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推荐】都市佳作 找花的懒狮子力作《都市异能高手》

爱网文 2018-05-19 10:21:05

  推荐语:话说都市文大扫荡之后,推荐都市小说似乎是一件不太合时宜的事,不过我这次推荐的可并非主流的都市言情种马文,而是一篇热血流的都市异能。

  

  说到都市异能,在老书虫的脑子第一时间浮现的,无不是《北平之战》,《屠龙者》,《隐杀》这类高大上。

  

  可这类红火的精品毕竟还是少数,多数的都市异能类小说都逃不过壮志未酬身先死的窘境,超过二十万字的都少,更别说几百万字的大口粮了。

  

  我推荐的这本《都市异能高手》,名字虽然‘主流’了一些,但因走的是无线端,尚可理解。

  

  故事的主题是围绕着一枚能赐予主角龙之九子能力的九龙钉开始的,这自然也是主角的金手指了。

  

  看到九龙钉,很多人会以为这本书属于都市玄幻或都市修真,但围绕主角身边的,却是一个充斥着超能者的世界。

  

  各种各样有关异能的故事在主角的周围发生,而因为拥有九龙钉,主角也拥有了掺和其中的能力,而九龙钉的秘密,也一层一层地被剥离出来。

  

  当然,这本书以目前的状态来看,还欠缺一些进入精品之列的实力,毕竟五十万字还没写到了,故事中的世界也仅仅只露出了冰山一角。

  

  不过作为干粮,它却绝对值得一看,毒点很少,虽然有女主,作者的注意力却并不在女主身上,男主噼里啪啦地热血搏杀才是主要看点。

  

  小说目前在一千零一页首发,是买断作品,所以也不用担心会太监哦。

  

  简介:

  

  从获得一枚神奇的耳钉开始,世界的面纱便被轻轻揭开。

  

  一心只想着考进好大学,找到好工作的越成功,因为一件件看不惯的不平,一股股忍不下的愤怒,逐渐地将自己拉入了最疯狂最激烈的神秘世界漩涡。

  

  财富、权势、美色、力量,一只只大手欲将越成功拉入毁灭的深渊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一切,只看他的选择。

  

  第一卷 凡人交响乐

  

  第一章 霉到尽头

  

  身后模拟考教室的大门噼啪一声关上,冷漠地不近一点人情,而越成功的心也被屋外的寒风吹得越发冰冷。

  

  天空阴沉沉的,大片的乌云笼罩在江城这座小县城的头顶,寒风呼啸作响,每一片被它刮动的枯叶都在不断地聒噪,似乎预示着一场暴雨马上就要来临。

  

  距离高考还剩30天,可越成功这最后一次模拟考的成绩只有,320分?

  

  “江海大学看来是没希望了,不知道江海建筑学院收不收这个分数,可我真的要去建筑工地搬砖?见鬼了!”

  

  满腹牢骚地在校园里乱走,越成功脑子里是一团乱麻,读书十余年,这还是他第一次产生烦恼的情绪。

  

  他也不知是该庆幸自己长大了,还是该埋怨自己高中三年没好好努力。

  

  “小伙子,有烟么?”身后突然伸来一只手,越成功下意识地就从书包里掏出一包二十元的黑松,然后递出一根。

  

  再然后,他的冷汗就哗啦一声全下来了。

  

  身后接烟的男人很帅,非常帅,就好像电视剧里的某个韩星走下来了一样。

  

  只是越成功现在的脑子里只有一件事,他还在学校里,能在学校里晃悠的,除了学生也就剩老师了。

  

  从这帅男人的年纪看,他毫无疑问是个老师,而越成功刚刚却向老师递出了一根烟,还是在学校里!

  

  ‘留校察看?开除学籍?这下可好,也不用为去哪家大学烦恼了,家里蹲大学将是不二之选。’

  

  “烟不错。”这是帅男人的第二句话,却让越成功从绝望中又生出一丝希望来。

  

  他小心翼翼地拿出打火机,为帅男人点上火后问道:“请问您是?”

