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家太空诊所里把自己玩死,我们概不负责 | 科幻小说

不存在 2018-03-12 08:06:44

编者按:在小说创作中,作者通常是唯一全知全能的“神”,任意安排笔下角色的喜怒哀乐。这篇小说却采用了类似游戏脚本的独特方式,根据你的选择,会通向不同的未来。

但未来或许并不像你想的那么好……

一个满是外星患者的空间站诊所,有可怕/任性的治疗风格,但附近并没有其他诊所。好了,该是做出选择的时候了。

* 本篇小说约3367字,阅读大约花费10分钟。

欢迎来到行星中继站医疗诊所 | 

距离上一位患者死亡时间:0小时 

作者 | 卡罗琳·M·尤阿希姆

译 | 耿辉

A. 上班路上,你抄近道经过无土栽培车间,发现西红柿植株上布满了小爬虫,它们看上去就像迷你甲壳虫。其中一只跳上你的腿,于是你伸手把它掸掉。它咬了你的手,伤口附近肿胀发紫。

你沿着一条长长的金属通道跑向医疗诊所。虽然在虚构的空间站里违背物理定律的人造重力惊人的常见,但你还是对它心怀感激。诊所门口的牌子上写着“距离上一位病人的死亡时间:”当前的数字是0小时。如果你还想进这家诊所,前往C;如果你想去别处看病,前往B。

B. 你处在土星和天王星中间的一座轨道中继站上,这里没有别的医疗机构。前往C。

你为什么还在读这段话?你应该前往C。你确定不去那家诊所?不想?好吧,你回到住处,在数据库中查询肿起的红斑疹该如何治疗,现在症状已经蔓延到你的整条手臂。大多数搜索到的条目都推荐截肢。疹子看起来相当严重,你还是应该前往C。不过如果你彻底拒绝去那家诊所,就前往Z,在恐怖和痛苦中死去。

▲ 来源:Atomic Yam

C. 在诊所里边,扬声器播放着一条信息:“欢迎来到行星中继站医疗诊所,请在签到板上签名,病人按照到达顺序看病。如果情况紧急,那很抱歉——你可能要玩儿完了。目前的等待时间是六小时。”这条信息用几十种不同的语言不停地循环播放。

签到板上覆盖着绿色的粘液,可能是土星鼻涕猴留下的。它们是相当粗鲁的生物,总是感到饥饿,还特别喜怒无常。你用衬衫袖子擦掉粘液,写好自己的信息。写字板用高兴的声音叽叽喳喳地说:“你是283号,如果离开候诊室,你将被排到最后。如果你的身体状态不适合在候诊室长时间等待,你可以申请移动担架并在我们的附属房间等候。移动担架当前的等待时间是四小时。”

如果你决定在候诊室等待,前往D;如果你申请移动担架,还是前往D,因为你没有机会申请成功。

D. 你把签到板递给等在后边的病人,一名来自殖民矿区的塔曼德太空蜘蛛。递出去时,你发现签到板正在打印回执,打印机的声音触发了太空蜘蛛的捕食本能,它一口吃掉了签到板。

“患者们请注意!写字板已经遗失。患者将根据到达顺序就诊,请按照回执上的号码排好队。如果没有回执,你需要等新的签到板准备好再签到。”

如果你等待新的写字板,回到C。如果你聪明到能发现回到C将导致情节进入死循环,那就前往E。

▲ 来源:Mass Effect

E. 你没有排队等候,而是利用候诊室里的混乱直接来到护士站要求就诊。护士站有两名护士,分别是一名疲惫的人类和一只天王星渡渡鸟。渡渡鸟的体型大约是你的两倍,身上覆盖着深棕色的皮毛,说一种只包含有字母d,t,b,p和o的语言。如果你跟人类护士讲话,前往F;如果你跟来自天王星的棕色大渡渡鸟讲话,前往G。还有,别在那儿傻笑了。天王星的发音类似“小便”而不是“你的肛门”。

F. 人类护士看了你胳膊上吓人的红疹子,要求你回到住处把自己隔离。如果你接受这个建议,回到B。你注意到这个故事里所有的循环吗?这些循环模拟了让你获得治疗的尝试全都白搭的情况。还傻站着干嘛?快回到B。下次来到护士站记得选那位非人类的护士。

G. 你来到天王星护士跟前,胡乱说了一些以“oo”结尾的单词,这是你能说出的最接近渡渡鸟的语言。坦白地说,这种尝试有点无礼。渡渡鸟是比人类更古老的文明,拥有浸淫复杂异星文化的微妙语言。你为什么会觉得一组随机的以“oo”结尾的单词能传达含义呢?

