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说《南少的独宠妻》7

女人精品书屋 2018-08-01 09:00:19

苏然有些艰难地喘了几次气,乘胜追击,“一千万可不是小数目,足以证明我在南亓哲心里的地位了吧?”

她没有坐的力气了,只能双手撑在地上,才能维持坐着的姿势,“他这么在乎我,你们要是录那种视频,肯定会惹恼他的。到时候,哪怕我死了,他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梅毒加上南亓哲这尊大佛,她觉得足以镇压两人了。

两人确实犹豫了,现在拿到一千万,已经不算少了。

但功亏一篑,放弃赵雪琪那儿的五百万,他们又舍不得。

“老二,你跟你那两个哥们说说,让他们过来玩女人。”沉默半晌,胖子说道。

找两个人玩这个臭娘们,视频录了,他们不用染梅毒,不用招惹南少,还能拿到五百万!

这一下拿到一千五百万,他跟老二换个身份,这一辈子就吃喝不愁了!

瘦子一听,就明白了自家大哥的心思。

他怕屋子里苏然会发出什么声音,让两个哥们怀疑,便拿着手机,出去给他哥们打电话。

苏然的心一沉再沉,要是再过来两个男人,她逃跑的几率就降为零了。

一旦视频录制完了,他们拿到了五百万,肯定会把她还有那两个男人灭口的!

“疼……好疼!”她蜷缩起身子,捂着肚子,看起来难受得厉害。

瘦子还在忽悠那两个人,胖子警惕地走到她跟前,踢了她两下,“臭娘们,你最好别想耍花招!”

“疼……疼……”苏然也不解释,只是一直喊疼。其实她也没骗人,确实很疼,只不过她刚才没喊,这会儿喊出来了而已。

胖子看着她没了一小片头发的森白头皮,再看看她几乎满是血迹的腿还有高高肿起的脸,谅她也没胆子骗他!

原本她死了刚好,省得他们再动手了。但是那个姓赵的说一定要在人是活着的时候拍,最好再给臭娘们喂点药,让她看起来像是自愿的!

他烦姓赵的烦得不行,但还是双手撑在膝盖上,弯腰问道:“你哪儿不舒服?要是死不了就别喊!”

肚子上肉太多,蹲在地上太难受。

“好……好疼……”苏然这次喊的声音小了很多,说完以后,就直接昏了过去。

胖子担心五百万打水漂,赶紧去看人还有没有气儿!

然而,就在他趴在地上,伸手去试鼻息的时候,地上的人突然睁开眼睛,脑袋重重地跟他撞在一起。

苏然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气,有些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好似察觉不到全身疼痛似的径直往外跑——

刚才瘦子出去打电话,门没关!

胖子疼得倒在地上,朝着外面大喊,“老二,拦住那个臭娘们!”

敢踢他的命根子,真是不想活了!

听到他的声音,苏然心说坏了,然后便见瘦子随手抄了几块砖,一边跑,一边往她这边砸。

咚!

咚!

咚!

连续有三块转飞来,每一声都重重地落在苏然的心上。

她回头看了一眼刚才擦着自己头发丝落下的转头,却看见一块转头径直飞来。

“闪开!”一道沙哑的声音传来,紧接着她落入一个宽阔又熟悉的怀抱,而那块砖则被一脚踹飞了。

苏然拽着南亓哲皱巴巴的衬衫,闻着他身上的汗腥味,再抬头看着他赤红的双眼和冒出密密麻麻胡茬、好似一下子沧桑了许多的俊脸,突然间,有些想哭。

“有我在,别怕。”南亓哲看着她高高肿起的脸,还有衣服上已经结块的暗黑色血渍,心好似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捏住,难受得无法呼吸。

都怪他,如果不是他突然离开,她也不会受这么多的苦!

“……嗯。”苏然没忍住,在点头的瞬间,眼泪夺眶而出。

他来之前,她最恨的就是他。

可他来了……她突然觉得天塌下来都不怕!