  

  “我不是老师。”帅男人嘴一张就让越成功怒意上涌,他感觉自己被耍了,但下一秒,他瞪开的双眼又近乎谄媚地微眯起来。

  

  “我是新来的教导主任。”帅男人似笑非笑,深深地吸了口烟,然后吐成环状冉冉向上飘去。

  

  没有理会越成功的谄媚,帅男人在伸手在他肩膀上拍了两下后又道:

  

  “模拟考不尽如人意没关系,很快,它就不是问题了。

  

  不过到时,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不是问题?主任这么说的意思是?”越成功的双眼瞬间放出光来,完全没用脑子去思考这句话的合理性,以及对方最后一句话的意思。

  

  “呵呵,没到时间,还要等等,再等一下。”

  

  然而,就在越成功殷切的眼神中,帅男人主任却呵呵笑着越走越远,非常干脆地把他晾在了那里。

  

  “我X!”

  

  一分钟后,终于意识到被耍了的越成功,噼啪一声便把打火机砸在了地上,然而这一幕却恰好被他刚刚离开模拟教室的班主任给看到。

  

  “越成功!你和我到办公室来一趟!”

  

  班主任孔先的唠叨,在整个西江一中,那是可以称得上校宝的珍品。

  

  三点模拟考结束,而直到下午六点,越成功才得以摇着眩晕的脑袋步出校门,天上连月亮都冒出来了。

  

  “成功,你怎么老不成功?成功,你的补习怎么一点也不成功?成功,要怎么才能把你的成绩拉成功?成功,成功……,该死的,老爸这给我取得什么破名字!”

  

  两个多钟头的语言炸弹,越成功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快出问题了,以至于眼睛看东西都有点奇怪。

  

  奇怪?咦?眼花了?

  

  晃了晃脑袋,越成功看着不远处的一条小巷有些狐疑。

  

  要么是他眼花了,要么就是他确实看见了,有一个年轻男人,拿刀架着个少女跑了进去。

  

  思考了三十秒,越成功用新买的打火机给自己点上了一支烟,然后放下书包,将包带缠绕在手上,做成链锤的摸样,接着便冲了过去。

  

  第二章 还能更霉

  

  越成功并不能清楚地形容自己的行为算什么,正义感?抑或只是一时的热血冲动。

  

  他只知道在心底有一个声音正在对他怒吼,那个声音告诉他,他不能任由巷子中的事情发生,而且现在报警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漆黑的巷子尽头,隐约可以听见女孩求饶的呜咽和某个男人的剧烈喘息,越成功的拳头更紧了一些,脚步蹭蹭蹭便直奔喘息声而去。

  

  两团裹在一起的身影近了,阴暗中,他勉强分辨出了那个高个子的男人,不假思索地一书包抡了过去。

  

  书包里装着的是越成功准备用来作弊的课本,七八本叠在一起,足有十多斤重了,而且非常坚硬。

  

  砰!高个男人应声而倒,但被他抱住的女孩也跟着倒了下去。

  

  下意识地,越成功伸出手抓住了女孩,一把将她拽到身边,在乌云中漏出的月光下,女孩苍白的小脸上还残留着近乎绝望的表情。

  

  “赶紧走,朝人多的地方跑,记住报警!”越成功将女孩向身后推,自己则独自面对挣扎着正要爬起的持刀歹徒。

  

  再勇敢,越成功也只是个还没过十八岁生日的少年,而对方,却是个手持凶器的成年人。

  

  听着身后越跑越远的脚步声,他放下心的同时,也准备跑路了。

  

  有着学校八百米长跑亚军的成绩垫底,才是他叫女孩先跑的用意。

  

  扭了扭被书包砸过后酸痛的脖子,高个男人满脸狰狞地自言自语:“M的,真是阴沟里翻船,居然被个学生给闷了。”

