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神】序章

纷飞满天星 2018-04-17 07:49:18

【幻神】序章 我穿越了?

第一节 老和尚

“阿!”一声喊叫。李岩从床上坐了起来。

“呼,又是这个梦。”

李岩是北京某大学的一名大四即将毕业的学生,学习成绩平平,家里也很平淡,属于那种不愁吃不愁喝但是并不富有的正常家庭。

在大三那年,李岩的身上突然有了一种怪现象,就是做梦。每天都重复着同一个梦境,在梦里,李岩身处一处黑色的空间,身上像是黄金圣斗士一样,穿着金盔


金甲,站在一团星尘之上,四周围满了各种稀奇古怪生物,暴躁的喊着各种不同语言的话,有说叫他住手的,有诅咒他的,随着叫喊声的升级,一支华丽的金色


长矛破空而至,此时李岩只是淡定的挥了挥手,这支金色的长矛便化作了点点星光。全场突然安静了下来,李岩又一次挥了挥手,这次,从李岩的身后,无数道


紫金色的光束喷洒出来,光束照耀到谁的身上,那家伙便凭空化作了一朵金花消散,眨眼之间,数以千计的奇怪生物化为了漫天金星。

看到此景的李岩,嘴角微微上斜,不懈的说道:“我若为皇,谁能阻我?哈哈哈哈哈!”

正在李岩得意之时,一个奇怪的声音说道“我”

“噗”

一把淡银色的利刃,从背后穿透了李岩胸口,李岩惊得一身冷汗,一哆嗦,便就此醒了。

这样一种情况,已经持续了一年有余,家里人也请过各种中西医,巫医和大师,每个人都无法解释这种情况,除了给李岩留下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药以外,症状


并没有好转。时间一长,李岩自己都觉得厌烦了,按他的话说:“不就是做梦么,又不会真死。”

“启奏皇上有一刁民求见,是接听还是斩了?”李岩此时还在琢磨刚才的梦境,突然被旁边的手机铃声吓了一跳。

“靠,吓死人了……这闹铃该换了,哎,收拾东西,准备出发。”

今天是周日,上周,李岩已经定了个约会,要在今天陪漂亮的小女友去凤凰岭转转,顺便看看大觉寺的玉兰花,很早就听说,新春之际的大觉寺是赏花的好地方


,但是一直没有去过,翻了下日历,正是3月16号。“好日子,宜出行,选的还真对。”收拾好了行李来到楼下,女友已经打扮的花枝招展等在了宿舍楼外。进出


宿舍的楼道口,每个认识李岩的人,都对他俩人投以羡慕的目光。

“怎么这么慢阿!”

“没什么,落了点东西。”

“又做那个梦了?”

“……恩……没事,习惯了,走吧。”

二人便携手向校门口的一辆小轿车走去,这是李岩大三时候考下驾照以后,家里人送的,由于李岩还没有抽到号,所以老爸只能先把他用剩下的轿车送给了儿子


,并说等他摇到号了,就换个高档的。

一路跟着GPS来到了凤凰岭,虽然天气有点冷,但是山花已经开的差不多了,二人停好车一路拍照一路走,没多久就累了。

“呼,好久不爬山了,还真累阿~”李岩坐在路边的一块大石头上,边擦汗边说道。

“谁叫你总是宅着的,多陪我出来运动运动就没事了。”

“是是是,我知错了~”面对自己女朋友,李岩只能像是仆人一样,担当起劳工的角色。应女朋友的要求,今天出来爬山,李岩小小的书包里,居然装了两大桶水


。 

坐在大石头上,看着自己精力充沛的女朋友四处乱跑、照相,李岩拿起“水桶”来大喝了几口,刚要起身喊自己的小女友,突然发现,在远处的阴影下,好像有


一个老头的身影,双手后背,面冲着自己这边,好像在不停的点头。

李岩感到好奇,觉得可能是附近的村民,有意打个招呼,便挥了挥手,意思是想等老人走近了问问凤凰岭的趣闻,谁知道,这身影竟然就在李岩挥手的同时,渐


渐的消失在阴影里。

“恩?”

“岩,怎么了?”

“哦,没事,好像看到个人,我挥挥手,他消失了。”

“阿?不会是……冤魂吧!阿!!!岩,好可怕!”

“玩去,大白天的,鬼什么!”