谢天谢地,这位护士没理会你对它们语言明目张胆的嘲讽。于是你伸出胳膊,指向上面的红疹子。它一口咬掉了你的整条胳膊,高酸性的唾液灼烧着伤口。疹子消失了,如果你觉得自己已经痊愈,前往Y;如果你呆在诊所,希望安装假肢,前往H。

H. 你来到人类护士跟前询问可用的假肢。他递给你一沓表格让你填写,足有二十四张,可渡渡鸟吃掉了你通常用来写字的那只手。如果你用剩下的这只手填写全部表格,前往I;如果你只填写最上边的一张表格,其他都不填,并希望没人能发现,前往I。

I. 护士接过你填好的表格,把它们塞进一个文件夹。他领着你通过走廊来到一间检查室,里面摆满了各类注射器和解剖工具。“脱光衣服,套上手术服。”护士指示,“很快会有人来给你检查。”如果你按照护士说的做,前往J;如果你不脱衣服,前往K。

J. 检查室很冷,手术服小了三号而且还像纸一样薄。你坐下去,却发现检查台上铺的纸巾没有更换,上面布满了类似迷你甲虫的小爬虫。坐下去这个决定又让你的屁股挨咬。如果你尖叫着跳起来,掸掉光裸皮肤上的虫子,前往L;如果你冷静地掸掉虫子,然后大喊着让人来清理房间,前往L。

K. 三个小时后,医生来了。看到她是一名人类你也感到放心。你问她能否给你安装一条假肢。她咕哝着资源分配表格之类的东西拒绝并离开。如果你接受她的拒绝,认为自己已经痊愈,前往Y;如果你朝着走廊里已经离开的医生尖叫,要求必须安装一条新胳膊,前往L。

L. 一名保安被你的叫喊声吸引过来,诊所的保安工作都由一米八高的塔曼德太空蜘蛛负责,它们有毒液利齿,还喜欢美国税法。如果你逃跑,前往M;如果你是秘密受训过的战士,想要徒手杀死塔曼德太空蜘蛛并吃掉它的脑袋,前往N;如果你保持不动并希望塔曼德太空蜘蛛离开,前往O。

▲ 来源:RachelLaughman/DeviantArt

M. 逃跑激起了塔曼德太空蜘蛛的捕食本能。前往Z。

N. 你用完全未曾展现过(但是有效)的格斗技巧制服了保安。塔曼德太空蜘蛛的脑袋是一种好吃的美食,脆脆的,还有点咸味,装满好吃的虫子,它们蠕动着一路进入你的喉咙。不幸的是,你忘记摘除它的毒牙。前往Z。

O. 你一动不动的坐在检查台上,类似迷你甲壳虫的小虫子爬进你的裤子,不断地咬你,留下一大片紫红色的大包,看上去疑似你来到诊所时胳膊上的斑疹。等你确定塔德曼太空蜘蛛已经离开,前往P。

P. 你已经失去一条胳膊,身体的下半身布满了紫红色的疹子。如果你决定止损并认为自己已经痊愈,前往R;如果你在检查室的柜子里翻找,前往S。

Q. 故事里没有任何内容会指向这一部分,所以如果你读到这儿,就说明你没有听从指挥。直接前往Z,在恐怖和痛苦中死去;或者随便跳到某个地方儿,显然你已经不按规矩玩这个游戏了。

R. 你溜出诊所回到自己的住处,搜索中继站的数据库,寻找办法治疗甲壳虫引起的紫红皮疹。办法没找到,不过某些病人切除了感染部位后幸运地好了。倒霉的是,你不能切掉自己的屁股。就算你回到诊所,疹子的范围也已经大到没法治疗。前往Z;或者,你想看看,如果选择在监察室的柜子里翻找会有什么结果,前往S。但是记住,前往S只会发现假设中的结果。你的真实命运在Z。

▲ 来源:Escape From The Space Station

S. 你在柜子里翻找,发现了各种软膏和药液。如果你阅读所有瓶子上的说明书,前往T;如果你随便选择几瓶,厚厚地涂在疹子上,前往T;你有没有注意到,有几回不管你怎么选择,都会走向同样的情节?诊所跟生活一样,看似重要的决定通常一点意义都没有。我们最终都会死去,一切都不重要。现在说正经的,快去T。

T. 软膏和药液对你的疹子都不起作用。天王星的护士来打扫房间并发现了你。如果你假装在诊所工作,前往U;如果你请它帮忙治疗你的疹子,前往V;如果你逃跑,前往W。

(没有U这部分,这更像是说诊所的病人没有希望。护士还是会认出你。前往V。)

