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文章,负尽文人

一杯中 2018-10-24 12:03:15

这口气我忍了很久,终于攒到了不吐不快的时候。

有看到我票圈的基本都知道我要开始吐槽啥了,所以唐七粉现在就可以点击左上角了,或者要是真想撕逼,我也不介意奉陪一把。

以上。

 

好,我们开宗明义,确认好抄袭的定义和抄袭的事实,再往下走。

定义和事实都达成共识的可以直接跳到第二部分。


上证据时间到,具体的调色盘如下:


嫌调色盘有点复杂的可以看这篇概括生动形象具体可以在连连看游戏里称霸,(原文地址:https://m.weibo.cn/2144718250/4072175038501602

我截取了一些文字部分:

 

大风写了本《桃花债》

唐七就写本《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大风写下凡历劫

唐七也写下凡历劫


大风文里提到诛仙台

唐七文里也有诛仙台


大风男主动不动“老脸微热”

唐七女主动不动“老脸微热


大风的男主说“本仙居是个大度的仙,本仙君是个慈悲的神仙”

唐七的女主说“然则我是个大度的神仙,我自然是个慈悲为怀的神仙


大风的男主说“本仙君要定了天枢,他是我的心肝儿,谁也抢不得他”

唐七 白浅说“你父君是我的心我的肝,我怎会不要他”


大风男主说“毛团揩足了清君的油水,又听我一番教诲,足可受用百八十年了”

唐七的女主说“扇子兄揩足了上神的油水。。。蚊子吸了本上神的血,少不得受用万八千年


大风笔下妖魅的狐妖爱上了衡文清君,后来连累了满洞的性命,最后自己修为尽毁

白浅讲了一个故事“一个妖魅的妖怪爱上了一个凡人最后连累了满山的性命,最后自己也修为尽毁


大风笔下的宋珧是个白捡来的神仙,玉帝赏他个广虚元君的封号

唐七笔下的成玉是个白捡来的神仙,天君也封她个元君的虚号

 

大风的男主吃了那碗本不该吃的馄饨面,从此命运改变

唐七的女主吃了那碗本不该吃的红烧肉,从此命运改变

 

大风的俩男主初遇在莲池边

唐七的男二和女主主初遇在莲池边

 

宋珧初遇衡文时,宋珧衣裳被他的笔溅了点墨,衡文还像半个少年,清雅如莲的好样貌,头发松松散在脑后袍角掖着袖口卷起,宋珧猜测他是某位仙君座下的仙童,衡文赠画当是袍子的赔礼。。。之后感情一日千里

白浅初遇离境时,离境还是个少年,名花倾国的风姿,肩上粘了花瓣,襟袍半敞,头发松松散着,白浅猜测他是擎苍的某位夫人,离境要白浅的袍子给父亲做寿礼。。。之后感情一日千里

 

大风的男主抢人并逼迫对方与其断袖,被抢的各种闹自杀

唐七的男配抢人并逼迫对方与其断袖,被抢的各种闹自杀

 

大风的男主回忆年少时成日斗鸡走狗不思进取

唐七的女主回忆年少时成日斗鸡走狗不思进取

 

大风的男主回忆往事时给喜欢的人写了很多情书,后来爱人恋上别人,自嘲自己是别人牵线搭桥的冤大头

唐七的女主回忆往事时喜欢她的人给她写了很多情书,后来爱人恋上别人,自嘲自己是别人牵线搭桥的冤大头

 

大风的男主听辨法大会,别人辨法时他吃果子打瞌睡,衡文每次必胜

唐七的女主听辨法大会,别人辨法时他吃瓜子打瞌睡,墨渊每次必胜

 

大风男主说”做打鸳鸯的那根大棒子,本仙君实在造孽啊”

唐七女主说“去当打鸳鸯的那根大棒子本上神实在造孽啊”

 

大风的衡文案前有个司文的掌案,板板正正做事一丝不苟,衡文不在天庭时总带着很多公文让他批阅

唐七的夜华案前有个司墨的文官,做事情尽职尽责,夜华不在天庭时总带着很多公文让他批阅

 

大风笔下的衡文招了一朵凡间的桃花,是个狐妖

唐七笔下的夜华招了一朵凡间的桃花,是个道姑

 

大风笔下的狐妖很识货,能一眼看透碧华是仙君,并且希望来日飞升之后能与衡文天庭再聚首

唐七笔下的道姑不是一般的道姑,能一眼看透夜华仙身,并且希望来日飞升之后能与夜华天庭再聚首

 

