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初遇小兰---长篇能源题材科幻小说《极能》连载之十八

月牙铲 2019-09-17 08:09:47


    次见到小兰,是在村西头的电线杆上。

  “你是四大叔的徒弟吗?”

  鬼谷肖朝下看,一个梳着麻花辫子的女孩儿,身着小碎花衬衣,怯生生地看着电线杆上的鬼谷肖。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鬼谷肖其实听见了,他只是觉得这女孩儿的声音好听,想多听几次。

  “你是四大叔的徒弟吗?”声音高了几度。

  鬼谷肖还是装作听不见,踩着脚扣,三下五去二下来了。脱下脚扣,站到女孩儿的面前,这一看不要紧,女孩儿的脸绯红。

  四目对视时,鬼谷肖迅速把视线闪开,他分明感到一股灼热上了脸。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有事吗?”

  “我爸的水泵抽不上水,让我来找四大叔,四大叔说你在这里。”

  “哦,没看我正在忙吗?”

  女孩儿转身,跑了。

  一个人探出半个身子,自远处来,是四舅。看到鬼谷肖还在这里,吃惊地说:“你怎么没去村长家修水泵吗?我让小兰直接来找你的。”

  “小兰?村长的女儿?”

  “对,你快去吧。”

  村长家住在村的最前面一排的中间,出门便是一口水塘,被人称为“门口塘”。光着膀子,赤脚上满是泥的人,就是村长,他右手操起一把锄头,在水泵上敲打,一边敲打,一边说:“怎么就不出水呢?怎么就不出水呢?”

  看到来了一个小伙儿,大声嚷道:“小鬼,快来看看,这个把戏怎么搞的?不出水。”

  走到跟前,鬼谷肖闻到村长身上一股汗味儿,和着泥浆味,有点像泥鳅,在泥塘仅有一点的水中的那种味道,泥土,是腥味的。

  “爹,这娃不听话,喊了都不来。”清脆的声音响亮地摔了过来,像一耳光打在鬼谷肖的脸上,这个女娃子居然恶人先告状。要不是喊爹,怎么都不可能联想到,这么靓的女娃是村长家的女儿,人们说的破窑出好瓦,还真是的。

  村长听了,也不动声色,半晌,点上一支烟,吧嗒吧嗒地大口抽起来,白色的烟外皮上,几个泥指头印,十分明显。眯着眼睛,斜着看看鬼谷肖,漫不经心地说:“就你,能修好水泵?老四瞎了眼吗?”

  鬼谷肖可不是好惹的,想一走了之,凭什么帮他修水泵,自己又不是真的村电工,一分钱工资不拿,还贴上自己的时间,要不是这破水泵,他早就翘着二郎腿,躺在沙发上,哼着小曲。

  村长斜着眼睛看自己的样子,让鬼谷肖心里的火噌地窜上头,头发根根竖立,这老头子有啥能耐,这么瞧不起人,心想,我今儿偏要让他尝尝厉害。

  围着水泵走一圈,鬼谷肖就嗅到里头散发出电的味道,说不上来是一种什么样的味道,有点像小时候坐在摇篮里,看见的塑料玩具上的那种气味。闭上眼睛,他顺着水泵的电线,感受这种味道,突然,在一个地方,他停住,用手一指说:“这里切开,断了。”

  “你看都没看,闭上眼睛,一拍脑袋,就想让我把这根线切开?”村长根本就不相信这小子,嘴上无毛,办事不牢的教训,让村长认为这是小孩胡闹。

  “你爱切不切。”撂下一句话,鬼谷肖转身就走。村长半信半疑地看着地上的水泵,也不动手,蹲下来,吧嗒吧嗒抽水烟。

  在一处土房子拐角处,鬼谷肖看见小兰,正在乐呵呵地看着自己。他想看小兰的眼睛,可是,一旦遇到那眼神,鬼谷肖迅速将眼睛闪开,仿佛有电,直接贯通到心里。

  “修好了吗?”

  “修,修,修好了,哦,没有,没有。”

  “到底是修好了,还是没修好?你怎么啦,喝酒了?”

  鬼谷肖一会儿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一会儿朝远处看,就是不看小兰的眼睛。他的手一会儿放在口袋里,一会儿搓衣角,就是不知道怎么放才合适,他甚至忘记了,以前自己的双手是怎么放的。

  “你可真有本事,一下子就修好了水泵,我爹愁死了。”

  鬼谷肖没有接话,并不是没话可说,只是不知道村长有没有听自己的,水泵是不是已经好了。转身,他又走到村长身边,拿起一把电工刀,割开坏的位置,果然,两根线碰到一起,短路了。

  他拨开两根线,分别用防水胶布缠好,绑在近处的边沿上,通上电,一推电闸,水泵转动,白花花的水,从黑色的橡胶管子里喷薄出来,洒在绿油油的秧田里。

  小兰的眼睛亮了,盯着鬼谷肖看,看得鬼谷肖都不好意思了,村长乐呵呵地说:“城里的小子就是行,你四舅退休后,你接手村电工吧。”

  “这......”

  “这什么这,就这么定了。”




万卷书    万里路 

简单  专注  友好






更多精彩:点我


苹果用户鼓励赞赏点下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