民党空军在金门作战中遭到重创后,对大陆的窜犯一度有所收敛。但从60年代初起,他们又用新装备的性能更为优越的美制RF-101型侦察机,经常对我进行侦察骚扰。这种飞机装备了当时最先进的侦察导航雷达,被美蒋吹嘘为“西方战略眼睛”。


毛泽东看完情报后,再次想到在万里海空屡战屡胜的十团。他叫来秘书说:“海军航空兵不是有个第四师,四师有个十团吗?请他们去一趟,怎么样?”


毛泽东的话传达到了海军。海军司令员肖劲光大将决定由十团组织一支机动作战小分队去浙东。


12月3日,十团副团长王鸿喜驾机率小分队向南出发。小分队驾驶的是我国刚刚研制成功不久的超音速新型歼击机。为了迷惑敌人,他们飞过长江后,采取低空、慢速、无线电静默、由其他飞机高空伴随佯动等措施,极其秘密地进入浙东某军用机场。


12月18日14时50分,国民党RF-101型侦察机从海上超低空向我防区飞来。


狐狸一出洞,王鸿喜立即驾机隐蔽起飞,在地面领航员的引导下,按预定作战方案占据了有利位置。


驾驶RF-101侦察机的飞行员叫谢翔鹤,是国民党空军少校作战官。他曾在日本冲绳美国空军训练基地接受训练,已经飞行了2800多小时,多次驾机内窜大陆侦察照相,获得蒋介石颁发的“宣威”、“彤弓”、“飞虎”和“云龙”奖章各一枚。14时55分,谢翔鹤以300米的低空高度驾机进入我防区,然后迅速爬高。


此刻,王鸿喜驾单机正在高空严阵以待,他在地面领航员的引导下很快发现了敌机,立即紧逼上去,三炮齐射,敌机拉着黑烟半滚着下坠。王昆紧随其后,以最大的俯冲角反扣倒转,在距敌240米时第二次开炮,将其击落于浙江温岭以东45公里处海面。


谢翔鹤跳伞,被我海上民兵生俘。


12月31日,毛泽东亲切接见了王鸿喜,毛泽东握住王鸿喜的手,连声称赞:“打得好,打得好!”一旁的周恩来总理说:“你们没有辜负主席的厚望啊!”


1965年11月,南中国海狼烟四起,毛泽东问:“十团在哪里?”十团转战海南,与美国空军交手,战绩为4:0


1964年8月,南中国海烽烟骤起!


美国驱逐舰马多克斯号侵入北部湾,对越南民主共和国进行武装挑衅,并派出飞机连续轰炸越南北方,制造了震撼世界的“北部湾事件”。


与此同时,美国派遣军舰进入南海游弋,并派飞机对我国沿海和内陆进行侦察挑衅,严重威胁我国安全。


面对挑衅,向来把帝国主义视为“纸老虎”的毛泽东,决定给侵略者一点颜色看看。


1965年初,毛泽东命令十团及所在的四师转进海南岛,抗击入侵挑衅的美帝国主义飞机。


十团的雄鹰进驻海南海口机场,严阵以待。


3月24日,美军派出一架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侵入我海南岛万宁上空,十团中队长王相一奉命单机起飞截击,在距美机3800米时跃升逼近,连续3次开炮,敌机左翼中弹冒烟,随后坠落于越南枧港东北海区。王相一取得了击落美军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的首次胜利!


紧接着,十团副大队长舒积成又连续击落两架美军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


半年时间内,十团击落3架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这使美军的挑衅活动大为收敛,他们改变了直进直出的入窜方式,采取在中国领海线上作“S”形飞行、忽进忽出的擦边战术。


9月20日上午,一架美国F-104型战斗机,飞临海南岛西岸,在我领海上空忽进忽出,擦边挑衅。F-104是美国当时最先进的飞机,号称“20世纪歼击机末代”,可以在空中加油,携带2至4枚“响尾蛇”导弹。


十团大队长高翔、副大队长黄凤生驾机腾空迎战。


狡猾的美机从我空域擦边而过,拐向公海……


指挥所判断:美机可能利用其北部湾的空中加油航线飞行,乘我不备,突然入窜。遂令高翔双机到加油线上空等待出击。


果然不出所料,美机突然改变航向,由西向东贯穿我雷州半岛南端。


指挥所抓住战机,果断命令:“双机出击!”


高翔双机以最快速度扑向美机,紧紧咬住目标。


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美机已完全被套进了我机瞄准具的光环。在距敌机只有291米时,高翔猛按电钮,一个长点射,直打到距敌机39米、两机即将相撞时才呼啸着吊起机头脱离。美机当即起火爆炸!美空军上尉“王牌”飞行员菲利浦·史密斯(军号4360)跳伞后被活捉。


这是世界空战史上的奇迹,这是极限高度的英勇战斗,这是置生命于度外的伟大壮举!毛泽东得知情况后说:“我要见见这些英雄。”


于是,肖劲光司令员用专机将高翔等有功人员接到北京。


毛泽东问:“是谁打下的史密斯?”


大伙都指着高翔,高翔红着脸回答:“主席,是我们集体打下的。”


毛泽东开心地笑了起来,握住高翔的手夸赞道:“好,蛮谦虚的嘛!”继而又说:“你们是新中国的一代天骄,要争取更大胜利。”然后,他又高兴地同大家合影留念。


24年后,从美国太平洋舰队航空兵司令官岗位上退役的史密斯,以友人的身份来到中国,他指名要会一会昔日的空中对手高翔。史密斯与高翔会面时,花了4个小时,一遍又一遍地观看了今日“海空雄鹰团”训练的录像片,然后由衷地发出感叹:“败在你们手下我并不感到耻辱。这样的部队是不可战胜的。”


漫漫岁月,浩浩长空。“海空雄鹰团”的官兵始终牢记毛泽东主席的谆谆教诲、亲切关怀、热情鼓励和殷切希望,以自己的忠诚和勇敢,捍卫着祖国神圣的海天。





点击页面底部蓝色字 “阅读原文” ,访问东博书院网店。

本网店为公益性质,谢绝商业合作,所得收入全部用于维护本公众号运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