大风笔下的俩男主撞到别人云雨,衡文说“唔,双修的很激烈么”

唐七笔下的白浅和团子撞到别人云雨,白浅说“这是在和合双修“

 

大风的男主为求知看春宫,看的市井低劣的本子,宋珧说“珍本难寻,要通过特殊途径才能得到”

唐七的女主为求知看春宫,三文钱买的市井低劣的本子和皇宫的孤本都看过

 

大风男主下凡帮人渡劫不得随意动用仙术,衡文追过来晚上和他同床共枕。命格怕他有危险给他个离神符护身

唐七的女主下凡帮人渡劫不得随意动用仙术,夜华追过来晚上和她同床共枕,后来怕她有危险给她个珠串护身

 

大风的男主下凡帮人渡劫,附身在凡人的肉身中,一个法师把堂堂一个神仙说成白虎精

唐七的女配下凡还债,附身在凡人的肉身中,一个真人把堂堂一个神女的额间花说成是妖花

 

大风的命格告诉宋珧,先虚情假意骗取对方真心,然后再将其蹂躏践踏

唐七的司命告诉女配“先把真心拿到手待帝君对你一往情深然后再将其践踏蹂躏”

 

大风的男主给人讲道“天上几千年满耳朵灌的都是这个”被衡文嘲笑

唐七的女主给人讲道“也算在瞌睡里受了几千年熏陶“被夜华嘲笑

 

大风笔下的衡文翻墙入院说“从前门进一层层通报太麻烦”

唐七笔下的夜华翻墙入院说“从前门进把一院子的都惊动了甚是讨厌”

 

大风的男主做了个身在桃林里的梦还知道自己在做梦,影影绰绰的看到个人影

唐七女主也做了个身在桃林里的梦还知道自己在做梦,影影绰绰的看到个人影

 

宋珧在梦里眼前像蒙了一层雾,看不清对方的长相却急于看清。。。不断变换场景,,脱口而出道。。。。

白浅梦里的人影仿佛在浓雾中,看不清对方的长相却急于看清。。。不断变换场景。。赶忙跟过去出声提点

 

大风的俩男主第一次云雨,宋珧觉得很圆满,醒后只见帐子顶不见对方人影并且从此确定自己的心意

唐七的男女主第一次云雨,白浅觉得很圆满,醒后只见帐子顶不见对方人影并且从此确定自己的心意

 

大风的俩男主第二次云雨,衡文说“你痛快些”,天快亮了才睡,并感叹春宵苦短

唐七的男女主第二次云雨,白浅说“你快些”,天快亮了才睡,并感叹春宵苦短

 

大风笔下的男配转世成一个神童,投胎到官宦世家被同窗嫉妒而受欺负,十六岁中状元入翰林年纪轻轻去世

唐七笔下的夜华转世成一个神童,投胎到官宦世家被同窗嫉妒而受欺负,一考就中状元入翰林年纪轻轻去世

 

雪狻猊发狂,宋珧被衡文用法力定住,只身对付雪狻猊,轰然巨响后不见衡文身影

擎苍破东皇钟,白浅被夜华用法力定住只身对付擎苍,轰然巨响后不见夜华身影

 

大风的男主说“你的是我的,我的是你的,哪里有债这一说”

唐七的女主说“我和他终归要做夫妻,夫妻间谁欠谁的无需分得太清“

 

大风的男主重生后在市集遇到对方和人家到酒楼喝酒

唐七女主和人在市集的戏楼听戏听说男主还没死

 

大风男主飞升后忆起往事去找对方,遇到熟人碧华“我一转头,看见碧华灵君。我顿时扑将过去,扣住他膀子问:“衡文呢?!!”。。碧华对他说“。。。。当初衡文赶到时你已经没救了,你快灰飞烟灭了,我和东华赶下来,先各分了点仙元给你,又向老君那里讨了丹药,又去西天如来那里求了些舍利,好容易才保住你一绺小魂魄。。。。。。 "

唐七女主听说:“。。。。折颜赶到时,夜华已气绝多时。。。。”后来知道夜华没死,去找夜华,遇到墨渊:“我转过身紧紧扣住他的手腕子,急切道:“夜华呢?师傅,夜华呢?”墨渊说:”。。。父神给他一半神力。。。又得了一半神力,都以为灰飞烟灭了其实只是沉睡。。。。”

 