“哥们,老子警告你,你他么少多事!”瘦子抄起地上碎成两瓣的砖头,脖子上青筋拧起,“赶紧放人,不然老子干死……啊!”

南亓哲将苏然拦腰抱起,一脚狠狠地踹在瘦子的小腹上。

瘦子被踹得一个趔趄倒在地上,捂着肚子乱叫,“你他么敢打老子,知道老子是……嗷!”

“就凭你,”南亓哲一脚踩在他的头上,眸底一片血红,“也敢动她?”

话音落的时候,他又是一脚踹在瘦子身上。

这一脚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气,瘦子身体在地面上移动了将近两米才停下,然后噗得一声吐了好几口血。

瘦子这才知道害怕了,他擦了一下嘴角的血,“哥们,打……打个商量,这个臭娘们你尽管带走,老……老子不……不……”

剩下的话怎么都说不出来了。

他双手撑在地上,看着一步步走来的男人,额头冒出涔涔冷汗,几乎下意识地往后挪动。

这个男人……他觉得这个男人好恐怖!

“老子?”南亓哲缓慢走到他跟前,居高临下睨着他,嘴角扯着阴森的弧度。

瘦子吞咽着唾沫,后背早就被冷汗打湿了,“老……是我,刚才我说错了,兄弟……不,我叫您爷爷,求您放……啊!疼!”

最后一声,喊得撕心裂肺。

南亓哲重重一脚踩在他的手上,拧了几下,把他的手指头都给踩断了,“当我孙子,你以为你有这个资格?”

然而,没有人回答他,瘦子早已经疼得晕了过去。

胖子看着这些,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面色狰狞地跑到旁边的车上。

刺啦——

车子拐了个方向,闪烁着车灯便朝着两人撞了过来。

“敢打我兄弟,死去吧!”胖子把油门踩到底了!

南亓哲看着这一幕,没有任何的犹豫,毅然决然挡在苏然的前面。

车子呼啸而来,带着呼呼的风声,还有车轮子和地面摩擦的声音。

“不……要!”苏然瞳孔皱缩,心脏也紧跟着收在一起。

他……他是不要命了吗?!

砰!

一辆越野车突然从盘山道冒出头,直接横冲过去,撞向了胖子开的那辆车。

轰!砰!

胖子的车四十五度旋转,跌跌撞撞从山上翻滚了下去。

翻滚到一半的时候,那辆车子发生了爆炸,火焰冲天而起。

而冲出来的越野车则头朝下挂在山坡上,只要稍稍一动,司机就会尸骨无存。

“南……南哥,我害怕!”车内,陆之允看着山下的景色,脸色惨白地闭上眼睛。

早知道就不装逼耍帅了,他……他恐高啊!

……

苏然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因为失血过多以及伤口发炎引起的高烧,人已经处于昏迷状态了。

南亓哲守在病床边,紧紧拉着她的手,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心一阵阵得刺疼。

如果可以,他宁愿受伤的是自己!

“南少,麻烦您松下手,我需要处理一下她的伤口。”医生额头上一层细细地冷汗,说话时小心翼翼。

南亓哲皱了皱眉头,有几分不情愿地松开苏然的手,犀利的目光射向医生。

医生拿着棉签,被盯得如芒在背全身发抖,试了好几次,都没能准确把棉签放在伤口上。

见此,南亓哲脸色一点点变得难看,眸底变得愈发幽深。

就在南亓哲即将发飙的时候,陆之允砰得推开房门,喊了一嗓子,“南哥,你出来一下,我有急事跟你说!”

“不去。”南亓哲看都没看他一眼,依旧紧盯着医生,眼底满是怀疑。

处理个伤口都处理不好,这样的医生可以考虑开除了!

