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书荐 从《 三体》 世界看地球文明与人性弱点

微观固事 2018-12-17 16:17:59
《三体》
从三体世界看地球文明和人性弱点
《三体》是科幻大师刘慈欣的长篇小说代表作,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是高级计算机工程师。去年,大刘凭借《三体》获得了有科幻届诺贝尔之称的雨果奖,这是亚洲科幻作品首次获得该奖项,也是中国科幻文学发展之路的里程碑。刘慈欣是一个集脑洞与技术于一身的科幻小说家,他用朴实的文字、传统的情节推进方式构建了一个博大的宇宙时空,添入描绘详细、论述严谨的科学依据,辅以天马行空、想象力集聚的不同文明,在他的笔下,世界不再局限于一隅,多个文明在浩瀚宇宙中对话碰撞,带领读者进入外太空世界。
作者从文化大革命这一复杂历史背景入手,中国航天科技起步之时,国家混乱动荡之年。故事主人公叶文洁历经文革疯狂年代,她的心中埋下了一颗黑暗的种子,而三体星球与地球的故事就是从这里开始,这颗成熟的“种子”从地球射向太阳,以太阳为发射天线向整个宇宙发送信号:“地球人已无药可救,请求主降临”,由此引发“三地”两军剑拔弩张、枕戈待旦的故事,尽管他们相距四光年。在整个大宇宙的磅礴图景下,人类的生命如同在夹缝中苟且偷生的虫子,科学家对于未来世界的苦苦研究,航天飞船在外世星空的茫茫探寻都不过是尘埃一现。有人说刘慈欣的笔下没有饱满的人物形象,可是宇宙规律揭示之后,人类毫无立足之地。幸存的人们从地球逃往星球掩体,从太阳系逃往蓝色星球,从宇宙中被永远驱逐,最后,只留下一段星际往事记忆。所有的星系在末日毁灭,生命的死亡不能予以量计之时,一个人的喜怒哀乐、生老病死、内向与外向还有什么可说。

虽然没有极致的人物刻画,但三体故事的主角仍然保留略显复杂的人性,包括人类的懦弱、动摇和强烈转折。程心因为人性的慈善带给人类文明深重的灾难,而人类群体却因一个假警报而自相残杀。群体是一个特殊的物种,它不再呼吁英雄主义的个性化,而是从一颗带有邪恶力量的水滴无形之中凝聚成难以摧毁的强大堡垒,其迫人之势势不可挡,往往携带前所未有的黑暗因子,而身处其中之人不再清醒。韩国电影《 釜山行》 也用大量镜头揭示这一点,丧尸还没有让人类沦陷,野兽派的求生者们已经自相残杀,而这也许就是生死关头人性的致命弱点,也是世界的黑暗法则。

环境问题一直是一大争议,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的两难抉择作为世界未解之谜在联合国的议程中从未掉线。在三体故事中,人类对自然环境的恶行是造成“三地”拉锯战的第二个导火索。文革对国家经济、科技、环境和人才等的破坏程度大家有目共睹且必须承认,这也是因为国家与国民已经作为局外人俯瞰整个历史,正如俗话说“旁观者清”,当人类身处世界快速发展的今天,为求利益舍弃大自然,置生态平衡于不顾,自以为是舍小利以谋远,殊不知这就是可与当年人为灾难并称且危害更加深远的不可逆命题。人类还未切身体会大自然对人类的审判,而书中的主人公们已经由此受到外星文明的侵袭,这提前到来的惩戒日正是现代文明的警钟。

众所周知,人类现在所生存的世界是三维空间,科学届则认为宇宙中一共有十一个维度,随维度增加,世界愈加丰富。但你是否知道,我们应该为生活在三维空间而欢心庆幸。小米加步枪的丛林攻坚战似乎还在眼前,呼吁铭记历史、勿忘国耻的号角从未停止,可是转眼未来战争已经拉开帷幕,在三体世界,枪口不以个人或城市为目标,而是用一颗高强度水滴贯穿整个星球,一片二向箔高速漩涡能让所有空间形成一副静止的图画,宛若梵高的《星空》。现代战争中,国家为争夺地球资源而战,在未来历史的大概念下微不足道,恐怕历史学家都不屑将其刻在“人类墓碑”博物馆的石头上。微观科技领域的进步让人类的视野上升到宏观宇宙,人与人为名利地位反目成仇的故事就是上帝眼中的一个笑话,国家战争造成的生灵涂炭也不过茶余饭后的谈资罢。 显然,宇宙战争让人类对现实社会有了更宽阔的认识,正如《人类简史》中提到,一切苦难并非来自恶运、社会不公或是神袛的人性,而是出于每个人自己心中的思想模式。
读罢三体,除了无与伦比、极尽想象的科幻世界,作者笔触最重之处便是对人性的担忧,正如《W 两个世界》的作者吴成务手持画笔苦苦思索如何解救女儿,刘慈欣用笔端文字向太阳发射信号追问人类的命运。人间难得双全法, 一列火车不能减速,那是撞死两个人好还是三个人好?人类生活空间拥挤,食物稀缺,难道真的以彼此为食,互相残杀?宇宙世界无依无靠,若想获得足够回归地球的能源,就要攻击其他同行舰队……作者一次又一次把问题赤裸裸地摆在读者眼前,你觉得互虐太残酷,他就缔造一个圣母,你觉得女主玛丽苏,她却还是取出云天明大脑的始作俑者!作者在重复的大反转中诉说着一个道理:宇宙法则离我们还很遥远,人性的现实却无可逃避,这是在其他文明被发现前,人类值得冷静思考的问题。


文:郭跃  编辑:张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