“哼,就你厉害!歇够了没有?还有一半呢~爬完吧”

“哎呦,我的大小姐,这日子口?山上冷着呢!~咱就到这里吧,还得下山去大觉寺那,晚了就来不及啦”

“哦,好吧,前面带路~~”

“是,女王大人~”

千辛万苦的又将剩下的一书包矿泉水背到山下的车上。

“啧啧啧,这体格,注定应该是享受的命阿,怎么搞的。”

“阿?岩,你叨叨什么呢?”

“没什么,上车,咱们走吧。”

辗转反侧,这对小情侣又来到了大觉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周日同时是赏花季的原因,大觉寺里边还挺热闹,东拍拍西照照,小小的寺庙很快就转完了,这时候


李岩也累了,二人便移步来到了品茶的地方。

“网上都说,来大觉寺喝喝茶看看花,很惬意,怎么今天这么多人呢?”

“丫头,知足吧,这要是故宫和天安门广场,哼哼,挤死你~”

“就你话多!”

“哎?”话正说道一半,李岩发现,在旁边的一个小角落,有一个老和尚,默默的站着,低着头,也不知道念道什么。此时,老和尚好像也发现了自己,目中讶


色一闪,便笑眯眯的冲李岩点了点头,又挥了挥手,好像在示意自己过去。

“丫头,等我一会~”说着,李岩便走向了老和尚

“你干嘛去?”



第二节 如梦似幻

在老和尚的示意下,李岩跟着穿过了大觉寺,来到了寺庙后方墙边。

此时,大师站住了脚,转过身,依旧笑眯眯的看着李岩。

“大师,有何赐教?”

“施主,玉兰花落,梦醒时分。”

“大师此言何意?”

“施主,可否说普通话~”

“……饿……大师还是俗家弟子?”

“呵呵,那倒不是,出家人还是要与时俱进的”

听了这句话,李岩心理念叨着“我靠,大师还会与时俱进?我不会是碰到个疯和尚吧。”

“请问,大师之前说的,是什么意思呢?”

“阿弥陀佛,施主之后便知,贫僧只不过是根据佛法所示,看出了一些端倪,提前提醒下施主,有些事要做就做好,否则不如不做,就算要做,也不要虎头蛇尾


,施主的身份比较特殊,如果我没看错,施主应该是乙丑年戊子月生人,命中有土,可对否?”

“我靠,不是疯和尚,是他妈算卦的!”李岩对于大师的说法不置可否,心中却反感异常。

“施主错了,贫僧不是卜卦之人”

这回李岩真的目瞪口呆了,这位大师,怎么……难道会读心术?我做梦呢吧?

“施主的想法真他妈丰富”老和尚眉头一皱,突然用越来越低的声音说道。

李岩只听到了“施主的想法”,后面的脏话没有听到,便接着问道:“大师说什么?”

“没什么,贫僧有些多管闲事了,罪过罪过,施主需记得,贫僧法号途善,施主可以叫我途善和尚,之后若是有缘,自会再次相见,就此罢了~”

途善和尚刚说完这句话,李岩便觉得眼前越来越花,老和尚便消失在距离自己不到半米的地方。

“大师!”伸出手大喊了一声,更让李岩吃惊的事情发生了,就在自己触碰到院墙的时候,面前漆红色的寺庙围墙,居然晃晃悠悠的,消散的空气中,李岩赶紧


四下一望,才发现真正让自己吃惊的事情,本来好好的大觉寺,就这样消失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也不知道哪里去了,自己孤身一人身处在一片树林之中。

“不对!”仔细的观看了下,李岩发现,自己远处一片景色好像眼熟。

“大石头!”

对面景色中一块硕大的石头伫立在那里。

“这不是白天我休息的那块石头么!怎么在这!…………不!是!吧!”

李岩突然想起来,自己白天在石头上休息时候,看到对面阴影中的老人,又看了看自己现在在的位置,正是那个老人站的地方!