医生擦了把头上的汗,很想说‘您要是走了,我会发挥很好的’,但实在没那个胆量。

“南哥,我这次是真的有急事要跟你说!”陆之允跳进来,从身后掏出一个储存卡,“这可是从绑架犯那里找到的,跟嫂子有……”

‘关’字还没落,南亓哲就一把将存储卡夺到了手里,“我一会儿去看。”

说完,目光重新落到苏然和医生身上。

他现在要等苏然处理伤口,只有她平安了,他才能放心。

“南哥,你在这里只会碍手碍脚,影响医生发挥!”见他没起身的意思,陆之允快没耐心了,“这里面的东西很重要,必须得尽快看!我发誓!”

听此,南亓哲稍稍犹豫了一下,起身,同时不忘警告医生,“别弄疼她!”

“您放心。”医生盼着他赶紧走。

但即便医生应允了,南亓哲还是有点不放心,觉得还是留下来比较好。

“南哥,你到底去不去啊?!”陆之允第一次见他南哥这样磨磨蹭蹭的样子,快心急死了!

南亓哲专注地看着床上的人,没吭声,已经有隐隐要坐下的趋势。

正在这时,林娜己匆匆忙忙推门走了进来。

她手里还拉着一个孩子,进来后谁也没看,两人直接走向病床。

“然然!”林娜己看着苏然躺着一动不动的样子,恨不得宰了绑架她的人!

小男孩站在她身旁,眼睛红红的。

他吸吸鼻子,抹了把脸上的泪水,不吵不闹,看起来格外乖。

南亓哲偏头看着小男孩,心底有种很奇异的感觉。

他仔细看了看,觉得这小男孩有些眼熟,但又不记得他何时见过这个孩子。

“好了南哥,有人帮你看着嫂子,你不用担心了吧?走走走,赶紧去看这个!”陆允之从小就是急性子,这会儿见他还不走,直接去拉。

“嗯。”南亓哲想了一会儿,没想出来在哪儿见过那个小男孩,也就不再想了。

陆之允拽着他进了一家空病房,将存储卡塞到读卡器里,插到了笔记本上。

播放前,陆之允很郑重地提醒了一下,“南哥,先说好,里面的内容很……很是暴力,你控制好自己情绪啊!”

南亓哲皱了皱眉,嗯了一声,心里还在惦记苏然。

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醒,醒了以后身上还疼不疼。

“那个……”陆之允还想再提醒一句,但又觉得提醒了也没什么用,索性直接点了播放。

里面是虐待视频。

南亓哲刚看到开头,拳头就已经捏得咔擦咔擦响,全身上下染着毁天灭地的戾气。

“南哥,”陆之允紧张地站起来,连忙按了暂停,“要不……要不我们别看了?”

这里面的东西确实血腥,让南哥看太过强人所难。

南亓哲额头上的青筋拧起,全身肌肉紧绷着,“接着放。”

他要明明白白地看着,苏然因为他受了多少苦。

然后,牢牢地记着,用千百倍的好去弥补她,再让那些伤害她的人付出千百倍的代价!!!

陆之允觉得南哥现在状态不正常,但也没敢多说,继续点了播放——

“我呸,还不是让人艹的玩意儿?还瞪眼,你再瞪?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把你操死?!”

“不要脸的玩意儿!”

“让你个臭婊子看不起老子,老子给你消消毒!”

视频里的男人骂得难听又低俗,不堪入耳。

而伴随着这些辱骂,还有无数折磨人的手段。

扇耳光、脸上吐痰、揪下一块头皮、踹肚子、伤口上撒盐……

视频里面的任意一样,都足以让寻常女性疼得死去回来。

苏然疼得蜷缩在一起,满身血迹,而折磨她的那个绑架犯笑得露出一口黄牙,连眼睛都眯上了,还不断拿脚踢她、骂她。

只是看着这些,陆之允就觉得疼得要命。

其实他也不想看这些的,但他怕他说幕后黑手是赵雪琪,南哥会不信,就只能让南哥亲自来看了。

南亓哲线条优美的小臂上,狰狞青筋暴起,呼吸粗重得好似下一秒就会窒息。

雪琪!

居然真的是她!

“南哥,”南哥现在有点吓人,陆之允尽量放轻声音,“现在你相信赵雪琪在背后搞事了吧?你打算怎么处理她?”

