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雨果奖得主、科幻作家郝景芳:人工智能如何“折叠”人的教育

伏彩瑞 2018-09-10 10:53:28

在朋友圈看到雨果奖得主、科幻作家、童行计划创始人郝景芳在新浪教育盛典发言,不禁想起两周前我们在多哈WISE大会的相遇。

 

我们算是老朋友了,10月初还在丽江见了一面。郝老师前阵子发起童行计划,开始关注教育公益,成了我的同行人;她的新书《人之彼岸》用人工智能的故事讲述人类的独特之处,而沪江这两年也在将人工智能运用到教育场景中,所以我们彼此之间对于教育有很多共同话题。

 

在团队的安排下,我和郝老师在WISE大会期间做了一次“人工智能+教育”的对谈,其中颇有一些有意思的观点,现整理出来,与各位交流。


未来人工智能会助推教育将进入什么阶段?个性化定制教育可实现吗?

 

伏彩瑞:教育将进入第三阶段,大规模教育基础之上的个性化。

 

你应该多问一下我们为什么这么有缘。我觉得和景芳真的挺有缘,一个月前我们刚刚相遇在丽江风景如画的地方,一边欣赏着风景,一边畅想着未来教育。


现在的情况,不管来自于哪一个国家的,卡塔尔本地的、非洲的、美国的、英国的……大家都感受到,首先好老师是奇缺的,人口在急剧增长,就意味着老师实际上永远都不够用,你再用传统的方法永远也不可能解决教育资源不够,更不要说解决教育资源不平衡的问题,意味着就是一个死结,他们都相信只有通过互联网才有机会。


今天上午WISE开幕式上面,大家会注意到,最后公布一个投票结果有几个问题,其中一个问题是你认为人工智能会取代教育吗?70%还是80%的人选择的是不会,有30%的人觉得可能会,还有百分之几的人觉得一定会。


我觉得投票有一定的代表性。人们都知道其实教育最深层次的东西不是简单的知识传递。人工智能如果不把这部分代替掉的话,人工智能也太重了。知识传递就应该干掉,应该将老师、学生都从这些重复的、相对无聊的东西里面解放出来。今天有一个Speaker也讲了,他说他的孩子,其实就是记性不好,这有什么问题?你要知道答案你就谷歌嘛。


在这一点上面我的态度是人工智能加教育一定有非常大的作用,但是它的作用不是替代教师的劳动,而是将他们长期以来算是负担的那些工作替代掉,让教育进入第三个阶段,大规模教育基础之上的个性化。



刚刚在门口,加纳的一个朋友已经联系我了,西非,非常缺教育资源,想要跟我们合作,我相信这一定能解决大问题,教育会进入一个大规模教学的时代,不分地域南北、不分男女老少、不分年长年幼,同时尊重人的个性,让机器比你更了解你,让老师省下时间做创造,让学生省下时间认知自我、更好的发展自我。我先谈这些,下面请我们科技大咖郝老师来谈一谈。

 

郝景芳:人工智能,让每一个人都有机会去选择想要走的学习路径

 

我跟伏总在这些方面判断很一致,人工智能未来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很可能是能够做这种知识传递性的教学,不仅仅是知识点,还包括一些常规性的过程演示。还可以做一些标准化测试,让你做一些选择题、问答题,只要有正确答案的肯定能够帮你判断,看到这个学生大概是什么样的水平,接下来根据水平给你薄弱的地方着重练习、再做额外的训练,然后给你制定这样的计划。

 

另外,未来我觉得有可能比这个更加有趣一点的是,我在畅想有没有可能给学生定制个人培养方案。他说我长大以后想当一个电影导演,其实他是没有路径的,对于一个孩子来讲,从小到大没有在这方面学任何东西,上大学的时候是不是能够考一个导演系是小概率的事件。但是也许这个孩子就是有这样的想法,未来说不准在互联网上面学一个电影赏析,学一些分镜头,学一些剪辑,学一些拍摄手法,等等,也许早在上大学以前就可以通过互联网学习很多课程,定一个自己的培养方案,在这个领域里面有一个职业发展路径。不光像电影,一个工程师需要前期学一些什么,按照自己的梦想知道我从小到大如何一步一步过去,人工智能可以给你推荐说可以从简单到难,可以学这样一些知识。