“我靠!莫非在阴影里的老人就是那个老和尚?这老和尚不会是会法术吧!怎么把我弄这来了!是什么来着,秃驴和尚?不对不对,好像是……途善和尚!嘿,


我这记性!途……善……和……尚……”想了半天,李岩想起了老和尚的名字,于是对着空中大喊了几声,得来的只有山谷中传来的回音。

摸摸头,李岩想了想,好歹这个地方自己认识,莫爬着费了半天劲,终于来到了山脚下,路上让李岩感到奇怪的是,自己的手表明明指的是十点,这点儿应该挺


多人的,可是这下山一路,李岩居然没有看到一个人。

出了凤凰岭,让李岩更惊讶的一幕出现了

李岩居然在停车场看到了自己的车。

“大师真是服务周到阿,连车都帮我搬过来了~万幸刚才锁车的时候钥匙放在裤兜了。”

李岩掏出自己的车钥匙,很顺利的打开了车门,点火出发。

“自己的车钥匙,理所应该能打开自己的车嘛~”

一路上李岩都在想刚才发生的事情,越想越觉得,自己是碰到了聊斋。

“咳咳,以后还是少看点恐怖片吧~”

忙急忙火的跑回宿舍,李岩躺在床上越想越不对劲。

“从山上下来到回到宿舍,基本上没见几个人影,人都跑哪去了?不过也是,11点这会,应该都上课呢,大家不会是都上课去了吧?我靠,不是点名了吧?不对


阿,大四上什么课,而且,超爷应该不会去上课的啊,估计都出去泡妞去了吧,泡妞…………泡……妞……哎呀!我的妞!”

李岩这才想起来,自己的宝贝儿女友还在大觉寺呢,拿出手机来赶紧准备给女友打电话。

“……额…………靠,贵人多忘事阿,这丫头电话是什么来着。”

李岩急忙翻起了通讯录……可是,这时候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居然不记得小女友的名字。

“这是怎么回事??”

不仅是电话,李岩发现自己连女友的名字和长相都不记得了,脑子里只有一个模糊的身影,大概的身高和体型。

这时候李岩第一个想到的是自己的好舍友,超爷~

万幸,超爷的电话还是有的,这点自己还没忘记。

“嘟…………嘟…………嘟…………嘟”

电话没有人接,过了一会就被挂断了,李岩一而再的打过去,每次都是被挂断。

“卧槽,还好兄弟呢,关键时刻掉链子”

正想着,突然一阵诡异的音乐,只听框一声,超爷大脚把门踹开,满脸无奈的看着李岩,说道:“兄弟,我这给你省电话费呢,你这还挺着急,刚才我就在楼下


……”

李岩愣愣的看着超爷,嘴角抽搐的说道:“超爷,能把您内鬼来电的铃声换了么?太恐怖了。我这正好碰上邪门的事儿了。”

“哦?什么事儿阿?”超爷边说着边往自己的床位走,但是就在他走的时候,李岩发现,在超爷的身体四周,好像有一道若有若无的黑色影子,把超爷整个包了


进去。直到超爷坐在床上,黑色的影子才渐渐的收拢到超爷体内。

“说呀,发什么呆?”

李岩面露惊恐的说道:“超……超…爷,你把什么东西……带……带带带进来了?”



第三节 入梦-昨日今天

李岩一句话把超爷问愣了:“兄弟~嘿~醒醒,睡着了说梦话呢吧?”

想了想,李岩接着说道:“算了,这事儿回头再说吧,超爷,事情是这样的……”

李岩又把今天发生的诡异事情跟超爷叙述了一遍。

超爷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说道:“你这事儿阿,还真有点邪的,撞邪了吧?哎!你家以前不是村里的么?你问问你七大姑八大姨什么的,他们认识不认识什么


大师阿,回头给你瞧瞧来!”

“恩,超爷说的有道理,回头我问问去,还有一个事儿,超爷你得帮我想想办法。”

“恩?”

“就是吧,今天一着急,我把我媳妇落在大觉寺了,回来记不起来她电话了,电话本里也没翻着,连名字我都忘了,超爷你那有她电话么?”

超爷摸了摸下吧,淡定的说道:“兄弟,你这里边有两个问题!”

“啥?”

“其一,我这怎么能有你媳妇电话呢?就算有我也不能承认阿~兄弟媳妇不可欺~”

“额…………这个……倒是”

“其二”超爷说到这,顿了一下,盯着李岩半天,接着说道:“你小子什么时候有媳妇了??”

…………

…………

“王!醒醒阿!王!!”昏迷中的李岩只觉得有个声音在自己耳边。

“王,快醒醒,他们就要杀过来了!!”

这个声音不停的催促着李岩,李岩只觉得好像有一群苍蝇在自己脑袋旁边嗡嗡嗡,自己又头疼的利害,不耐烦的一摆手“滚一边去,别烦老子!”