大风《桃花债》结尾:他在海岛仙府门外的仙树下站着,向我轻轻一笑,恍若东风拂过,三千桃花灼灼开放。

唐七《三生桃花》结尾:他转过头来,风拂过,树上的烟霞起伏成一波红色的海浪。他微微一笑,仍是初见的模样,如画的眉眼,漆黑的发。红色的海浪中飘下几朵花瓣,天地间再没有其他的色彩,也没有其他的声音了。

 

大风的结尾两男主重逢在桃林里

唐七的结尾男女主重逢在桃林里

 

大风杜撰个老虎把守南天门

唐七也写个老虎把守南天门

 

大风的丹朱是太虚初始的老凤凰

唐七的折颜是上古的老凤凰

 

丹朱看上谁就送羽毛

白浅的桃花看上白浅也送羽毛

 

丹朱在仙魔大战时化成了一个蛋

夜华的魂魄被父神放到了一个蛋里

 

丹朱想借着琳琅受让碧华知道他醋了一醋

夜华想借着谬请公主让白浅醋一醋

 

大风笔下的角色说“凡人都是祈求天上保佑,可是如今我们就在天上,要乞求哪个保佑”

唐七的女主说”凡人都是祈求神仙保佑,可是神仙要乞求哪个保佑”


叔叔有话说:

哈哈哈哈哈哈

我看到唐七他妈居然连船戏都要抄哈哈哈哈哈

大风的船戏你都能抄得下去啊哈哈哈哈哈哈

这么清水的你都抄,X生活是有多匮乏啊妈蛋

而且两男的男女的还是不一样的吧...

真担心你们七七文里的女主哪天一不小心就被走了后门

 


唐七抄袭史可以看这篇长微博-传送门:

https://m.weibo.cn/2144718250/4072175038501602

更详尽的可以参考知乎和豆瓣上的回复: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1525003/answer/52901050?utm_source=wechat_session&utm_medium=social

 

上面这些东西没看完或者看完还想跟我说你们唐七是好大一朵清纯不做作多努力的白莲花能请你带着你愤怒的菊花褶子滚出我的地方吗,please?

咱们大概有物种代沟,那啥,你听不懂人话,我也学不会狗话呀。

 



言归正传。

这两天刷了很多跟这本书这部剧相关的话题,刷到越多的人在回复里提到一样的情形我就觉得越心凉。

放眼全世界,你都找不到第二个这种现象。

我以前觉得在中国强奸受害者已经够委屈了,不仅生理受害还要被舆论议论被二次伤害。

但这个月发现,

这世道,

被抄的倒还不如被操的。

 

起码强奸犯再怎么样也不敢明着耀虎扬威。

 

再怎么脑残的看客也不会明着给强奸犯撑腰。

 

而现在,抄袭的人趾高气扬理直气壮,甚至能引发几个亿的流量势力站在她背后。

被抄的人却要委曲求全谨慎措辞,甚至在自己家门口被嚣张叫阵着“你去告啊,我欢迎你去告啊,你怎么还不告我,你不告我我怎么有流量呢”“你都发声说别人抄袭了,你给别人带热度凭什么不给我带热度啊”


真是无fuck说。

鸟大了,什么林子都有。

平时都不撒尿看看自己逼脸多大吗?


当然好不容易发个推送除了给大家带来“你见过什么最无耻的事情”的高票答案以外,更重要的是主题内容的撕逼小剧场,主角是书粉的常见言论,大家可以多练习几遍,语气要轻态度要好,速度要快姿势要帅——

 

“抄怎么了,不抄谁知道你是谁啊,我们大大抄你的是看得起你”

“是啊,强奸你儿子怎么了,不强奸别人还不知道男孩纸也这么可爱呢,X你是看得起你”



“管他抄不抄呢,小说好看就行啊”

“管他是人贩子还是孩子她爹呢,这姑娘好看给我当媳妇儿就行”



“谁要看你们耽美小众的书啊,改成言情多好啊”

“反正你长这么丑这么小众也没人要,不如免费帮我代孕生生娃?”



“我们大大哪里抄了,我们大大都说是借鉴,借鉴你们懂不懂?”

“懂,您口袋里的钱能不能给我“借鉴借鉴”,反正您家的借鉴不需要当事人同意。”



“你知道唐七写书有多努力吗你就这么说她?”

(对不起我笑了,好—辛—苦—哦,真不如你们这些粉丝辛苦,毕竟复制粘贴的,哦,你们大概是在说手累?)

