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地球往事》:科学与神迹、救赎与毁灭

陶薰读书 2019-07-03 08:24:59

三体

神迹,是不是实力悬殊造成的误会?

关注“陶薰读书”

神迹

同看春暖花开

科学

第一次读《三体》,是在三年前。我不耐烦第一部的理论描述,囫囵着跳了好多章节,从第二部开始被情节吸引,投入地读到第三部。然而也只当是读了一篇有趣的小说,读过就算了。

今年寒假,应朋友的要求要写篇读书笔记分享给她,一起解读《三体》。才有了这一次重读。

重读《三体》,我却被第一部《地球往事》迷住了。理论严谨却不艰涩,人物个性突出而又立体,情节发展环环相扣,幻想奇诡而合理。最难得的是,作者有极广大的视角,对于宇宙万物有一种宽厚的慈悲。


缘起


救世主存在吗

《三体》整个故事的缘起,是那个特殊年代里,人的丑恶与残忍。叶文洁失去了刚正不阿的父亲,鄙薄趋炎附势的母亲。在东北的建设兵团,又目睹人对于自然的贪婪与掠夺。雪上加霜的是,白沐霖栽赃嫁祸于她,让她对这个世界的最后一点信任与期待都消失了。

当她在雷达峰上将那段信息发出的时候,在想什么呢?

地球人已经不可救药了,必须有外来更高级文明的干预?或是救赎?不然就毁灭。

她到底在希望的是什么呢?

这三种希望里面不管是哪一种,都有把未知的外星文明当做神的意识。

《牛郎织女》《天仙配》《田螺姑娘》,都是穷苦人共同的心理期待,会有一个强大慈悲的力量,来拯救水深火热之中的凡人。

然而这个“半人马座三星”的外星文明,却并没有神的生存优势,并没有拯救“地球苍生”的慷慨。

他们有着先进许多的科技,生存环境却极其恶劣,他们的母星随时会被三体星系中的某颗太阳吞噬。

他们的科技文明高出地球几个数量级,而地球人却拥有他们梦寐以求的永远的恒纪元。地球在三体星面前,就如同一个身怀绝世珍宝的小孩子,站在贪婪地巨人面前,祈求救赎?等待毁灭。

神迹


技术理论:能把理论写得这么有美感,这么吸引人,这才是科幻的魅力所在。

作为科幻小说,与玄幻不同的是,情节的发展必然与技术理论紧密相连,理论必须严谨合理,有丰富的想象力,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还不能过于艰深。

理论知识的打开方式至关重要。

《地球往事》做得非常成功。

看下面的思维导图:



三体星的文明发展,以游戏的形式层层递进的展示给了汪淼,同时也详尽生动的展示给了读者。这写法相当高明,如果平淡叙述,首先是非常枯燥,其次是会使情节很生硬。


地球的应用科技水准,只有一个纳米技术描述较多。这是一个先埋伏笔,后面收线的写法。在文章开头,就讲了在公路上拉一根比头发丝更细的纳米丝,就可以像切豆腐一样切开在这段路上开过去的汽车。到了伏击“审判日号”夺取三体星传送过来的资料的时候,就是用这样的纳米细丝,将硕大的油轮给切成了数截儿。

然而地球科技水准,在三体人看来,就是虫子的文明。

他们速度快得多,能量的利用先进得多,尤其是对于空间维度的控制,他们把一个质子二维展开,并在上面刻上电路,做出了人工智能的“智子”。


科学接近于神迹


智子在十一维状态的时候是微小的粒子,肉眼凡胎不可见,这不就是隐身吗?

此状态智子移动速度是近光速,这比神话里的“缩地成寸”“幻影移形”还要快吧?

它可以随时转换成任何维度,它的三维状态可以是人形,而且是随意幻化的人形,当然也可以是石头或是大树。

这比齐天大圣的七十二变牛多了,它的变化是随心所欲的。


这简直就是神话,文中却有着坚实的理论作为支撑。这是高了很多个段位的科学。

科学与神话有时候就是重叠的,我在这里被又一次震撼了,说到底,神迹,是不是就是实力的悬殊造成的误会?

结构


《地球往事》的结构,看下面的思维导图:


巧妙穿插的结构


故事从汪淼与大史的第一次相见开始,基本上是以汪淼的视角来叙述故事。

对于三体星对地球的科技碾压,先讲现象,后讲原因。如基础科学高级学者的自杀事件,背后的原因是实验结果悖谬理论预测,以至于将科学研究视为生命的杨冬,留下遗书“物理学并不存在”,然后自杀了。

又如汪淼看到的倒计时、宇宙尺度的光芒闪烁,这些离奇现象,一直到本书的最后,才做出了清晰的解释:这些都是“智子”的能力。

三体星的文明发展以游戏的形式穿插于故事的发展之中。叶文洁的过去分别由两个不同的叙述者来讲述,分了三次才讲完。

三体星的技术高度,在审判日号被切了豆腐之后,以审判叶文洁作为引子,展现在读者面前。这是全书科幻脑洞开得最大的地方。事实上后面第三部里面的降维打击,在这里已经埋下了伏笔。

科幻的基石是科技技术理论,把理论讲得浅白易懂,精彩好看,本书靠着它的结构巧妙地做到了。

人物


《地球往事》主要人物,请看思维导图:


叶文洁是整个太阳系乃至银河系毁灭的始作俑者,还谋杀了两个人。她却并不给人邪恶之感。

当了解了三体星的智子,她坚持最后一次爬上了雷达峰,耗尽全部体力之后猝死,可以说是刻意求死了,她为什么选择这个地方告别世界呢?

