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花都的寂寞爱情 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最热言情美文 2018-11-13 07:46:39

第一章 差点被爸爸强了

《花都的寂寞爱情》全文已出。

阅读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玉玉小说,回复小说名字 花都的寂寞爱情 即可阅读全文。

半夜里,我紧绷的身体突然感觉有人触碰,吓得我感觉睁开眼睛,没想到却看见我爸趴在我身上,一只手已经沿着我的腰部钻进了睡衣里面。


看到我醒了,他的嘴角向两边咧开了一个可怕的弧度,发了狂似的开始撕扯起我的睡衣来,大嘴不住的往我的脸上嘴上落下来。皮肤上瞬间泛起恶心,我惊恐的大叫起来,“你在干什么!爸爸!你醒醒……我是春归啊……”

我开始大哭起来,一遍一遍地喊叫着我爸的名字,希望他能清醒过来。

但是他喝醉了,醉酒的人都是有一身蛮力的,我那点微弱的反抗完全没有起到什么作用,我听到他嘴里嘟嘟囔囔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爸爸……你醒醒!!”我的声音因为害怕而颤抖。我一直不喜欢他,我知道他也厌恶我,但叫了那么多年的爸爸,我除了求他没有别的办法。

“谁他妈是你爸爸!”他好像终于听到了我在叫他,骂骂咧咧的说道:“你是你妈那个**不知道和谁生下来的野种!”

我一下子蒙了,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直到他又开始撕扯起我的衣服,我才反应过来,当即狠狠地一口咬在他的手腕上。

他痛极了,反手一巴掌呼在我的脸上,我的脸被打偏到一边,脸上火辣辣的疼,耳朵也嗡声作响。

疼痛大概就是从这一刻开始的,后来永无止境。

绵绵不绝的咒骂声含含糊糊的传进我的耳中:“这是你妈他妈欠我的!我帮她白养了那么久的女儿,是时候拿点报酬了!”

我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撕扯坏了,破布似的盖在身上,他的手胡乱的在我身上游走,开始脱我的裤子,我一反抗,一巴掌就落到了脸上。

付国强当即发了狠地挥着拳头,一拳一拳往我身上、脸上砸去。

疼痛蔓延……

鲜血淋漓……

我无力反抗,也不再反抗,像个破布娃娃一样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这是第一次,我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就在这个时候,卧室的房门被人一脚踹了开来,我看到我的后妈,顾雪。

今天是顾雪嫁进来我家的第一天,我爸却在新婚之夜闯进我的房间,作为一个新嫁妇,她一定气的也想上来打死我。

算了算了,反正都放弃挣扎了,两个人一起打,还能帮助我更快的从这痛苦的世上解脱。

我绝望的闭上了眼睛,静静等待死亡的降临。

可就在这时,我身上的重量却突然消失了。我睁开眼睛,看见顾雪正拉着我爸,不让他继续打我。

顾雪说:“好了付国强,别再打了,闹出人命来对谁都不好。你要是真气,倒不如换一种方法,从她身上捞回来,这样把人打死,气是出了,你什么好都没剩。”

“呸,一个臭**生的女人,除了给老子上,还能怎么捞?”付国强骂骂咧咧的,并不信她。

顾雪拉着他,柔声劝道:“你女儿是个美人胚子,这模样要是放在东莞打工,一个月可起码能赚两万呢。”

顾雪说话的时候带着一股娇媚,是个男人看了都会有一种怜惜她的感觉。我不懂她说的东莞是干嘛的,也不懂一月赚两万是什么概念。我只知道,这个我原本害怕不已的女人,现在是我的救命恩人,甚至以后还会带着我出去赚大钱,摆脱我爸的魔掌。

付国强停下手了。他因为醉酒瘫软的身子突然站正,眼神浑浊地上下打量我。

我后怕地缩进床脚,瑟瑟地看着顾雪,希望她能继续为我说好话。

我爸打了个酒嗝,偏过头看着顾雪不可置信地问道:“一个月能挣两万?”

顾雪看了我一眼果断点了点头,这让我爸很兴奋,他搓了搓手贪婪地看着我的脸。

门外的吵闹声越来越大,我爸慌张地看向顾雪。

第二章 初到东莞

《花都的寂寞爱情》全文已出。

阅读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玉玉小说,回复小说名字 花都的寂寞爱情 即可阅读全文。

家里争吵打斗的动静那么大,终于引来了村里的人,还有一堆穿着警服的警察,他们打量着满地的狼藉,看到我衣衫褴褛地缩在床脚、还有红着脸的我爸也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这样的事情在这么封闭的乡村里发生过不止一回了,警察来了也只是随便的就结了案。