“不用管她,那个绑架犯呢?”南亓哲声音平静的可怕,和狰狞的杀意形成鲜明对比,有几分诡异,看着格外瘆人。

“南哥!”陆之允也顾不上害怕了,只觉得愤懑,“真不管赵雪琪?绑架犯可是她找的,录视频什么的也都是她要求的,你就这么放过她,对嫂子太不公平了!”

别说是嫂子,他都受不了南哥这么偏心!

赵雪琪做这种事情,送她去坐牢都是应该的!

“绑架犯在哪儿?”南亓哲一字一句,又重复了一遍。

见他动怒了,陆之允一腔愤懑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回答得不情不愿,“在我临江那栋别墅里。”

赵家。

赵雪琪快要吓死了!

一个绑架犯死了,但还有一个绑架犯活着,她做的事情是不是会暴露?

就算事情真的暴露了,南哥哥也不会对她做什么的……吧?

她坐在床上,又站起来,在地上走了几圈,坐在椅子上,然后又从椅子上挪到了床上。

“我没说我的名字,那个小流氓应该不知道我是谁吧?”

“那要是小流氓刚好看到我的照片,指证我怎么办?”

“南哥哥对我这么好,肯定不会相信那个小流氓的!”

“可要是那个小流氓拿出来证据怎么办?”

赵雪琪坐在床上,心神不宁,嘴里念念叨叨的,脸色惨白。

明明身子底下就是软软的床,可她却觉得如坐针毡。

“不行,不能就这样下去!”赵雪琪哆哆嗦嗦地掏出手机,拨通魏泽的号码,他一定会帮她,她知道!

电话刚拨过去,那边就接通了,华丽的声音里染着抑制不住的惊喜,“琪琪,等你主动打一次电话,真是不容易啊!”

“别……别说废话了!”赵雪琪哆嗦得都快拿不住手机了,“魏泽,我惹上麻烦了,我害怕,你快点过来!”

“怎么……嘟嘟嘟!”

魏泽那边才说出两个字,赵雪琪就把电话挂断了,她相信魏泽很快就会过来的。

其实,她不后悔自己做的这些事情。

一只豹子看一只蚂蚁不顺眼,虐就虐了,杀就杀了,不是很正常吗?

但她害怕,担心南哥哥知道这些后,会讨厌她,会远离她!她不能容忍南哥哥不理她,那对她来说,比死更难受!

扣扣扣!

不过十多分钟后,赵父就领着一脸急色的魏泽走了进来,“琪琪,魏泽说你有急事找他。”

“行了爸,没你的事情,你出去!”赵雪琪把赵父推了出去。

赵父看着门砰的一声关上,叹了口气,然后下了楼。

“怎么了?”魏泽头上立着几根呆毛,衬衫只系了两个扣子,裸露着白皙的胸肌——显然刚从床上爬起来。

赵雪琪一见他,立刻就找到了主心骨,“魏泽,你帮帮我好不好?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

她扑到他的怀里,双手环着他的腰肢,美丽娇柔的脸上满是乞求。

“什么事?”魏泽身体一僵,潋滟桃花眼底浮现一抹苦涩。

她平时讨厌他的接触,也只有在有事求他的时候才会抱着他撒娇。

赵雪琪没回答,只是嘴一撇,眼泪吧嗒吧嗒地就流了下来。

“乖,别哭了。”魏泽掏出手帕,给她擦掉脸上的泪水,声音更轻柔了一些,“有什么事情你直接说,我一定会帮忙的。”

赵雪琪等的就是这句话!

她抢过他递过来的手帕,擦了擦眼泪,“这可是你说的,一定会帮忙!”

“嗯。”魏泽犹豫一下,小心翼翼在她后背上拍了两下。

赵雪琪好像被什么脏东西碰了似的,瞬间皱眉拉开了两人的距离,“以后不准对我动手动脚!”

只有南哥哥,才有资格碰她!