“生孩子也很辛苦,就别在乎是谁的了好吗”


“都说了是向原作致敬,怎么能说成抄呢?”

“谁稀罕你致敬了?

路上遇群屌丝向你“致敬”也请你别当做性骚扰欣然接受呀。”



“鸡蛋好吃就行了,何必在乎那只下蛋的鸡呢”

“孩子好就行了,何必在乎谁生的呢?”



等等......你们唐七才是鸡,还是下不了蛋的那种,天鹅蛋都能被生生孵成了土鸡。”


至于更脑残的话以我的生活阅历和智商是暂时还没有见到,也欢迎大家留言让我涨涨姿势,如果多的话下次专门开一个短驳论帖。



 

当然,不要看我花了这么长时间在怼书粉就没剧粉什么事儿。

问题多了去了。

很多人都在说“书抄袭就抄袭,关影视作品什么事儿啊”,导致现在很多人撕个唐七要先跨越刘亦菲的脑残粉再跨越迪丽热巴的脑残粉再跨越杨幂的脑残粉,然后才能和唐七的脑残粉正面交锋。

这场辩论真他妈累。


回到“关影视作品什么事儿”上来,很多人觉得抄袭是作者一个人的锅,但是影视作品改编是可以的。

我拜托大家,恳请大家,带一点点脑子。

小偷偷来的赃物转手卖出去,你明知道是赃物你买了你还有理了???

本身小说卖出IP的时候,改编权和解释权归制作方是没错,但前提是这个IP本身得是合法的吧?

真的,在这种明知热门IP抄袭还要买的剧组面前,我觉得烂片也不算什么的。

哪怕脑残,那也是人家自己的脑子。

你可倒好,买了个大热的脑子,打开一看,一脑子的水。

哪能怎么办呢,自己买回来的东西,跪着也要拍完,不仅拍完了,还得鼓动剧粉和书粉站在同一阵线,正面负面的不管,先把话题热度炒起来再说。

想起有个评论回复“如何评价现在中国影视圈的乱象”——

“一个个靠脸吃饭的,却都不要脸。”

真是中肯。


你们不懂文和剧之间的联系,那你们能懂流量和资本的力量吗?

一部穿越剧火了光是一个网站一年就能出几百万本穿越小说;一部宫斗剧火了你随手点开一篇网文几乎都是宫斗宅斗的;一个抄袭婊的成功能带来多少抄袭狗的效仿这个逻辑还需要重复吗?

你们怎么捧红小鲜肉的,你们就是怎么捧热IP后面的作者的。

小鲜肉是怎么霸屏的,抄袭狗就会怎么霸屏。

所以我说,你们既没有资格抱怨中国的剧越来越烂,也没有资格抱怨网文越来越差。你们点开了那部烂剧,你们买了那本书,就是在身体力行为虎作伥。


坦白说,我也不觉得几篇文章几个推送能改变什么。

也确实有人跟我留言说这些东西没什么用,他们不看不听不知道的。


废话


我当然知道。

我发票圈发推送哪里是为了教做人,

我自己做人都做不好,有那功夫我就去做队训了。


我辛苦敲下这些字发出来不过是为了让书粉剧粉脑残粉离我远一点。

我讲得很清楚了,臭傻逼,滚远点。

三观不合就拉黑互删江湖不见我会兴奋到鼓掌的你信不信。


我在剧热播的时候不发主要是不想给这玩意儿带热度,这个剧播完我觉得有些话也该说了,也不能总让自己不痛快。

毕竟我们打过这么多人际交往的题,大家都清楚,也不是每一段人际交往都值得你去维持,更何谈情感内敛更有利于人际交往。

啊呸,谁想跟你们有人际交往。




今天想了很久为了还是用了这个题。

我从初中开始看大风的文,高中开始关注大风微博。

看她PO早餐PO博物馆PO地方志PO读者的书评和晒图,像个普通人一样生活工作,带着写作者的严谨和文采,带着愧不敢当的自谦和调侃,带着不堪其扰的回避和谨慎。

写书人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抄书人振振有词趾高气扬

坦白说,我不知道这不是负尽天下文人是什么。


我想问那些说着唐七很好剧很好的人,写书人是上辈子挖你家祖坟了吗要遭这个罪?