V. 天王星的渡渡鸟(严肃点,你刚上三年级吗?别再把天王星说成“你的肛门”了)检查了你的疹子,咬掉受感染部位,巧妙地用唾液里的酸性成分消毒伤口。你现在只有一个脑袋和大约半个身子。如果你觉得自己已经痊愈,前往X;否则,前往Z。

W. 你逃离天王星护士,可是另一位病人排出恶心的绿色粘液让你滑倒,可能就是糊住签到板的白痴鼻涕猴干的。你撞到墙上,还没等站起来,天王星的护士就吞掉了你感染疹子的部位,并巧妙地用唾液里的酸性成分消毒伤口。你现在只有一个脑袋和大约半个身子。如果你觉得自己已经痊愈,前往X;否则,前往Z。

X. 你没有痊愈,你只有一个脑袋和半个身子,缺了好几个内脏。前往Z。

Y. 恭喜,你已经从行星中继站的医疗诊所之旅中活下来!现在你只需要填写免责声明。你开始用剩下的那只手填表,可是不小心把笔掉在身后排队的土星鼻涕猴分泌粘液的脚上。它无疑就是用粘液沾满签到板的白痴,你特意选择几句法国脏话骂它,因为在签到板上沾满粘液的行为太没礼貌,使用法语是因为你不至于蠢到要去激怒它。你看过不少的教学视频,知道鼻涕猴总是感觉饿,所以它们喜怒无常。

对你来说不幸的是,自大的人类又在自以为是,土星鼻涕猴的文化程度超乎想象。这只鼻涕猴熟练掌握多种语言,包括法语,于是它吃掉了你。前往Z。

Z. 你在恐怖和痛苦中死去。不过你至少不用应付保险公司了。

FIN.


 

采 访  · · · · · · · · ·

提问 | 克里斯蒂·扬特

回答 | 卡罗琳·M·尤阿希姆

翻译 | 耿辉

本期你的自选情节故事读起来太有趣了。结构和设定,你是先想出哪一个的?

几年前,我因为季节性过敏去打脱敏针(对应有些人来说这很管用,可我就没那么幸运)。每隔几天我就得去趟诊所,注射小剂量的过敏源。渐渐地,他们会加大剂量。因为注射的东西会让你过敏,所以注射后你得在诊所呆上半个小时。结果我有很多时间坐在一家诊所繁忙的候诊室,而且手臂上注射的地方经常会又肿又痒。

有一天注射之后,在等待的三十分钟里,我写了几段关于空间站医疗诊所的内容,可是并没有什么结果,一个月之后我才想通,这个故事应该采取自选情节的形式,然后这篇故事就自然而然地诞生了。

通篇故事你都让读者觉得你在对她们地挤着眼睛点头会意,特别是开篇那句“ [人造重力] 违反了物理定律,却神奇地遍布整个虚构的空间站。”。大多数作品都是在类似的不可能的设定上展开——你是如何采用或有意避免这种方式的呢?

我喜欢给予故事起点的设定,你可以扭曲或颠覆它们,也可以展示出其中幽默的一面。在这篇作品里我拿人造重力开涮,不过我能明白它为何经常被作品采用。制作一部拥有人造重力的太空站电影要更容易和更省钱。在短篇作品里,你必须选择把自己的笔墨放在什么上。科幻小说里总发生些奇奇怪怪的事情,这取决于故事本身,让角色在重力正常的空间站里行走,以便让读者关注吞噬电路的外星寄生虫,或者空间站首领和人工智能的兄弟情谊之类真正要讲述的内容,这也许是说得过去的。

也就是说,我的确认为科幻小说跳出传统的设定通常会更有趣。我喜欢的故事通常拥有真正怪异的外星人或者与故事背景相统一的未来技术。比如说,如果人造重力不仅仅用来让人们在空间站正常行走,那就会显得特别酷了。


? | 关键词 | #科幻小说# 

? | 责编 | 孙薇;| 校对 | 孙薇、东方木

? | 作者 | 卡罗琳·M·尤阿希姆,作家、摄影家,居住在西雅图,根据个人描述,她很喜欢那里阴冷的气候。她有数十篇短篇小说发表在《奇幻与科幻小说》《克拉克的世界》《阿西莫夫科幻小说》和《光速》等杂志。首部短篇小说集《过去和未来世界的七大奇迹以及其他故事》,由费尔伍德出版社在2016年出版。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