 

当然这是非常遥远的事情,需要互联网上面有大量的学习材料,人工智能可能会帮你做一个像是指路人一样的推荐。但是我觉得其实是蛮有意义的一件事情,相当于让每一个人都有机会去选择想要走的学习路径。


我其实很同意伏总刚才说的,未来人工智能的教学和人类老师的教学一定是相辅相成的,而且一定是能够有非常好的显著成果。尤其在一些贫困地区,老师的水平很受局限,一个老师一般可能初中毕业上一个幼教或者上某一个教育中专就去教书了,很难期待他英语非常好或者有很多科学知识,能给孩子解答天文地理各种知识。但是我们可以通过互联网教学补充到很多老师不具备的,这些知识传递可以让更厉害的人工智能老师去做,人类老师就可以去更好地组织孩子、更好地跟孩子去交流、鼓励孩子做尝试等等,做一个情感沟通的角色。而这个角色其实也是不可替代的,这个角色未来人工智能,肯定是取代不了。因为如果只是有一个课件,一门很好的课,给到贫困地区的孩子,很多时候他们没有太大兴趣,他可能都跟不下来,不太喜欢看,这时候是需要老师的参与,鼓励他去参与,才能够使用这样一些技术。


所以未来我觉得人工智能大大地辅助教学,不会说是替代性的关系,需要更多的老师参与到这个过程中。



中西方教育的差异怎样解决?

 

伏彩瑞 :中西方的教育精华要互相渗透

 

我想到一个事,最近美国人、英国人也在反思自己的教育,说我们的下一代以后不如中国人。为什么?美国人的数学、英国人的数学一塌糊涂,因为他们只有上大学,大学生才好,其实那些是自然要学的,从而导致了一些本来能学一点或者说开窍之后能学好的就完全不学,就彻底放弃了。而我们中国人反思的是,我们把孩子管傻了,都是填鸭式,灌输成什么样,我们需要完全怎么放。

 

我觉得英国人、美国人的反思,中国教育的反思,都是很有道理的。我们建国之后教育才几十年时间,跟改革开放的时间一样的。有人说高考一无是处,我不赞同,没有高考我觉得都没有现在这些。但是你想让他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既把填鸭式的教育走出来,满足当时工业革命,就是整个工业现代化社会发展的基础工业化进程的需要,又同时创造出一大批充满了思想和想法的创造性人才,你觉得就是时间上面的不够,不可能。

 

反观也是一样,西方社会,民主渗透到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总觉得我不能强迫你,你得自己来,你们就自然到大学里面,会数学的人搞搞工程就够用了。但今天再去看,中国人、印度人,学什么都行。这些人当中虽然很多人被填鸭了,那些反抗填鸭的,我就是反抗填鸭的人,自己瞎学,这样自然而然形成创造性人才的数量都已经很惊人了。

 

中国的互联网经济,创造性创新经济现在竞争多激烈,商业模式竞争多激烈,这些是谁干的?不是被填鸭填傻的人做出来,就是那帮天生有反弹性的人。在我们这种高考制度的摧残之下,你还是摧残不死,就是这样产生的这批人都足够对于西方形成了很大的压力,未来他们能不反思吗?你把这两点合在一起看,我觉得这两者都有价值,两边会互相渗透。

 

英国已经正在逐步加大引用中国的数学教材,这不是开玩笑的,你去柯林斯问问,就是他们正式出版的,很多地方用起来觉得很好。而且外国人现在学中文的也很多了,连特朗普的外孙女,都在彼此渗透。


郝景芳:既要保证基础素质教育,又要注意开发超级个体


每次伏总都讲得特别好,我都很同意,我就是来做补充的。刚刚讲到东西方的差异我也分享一个小故事,有一个时间我跟一个以色列的人交流,他是一个很厉害的人,大概三十岁不到就是一个成功的创业者,现在又跑到中国连续创业者,是非常优秀的一个国际化人才。他说他其实一直也在反思以色列的教育,以色列的教育真的是自由天性放飞的教育,每天上半天课,下午就解放,爱干什么就干什么。他们犹太人的传统是做辩论,老师会问学生有这么一个观点你同意吗,同意是为什么,不同意为什么,做大量的思辨练习,这样他们头脑就很灵活。加上有很多时间很自由,他们就可以大量去选择。这种教育导致的结果,对于那种天生就特别强的孩子,有很强的意愿要学习,又很聪明,什么都学得会的,这就是最理想的土壤。所以在他们那种教育底下最后会出来很多的大科学家、思想家、创业家。