“阿!”“嘭”

一声巨响惊醒了李岩,睁开眼,李岩只看见自己身体一侧,星星点点的金光飘散向远处。

自己居然又回到这个梦境中了?

晕晕乎乎的穿好衣服,低头一看,靠,还真是金盔金甲。

远处嘈嘈杂杂,好像有成百上千的人,在嚷着什么向自己靠近。

“嘿嘿,还是你们这帮虾兵蟹将!”

不同颜色的光芒,包裹着不同的人群,飞快的来到了李岩的近前,直到他们走近了李岩才发现不对的地方,他们都是人,而不是之前稀奇古怪的生物,正在琢磨


间,其中一个穿的像极了校门口乞丐的人说道:“王!把它交出来吧,否则我们大家今天是不会走的!”

“对,交出来,否则我们都不走!”

越来越多的声音催促着李岩,按照李岩之前的梦境,这时候会出现一条突袭而来的金色长矛,果不其然,就在嘈杂之中,一条金色长矛依旧破空而来,不过此次


不同的是,长矛是由一个人抓住刺向了李岩,当看清面目的时候,李岩惊呆了!

“老爸!你怎么……你怎么也来了!”

“哼,你这不孝儿,该死!!”

来人正是李岩的父亲:李国伟,此时的李国伟,血灌重瞳,面上青筋暴起,黝黑的皮肤衬托出完美的肌肉线条,身体甚是强壮。

眼看长矛临近,李岩无奈,伸出右手用掌心一接长矛,妄图长矛穿过掌心之后,自己还有时间躲闪,同时可以制住父亲,问清原委。

奈何,依旧是阿的一声,父亲在虚空中,绽放成了一朵金色的小花。

“老爸!!!”李岩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老爸!!”

“国伟!!!!”

“你这不肖子孙!!居然敢杀你的亲生父亲!!!”突然从人群中站出来几十个人,李岩一个个看清了他们的面目,领头的是自己的母亲,在母亲身后,分明是


自己的亲人们,他们一个个此时都是血灌重瞳,剑拔弩张的情形。

只见领头的母亲,用颤抖的手指着自己:“你!!!你!!!”

李岩此时低头茫然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嘴里无意的说道:“不是…………不是我……不是我杀的…………老爸自己…………自己消失了!!”

“杀了这不肖子孙!夺回那个东西!!”

一提到那个东西,李岩感觉自己好像是一座火山一样,直接就爆发了出来:“想要那个东西,为时已晚了!哈哈哈哈,既然已经弑父,何必在意多杀几个!!都


给我去死吧,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双手用力一挥,这个“梦境”又接上了,一道道紫金色的光芒,让李岩所在的“宇宙”变得灿烂辉煌。

此时的李岩,已经变得有点疯疯癫癫了,嘴里不停的念道着:“嘿嘿,嘿嘿,接下来是谁呢,那个人到底是谁呢??”

“噗”一个披着斗篷的身影在一刹那冲进了自己的胸怀。

李岩只感到胸口一疼:“哼哼,不是背刺而是正面的么,先让我看看你是谁吧!”

心意一动,一阵风吹来,直接掀翻了刺客的斗篷,露出一张十二万分美丽的脸。

李岩的心,咯噔一下:“嫣雨!怎么是你?”

怀中的美人根本不管李岩说什么,狰狞的面孔像要爆出鲜血一样:“我就是要你死,死吧!”

…………

“我靠,这回这梦,升级了阿,不过万幸,终于想起来了,我的女人是嫣雨,对,纪嫣雨!没错!”李岩从梦中惊醒,高兴万分,昨天忘记的那个人终于想起来


了。李岩赶紧冲旁边喊道:“超爷,我想起来了!…………超爷?靠,人又跑了~”

李岩兴高采烈的翻开了手机的通讯录。

“可惜,还是没有。只有一个人名……怎么找呢……这丫头是哪个系的呀…………算了,出去走走吧,没准能想起来。”

出了宿舍楼,李岩就发现了不对的地方,每个人都沉闷的几乎不说话,就算是熟人,有些人对李岩都装作不认识,仿佛李岩根本不存在一样,并且,每个人的身


体周围,都有一个类似超爷的黑色影子,诡异中透露出蹊跷。

“怎么回事?”



