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园】悦读:打赌/周跃辉

逍遥园 2018-04-15 10:29:47

打  赌(小小说)

周跃辉

从矿区到县城的班车半个小时开一趟,但上万人的矿区,每天往返县城的人特别多,所以班车一直以来都很挤,而且治安状况也不好,靠车吃饭的扒手特别多。我和强仔凭着身强力壮好不容易才挤上了车。

车开不久,售票员开始售票。我掏出钱来准备买票,强仔把我伸出的手按了下来,低声对我说:“莫急。平时我常跟你说如今社会风气不正你不相信,今天我跟你打个赌,我们今天坐车不要买票,如果哪个输了,到了县城就哪个请客,怎样?”

我不知道这小子要搞什么名堂,只好把掏出来的钱又塞进了袋里,心里想着不买票坐车,一会看你这小子怎么过得了售票员这关。

强仔把上车前在书摊上买的一本杂志塞到我的手里说:“给,你把杂志拿在手里,姿式稍为放高一些,一切都看我的。”他边说边把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搭在左手弯里。“我们演一曲扒手赖票的戏,看这个售票员敢不敢找我们要票。”又抽出一支香烟叼在嘴里,双目傲视一切地望着车厢顶。

“同志,请买票!”卖票的是个和颜悦色的姑娘。对她的招呼,强仔好象没听见似的,依然将头望着车厢顶,口里不停地向外吐着烟圈。

“同志,你们到哪里,请买票!”售票员第二次催促了,我有些待不住了,便拽了拽强仔的衣角。

“叫什么叫!过会再买!”强仔没好气地把售票员顶了回去。

“过会,要过多久?”售票员不依不挠地继续追问。

“多久?等哥们搞到钱再说。”

“什么时候才有钱?没钱就别坐车吗!”售票员有点不耐烦了,音调也明显放高了。

“少啰嗦,没见哥们正忙着吗!”强仔边说边用食指和中指夹了夹,“把哥们惹翻了有你的好看!”

售票员一下明白遇上什么人了,便再也不敢吱声,更不敢要我们买票了。旁边的乘客见状也象躲瘟神似的躲开了,没有哪一个敢站出来吱半句声。

我再也坐不住了,车一到站,我往售票员手里塞了十元钱,赶忙拖着强仔象贼一样地逃了下去。

强仔拍着我的肩膀说:“哥们,怎么样,这回你相信了吧?”

我无言以对,环视着周围这熙熙攘攘的人群,心里忽然有了一种悲哀的感觉……




作者简介 

   周跃辉,湖南邵东人。1978年12月参加煤矿工作。在原涟邵矿务局担任过井下采煤工,宣传干事,办公室秘书、副主任、主任,基层党委书记、工会主席等职务。1983年开始从事文学创作,先后在《中国煤炭报》、《湖南工人报》、《涟邵工人报》、《涟邵文艺》、《湘煤集团报》等报刊发表新闻、散文、小说、摄影等作品数百篇。参与编辑有《涟邵文艺》、《家园》、《年轮》、《红色颂歌》、《承脉》、《心声》等涟邵企业文化丛书,2015年12月出版首部个人文学作品专集《燃情岁月》。




Hello,伙伴们,请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吧!

总第44期

欢迎投稿,敬请关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