魏泽眸底有瞬间的黯淡,他嗯了一声,倚在墙壁上。

“魏泽,我没有嫌弃你的意思!”见他情绪不高,赵雪琪生怕他反悔,“我只不过一心一意对南哥哥,接受不了其他人的触碰。真的,我在心里把你当朋友!”

魏泽外头看着她,没吭声,只是向来勾魂摄魄的眸子变得愈发幽深。

见此,赵雪琪有些慌了,魏泽是不是想反悔了?

“琪琪,我答应了你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的。”魏泽嘴角绽放层层叠叠的笑意,眼底却有些黯淡。

“我就知道,你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赵雪琪勉为其难地亲了他脸颊一下,然后很快闪到了一旁。

脸上柔柔软软的触感还在,魏泽眼底一点点亮起来,好似承载了银河。

赵雪琪眼底闪过不屑和鄙视,脸上却做出一副伤心的模样,“魏泽,苏然为了诬陷我,雇佣了两个人绑架她。现在南哥哥肯定误会我了,我好害怕!”

魏泽嘴角笑意一点点收敛,这个谎言漏洞百出,可他却不忍心拆穿。

“你是我的好朋友,一定要帮我认了这个罪,不然南哥哥肯定不会再理我了!”赵雪琪拉着他的胳膊,脸上满是乞求。

魏泽低垂着眸子,浓密卷翘的睫毛遮掩了他眼底的神色。

他并没有立即回答,这让赵雪琪有危机感,“魏泽,你说过帮我的,不能就这样反悔!要是你这次反悔了,我以后都不会再……”理你了。

“琪琪,以后在别人面前,说话前想想。这次的事情,我会帮你的。”魏泽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受,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推门离开了。

赵雪琪看着他的背影,压根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她脸上还流着泪,但嘴角却一点点勾起,最后笑得甚至有点狰狞。

这下,她就不用担心南哥哥不会理会她了!魏泽这个黏人虫,原来还有点用处!

……

临江别墅。

陆之允已经在大厅等很久了,眼见天一点点染上墨色,他有些急了。

不就是处置一个绑架犯吗?怎么这么久了还不出来?

“不行了,我等不下去了!”陆之允把吃了一小口的火龙果扔到垃圾桶里,站了起来。

特助拦在他身前,“总裁交代过,你不能过去。”

“嘿!”陆之允做了个挽袖的动作,指着特助的鼻子骂,“你以为南哥不在这里,你能拦住我?滚开!”

说话的同时,他伸手去推特助。

特助拽住他的手,直接一个擒拿手,利落地制服他。

“哎呦,你个傻狍子快松手,疼死小爷了!”陆之允发誓,他绝对是看在南哥份上,才不跟这个傻狍子动手的!

绝对不是这个傻狍子比他厉害!

特助没理会他,吩咐一旁的佣人,“拿根绳子过来。”

“谁敢拿?”陆之允瞪着那些佣人。

然而,那些佣人跟没收到他指示似的,直接去找绳子了。

陆之允,“……”

这一个个天杀的!

就在他无比绝望,以为会跟往常一样被绑起来时,南亓哲从地下室里走了出来。

“南哥……”陆之允看着他,愣住了。

南亓哲全身上下都是血,甚至脸上眉毛上都挂着已经干涸的血迹,胡茬上的血珠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

他紧珉着薄唇,往日清冽的眸子也是一片血红,跟那些血迹交相辉映,阴戾无比,煞气十足。

这里的佣人们算是训练有素有规矩的了,可此时看到这些,还是有人吓得叫出声来。

特助松开陆之允,给南亓哲递过去干净的手帕。

“行了,没你们的事情,都下去吧!”陆之允甩甩发疼的手臂,警告道:“不过你们的嘴最好严实点,要是让我发现你们在外面乱说……

他冷笑了一声,跟平时的吊儿郎当样完全不一样。

“少爷放心,我……我们绝对不会乱说的。”佣人们赶紧都退了出去。

南亓哲接连换了十多条手帕,脸上和皮肤上沾染的血迹才勉强擦干净,但衣服上的早就擦不干净了。

“南哥,”陆之允憋了好久,实在忍不住了,“你把那个小流氓给杀了?”