第四节 惹是生非

四周逛了一会,李岩觉得还是有点头晕,四周一个个如行尸走肉般的陌路人,对于他没有半点帮助。

无奈之下,李岩又回到了宿舍,躺在了属于自己的上铺,期待还能重新做一次昨天晚上的梦,看看是不是还能发现别的线索,不多时便进入了梦乡。

这次李岩没有做梦,而是在半梦半醒间就被吵醒了,宿舍和走廊沸腾了起来,人声鼎沸,听声音好像是大家下课了,都回到宿舍休息。

舍友们也一个个都回来了,这时李岩翻身下床,赶紧拉住超爷,来到楼道尽头的小角落,又给超爷讲了一遍刚才发生的事情,惹得超爷一阵大笑。

“哈哈哈,兄弟,你睡多了吧,昨儿咱聊到一半你就睡着了,我都没法说你,早上我们去找毕设的老师去了,看你睡得呼哈带喘的,还挺美呢~”

“饿……真是梦么?都快赶上盗梦空间了,太真实了!”

“妥妥的,你做梦了!”

“那嫣雨是怎么回事?”

“什么嫣雨?哦哦哦~你女朋友阿,我们哪知道,你小子神出鬼没的,指不定哪勾搭个小女生呢……”

“不能阿,纪嫣雨!!之前跟你说过很多遍,还和你女朋友咱四个人去爬过香山呢!”

“恩??嫣雨…………纪嫣雨……好像还真有点耳熟…………我想想阿,卧槽,我想起来了,对不起阿兄弟,太久远的事儿了,你丫这嘴又严……咱去香山那都


是猴年马月的事儿了,不就是因为去香山咱俩才开始熟的么!”

“对对对!超爷你想起来了吧!我就说么!”

“不过…………”

“啥不过?”

“那个纪嫣雨……不是你妹妹么?当时你丫还铁了嘴说是亲妹妹!我就觉得有问题,你这闷骚货,哈哈哈哈”

“饿……这个,当时不是怕大家误会么,刚半年多,咱们都不熟呢,不敢瞎介绍~”

“哎~~~该死的地下党~~不过我印象里,纪嫣雨好像挺好看的阿。”

“嘿嘿”

超爷拍了拍李岩的肩膀,笑而不语的转身回宿舍去了。

李岩独自一人待在窗边的小角落,点了支烟,又开始回想起来。

“这梦还挺真实,吓死我了。话说那天嫣雨怎么回来的呢……怎么回来也不给我打电话抱怨,莫非真生气了?”

正想到这,“启奏皇上有一刁民求见”铃声响起来了。

一个陌生的号码。

“您好,哪位?”对

“李岩!!是我~~”

咦,好亲切的声音。

电话那边一个女人的声音继续说着:“找你的电话真不容易阿,我在咱高中找了个遍,还是在高中隔壁班的好姐妹那要到你的电话的,你交际面能再窄点么?”

“嫣嫣?真的是你阿?吓死我了”

“嫣嫣……叫的真亲切,我爱听,嘿嘿,我怎么吓着你了?”

“恩……哦……没事,你那不是有我电话么?”

“哥,高中你就没手机,大学好容易弄了个手机,还换8遍号,还谁都不通知,找你费了劲了~”

“饿……这个,可能,是吧,忘记了……”

“且,废话少说,下周末我想去凤凰岭玩玩,能陪陪我么?”

“嘿,还有这好事儿?”

“去不去吧!”

“去!必须去!”

“真乖,到时候给你电话”

…………

电话挂断后,李岩有点晕乎了。

“不是头两天刚去过凤凰岭么?怎么又去……而且,嫣嫣怎么也不存我电话呢?”琢磨来琢磨去,李岩还是没闹明白。“管他呢,有美女相陪,不亦乐哉。”

这时候,超爷又走了过来:“嘿,兄弟,转眼间眉开眼笑阿,你这都快赶上个娘们了,善变的男人~~”

“哥……以后你走路能有点声儿不?吓死个人”

“活该~哥过来是通知你,根据在场人员一致投票,本宿舍长决定,403宿舍,今日下午18:00,到一个较远的地方去下馆子,现告知本宿舍各位,去不去自定,


不去的,之后会有好果子吃~完事儿,你接着美吧~”

“好嘞超爷,一定准时到~”