  

  越成功可不管他自言自语些什么,见这男人没有追女孩的打算,他便小心翼翼地开始后退,准备趁人不备地跑掉。

  

  然而,当高个男人满口脏话地扔掉匕首,伸手向怀中掏去时,越成功的心口直接冰凉。

  

  他想过很多种可能,但绝不包括这种。

  

  什么勇气,什么谋略,在这一刻都烟消云散,越成功瞪圆了眼睛,撒开了脚丫,转身就跑。

  

  他从未想过会遭遇电影中的情节,而这一跑,也让他明白了两件事。

  

  第一件,人跑得再快,怎么也是跑不过子弹的。

  

  第二件,子弹打在身上,绝不是只会造成手指那么点大的伤口而已。

  

  枪响的声音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越成功猜想那人肯定在枪上装了消音器,他只听见‘啾’地一声,整个身子就不由自主地向前冲了一步。

  

  大片的血花在胸口绽放,越成功甚至可以看到有碎肉向远处溅去,那也不知道是自己的肌肉还是某些内脏器官。

  

  不过已经无所谓了,越成功半点也感觉不到中枪后的疼痛,他只是没了知觉,所有的力气似乎都从胸前的伤口跑了出去。

  

  眼前的世界天翻地覆,他甚至不知自己是何时倒在地上的,也不知道开枪的男人在何时离开。

  

  ‘为什么会这么倒霉?’

  

  思绪的尽头,越成功这样想着,而他视野中的一切,都在缓缓变作黑暗,他就要死了。

  

  就在这时,一双漆黑的皮鞋踩到了他的视线中,同时将他面朝上掀了过来。

  

  ‘骗子教导主任?’

  

  “我可不是骗子。”帅男人的嘴上还叼着越成功递给他的香烟,似乎越成功度过的三个钟头在他那只过了几分钟一般。

  

  “现在才是正确的时间,而你,幸运的小家伙,你也可以不用死,不用担心考试了。

  

  虽然你要付出的代价,是自由。”

  

  无暇去惊讶帅男人是怎么知道自己心底想法的,越成功下一秒就看到他从耳垂上扯下了一个什么东西,那因为疼痛而扭曲的面孔,直印进越成功的记忆里。

  

  那是一颗银白色的耳钉,看起来和路边摊上的一些便宜货并无分别,但直到它被按在自己的耳垂上时,越成功才知道它的不同凡响。

  

  “真TM痛啊!”怒喊声中,越成功赫然坐起,手中软软的触感让他一下没回过神来。

  

  软软的东西是被子,暖暖的感觉是因为他正躺在被子里。

  

  “我没死?”

  

  他用力地掐了一把大腿,钻心的痛让他确定了自己还活着的事实。

  

  “真的没死!可我是怎么回来的?”

  

  这里是越成功自己的房间,除了床铺外,一切都和他离开去上学时别无二致,就好像模拟考是今天一样。

  

  可墙头的日历却还是明确地告诉他,模拟考已经是昨天了,他320分的成绩没有半分改变的可能。

  

  好吧,这时候该考虑的问题不是考试,而是自己为什么中了枪却一点事也没有。

  

  胸口的枪伤几乎没有半点痕迹留下,若不是T恤破了个大洞,越成功连伤口在哪都找不到。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自己撞鬼了还是遇神了?这么不科学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虽然越成功的神经在平日里都非常粗大,但事涉生死,却容不得他自己糊弄过去了。

  

  他坐在床上拼命地回想,被枪击的前后很快就在他脑袋里重新浮现,而被击破胸口那一瞬间面对死亡时的恐惧,同样也窜了出来。

  

  顾不得擦去头顶的汗珠,越成功一下从床上跳起,跑到镜子前就去看自己的耳垂。

  