“有的时候,活着远比死了痛苦。”南亓哲重新换了一条白色手帕,一点点,仔仔细细地擦着手指上的血迹。

陆之允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汗毛林立,莫名觉得后背有些发冷。

他往地下室的方向看了一眼,立刻收回视线,实在是太恐怖了!

“小流氓解决完了,那接下来做什么?”陆之允往旁边挪了挪,血腥味让他觉得太压抑,“你真的就这么放过赵雪琪了?”

南亓哲继续擦手指,眼底闪过一抹杀意。

这次苏然差点死掉,他怎么可能会放过雪琪?

他的沉默在陆之允看来就是默认,“你真的要放过赵雪琪啊?!南哥,不是我说你,嫂子这次差点被赵雪琪给害死,你还包庇赵雪琪,换谁谁都受不了啊!”

特助给了陆允之一个白眼,然后恭恭敬敬说道:“总裁,五分钟前医院来了电话,说太太已经醒了。”

“嗯。”南亓哲紧绷的肌肉放松了一些,他立刻站了起来,朝着门口走去。

特助紧跟在他的后面。

“喂喂喂,南哥,你不要你的小允允了吗?”陆之允急得跳脚。

南亓哲连目光都没有施舍他一下,步履匆匆。

特助回头看他,不屑,“娘炮!”

……

“妈……然然阿姨,你是不是伤很重?”小家伙拽着苏然的病服,眼睛红彤彤的,跟个兔子似的。

妈咪跟他说过,在人多的地方要喊她然然阿姨。

苏然摸摸他的脑袋,苍白的嘴角缓缓勾起,“我没事,别哭。”

她想抱起他,但却撕裂了伤口,有血顺着病服流了出来。

“你给我安分点!”林娜己把她按下去,“这么大的人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该逞强吗?!”

“然然阿姨,你好好养伤,等你伤好了,我介绍我女朋友给你认识哦!”苏小哲小大人似的在苏然脑袋上摸了两下。

苏然只能听话地躺下去,为儿子换女朋友的频率之高感到咋舌。

“小混蛋,你又换女朋友了?”林娜己显然还不知道这件事情。

小家伙眼里还挂着眼珠子,谄媚一笑,“她今天给了我一袋辣条,我们刚确认关系的。”

苏然,“……”

她果然是老了,无法理解小年轻的恋爱观。

“小混蛋,那你到底是喜欢人家小女孩?还是看中了人家给你的辣条?”林娜己翻了个白眼。

三人闲谈了一会儿,有小家伙在,气氛很欢快。

扣扣扣!

医生推门进来,“苏小姐,有人来看您。”

魏泽先推门走了进来,那双漂亮的眸子在见到苏然时,有几分不欢喜。

赵雪琪穿着一身鹅黄色连衣裙,跟在他身后走了进来。在瞥到缩小版的南亓哲时,她脸上有瞬间的僵硬。

这个孩子怎么在这里?

南哥哥有没有见到他?!

她的目光太过炽烈,小家伙有些不高兴地拽了拽苏然的手。

苏然皱了皱眉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便被林娜己黑着脸抢先了,“赵雪琪,这里不欢迎你!”

见涉及到私人恩怨,医生很自觉地退了出去,并且带上了房门。

豪门之间恩怨多,知道越多,麻烦越多。

“林小姐,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赵雪琪被人吼,心里恨得牙痒痒,但面上却有几分委屈,“苏然被绑架的事情不是我做的。”

“谁绑架我,我心里有数。赵雪琪,麻烦你现在就出去,我看见你会心情不好。”苏然待人从来都不喜欢简单粗暴——赵雪琪是个例外。

赵雪琪心里咯噔了一下,脸色惨白。

难道苏然已经知道事实了?

“叫你麻溜地滚出去啊,耳朵聋了?!”林娜己双手环胸。

“你们真的错怪我了!”赵雪琪眼睛说红就红了,“我好心帮你们查清楚幕后黑手,带他来认错,你们却这样对我,真是让我太寒心了。”

该死的林娜己,她记住她了!

