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文学: 主流化走向国际化, 规范化规避类型

媒介之变 2018-06-03 10:37:47

欢迎关注微信公号:媒介之变(mediachanged),转载须经授权。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主流化”是近年来网络文学发展的主要趋向,在跨媒介的同时也跨出国界。2016 年以来,中国网络文学在海外的传播成为网文界乃至整个文化界的一个热点话题,“网文出海”已成为一种全球文化现象,受到各方面高度关注。目前 Wuxiaworld(武侠世界)、Gravity Tales(引力)等翻译网站已基本完成与阅文集团、中文在线等中国网站的合作,国内居于网文界霸主地位的阅文集团也开始布局海外市场,并将“网文国际化”作为集团未来的核心战略之一。2017 年 5 月,“起点国际”正式上线,成为海外布局的开端,这也是网文行业已拥有相当高的产业成熟度后的必然选择。

目前,有上百本中国网络小说在这些网站连载翻译着,有的还在同步更新。本年榜中《一念永恒》《修真聊天群》《放开那个女巫》等几部作品都在其列,其中二目的《放开那个女巫》(起点中文网)虽是新人新作, 却同时在海内外受到追捧。这部根植于中国互联网文化的超级爽文,以西方中世纪历史为背景,以叙述上极佳的节奏感和情理上适宜的分寸感,将男性最难以割舍的渴望——情欲、暴力与历史——融汇在了一起。将这些作品的海内外粉丝评论参照来看,可发掘出不少文化研究的命题。

2017 年是政府对互联网文艺进一步加强管理的一年,特别在 6 月份前后,颁布了包括《网络文学出版服务单位社会效益评估试行办法》在内的一系列法规,落实到网络文学内部,就是什么能写,什么不能写。如何在兼顾读者爽点和政策规定之间找到微妙的平衡点,这将是一项需要长期探讨的“技术活儿”。

在新媒介和新时代带来新变的同时,老网站的老类型也在继续推出精品文。

在“历史研究范儿”一脉,本年榜推出赵子曰的《三国之最风流》(纵横中文网)。作者以现代人的“史识”跳出包括《三国演义》在内的评书式“三国故事”的市井气,将笔触伸向经济史、社会史与生活史,建构了网文空间的“新三国”。

在网络空间所释放出的巨大能量的推动下,老的经典能出新,洋的也能本土化。年榜中以西方奇幻世界为背景的游戏小说《琥珀之剑》(绯炎,起点中文网)便融汇了欧美奇幻、日式奇幻和中国网游小说三种写作资源。面对如此复杂的文化脉络,小说有时也难免顾此失彼,但我们看到了作者博采众长、自成一家的努力—— 这不是欧美的,也不是日本的,而是中国式的奇幻小说。

《俗人回档》(庚不让,创世中文网)是一部在网文圈口碑颇高的小说。主角边学道从2014 年重生到2001年, 重新经历了新世纪以来中国乃至世界波澜壮阔的历史大潮。小说的成功处在于写透了当代俗人形象和俗人文化,作者明明白白地以“俗人”来命名这个故事,但其实又无时无刻不在反抗着这一逻辑,虽然他也明白反抗只是徒劳。时代选中了这群“俗人”作为中国经济和互联网产业高速发展期的主角,作者在书写他们成功故事的同时,也剖析了光鲜面背后的阴暗和复杂。连同他们的斗争与妥协、光明与肮脏、卑琐与高尚。目前政府大力提倡网络文学写现实题材,或许都市重生文16 是一个可行的路径。

我们今天处在一个多重媒介融合的时代,每一种媒介背后是一种人——印刷人、电子人、网络人(PC人、手机人)——有着不同的审美结构和感知方式。其实,没有人是“单一媒介人”,所有人都是“融合媒介人”, 只不过居于主导的媒介不同而已。所谓“世代差异”在很大程度上正是媒介差异。从媒介变革的角度出发,我们更能理解文学的变化、世代的更迭,以及我们自己持续不断的内心冲撞。“媒介融合”和“世代更迭”在

2017 年呈现出十分突出的特征,在未来的几年内,也将成为我们观察网络文学发展趋向的重要维度。

(本文为邵燕君主编的《2017 中国年度网络文学》一书序言,有删节和修订,该书将由漓江出版社出版)