“恩”。

一转眼就到了晚上,一宿舍十几个兄弟驱车来到城里,领头的超爷不停的给众人讲述发现这个餐馆的机缘,以及这的菜怎么怎么好吃,说的众人口水直流,恨不


得赶紧到了。

终于,在一个灯火通明的空地上,发现了这个所谓的途善家常菜。

“途善家常菜?途善…………我擦,不会是那个老和尚开的吧,果然是俗家弟子。”李岩的第一反应就是一定跟老和尚有关。

众人到的时间稍微晚了点,饭馆生意比较红火,所以要包间估计得2个小时以后了,跑堂的旗袍服务员虽然穿的不错,但是长的一看就是村姑脸,众人不愿意等,


便被安排在了大厅的一个大桌上。像这样十几个人的大桌子,这个小饭馆只有两张,估计是因为新开张,一时没料到生意会这么火,就没置办。

超爷熟练的点了几道招牌菜,便让兄弟们各自点一个,众人约好了,AA制,大家均摊,吃的多就赚,吃的少就赔,都是爷们,不用计较这些个。约好了谁不喝酒


的,就帮忙,充当一回免费司机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众人点了点菜,还差三盘下酒的小凉菜,便催了下服务员,眼看着三盘凉菜就要上了,突然被旁边一桌的一个瘦子半路劫走了,对方还挑衅


似地冲这边抬了抬头不懈的撇了下嘴。

真是我不犯人,但是有贱人犯我,(酒后)大丈夫可忍否?这时候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超爷,超爷眼睛一打:对方体格为成人,看样子经常混的,但是只有5个人


,战斗力估计有1000顶头了,自己这边,12个人,其中8个喝酒了,战斗力爆表,能超常发挥,战斗力估计1200还有余。

“岩~”超爷冲岩抬了下头,李岩拿眼一打在座的10个兄弟,一仰脖,一口爽快的二锅头下肚。



第五节 巧遇

 “啧,哈~”一口白酒下肚,李岩顺手从桌上抄起来一个空的酒瓶子,对着对方抢菜的那位兄弟就是一下。

“啪”

伟大的战役打响了,这途善餐馆享受了开业以来的第一次开门红。

战役结束的很快,结果在军师超爷预判之中,12vs5,大胜而归,对方简直是外强中干,4个人都已经跪地求饶哭爹喊爷爷了。另外一个跑了,李岩已经追了出去


众人商量好了怎么赔偿店家就不说了,完事儿后,众人谁都没想起来李岩,便纷纷开车回去了。

李岩这边,小时候的因为父亲的喜好,学过一段时间武术,身体底子比较硬,所以每次开战,李岩都会锁定一个比较厉害的人,直接干趴下为止。

这回倒是碰到点麻烦,在餐馆揍了半天,这哥们眼看不对,撒腿就跑,按李岩后来的话说:“这哥们也太能跑了,估计这速度,有60km的时速跑了半个小时了,


还不见减速的。”

仗着酒劲,李岩倔劲儿也上来了“今天非得收拾你不可!”

“吱”“当”“阿”前面这位还真倒霉,估计今天晚上也没少喝,翻护栏的时候没注意,直接让对面车给踢飞了,看样子,不伤也半残了。

“哈……哈……哈哈……哈哈”李岩一边喘气一边笑“让你丫跑,活逼该!”

“吱”“嘭”所谓五十步笑百步,在前面那位跨上护栏的时候,李岩已经进了行车道,一不留神,旁边一辆崭红的飞度,亲上了李岩。

“阿~铁皮大包围,真舒服阿~”李岩只感觉到自己镶进了汽车的车头,便再也没有知觉了。

醒来的时候,李岩躺在了医院的急诊室的门口,旁边一位“的”美女,泪眼汪汪的看着自己。

“李岩,你醒了,吓死我了~”

“放心吧,他已经没事了,这回事故算是万幸了,他的身体底子应该比较好,之后回家观察几天,如果没事,就好,有问题再过来”旁边一位大夫模样的人说道


“好的好的,谢谢大夫!”

“你是…………”李岩这时候才有点清醒,问道。

“嘿,我是纪嫣雨阿~这才几年不见,不认识了?”

“哦哦哦,嫣雨阿……恩?”李岩连忙坐了起来“你是嫣嫣??”

“哎呦,慢点,大夫说你还不能活动的太剧烈~慢慢来慢慢来~”

二人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聊了起来,之后李岩才知道,原来自己也在晕晕乎乎中出车祸了,撞自己的还不是别人,正是纪嫣然,像大夫说的一样,万幸李岩小


时候练过,底子好,再加上嫣然开的是一辆“防撞效果比较好”的飞度,在和人家汽车对战之后,李岩以几乎没有损伤的战果,掀翻了对方的前机器盖。

“行了,你没事就好,现在我们该来谈谈你怎么陪我车的问题了……”嫣然看李岩好像没什么问题,赶紧追说道。

“大小姐,明明是你撞我!”