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吗?后悔收到警告之后还是发射了那条暴露地球坐标的信息、后悔为了保住秘密预谋杀人?

她是来这里缅怀自己的一生吗?或者来给自己曾经的丰功伟绩盖个戳?

这个人物被作者写得复杂而矛盾。我有时候觉得她是天真的理想主义,有时候又觉得一切都在按照她的计划进行。

在第二部的开头,作者特意安排叶文洁与罗辑一段对话,叶文洁讲出了自己思考很久的宇宙伦理学,基石是两个公理:

第一,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

第二,文明不断扩张,而宇宙资源的总量却不会增加。

从这两条公理出发,宇宙中的文明互相都是敌人。资源的争夺将是第一要务。

那么叶文洁是在什么时候有了这套成熟理论的呢?如果她向茫茫宇宙发射信号的时候已经有了完整理论,那么她的行为就是为了寻求毁灭。

但是在第一部里面,有过 明确描写,叶文洁是救赎派。

这个问题,作者或许是在刻意模糊,有成熟想法的朋友,请与我讨论。

伊文思是三体地球叛军的降临派领袖。他第一次出场,给人以爱心大使的印象。他为了拯救一种燕子,坚持在西北高原的荒山禿岭上种树。并且成功地造出了一片颇具规模的树林。

但是在村民蜂拥前来争抢砍伐这些林木的时候,他对人性彻底失望了。

他成为完全彻底的地球毁灭主义者。

地球三体叛军,一共三个派别:降临派,拯救派,幸运派。

拯救派是希望外星文明(他们所称的“主”)来给予地球解决问题的方法,而知道了三体星的恶劣环境之后,就开始寻求拯救“主”。

这两派都是高级知识分子,高级管理者。

幸运派,作者描述说,这一派文化层次较低,而且中国人较多。这些人打着这样的如意算盘,自己帮三体星人侵略地球,好让后代子孙增加存活的机会。出卖同胞以换取私利,这不就是所谓的“汉奸”?

群体人物的写作,作者还有一个精彩对照。

书中还写到了两个村庄的村民。

第一个,自愿照顾叶文洁,给了她温暖和尊重。

第二个,抢夺砍伐伊文思种的树,贪婪愚昧,直接导致伊文思对人性的绝望。

其实这两个群体,也可以合并成一个。第二个村子的村民,如果像第一个村子的村民那样,孩子们得到了叶文洁的文化课指导,也会回报以温暖的照顾,和发自内心对于知识的尊重。

但是燕子?他们对于人之外的其他物种,在民族的血液里就没有同情。

这两段,对于故事的发展固然不可少,对于故事的深度也有很大贡献。


三体人的性格


作者写到的三体星信号监听员,给了整个故事更强的厚度。

这个人收到叶文洁第一次实验性发出的信号之后,给她发回了一个警告“不要回答!”

他自称和平主义者。其实后面的叙述中详细讲了他的私心,对于地球的同情源于他自己的卑微与反抗。

三体星人没有艺术与情感,也就意味着他们不会有生存需要之外的消耗。长期的恶劣环境,使得他们极度珍视时间与资源。

他们必须冷静而麻木,一切都是为了发展文明,生存下去。

地球人是不是太幸运太奢靡了?

人物是故事的灵魂。人物机械,故事就死气沉沉。人物生动,故事才有活力。

这一点,后两部更好一些。应该说,是人物在故事的发展中性格越来越丰富立体了。


悲悯


作者所站的角度,从《三体》的叙事中可以分析出来。

他并没有认为地球保卫战是正义战争。他的观点建立在宇宙尺度上。

对于物种,他怀有和伊文思一样的怜悯,但是他更为慈悲。

他将最终的《死神永生》写得富有震撼力,基于对人性的透视,文字中又不乏讽刺。

文明的扩张与侵略是错是对?根本就不该问对错,这就是必然。实力意味着一切。

事实上,这一场地球保卫战,或者说是三体移民行动,最终没有胜利者。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更高级别的文明,毁灭了三体星,然后降维攻击太阳系,整个银河系最终都向二维坍塌。并且,这种坍塌不会停止。

在星际文明战争之中,最终,宇宙必须归零,重生。

从思想上来说,这是在讲人性的贪婪,最终必将导致毁灭与虚无。宇宙重生能不能完成,还取决于占据了宇宙质量的那些人,能否放弃自己的小宇宙。

最后放全书的思维导图。上面那些都是分支,为便于手机阅读,都放大了。

《地球往事》总纲


觉得投缘吗?常来做客吧!

文字

惊艳了时光

温暖了岁月

往期文章传送门

三体人物魏成

我喜欢看到你快乐幸福的样子

老虎怀念武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