这种自主性很强的孩子,只要你给到空间,他就能够绽放。可能脑子里面的想法怎么压也压不住,只要给空间,早就已经放飞自我了。但是他们这个教育,他说最大的问题对于那种平庸甚至以下的孩子其实是没有约束和压迫力的,他们就很容易最后啥也没有学会,一直人到中年了还是平庸以下的水准。


他就说中国这种大规模的教育起码能够把绝大部分,除了贫困山区以外,绝大部分人能够推送到一个基本水平还不错的水准,起码基本的数学、科学、基本的语言能力都是过关的,过关了以后我们才能做今天所有的这些工作。这样的话,我们是一个基础还比较好的教育机制,但最大的问题是有可能最强的孩子会被压住,明明上课已经全会了,老师也不让看小说,也不让出去玩,也不让他去学别的东西,他的奇思妙想等等也会被压住,说你别太另类。


其实两种各有利弊,就像刚才伏总讲的一模一样的例子。所以这个以色列人也在反思能不能相互结合,中国系统性的、很稳定的教育体系起码让大家都到了一个水平,但是我们还是要给孩子自由,让孩子自主学习,能让那种学有余力的孩子真正能够放飞自我,能够产生一些超级个体。其实这可能是大家的共识和未来全球化大家都希望做到的。


我自己其实也是从来不排斥或者反对我们系统化的教育体系,学的就是挺扎实的。你如果中学不踏踏实实地把数学学好,你大学学什么科技也学不会的,我觉得咱们的教育体系还是有它的好处。包括英语也是让大家有一个基本水平、基本素质。

 

人工智能有温度吗?能否替代人的感情陪伴与创造力的开发?


伏彩瑞:机器永远无法真正表达爱,但却可以辅助完成知我认知积累


回到刚刚说的人工智能,现在不管你这个老师是好老师或者是差一点的老师,不管你这个老师的天赋强还是弱,所有的人一视同仁,就算你是大学很好的教授,授课的活你得干吧,可能还不怎么能计入你的业绩表现,你得做科研,教授的精力都钻在科研里面了。

 

我们现在来看人工智能能起到的作用不是被夸大了,而是原来严重不足,将人用的不好的地方,人工智能一定要解放出来,而且具备物理性的条件。三年之内人工智能对教育方面的基础贡献大家将达成共识,吵吵闹闹也可以,会推进这个速度。可是如果非要说,不要线下教育,老师都没有的话,我完全不认同。有些时候人带来的效果,人的作用是这么无穷。



讲一个小故事,那天正好在上海全球创业周上面,真实的感受,我们家是琴童家庭,孩子是练钢琴的,以前不爱弹钢琴,但是我觉得他有音乐天赋,他妈也这么觉得,可是他还是不爱练,每天在家里面闹的很不开心,很痛苦。妈妈就成了母老虎。后来他参加了一个,正好还是我投资的,一个叫“小音咖”的项目,做了另外一个事,就是我不逼你孩子弹琴,我一开始给你设立了一个目标,孩子打了一个底子之后说你年底要在哪里表演,你要完整地按照一个演奏艺术家的方式去表演,前面设定这个目标,30天每天练多少,以及上场前给你训练,从彩排、服装到上台整个的礼仪到弹琴现场整个表情、感觉,到你穿的燕尾服,当你弹完之后再下去,以及有人给你送花、掌声,有人录像,这一整套,孩子只有6岁多。以前你跟他怎么去讲他都没有概念,结果一次表演,回来每天自己练琴。因为结束的时候你看到孩子的表情就知道了,他就明白了,原来钢琴这个东西是给人带来快乐的,他在台上弹琴比平时在家里面练不知道要好多少倍,那场还是在东方艺术中心里面,那个小场子,三四百个人,那么多别的家庭的爷爷奶奶和小孩一起看着他,你会发现不管这个孩子是外向还是内向,终于知道这个事情完整的流程是这样,弄完之后,如果还是不行,这个孩子就没有天赋,这样得出了一个结论,孩子不伤心、父母也不伤心。弄完之后被激活,就说明他其实有天赋,可是孩子是没有办法完成自我认知的,甚至他的亲爹亲妈也没有办法帮他完成认知。