1 “故事群众”是本文作者所在研究团队“北京大学网络文学研究论坛”内部讨论中自创的一个概念,它与“文学青年”相对,与“普通读者” 接近,特别突出“普通读者”中爱好故事的一面。在文学期刊为主导的传统文学体制下,他们常被混同于“文学青年”,被认为是“文学爱好者”。但他们其实只爱读小说,读小说时也主要关注故事,对于文学性、思想性不甚敏感。在社会生活中,他们属于主流人群,是普通群众,不像“文学青年”那样以边缘者、叛逆者自居。中国当代的故事群众与传统的评书戏曲爱好者一脉相承,也应该是现代类型小说、肥皂剧的核心受众。由于在中国当代文学体制内,类型小说一直被压抑,“故事群众”曾一度是较通俗的文学期刊(如《故事会》《小小说》等)的支持者,也是港台武侠言情小说的忠实读者。网络空间开辟后,他们成为中国网络类型小说的缔造者——其 庞大的人口基数、旺盛的阅读需求是网络类型小说繁荣发展的基础,大部分网文作者也是从“故事群众”中转化而来的。当然,“文 学青年”和“故事群众”之间的界限并不严格,“故事群众”中有一些也是“文学青年”,“文学青年”在沉迷于类型小说的时候, 也是“故事群众”。有关“故事群众”这一概念和相关问题的深入探讨,可参阅北京大学中文系李强(本研究团队核心成员之一)的 硕士论文《从“网络文学”到“网络类型小说”——中国网络文学的兴起与定型(1997—2007)》,2017年 6月通过答辩。

2 2017年 1月 6日,晋江文学城盘点了“2016年度IP改编最具价值作者”,公布了网站 2016年度有两项及以上IP改编且单部作品或单项均在百万以上的作者名单,一共有八位作者上榜。晋江作品的影视等版权签约情况一直是同步在“出版影视”版块公开展示的,截至 2017年 10月 14日,影视、动漫、游戏、有声版权共签出 328项,2017年公布的签约金额单项已超过千万元。

3 “大神”是网络文学内部对有成就作者的特定称谓。它源于游戏《魔兽争霸》,在普通玩家心目中那些操作娴熟的高级玩家跟“神”一样, 常人难以企及,因此称之为“大神”。后来“大神”被用到网络文学中,形容一些在作品点击率、粉丝数量、作品影响力等方面突破一定规模的“超级”网络作家。后来,“大神”这个称呼也被商业文学网站纳入网站粉丝消费体系,例如,起点中文网的“大神之光” 及后来阅文集团的“签约白金大神”中的“大神”,都是一种具体数值化的荣誉等级。这种荣誉等级化的“大神”需要粉丝们不断投 入金钱、时间去“供养”。“大神”的称谓后来也被泛化,所以,最著名的大神,会被称为“顶尖大神”、“扛鼎大神”等。

4 在晋江的“2016年度 IP改编最具价值作者”名单上,第一位为非天夜翔,影视、游戏、动漫、有声、海外版权成功输送多渠道联合运营,全年版权签约总金额过两千万;第二位为priest,影视、动漫、游戏、有声等多渠道均签约,改编项目全年版权签约总金额过两千万, 年度佳作《默读》更是创下纯影视签约金额近千万的好成绩。

5 “女性向”一词来自日语,原本指以女性为受众群体和消费主体的文艺作品的分类;网络兴起后,女性终于拥有了自己的独立公共空间,女性向开始与女权主义相结合。所以,广义的女性向是指一种对消费主体的性别划分,狭义的女性向则是指一种以满足女性的欲望和 意志为目的、以女性自身话语进行创作的趋向,是网络空间的产物。参见郑熙青、肖映萱、林品:《网络部落词典:女性向·耽美文化》中“女性向”词条,肖映萱编撰,《天涯》2016年第 3期。

6 2017年 6月 16日,晋江文学城官方微博宣布非天夜翔成为2017年上半年首位单影视版权交易金额过千万的作者。

7 “同人菜市场”是以微博为媒介的中介性平台,在这里,作者和读者按照规定格式,发布自己的写作/接单需求和阅读 /订单需求, 明码标价,一对一公平交易,供需双方一清二楚。目前这种“定制写作”只在粉丝属性和消费力都极强的同人小圈子内通行,作品不一定公开发布,买卖双方的报价往往也只起到鼓励作用,有时读者的评论反馈甚至比酬金更重要。这种全新的写作、阅读形式,初衷是聚集同好,并没有成熟的商业价值,但却极有可能成为市场无限细分的网络文学未来的主流形态之一。