  他同时想起的,当然还有那个可能救了自己的帅男人,以及那男人按在自己耳垂上的那枚银白耳钉。

  

  镜子里的越成功面色苍白,在他的右耳垂上,银白耳钉闪闪发亮。

  

  第三章 没头脑的礼物

  

  “什么鬼东西?”越成功伸手去扯动耳钉,但耳垂虽然不会痛,却也扯不下来。

  

  “见鬼了!”他加了把力气,可怜的耳垂拉得就像弥勒佛一样,可耳钉还是纹丝不动,就像生生长在了上面一样。

  

  仔细看这耳钉,摸样虽普通,但凑近了,却能看见其表面上一层细细的鳞片,栩栩如生。

  

  好看归好看,可越成功怎么可能让一枚女性饰物挂在自个耳朵上,爹妈就不说了,让老师看见,那不是要把自己往十八层地狱更底下打么?!

  

  “成功,儿子啊,你出来下。”

  

  就在这时,房间外传来了老爸越清河的叫唤声,越成功无奈只能用头发稍稍遮了耳朵,穿好衣服就开门走了出去。

  

  房间到大厅的走廊七八米长,才走出房门,他就听见一个陌生女人正在说话。

  

  “请放心吧,我只是想了解一些情况,你们的儿子不会有任何事。”

  

  不会有任何事?这是谁?学校的老师吗?不是吧,模拟考试而已,要不要派人专门通知家长。

  

  越成功踩下的脚步当即就有些发软,但是祸躲不过,他硬着头皮还是走了过去。

  

  大厅越来越近,随着他视线的前移,一双穿着漆黑皮鞋的小脚落入他的眼里。

  

  “咦?”皮鞋很大众,但露出皮鞋外的脚踝却给越成功一种很清秀的感觉。

  

  学校里来了年轻老师?我怎么不知道。

  

  他更快地走了几步,女人脚踝上小腿也露了出来,只是被很素的蓝黑色长裤包裹着,看不出模样。

  

  再向前几步,浑圆的大腿让越成功又再心潮澎湃起来,他不由地加快速度直接走进了大厅。

  

  “臭小子,愣在那里做什么,警察同志有事要问你!”

  

  老爸的叫喊将越成功从臆想中拉了出来,到这时他才注意到女人的摸样表情,以及她身上穿着的衣物。

  

  女人很漂亮,眉目清丽,娃娃脸上带着一点婴儿肥,很有几分童颜XX的味道。

  

  不过女人的衣服却瞬间打散了越成功心头所有的绮念。

  

  那分明是套警服,这女人竟是警察?

  

  “你是警察?找我有事?”嘴上虽然不动声色地问着,他的心头却在不停地打鼓。

  

  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昨晚被他救了的女孩。

  

  会不会是女孩报的警?

  

  “我是江城县刑警大队的警员袁玲,这是我的证件。”

  

  女警非常严谨地先出示了自己的警员证,然后才稍稍露出一丝微笑开口道:

  

  “越成功同学,我需要你回答我几个问题。

  

  请放心,你不是嫌疑犯,只是为我们提供可能重要的线索,请你认真思考后回答。”

  

  越成功还没开口,他老爸越清河就先叫起来:

  

  “听到没有,有什么就回答什么,不要乱讲话,更不许说谎!”

  

  连连摆手,越成功赶紧回道:“没问题,没问题,我肯定有什么说什么。”

  

  “那就太好了。”袁玲一边说着一边从怀里掏出一张照片,递了过去。“请告诉我,你认识这个人么?”

  

  出乎越成功意料的,照片中的人并非他所救的女孩,又或是持刀的那个罪犯。

  

  那是个帅男人,是自称教导主任,之后又将耳钉硬按在他耳垂上的那个帅男人。

  

  “教导主任?”他下意识地回道,但马上他就想起这个男人的怪异,立刻接口道:

  

  “我在学校里第一次看见他,他说自己是新来的教导主任。”

  

  “教导主任?”袁玲皱了皱眉头。“你们学校的人事档案里,并没有这么一个教导主任。

  

  但是,你已经是第三个说他是教导主任的学生,他对你说过些什么?”