…………

经过二人的友好协商,之前约定本周的凤凰岭之游,改在了半个月后,也就是3月16号,李岩出车出油出饭费和其他杂费,戴着嫣雨游山玩水一天。

这个日子一出现,李岩就觉得不对劲,心里咯噔一下,好像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样。

日子一天天过去,李岩也觉得越来越不对,好像这样的生活曾经自己经历过,只能先慢慢这样过着,转眼16号就到了,二人风风火火的赶到凤凰岭,爬到半山的


时候,李岩坐在一块大岩石上喝水看看风景,在望向对面阴影的时候,李岩终于想起来,自己好像,会看到一个老和尚的阴影,那个老和尚好像叫做途善和尚。

果不其然,讶人的一幕出现了,阴影中一个人形面向他这边,背着双手,不住的点头。

跟李岩的记忆一模一样。

之后,李岩就像丢了魂一样,跟着女友下山,来到了大觉寺,再次碰到了老和尚,在老和尚的带领下,来到了后院院墙外。

“途善大师么?这是怎么回事?我好像做了一个梦一样,碰到大师。”

“哦?施主真是有慧根,居然知道贫僧的法号”

“也是之前大师告诉我的”

“恩?…………”大师低头沉默了起来。

不一会回道:“也许,这就是你我二人的缘分吧。”

“大师,我们不是来约会的。”

“阿弥陀佛,施主真会说笑,按施主的话,施主在梦中见过贫僧,可记得贫僧说过什么话么?”

“我想想…………大师当时说‘玉兰花落,梦醒时分’。”

“哦~~~这样阿,看来施主慧根不浅,贫僧本次来,就是为了将这句话传给施主,既然施主已知,贫僧就不再多留了,有缘再见。”

说完,老和尚又消失了,随着院子也消失了,一切按照李岩的记忆来走。

接下来的故事中,李岩终于发现了不对,自己总是在一段时间内徘徊,即:下山,回到宿舍,碰到校园里的怪事,碰到嫣雨,再来大觉寺碰到途善。而每次途善


大师都是类似的话,主心骨就是要传递“玉兰花落,梦醒时分”。

终于在循环了无数次之后,李岩发现,在自己开车下山的时候,手表上的时间和日期,总是在无规律的变换着,而回到宿舍,就会停在2月27日,上午11点整。

“不会是……撞……鬼……了……吧”李岩此时已经有点疯癫了,开始胡乱猜了起来。

终于,在第12次的时候,李岩下山没有直接回宿舍,而是驱车直接回到了自己家,此时的李岩,似乎找到了切入点,试着换个地方,甚至想找个大师来给自己看


看。

“妈,我回来了!”



第六节 玉兰花落

李岩站在院子里喊了半天,没有反应。

“哦对了,得睡一觉”依靠这十几次的经验,李岩知道,一切想要回归正常,需要自己多睡点……

终于,睡眠之后,李岩看到了自己的母亲,不像是梦境中那么狰狞,反而是和蔼可亲的妈妈,经过交谈,妈妈告诉李岩,自己确实认识一位道长,第二天便带李


岩来到了一个小道观。

“施主你这个情况,应该是入了妄境。”道长一句话说出来,李岩仿佛被点醒了一样。

“对呀,自己之前看的修真的小说,确实是有妄境一说,指的是某人因为修道,想要进入更高的境界,必须排除自己的心魔。”

“大师,可是我不是修道修仙的人阿,怎么还会遇到妄境。”

“这,我就不知道了。”

之后母亲和父亲到道观中施舍了一些钱财,一家人便回去了,李岩借故学校还有事,开着自己的小富康,回到了学校,这一路,李岩都在想自己看的那些小说,


里边怎么形容妄境,还有如何破妄的。

“好像是要破妄,需要找到妄境中一个关键点,可是这个关键点是什么呢?”

无论怎么努力,李岩还是想不到怎么“破妄”,无奈的回到了宿舍,洗把脸,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李岩越想越郁闷。

“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怎么无故就被人带入了妄境,难道是交通事故的后遗症?不对,那也应该是身体和精神上的事儿阿,妄境,这可不是说着玩的,按小说里


的说法,要是不能破妄,可能这辈子我就活在这几天了。”

……

“途善!一定是途善和尚!这个疯和尚!一定是他!怪不得小说里都会有一些很坏的和尚,果然阿!现实中就是有!我怎么招你了!你就给我下套!”