8 其中,年限系数可选择1-20年,签20年合约的权重是5年的1.5倍、10年的1.3倍、15年的1.13倍;授权系数分为单本作品、作者身份、实体出版、影视及其他衍生、无线授权五种,每缺少一种授权,都会造成权重系数的扣除。这样,愿意签下20年的“卖身契”式长约、将所有授权交给网站的作者作品,在积分和榜单上将占据极大优势,想要自由选择网站、自由给出授权的作者,则必须放弃这些优势。参见《2016版积分公式说明》,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碧水江汀版块,发帖人 iceheart,发帖时间 2016年7月 13日。

9 根据中国“网络文学 +”大会(北京,2017年 8月)上晋江提供的官方数据,2016年 7月至2017年 6月,晋江的用户数量增加了

420万左右,总量约 2100万,增幅高达 25%。晋江是一个长期在PC端占据优势的老牌网站,而新增的420万用户显然不可能来自日渐式微的 PC端,而是新涌入的手机读者,是 IP吸引来的众多圈外“路人”和“小白”。

10 2017年 5月 26日不老歌站长 York发布了题为《即日起不老歌将禁止各类连载》的公告,估计与审查压力有关。由于不老歌的博客内容私密性极高,只有关注用户可见,无公开链接。公告全文转载见百度贴吧。

11 当代中文网络社群中“同人”一词意为建立在已经成型的文本(一般是流行文化文本)基础上,借用原文本已有的人物形象、人物关系、基本故事情节和世界观设定所作的二次创作。参见王玉玊、叶栩乔、肖映萱、郑熙青:《网络部落词典:同人粉丝文化》中“同人”词条, 郑熙青编撰,《天涯》2016年第 4期。

12 “爽”,指读者在阅读网络小说时获得的一种爽快感和满足感。“爽文”就是在这种读者本位的模式下创作的网络小说,而小说中最好看、有趣的高潮部分或某种固定套路被称为“爽点”。“爽”是网络小说的一个基本特征,因此也有人将网络小说统称为“爽文”。参见吉云飞、李强、高寒凝:《网络部落词典:网络文学》中“爽 /爽文”词条,吉云飞编撰,《天涯》2016年第 6期。

13 掌阅数据研究中心发布的2017年上半年网文阅读习惯报告中显示,掌阅用户中90后占41%,00后占34%,成为网文读者中的主力

军,而 80后已成为过去的一代,仅占 17%。同时,作者也呈年轻化趋势。其中,1990年以后出生的作者占比达到 59%,80后作者只占比 33%。另据阅文集团数据中心2017年的报告,在2016年超 7成的移动端数字阅读用户为 26岁以下的年轻人,其中 90后用户占

42%。同时主流作家的年轻化趋势十分显著,90后已成为最活跃的作家群体。其中,19-25岁作家为 35.57%,占比第一;26-30岁作家为 33.49%,而31岁-35岁的作家为17.36%,较前两个年龄段落差明显。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发布的“第 40次中国互联网络发

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 2017年 6月,中国的手机网络文学用户数量为3.27亿,也就是说,即便保守估计,目前网络文学也拥有超过 2亿的“90后”和“00后”读者。

14 日常向,即以写日常生活情趣为主,通常没有打斗、恋爱情节。

15 欢脱风,网络文学的一个固定标签,泛指一种轻松欢乐的风格,语言一般比较幽默。

16 重生文,一种网文类型,主角死后又回到自己生命的某个时刻,重新开始生活。

《红楼梦》爱好者的精神家园

《文艺研究》杂志创办于1979年5月,由文化部主管、中国艺术研究院主办,是大型综合性文艺理论月刊。《文艺研究》以“引领学术潮流,把握学术走向,加强学术交流,扩大学术影响”为办刊总方针,强调现实性与学术性、前沿性与基础性、学理与批评的有机统一,提倡中国视野、中国问题、中国气派,广泛容纳文学、艺术各领域不同观点、不同方法的优秀研究成果。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欢迎关注微信公号:媒介之变(mediachanged),转载须经授权。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