  

  说过些什么?越成功努力回忆起当时见到男人的场景,一点一滴重新浮上心头。

  

  第四章 女警的疑心

  

  越成功回忆道:“他说,模拟考以后不会是问题,这人是不是卖考题的?他被抓了?”

  

  “抱歉。”袁玲失望地收起照片,摇摇头道:“有关案件的细节我不能透露,但如果你能想起什么有用的线索的话,可以随时联系我。”

  

  说完,女警花就站起身来,将一张名片交到越成功手中后,便打算出门离去。

  

  但就在转身的那一刹那,袁玲的目光却闪动了一下,她似乎看见了什么。

  

  “你的耳钉,很漂亮……”

  

  ……………………

  

  女警花袁玲离开已经超过半小时,但越成功的脑海却还一直回放着她最后离开时的那句话,那是什么意思呢?那帅男人是犯了什么罪?而这枚耳钉,又到底有着什么古怪?

  

  他不由自主地再次向耳钉摸去,这次他已经知道了,耳钉没那么容易摘下来,所以只是轻轻地抚摸。

  

  当他无意识地摸过三次后,突然眼前一暗,他的房间竟然消失了。

  

  没天没地,漆黑为底,周围繁星闪耀,越成功几乎以为自己来到了宇宙的中心。

  

  只是那些繁星却并非死物,当他凝神看去时,九团光点竟不知何时窜到了他的身旁。

  

  九团不同颜色的光晕中,分别有九头怪物,它们的摸样有的像龙,有的像兽,有的像螺,有的像龟。

  

  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它们都长着一个似龙带角的脑袋。

  

  它们或狞笑、或深沉、或慈祥、或友善地将目光投向越成功。

  

  “欢迎你,九龙钉的新一代传人。”当一个悦耳动听却分辨不出男女的声音响起时,九团光晕便有八团消失不见,只留下了一头龙首蛇身的怪物。

  

  发觉自己也能说话的时候,越成功立刻问道:

  

  “九龙钉是什么?你又是谁?”

  

  “吾乃囚牛,龙生九子之一。”龙首蛇身兽答道。“九龙钉乃人祖伏羲铸造的神器,伏羲将吾等封入其中,命吾等将全能之力赋予神器的持有者。”

  

  “全能之力?那又是什么?”越成功就像好奇宝宝一样完全被囚牛的声音吸引住了,囚牛虽然长相恐怖,但和蔼的态度却让他没有升起丝毫害怕的情绪。

  

  囚牛耐心地解释道:“全能之力,是人类所具有的所有能力的集合,比如钟子期的琴技,王羲之的书法,吕布的武勇,诸葛孔明的智谋,这都是全能之力的一种。”

  

  “我能拥有它们?”

  

  “当然能,但不是同时。”囚牛摇动着硕大的脑袋道。“只要你想,你就能每天拥有一种能力,时间是三个小时。

  

  你使用过的能力,一个循环内不能再重复拥有,这个循环是九天。”

  

  越成功继续问道:“我怎么做才能得到能力?”

  

  “在你需要的时候抚摸神器。”囚牛的声音渐行渐远,它的身很快影消失了,熟悉的房间重新出现在越成功眼前。

  

  搞什么?骗人的吧?怎么和神话故事差不多,这种东西居然真的存在于现实当中么?