我们刚刚谈的人工智能是什么呢?基于大数据,包括孩子的实际学习情况和孩子的星座、性格特征放在一块,会给你一些判断的依据,就是你的孩子可能更适合干的几件事情,缩小了完成自我认知积累的范围,自然成功的效率不就高得多了吗?如果这一点我们不好好使用,依赖人工智能帮我们做一些贡献,我们人得多累啊。


人应该干什么?人应该干感情的事情,人有机器永远学不会的爱,肯定是这种样子,这种爱,往虚了讲就是不存在,但实际上这是人到最后可能到唯一能守得住的阵地,这是非常复杂的感情,可以是父母的,可以是男女的,可是小朋友们之间在一块很单纯的,你拉着我的手,我拉着你,这种复杂的感情而且还在演进,你以前从来想象不到什么叫战友,等你有一天当了战士或者说在你工作当中有背靠背一起打过仗的你就明白这是什么,这是一种关系,甚至成为一种关爱,这才是未来最应该有的归宿,否则如果反过来的话,效率太低了。


郝景芳:创造力并不是随机的,真正个性化教学父母必须帮孩子


关于孩子创造力的培养,我先说一下“童行计划”,其实我们最早开始做教育内容的时候,没有打算做人工智能技术。我们只是想培养创造力,对情感社交能力的加强,当技术已经帮我们解决很多标准化的东西,我们的孩子可以怎样更加放飞自我创造力。所以我们当时整个设计教育内容,包括我们设计线下的工作坊,都是往这个方向努力。

 


创造力我觉得并不是随机的,不是我今天做了一个梦我就很有创造力,或者说我被苹果砸中了就怎样有创造力。创造力其实是一个思维习惯,如果这个小孩子有那种思维习惯,总想提问题,别人都觉得这事不就那么回事吗,他就觉得不对,这里面有问题,这其实就是创造力的来源。

 

我们会用这样思维的提问、工具,试图去启发孩子的思考。另外老师会跟孩子特别有意识地启发引导式的教学。我们线下工作坊,其实就是一种以真实场景为目标去组织你的学习,非常像刚才伏总说的,你的真实目标是我要去演出了,三个月以后要去演出,为了这个真实目标我一步一步前面需要做哪些,很多东西都会被调动起来。我们做工作坊,一个真实的目标就是我们最后一天要让他们每个人设计自己的月球王国,然后要布展,在墙上做布展,最后家长来了以后要参观,他们每个人是讲解员,给家长要讲这里面有什么科学知识,这个基地上面都有哪些东西。那些孩子最后讲得特别好,小学三年级的孩子给你讲什么叫做第一宇宙速度、第二宇宙速度、第三宇宙速度,给你讲月球上面是怎么造水的,我们火箭哪级发动,都是专家级的。他们会觉得今天是我来招待你们,他们有这个感觉。另外他们在这个过程中真的是设计,几个人还要去争论要设计哪个部分。因为有限的材料,衣食住行你都要考虑到,要有这些科研,在设计的过程中他自然地要去想我需要什么样的知识,我需要什么准备。

 

所以我们给他这样创造性的环境和场景,思考性的问题引导,所有这些如果一旦形成习惯,能够经常性让孩子有机会锻炼,他其实就长大了,创业也是这个过程,找到现有的问题,给出不同的解决方案,为了一个真实的目标,在一个有限的时间里面把这个东西做出来,然后最后做路演等等,其实本质上是一样的。我们之前做的工作坊是比较小型化的探索创新,最后效果很好,但其实比较难复制。我们下一步想要探索的是如何让类似的课堂简单可复制。

 

至于真正的个性化教学,我觉得确实必须得父母帮助孩子,父母不能在教育的过程中缺位。我不太相信真正完全说人工智能能够帮助你做出选择,顶多是可以给你更多材料,发现你的兴趣,可以评价你各方面的能力,等等。但是孩子成长,尤其是小一点的孩子,如何能够做到个性化,其实就看父母有多支持他的个性化,最终慢慢会相信自己、发现自己、逐渐了解自己。我觉得未来父母也要更多去了解一下教育的技术、教育的资源以及了解一下我们更多的能够怎样用到这些资源帮助到孩子。

人工智能近期能给教育带来颠覆性革命吗?