听此,林娜己想骂人,苏然摇头制止了她,“既然赵小姐喜欢编故事,那我们就听听她怎么说好了。”

她倒要看看,赵雪琪能编出来些什么!

“要我怎么说,你们才相信我没有编故事呢?”赵雪琪一副无比憋屈又无奈的样子,竟直接哭了。

见此,魏泽无比厌恶地看向苏然,“她没有说谎,是我讨厌你,才雇佣人去绑架你的。”

“哦,原来这样啊!”苏然似笑非笑,“那我能问问魏先生雇佣了几个人,那几个人大概长什么样子吗?”

魏泽一怔,琪琪并没有跟他对口供!

不等他回答,苏然继续说道:“如果魏先生数学差还有脸盲,算不清数,记不清人,那我换两个问题。你给了那几个绑架犯多少钱,都让他们做了些什么吧?”

“既然这些你都知道,我还说什么?”魏泽看她的目光更加厌恶了一些,他对她一向没有好感。

一个通过下药爬上男人床的女人,能是什么好人?

苏然笑了一声,脸上却没有丝毫笑意,显然不相信他的这些话。

赵雪琪有些急了,“魏泽跟我说过了,因为你对我很不好,他很讨厌你,才花了五百万雇佣了两个人,让他们绑架你,然后强暴你,录制下来视频。哦,那两个人一胖一瘦!”

“你这一段话说的真是顺畅啊!”苏然直盯盯地看着她,嘴角泛着讥笑,“流畅得让人以为是你做的!”

让人背黑锅,却连口供都不对好。

赵雪琪自己傻,还是当所有人都可以随便糊弄?

“苏然,你什么意思?我这是好心帮你,你不领情也就算了,居然还这样诋毁我!像你这样的人,就算是被人强暴了,那也是咎由自取!”三番两次被讥讽,赵雪琪忍不下去了,一脸狰狞!

话音刚落——

砰!

病房门打开,已经换了一身干净西装的南亓哲一脸冰冷地走了进来,目光如刀。

赵雪琪狰狞的脸瞬间变成了可怜和委屈,“南哥哥,我好心帮苏然,她然却诬陷我。我也是气急了,才……才说了两句难听一点的话。”

南哥哥肯定会相信她的,就跟以前那么多次一样!

“你胡说!明明是你……”林娜己满腔愤慨才说了一半,苏然就淡淡打断了,“娜娜,不用说了。赵雪琪就算说太阳从西边升起来的,南亓哲也会信的。”

反正解释或者不解释,南亓哲都会相信赵雪琪。

南亓哲垂放在腿两侧的手握紧,松开,松开,又重新握紧,心底似是被千万只蚂蚁啃噬。

她说的没错,哪怕在十几个小时前,他依旧不相信雪琪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他到底做了多少错事,才会让她对他这么失望?

林娜己狠狠瞪了一眼南亓哲,眼瞎成这样,能活到现在真是个奇迹!

“苏然,你说话这么酸,是嫉妒南哥哥对我好吧?”赵雪琪压根没注意到南亓哲的异常,此时止不住的得意,“不过我跟南哥哥是从小培养起来的感情,你是羡慕不来……”

“出去!”南亓哲转头看着她,眸光森冷。

赵雪琪先是一愣,然后看向她身后的魏泽,心底有几分窃喜,“魏泽,你安排人绑架苏然,南哥哥很不高兴,麻烦你现在出去一下。”

幸好她提前找了魏泽替她认错,不然南哥哥肯定会讨厌的!

“你,出去!”南亓哲整个身子转了过去,鹰隼般的目光直射赵雪琪。

苏然眸子里闪过些许错愕,南亓哲从来都不会这么对赵雪琪的!