  

  越成功满脑袋的问号却得不到解答,而且最重要的问题也没从囚牛那里得到答案,那就是帅男人在给他耳钉之前说的话,‘代价是自由。’

  

  脑子里各种纷杂的念头也不知转了多久,突然老爸越清河敲了敲房间的门就进来了。

  

  “成功啊,老爸跟你商量件事。”

  

  “啥事?”被老爸谄媚的笑容逼回现实的越成功,警惕地问道。

  

  越清河直接坐到了越成功身边,笑容不减道:

  

  “就是那个,你老妈不愿意去,所以……”

  

  “什么老妈不愿意去?”老爸模糊的说法让越成功摸不着头脑,不过想起前几天他们两人拌嘴的内容,越成功顿时明白了老爸要商量什么。

  

  “你说你那个家族聚会?老妈不去就不去呗,你也别去就是了,一帮子势利眼有什么好聚的。”

  

  越清河的脸色一下尴尬起来,显然是想起了去年带老婆去后,遭遇的不愉快。

  

  “啧,别这么说,好歹都是你的长辈,而且势利眼不也就那几个嘛,不理他们就是。”

  

  眨巴眨巴眼,越成功好容易才听懂了老爸的意思,惊道:

  

  “老妈不去,你就想带我去?不去!”

  

  见阴谋败露,越清河立刻一改谄媚,满脸‘阴森’道:

  

  “我治不了老婆,还治不了你个小兔崽子。

  

  不去?不去不行,敢不去,下个月零花钱就是零蛋!”

  

  第五章 赌约

  

  在老爸赤、裸裸的经济‘制裁’威胁下,越成功只能妥协,无奈地洗澡换衣服后,便随着老爸,在老妈的白眼中,出门搭公交,经过两小时的折腾,到达了越家家族聚会包场的金贵大饭店。

  

  饭店的装潢很豪华,排场也挺大,门口一溜八个迎宾小姐,看到有人进入便鞠躬欢迎。

  

  进了里间,大厅和各个包厢里早就坐满了人,到这里,越成功就要老爸分开了,因为老爸毕竟还是家族里的直系一脉,有自己的位子。

  

  而小家伙们,又按大概的岁数算成了几组位子,和各家的女眷全都分到了大厅。

  

  对这种安排,越成功完全抱着无所谓的态度,任凭酒店服务员看着名单把他带到指定位置,旁边则是一圈完全不认识,也没想过要去认识的亲戚小孩。

  

  可麻烦这东西,你不惹它,它却会经常自己找上门来。

  

  “越成功?你怎么也来了。”

  

  身后清丽的女音顿时让越成功有种想翻白眼的冲动,女孩是他大伯的孙女越瑶,但那是辈分,女孩的岁数却是比他大了两岁。

  

  典型的辈分高岁数小的结果就是,越瑶从不会真的叫他叔叔,甚至连弟弟也不叫,直接就是叫名字,听着就让人非常不舒服。

  

  被‘侄女’这么叫,越成功自然没有搭理的兴趣,权当听不见,自顾自地喝手边的饮料。

  

  见他的反应,越瑶也没有再上去攀谈的意思,自顾自地和其他几个簇拥着她的堂姐妹去了另一张桌。

  

  不过话说回来,越瑶长得倒是挺漂亮,刚刚二十,面红齿白,少女的青涩气息中还夹带了一丝成熟的味道。

  

  犹如熟透的苹果,叫人看了就想咬上一口。

  

  ‘也不知这颗好看的果子,以后会被哪只野狗叼了去。’

  

  瞥了一眼越瑶的背影,胡思乱想中的越成功却没注意到,越清河正被一个年纪和他差不多的中年人拉出了包厢。

  

  “那就是成功吧,几年没见长这么大个了,你见过瑶瑶了没?瑶瑶,过来下。”

  

  越成功被这一声叫唤惊了一跳,回头一看,那不是自己的辈分上大哥,越瑶的爸爸越海潮么。

  

  看他一副西装笔挺的成功人士摸样,最近的建筑装潢生意肯定是做得风生水起,相较起来,越成功的老爸确实平庸了些,这么多年了,也只混到个资深教师。

  

  可再平庸也是自己老爸,看到老爸被矮自己一辈的侄子拉来拉去,越成功的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