 伏彩瑞:公众和媒体的耐心总是有限,现在我们既感受到了成果,又不急躁。


大家总是说学习是孩子的事,学习其实不只是孩子的事,现在的社会毫无疑问已经进化到了人人都得学和一直学,这点你们都同意吧?

 

所以我想起你问的前面一个问题,我夯实一下,说2013年关注到2017年就怎么样了,才四年,这算啥啊。想想如果是大学生的话,也就四年才毕业。我想补充一点是什么呢?因为公众和媒体的耐心总是有限,总是希望几年之后就有结果出来。我觉得我们中国人性子太急了,很多特别重要的产业真的不是大干快上就能怎么样的。现在大家现在对人工智能趋之若鹜,其实人工智能是几十年前就有的,退下去了,因为技术建设不好,又起来,到现在好像有一种感觉。现在就真的一定成吗?不好说。互联网+教育也好、AI+教育也好,也许现在只是第一浪。

 

我们做这些事情,身在其中,既感受到了成果,又不急躁。成果在哪?我们今年推出几个人工智能+教育的产品已经突破了一个亿的收入,其实我们对它是很不满意的,没有达到人们所期待的那个样子,但是我们也看到在市场上面的确很受欢迎,这是为什么?找到了痛点。这个痛点有,市场就有。而且,创业者会觉得充满激情去解决这些痛点,市场就一定会给你一个很好的回报。我们已经不太担心市场的问题。相反我们担心的是会不会用户期待值过高,很多时候杀死一个产品就是大家期待值太多了。


大家谈人工智能+教育或者其它领域,还是要给它时间。首先,在这方面我比较正面,我很积极乐观,我认为人工智能加的很多东西真的是非常基础性的,真的能带来很多变化,但是你不要要求它在所有的行业都用一样的速度进行颠覆。第二个,人工智能加教育也好、加其它也好,毕竟受到技术的挑战,受到产品的挑战,又受到商业模式的挑战,又受到大量的、跨领域的综合挑战,这些的挑战会让你所想象的和结果之间还有很大的概率。

 

郝景芳:科技改变了生活,但基本生活方式没有太大改变


最后加一句,科技对于我们人类生活有多大的改变呢?肯定是很多改变,我们整天说颠覆,就觉得我们现在和过去都不一样了。但实际上再仔细想,我们现在比和三千年以前的人,我们还是晚上睡觉,一日三餐,吃饭还是用碗、用筷子,自己往自己嘴里面扒拉。原来科幻小说家开始出现的时候对于未来的想象,人都不吃饭了,注射打液体就活着了,一百年前的科幻小说想象的,已经想象那时候都是机器了,人都是大脑袋、大眼睛,身子都萎缩了,但实际上不是。

 

你去比较我们和那些想象里的人物,我们和三千年以前战国人,会觉得我们和三千年以前战国人会更像一点,我们仍然端着个碗,拿着饭这么吃,仍然穿着这样的衣服自己走来走去互相说话。根本不像大家通常描述的,把我们人描述成另外一个物种了。


现在确实科技改变了很多,从蒸汽机到电,但是基本生活方式没有太大的改变。

 

我觉得未来人工智能会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但是五十年以后我们还坐在桌前拿碗照样吃饭,老师跟学生还是会面对面的说话,就是会给我们很多新的东西,会让我们的生活更好,但我们头脑中对它的想象最好别是我们这个世界完全不一样了,人都躺在那,脑子里面注射就教学了,这些想象有点不可能实现。所以我很同意伏总说我们把这个想象realist(更现实)一点,就会觉得这个事是挺好的一个事情。


今日话题:

人工智能会在多大程度上“折叠”教育?

你认为未来还有哪些可能?

欢迎在留言区说出你的观点,我们一起探讨更多可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