越想越郁闷,越想越生气。

“嘭”一拳打在了镜子上,这一下本来不要紧,可是接着发生的事情,却让李岩大开眼界。

一股股黑气从镜子的裂缝中渗透出来,穿过李岩的身体,飞快的向盥洗室弥漫着,随之而来的,是玻璃破碎的声音,李岩的四周凭空出现了一道道像是玻璃破碎


般的景象:空间随着镜子破碎了!

转眼间,盥洗室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遍地玉兰花的大觉寺茶堂。

只不过此时的大觉寺,天空阴暗暗的,寺内空无一人,阳光透过乌云,洒下来的并不是金黄色,而是非常昏暗的紫红色光芒,黑色雾气环绕在寺庙中。

诡异!恐怖!

李岩此时已经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玉兰花落,梦醒时分。”

低头看看,遍地玉兰花,抬头看看,阴森诡异的寺庙。

“玉兰花已落,我应该是醒了吧?”

“哈哈哈哈,看来你已经清醒了”突然,途善的声音出现在李岩的身后。

“颠僧!为什么害我!”李岩回头就是一拳,直奔老和尚的面门。

只见途善嘴角微微一翘,伸出一只手指头,轻轻点向了李岩的拳头。

“嘭”

空气中泛起一个小小的涟漪,李岩被老和尚一根手指震飞撞到了院墙上。

“年轻人,别着急呀,我并不是害你,也许在不久之后,你还要感谢我呢!”

“感谢你个头!”李岩捡起掉在地上的一块砖头,扔向途善。

这次途善连伸手都懒得动了,一抬头,石头便在空气中化作了一团粉末。

就在这时,异变突起,随着轰隆一声,天空无风起浪,突然被一道闪电划成了两半,在闪电之中,李岩隐约看到了…………人影?

接着,越来越多的白色闪电出现,李岩终于确定了,闪电中确实有人影,而且是好几个。

他们每次出现,都是一闪即逝,李岩也只能看到各种不同的人影。

此时的大觉寺外,真实的景象却是天空被一片乌云笼罩,电闪雷鸣不停,大雨有如瓢泼一般喷洒下来。

每个人都诅咒这该死的老天爷,偏偏这时候下雨。

而在紫色大觉寺之中,老和尚抬头看了眼天空,眉头微皱,接着看向李岩,微笑着说道:“不要管那个,电闪雷鸣罢了,我来问你,懂了么?”

靠,这破地方还有这破天气,而且刚才是怎么回事,这老头的动作好像我之前一直在做的梦,梦中的我也只是……

“梦?什么梦”老和尚的读心术依然有效

“你管不着”

“算了,我也不管,我只问你,你仔细想想。你!懂!了!么?”老和尚的语调突然变得很强硬。

这下,李岩沉思了起来。

“看这颠僧的情况,我要说没懂,估计我今天就就此消失了,可是我懂了么?我懂什么了?妄境?应该是已经破了,莫非是指之前妄境中的无尽轮回?”刚想到


这,李岩看到,老和尚本来严肃的面孔,变得有点满意的样子。

“恩,看来是略懂了。那我送你一程吧,但愿,你就是那个人。”

“送我一程??我靠,颠僧!我不要死!我还没娶媳妇呢!”

途善可不管李岩说什么,依旧是一只手指,向面前轻轻一点,一个淡金色的小球留下一圈圈涟漪,破空而至,一瞬间便打在了李岩的眉心。

“不为成佛,不为得道,不为上得天堂,只为本心存在,所为即所愿!”

李岩只觉得耳旁老和尚的声音说了一句奇怪的话,便失去了知觉。

睡梦中,李岩好像想明白了一些事,自己之前经历的,并不是妄境,而是……而是一个晋升的过程,至于是什么晋升了,自己还真不清楚,而且老和尚貌似只是


表面有点癫狂,所作所为,好像……很奇怪,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李岩只是觉得途善并不是坏人,而且!他肯定不是和尚。

李岩就此消失了,大觉寺上空,暴雨也转为了小雨,本来盛开的玉兰花也被暴雨打落在了地上,今年的大觉寺花季,注定要在此划上一个句点。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