  

  被叫了两声,越瑶不情不愿地走了过来,然后被她老爸笑呵呵地拍了两下。

  

  “我这闺女,去年考上了江海大学,这可是全国数得上的名牌学校。

  

  她成绩很不错的,要不要给你家的小的补补课,还有一个月就高考了,他的成绩听说可不是太好啊。”

  

  当着资深教师的面,说要给人家儿子补课,这简直就是当着别人面打脸,越成功双眼一瞪,当即就想站起来发作。

  

  可越清河使劲压了压自己儿子的肩膀,没让他真站起来。

  

  “我看不用了,上哪的大学还不都是一样,小孩开心就行,不用麻烦你家瑶瑶了。”

  

  哈哈大笑着,越海潮打断了越清河的话道:

  

  “那怎么行,大学可是年轻人进入社会前的最后一站,不选个好学校,对他以后的成长可是很不利啊……”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越海潮这个连高中都没毕业的大商人,在越成功的教师老爸面前嘀嘀咕咕了至少五分钟,听得越成功是后槽牙咬得咔咔响,脑门上更是青筋暴出。

  

  “不就是江海大学么,我考给你看!”

  

  越成功憋不住地大吼了一声,这下不单是越海潮和他老爸,就连大厅里其他亲戚们也纷纷将视线转了过来。

  

  越海潮最先反应过来,带着笑意问道:

  

  “成功说的是江海大学?不是江海科技大学?”

  

  江海科技大学只不过是所三流的野鸡大学,两字之差,差之毫厘,却失之千里了。

  

  越成功不顾老爸焦急的神色冷声道:“江海大学,不是江海科技大学,大哥放心,这几个字我还不会念错。”

  

  “好。”越海潮不怒反喜,拍着手道:“成功很有志气,清河啊,如果你家成功真的考上江海大学,我越海潮就在九天大厦摆一百桌宴席,为他庆功。”

  

  “记着你的宴席。”越成功冷哼一声,没再说话,转身向厕所走去。

  

  “期中就那点分,还想考江海大学,笑死人。”

  

  经过越瑶的时候,他分明听见女孩不屑的低笑,这让他更是恼怒,两手的指甲几乎都要掐进了肉里。

  

  第六章 非凡人生

  

  一顿饭吃得越成功是郁闷无比,回家路上即便有老爸的安慰,他还是愤怒且沮丧。

  

  自家人知自家事,他的成绩就算考江海科技大学也只是勉勉强强,想考上江海大学?不在原本的成绩上拉升个八十分出来,根本就没半点可能。

  

  估计也是因为如此,越海潮才敢投下这么大的赌注吧。

  

  “M的,考不上也得考上。”站在房间内的镜子前,越成功赤红着双眼对自己发誓。

  

  就这么盯着镜子里的自己一小会,他不由得又注意到了耳垂上银白色的耳钉。

  

  ‘你真的那么神么?’抚摸着耳钉,他在心头问着自己,可答案显然是不会自己冒出来的。

  

  闭目思考了片刻,越成功终于决定要在今晚实验一下耳钉的真正功效,如果能在高考时用上它,那简直就是救世主一般了。

  

  可要怎么实验呢?

  

  在屋里前后晃悠了近半小时,他的脑子里终于冒出了一个名词来,酒吧。

  

  对一个青春期少年来说,酒吧绝对是一个属于禁忌,却又份外引人热血沸腾的词汇。

  

  摇滚、斗殴、地痞、黑.道,与这些相比,酒吧里的酒水倒是可以忽略不计了。

  

  对这种娱乐场所,越成功早就跃跃欲试地想去开开眼界,这一次不管是什么在驱动,他都决定要实现一次自己的愿望了。

  

  说走就走,这便是冒险的真正态度。

  

  夜空中早挂满了无数繁星,9点40分,一贯早睡的老爸老妈差不多都进入梦乡,正是越成功偷溜出家门的大好时机。

  

