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作家•短篇推荐】唐传福:八十年代的青春

小说作家 2018-05-21 11:07:46

八十年代的青春

唐传福

山东省内有一个千人的小村,叫小王村,村里大多数人家姓王,有两个亲叔兄弟,一个叫王忠江,一个叫王忠立,他们的父亲,是亲兄弟,别看是亲兄弟,可家庭条件相差太远。

王忠立的父亲,在刚进八十年代时,可在村上数上等户,在生产队时当保管,和村里干部走的近,因此他的大儿子,那时还不兴考试,兴村干部推荐,在父亲的走动下,当了赤脚医生,大女儿也是推荐,当了老师,二女儿进了县城当氨水厂工人,那个年代氨水厂是好厂子,整个县里农村,都上县城排号拉氨水,给小麦上肥,那时化肥很稀罕,所以王忠立家日子很红火。而王忠江的父亲可差远了,王忠江的父亲,老实,又不会来事说话直,又不巴结当官的,又没多大的本事,在队里净干累活,他的大女儿也是老实,嫁给十五里一个开山的老实人,而王忠江是一个很能干,很有自尊的人,他和王忠立同岁,一九八一年,都是二十岁,在农村都是定亲的年龄,二十二岁就结婚。

王忠江长的比王忠立好看多了,要个头有个头,要长相有长相,可家庭条件不好,人家王忠立的母亲能说会到,还当过妇女主任,而王忠江的母亲有过神经病,以前和王忠立的父母曾在一口锅里吃饭,王忠立母亲常欺负她,而犯过两次神经病。虽然现在好了,但怕生气,一气就好复发,所以说媒的不敢登门,相反王忠立可是媒人不断,王忠立几乎隔两、三天就相亲,王忠江很自卑。

王忠江最怕的是过年,走亲戚,因为他俩都一块走同一个亲戚,老外婆,姑家等。一九八二年春节过后,王忠江和王忠立一块去,离此村八里远郭庄去姑家走亲戚。到了姑家拜完年,就开始啦家常,离吃午饭的时间还早,这时表嫂和七十多岁的姑说,让忠立去相相李大为家二女儿吧,他家二女儿长的俊,……此时王忠江听到有点不自然,也觉得这时在坐着多余,就起身准备出去溜达溜达,此时他姑说话了:忠江,不是给你提亲,是给忠立。忠江说:我知道,我上街上玩会。忠江难堪极了。


王忠立每次相亲回来,就向忠江讲述女孩的长相,交谈乐趣,可忠江听了,等于侮辱他一样。忠立相亲一年多,足相了上百个女孩,终于和邻村的一个很漂亮的女孩成了亲,而王忠江还是单身一个,村里人都说:打光棍定了,就是瞎女孩也不会嫁一个,又穷还有神经病的母亲的人家。

八十年代,是写作热的时代,是各种报刊辈出的时代。也是刊物刊登征婚栏目最火的时代,那个年代是读书热\投稿热、征婚热,流行歌曲热……王忠江也是爱好读书写作,是书中知识,给了他生活的阳光,他看到老实的父亲的为他的婚事,而愁的叹息声,看到母亲自责痛心的话语:都是我的错,我有罪。是我害的儿子成不了家,我还不如死了好?每次王忠江都劝母亲:这不能怨你,是儿子无能,不怕生的穷,就怕长的浓,我浓气,你放心吧,儿子会成家的。

王忠江向一个青年杂志社,寄去征婚广告,寄去了五十元,他写着:王忠江,男、二十三岁,初中,农民,长相一般,身高一米七七,家庭条件不富,无不良爱好,对生活充满阳,寻二十到三十岁单身女子,只要心好能吃苦有孝心即可,其他不限,有意者……广告刊登后,王忠江收到几十封应征者的信,有一个河南女孩说,从你征婚条件上看出,你是一个有孝心诚实的青年,这样的青年我喜欢……

半月的书信来往,两个年青人终于见了面,王忠江看到女孩年青漂亮,很感动的说:你在考虑考虑,我家穷,我不想耽误你,你长的漂亮,应找个更好的。河南女孩叫张静,她说:你长的也很好看,人又诚实,身体强壮,只要咱俩勤劳苦干,一定会过好……这时不知那个门市,录音机响起了郑绪兰\和男歌星那令青年人热血沸腾的歌曲《年青的朋友来相会》。