“……我?”赵雪琪反手指着自己,害怕又不敢相信,“南哥哥,魏泽雇用人绑架苏然的,不是我,是不是你误会了什……”

“把她扔出去!”南亓哲不想再听她说一句话,冷声吩咐。

特助上前,“请吧,赵小姐。”

“我不走,我得跟南哥哥解释清楚!南哥哥,这件事情真的是魏泽做的,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我也很同情苏然,但是你不能牵连到我身上啊!”

赵雪琪有些慌了,明明她说什么,南哥哥信什么的,为什么今天不一样了呢?

到底是哪儿不对?

“我说把她扔出去,听不到吗?”南亓哲面色冷硬,声音提高了一些。

特助这次没客气,直接上前,要把赵雪琪带出去。

“不用了,我们自己会走。”魏泽挡在他身前,拉住了赵雪琪。

赵雪琪甩开他,径直跑到南亓哲身前,还带着万分之一的期冀,“南哥哥,我都说了,这次绑架的事情跟我一点关系都……”

“赵雪琪,你把所有人当傻子啊?”陆之允实在看不下去了,“谁算计的这次绑架,南哥一清二楚,你要是不想闹得太难看,就赶紧滚蛋吧!”

笨成这样还敢出来害人,真是勇气可嘉!

林娜己第一次看这个油头粉面的公子哥顺眼,竖起大拇指,“你总算是做对了一件事!”

“帅叔叔很棒。”一直沉迷的小家伙也毫不犹豫点赞,帮他妈咪的都是大好蛋!

“过奖了!”陆之允笑嘻嘻地跟小家伙飞了个媚眼,这个小正太真是越看越顺眼!

“南哥哥,”赵雪琪还是不死心,她咬着唇无比憋屈地问道:“我说了,这件事情不是我做的,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南哥哥为什么不相信她,而是相信那个小贱人?

她认识南哥哥的时间比小贱人长,他应该相信她才对!

“烧退了。”南亓哲没理会她,而是伸手试了试苏然额头的温度,棱角分明的俊脸染着一抹柔色。

赵雪琪看着这些,只觉得刺眼无比。她跺了跺脚,哭着朝门外跑去。

魏泽皱着眉头看了眼屋子里的人,立刻去追赵雪琪了,“琪琪,等等我!”

一下子少了两个人,病房里面瞬间空旷了很多。

苏然看着大开的房门,有片刻的怔然。南亓哲居然有怪罪赵雪琪的时候?

“还有哪儿觉得不舒服?”南亓哲目光落在她渗透出点点血迹的腿上,除了心疼还是心疼。

要是他早一点怀疑雪琪,苏然也不用受这么多的苦!

“还好。”苏然很不习惯这样的南亓哲,他从来没有这么温柔地跟她说过话。

南亓哲周身的冷气这才散了一点,“嗯,哪里不舒服,你就告诉我。等你的伤好了,再回丽园居。”

听此,苏然眉头当即皱了起来。

他这次不顾性命救了她,她很感动,但她还是恨他之前做过的事情,这是两回事。

南亓哲以为她默认了,嘴角勾起小小的弧度,“饿不饿?我给你带了点吃的。”

话音落,特助拎着两个保温盒走了过来,打开,露出里面的冬瓜排骨汤和精致小巧的小笼包。

这些都是苏然以前很喜欢吃的东西。

“南亓哲,我……”他现在毕竟是她的救命恩人,她斟酌了一下语言,“人总是会变的,她五年前喜欢的东西,五年后未必还会喜欢。”

因为曾经爱得轰轰烈烈,用尽了所有的热情却只换来冷嘲热讽,她怕了,也不想再爱了!

“吃饭吧。”南亓哲盛冬瓜排骨汤的动作一顿,然后将排骨汤递到她手里,只是心里堵得难受。

苏然将排骨汤放到旁边的桌子上,还想要再说些什么。

“我还有事情要处理,明天再来看你。”南亓哲抢在她之前开口,说完就走。

他不想再听她这些意有所指的话!

“嫂子,”陆之允完全没察觉到两人之间的微妙,笑着挥手,“明天见!”

然后便蹦跶着去追南亓哲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