  换上一套勉强算是成人服饰的小西装,揣上几百块压岁钱,他便一路窜到了炫舞青春。

  

  炫舞青春,这是间越成功不多常识里知道的唯一一家正规酒吧,消费昂贵,品味高档,同时几乎没有任何的违禁品混杂其中。

  

  不过这都是他从有钱的同学口里听说的,具体如何,他一无所知。

  

  不过怎样都没关系,九龙钉不是有全能之力么,那么让他酒吧中如鱼得水应该也不会很困难吧。

  

  深夜十点,这个时间正是酒吧的营业巅峰,酒吧华丽的门前已经聚集了不少的年轻女孩。

  

  她们都是些想进酒吧狂欢,却又囊中羞涩的未成年少女。

  

  她们中最大的那个,越成功甚至都认出了那是和自己同年级的学校同学。

  

  打电话给学校么?他摇了摇头,自甘堕落的女孩他能管得了几个呢?既然不熟,也就当做不认识了吧。

  

  看着酒吧的大门,越成功只感觉自己的双脚一阵阵发软,呼吸也急促地厉害,不知不觉地,他的手指摸在了右侧的耳垂上。

  

  ‘椒图。’

  

  心底的愿望似乎化成了实质般在他耳边奏响,那是一个低沉且颇具磁性的嗓音,瞬间便驱除了越成功心底所有的惶恐和紧张。

  

  他的呼吸很快平稳下来,整个脑子一片通明,仿佛自己已经不是自己一般,行动间充斥着自信和洒脱走向酒吧。

  

  椒图,龙生第五子,性好华美,世间凡与艺术本身有关的事情,它都了若指掌。

  

  ‘椒图’的力量就像只大手一样在引导着他的动作。

  

  引导着他要腰身挺直,引导着他要目不斜视,引导着他要不拘言笑。

  

  没有人怀疑他的年龄,自然也没有人阻挡他进入,交过费用后,新鲜刺激的酒吧世界便展现在他眼前。

  

  憋闷在固定的空间里烟草气混杂着廉价香水的味道,一股脑涌进越成功对酒吧第一印象里,说实在的,这印象并不太好。

  

  至于酒吧最关键的东西,酒,倒是随处可见。

  

  举瓶畅饮的人喝的是啤酒,交杯闲谈的人喝的是红酒,而你来我去的男女,洋酒则是他们必不可少的选择。

  

  看着琳琅满目的上百种酒精饮料,越成功的脑子虽是一片迷茫,但他的视线却分外清晰。

  

  在他视线中各种原本不知其名的物件,全都好似加了产品说明一样让他看得一清二楚。

  

  不单是有好有差,或者掺了水的各种名酒,就连酒客们的穿着,甚至酒吧里的装潢,他都能瞬间知道其名字以及产地。

  

  无论正品还是仿冒品,他一眼过去全都能看得明明白白,简直就像是电影里的超级电子眼。

  

  比如刚刚从他身边走过去的一个胖子和他的女伴,胖子看上去很有钱,女人也很漂亮。

  

  然而胖子的‘阿玛尼’西装却是价值不到300元的仿制品,裤子皮鞋也都是像模像样的便宜货;不过女人和他也挺配,露出几乎有二分之一的大胸是硅胶的,浑圆挺翘的臀部用的也是同样材料,两人半斤八两。

  

  越成功当即就咧嘴想笑,但还是拼命地忍住了,他觉得这太有趣了,忍不住就想找另一个衣冠禽兽的家伙来娱乐一番。

  

  然而视线绕过半个酒吧,一张靠墙圆桌上坐着两个身影,让他的笑容瞬间凝固。




【微社区】请点击原文链接参与本话题的讨论

————————————————————————————————————————————————————————————————

爱网文,知闲话,龙的天空,你我的网上家园。iww.lkong.cn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