闭塞的村子里,像是谁家的女儿不是亲生的,谁爸爸受了刺激要**自己女儿这样的事情,传的格外快。

我不敢出门,我怕那些人看我的眼神。

那些日子里我一直赖着顾雪,我只知道在我爸要**我的时候,是她来帮我的,用一句话拦住了我爸,她对于我来说是个好人。

后来传出消息,我爸被判了十年的有期徒刑,而我,从顾雪来到我家后的第二天起,变成了半个孤儿。出了这样的事情,没有人愿意养我,每一个人都觉得晦气,平日里笑脸对我的大娘和婶婶,见了我就像躲瘟疫一样,绕得远远的。

所以在顾雪问我愿不愿意跟她走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点头了。

我问她东莞是什么地方,顾雪说这是个好地方,在那里我可以吃喝不愁,也不会受到别人的歧视。

她隔天就收拾好了行李,连带我的裹成两大包,我就这样顺从地跟着她走了。

坐在去往城市的大巴车上,我看着车窗外黄土飞扬的道路,努力忘掉车上拥挤的人群散发出的难闻气味。胃里一阵翻腾,我紧紧地咬住嘴唇,不发出一点点声音,我怕我一张嘴,就会把胃里的东西都吐出来。

车子颠簸行驶了不知道多久,直到天一点一点开始暗了下来,我几乎快要在车上睡着的时候,顾雪叫我下了车,车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空荡荡的。

这是我第一次进入东莞这座城市,刚下过雨,细密的灯光打在夜晚凹凸不平的街道上,我一直记得那天晚上很冷,我无措又强装镇定地跟在顾雪身后,一个个卷着大波浪的女人妖冶地站在街口,烟雾缭绕间大红唇亮得我心慌。

来接我们的是一个胖胖的男人,身上穿着一件油腻的背心,脖子上挂着一条粗粗的金项链,脸上的横肉多的几乎要溢出来。

他看我的目光像那晚的我爸,我觉得恶心。但是顾雪像是没有感觉似得,热情地走到男人面前,挽着男人的手臂,有意无意的拿着胸脯蹭着男人的手臂,有些娇嗔地说道:“启东,等急了吧?那地方路太远,我们坐了一天的车。”

我呆呆地愣在原地,对于顾雪突如其来的动作十分茫然,顾雪算是我的后妈,但这个男人是怎么回事?

我摇了摇头不再想。

“走吧。”那个被顾雪称作启东的男人,抽出了手臂,有些冷淡地说道。

我扯了扯顾雪的衣角,怯怯地问她:“这个男人是谁?”

顾雪笑着跟我说,他叫朱启东,以后就是养我们的人。有了他,我们就能吃喝不愁。

我虽然不懂,但也点了点头,顾雪是我唯一的依靠,她说的就是对的。

这一带是东莞剩余不多还没被开发的贫民窟,住着最贫最贱的一群人。

我住进了其中一间平房,晚上躺在有些发霉的小床上,我怎么也睡不着,这种几乎要深陷在床铺的窒息感让我很不舒服。

我想家里那张有些硬的木板床。

坐了一整天的车,整个人累得狠了,脑子里乱糟糟的一片。

半夜里,我隐约听到有什么动静,立刻睁开了眼睛。那晚之后,我再也不敢睡得太沉。

女人压抑而痛苦的声音一阵阵传到我耳边,丝毫没有刻意掩饰的意味。我随手披上外套,颤着手拿上了桌上放着的烟灰缸,赤着脚往门口走去。

离那房间越近,女人痛苦的呻吟声就越大,期间夹杂着男人几句不堪的咒骂声,还有粗重的喘息声。

我的身体开始不自觉地微微颤抖起来,我隐约能够猜到那扇门的后面正在发生什么。那晚的丑事就像是一次性启蒙,从一开始就埋下了丑恶的种子。

但是我的手还是控制不住推开了那扇紧闭着的房门。

借着走廊微弱的灯光,我探过头小心翼翼地往里看。

朱启东赤身裸体的压在顾雪身上,缓慢地律动着,他身上肥肉随着他的动作慢慢地晃动着,像是快要滴落下来。他的身材太过庞大以至于我几乎看不到顾雪的人,只能看到顾雪那双涂着鲜红指甲油的双手,无力地紧拽着床单。

朱启东像是一个吃人的怪物一样,喉咙里发出“呼哧,呼哧”的喘气声,将一个女人吞吃入腹。

胃里一阵绞痛,我捂着肚子压下涌上来的恶心和尖叫。

我想起那天夜里,我爸趴在我的身上,他的手抚过我的皮肤,我拼命喊叫,拼命挣扎,却怎么也挣脱不开,那手上的粗糙老茧带来的刺痛感好像还残留在身上,怎么洗也洗不掉。

《花都的寂寞爱情》全文已出。

阅读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玉玉小说,回复小说名字 花都的寂寞爱情 即可阅读全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