王忠江娶了河南美女,在这千人小村,成了爆炸式的新闻,结婚时,一些年青人忌妒死了,在闹新房时闹的很过份,但农村兴这个,结婚三天,不分辈大小和年龄,谁闹都可以,三天内,闹房不断,新娘都哭了,她的大腿\腚,胸部,被不怀好意的男人又摸又扭……这中间也有点看不起人,当处王忠立结婚时,闹洞房没这么出格……王忠江的母亲实在看不下去了,去劝阻,有人说:大娘还护儿媳妇,说不定以后你还巴不得我们多打你儿媳妇几下呢。一个老头朝这个三十多岁男人,训斥:会说话吗,不会说话闭上臭嘴……那人灰溜溜的走了。


王忠江的姑病到了,王忠江借钱买了十五斤鸡蛋,王忠立说,咱快去看看吧,我没时间买东西,看姑要紧。在姑家,姑看到忠江\忠立来了,吃力坐起来说,你俩坐下吧,人老有病正常……这时,表嫂喊忠江帮忙,去挑水去,忠江出去了,姑看到忠江走后,对忠立说:你还买这么多鸡蛋,姑没白疼你,忠江是穷点,但也不能空着手来看姑。忠立说:姑,别说了,让忠江听到不好。姑苦笑一下说:忠立就是比忠江想的周到,不说了……

又是一个新年,又到了走亲戚的时候,忠江和妻子婚后能干,养猪种棉花,比结婚前好多了,但还是比忠立家差远了。上姑家走亲戚,可姑还是病卧在床上,忠立说,咱就一个亲姑,估计难活到明年,今年不光拿点心,给姑买条鱼吧,鱼又不贵,忠江说:行。在鱼滩上,忠立问忠江,你买那条,忠江给鱼主人说:给我那条大的,鱼主人抓起一称六斤二两,忠江给了钱,这时忠立也买了一条一斤多的鱼说:姑也吃不了,小的好养着,也好放,以后吃。忠立说:我拿着鱼,放在车筐子,你拿着点心吧,鱼一打滚,把点心弄坏了,忠江说:行。进了姑家院门,忠立对迎出来的表嫂说:嫂子,这是,我和忠江给姑买的活鱼,放那?表嫂说:有点心,还买鱼干啥,边说边把洗衣的大铁盆放在地上,倒上水,忠立把鱼到进盆中。

吃过午饭后,忠立、忠江回家去,表嫂表哥送走他哥俩,边走边说,忠江是穷惯了,这么小气,也不嫌难看,人家忠立买这么大的鱼,他买的也太小了吧,一辈子也不带有出息的。

过完新年没两个月,他俩姑就去世了。

在一九八九年,忠江在妻子张静的指导下,不但养猪,种棉花,还做豆腐,生活终于有了起色,忠江的妻子贤惠很孝敬父母,忠江的母亲神经病不但没犯,反而身体更健康,忠江的青春在八十年代闪光。忠立因奸诈,耍小聪明,生活也不错,但对父母不如忠江的两口。村里的人都说:忠立给儿子留下丰富的家业,却没有留给儿子孝心的品得,忠江的父母给儿子留下贫穷,却留下诚实与孝。如果忠江、忠立的姑还活着多好,来小王村看看忠江盖的阔气的明亮的五间新砖瓦房,听一听村民对忠江两口子,忠厚重情孝顺的评价,和对忠立两口子爱占小便宜,奸滑不厚道时,如有如何感想,同是八十年代热血青年,却书写着不同的篇章。


□□唐传福,山东省东平县人。

推荐阅读

【微篇选萃】韩雪丽:婚姻线

【短篇推荐】卢笙:香火

【特约作家】魏开安:情杀

【特约作家】何均:逃亡之歌

【短篇推荐】空伫立:同学聚会的苟且往事

【短篇推荐】八斗碗:戈媒婆

【小说作家•纪实园地】胡遵远:红军女英雄张咏梅

【中篇精选】血石子:花瓣鸟

《小说作家》编辑部

主编:壹江春水

qq:2147704709

微信号:cqwsyjcs

编辑:杨晓燕

微信号:cqjiangshui

Email:2147704709@qq.com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