我但愿你们以后自己有同等遭遇的时候也可以坦然说那些施害者也是很好很好的人。

毕竟这种圣母的胸襟,我没有,也要不起。


因为圣母不知道提笔这个东西,不如你吃饭睡觉简单。

寒假的时候跟人安利一些耽美文的时候被人也怂恿我自己写。我总是说懒啦不会写啦。我也确实对动笔写小说这个事情没啥兴趣。


我初中班上有个脑洞清奇又无聊到发霉的中二少年,居然心血来潮开始写小说,列了好多个大纲。但是那个坑到不行的二逼空有脑洞而没有毅力,于是同时开了七八个坑,隔一天写一本,开个头就跑,装了逼就走。导致那沓在我们班传阅的草稿纸上大概都是化圈圈诅咒他不举的不雅文字。

然后你们也知道,没有女性角色还总是坑在中途的文大多都要不得好死的。

而每个班上总有那么另一群中二少女要扛起丰富文化生活的大旗。小言文在女生中总是很有市场的。哪怕情结俗套人设单一都无所谓,何况这次的故事还有点脑洞清奇,有点不俗套。而且女生的毅力比那个二货好多了,不仅完整地写了大半本,还能把七八个脑洞融合在一篇文里用得天衣无缝。

后来有人嘴贱跟那坑品极差的二逼说那小言文怎么跟你的都有点像?

乱讲,哪里像了。男主和女主那可是差了一个染色体呢,像个ball。再说人家的小说确实能像个雪球一样越滚越大越滚越远你自己比不过说什么。

但是很遗憾,这个ball并没能成功地继续滚下去。中二少年把女生的半本儿稿子都给撕了。他还有点混不吝,跟老师的关系也好,大家也不敢怎么招惹,那女生就委委屈屈地停笔了。那么无聊的初中时光,全班女生的文化生活陷入了一片荒芜。

更气的是那个二货自己也不写了,你说他自己不写了还不兴别人帮他写完啊。

真是自私,暴力。

啊,多年后,大家会称这个行为叫霸凌。


当时的班上还有个男生,人缘不大好。准确说,是人品不大好。经常偷别人东西,关键是还拿出去卖。有次偷了部高中部学长的手机卖给了同班同学,结果同学拿着手机在学校里晃悠被事主撞上了,好一顿胖揍。

这事儿过后,大家发现原来好多人从他手中买来的东西都是这么个来源。

初三的时候有天晚自习,两节课下课后只剩住校的同学得再上一节课,看班的老师也先走了。有点神奇的是,那天晚上全班男生都留在了教室里。最后一节课一打铃,教室前后门和窗户就全给锁住了。

还没搞明白什么事儿,那个男生就给推搡到墙角被拳脚围着看不见人影。

这事儿最后也没闹多大,虽然后来班主任过来逮着这群人了,但所有人都一口咬定是那个男生先动手的大家只是在劝架。

大家应该能够想象他们脸上那种大获全胜的神情,毕竟替天行道惩恶扬善,每个男生心里都有侠客梦吧大概。


我以前一直觉得这可能是大家的正义在作祟,可为什么那个脑洞少年就是在霸凌呢?


我后来问了自己一种假设,如果他们买到的“赃物”没能被发现,或者当时那个失主不是个比他们强势太多的学长呢?如果他们不仅能买到低价的手机,还可以甩那个滋事的人两个耳刮子呢?他们还会依然上演“正义”的戏码吗?


我很难形容那一瞬间心理的崩塌。

大家都成年了,也比以前现实和理性多了。

说话做事都要看利弊,对的错的也没那么分明了。

所以我能写出长篇大论洋洋洒洒的反驳,可我再提不起一支笔的重量。

虽然我知道人不一定非黑即白,但事情确实可以有对错之分。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就像我一人之力,我只能自己发发牢骚,我买不买大风的书差别很大吗?我抵不抵制唐七她会在意吗?

我知道你们都会这么说。

对我来说有差。

我的良心在意。


我想看好书好文和真正的作者。

我想看好剧好片和真正的演员。

我不点开抄袭文不支持抄袭狗,我不看烂片烂剧不捧鲜肉票房。是为了将来我看文看剧能酣畅淋,谈起国内的好作品能如数家珍。

你说我想得再美那也是以后,可现状就是这样能怎么办呢?

你可拉倒吧。就你懂现实?

七八十岁的人都能知道什么好看什么辣眼睛自己换台,

你自个儿上赶着去各大视频网站送点击送流量送热度,还得让人给你把眼睛捂起来不成?

真捂起来你自己还会扒拉着手指缝瞄两眼。


练字的时候反复抄过一句词——

山川无价,文章有主,我辈清钟。

我曾经以为这该是每一个作者和每一个读者都该有的常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