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奇幻想汇:科幻文学影视化道路探索干货分享!

投奖帮 2019-01-10 23:45:16



  由惊奇汇与投奖帮共同合作举办的活动,惊奇分享汇,昨天圆满举办成功。
  

签到处


  惊奇汇每期都会根据主题,邀请一位当下热门影片主创人员和多位该类型电影顶尖专家或资深前辈作为嘉宾到场。分享类型影片创作过程中的经验和心得,并就行业内某痛点问题展开讨论,为青年电影人提供经验指导和困惑解答。
  
  惊奇汇同时致力于选拔和培养有潜力、热爱电影的青年电影人,发掘和孵化优秀的电影内容和项目,集中优质电影资源对其进行专业评估和系统指导,并给予资金支持推动青年电影人及电影项目成功走向市场。
  


  此次惊奇分享汇的主题是:科幻文化影视化道路探索。邀请到嘉宾分别是聚影汇创始人朱玉卿,《红色海洋》制片人周迅知名青年导演邢潇(中国首部3D电影《堂吉诃德》的执行导演)制片人耿聪(第八届澳洲国际华语电影节文艺单元制片人)四位嘉宾到场进行中国科幻文学影视发展的对话。
  
  朱玉卿
  


  朱玉卿老师分享“中国观众喜欢什么样的科幻电影”,并从 “给谁看” “谁在看” “看什么”三个角度进行分析。朱玉卿表示科幻电影其实在视觉上是非常大的电影类型,比如说《阿凡达》、《生化危机》,比如说《猩球崛起》,全是科幻的。所以他们得出一个结论,好莱坞永远往前看,中国永远往后看,今年拍的《绣春刀》,还在拍刀,好莱坞已经拍什么太空人、智能了,这就是两种文化的差异。
  
  朱玉卿跟大家分享了中国电影有什么独特的,这些科幻类的电影,并表示中国到目前为止,没有特别成功的国产科幻电影,但是,好莱坞的科幻电影到了中国,都有一个基本的票房产出,不会低于3亿这么一个基本情况。为什么中国没有好的科幻电影?因为跟中国工业体系相关,在好莱坞,就连管灯光的那个人都是专业出身的。
  
  《三体》,大家盼了一年又一年。造成这种奇妙的经历,都是想象很好,实施起来很难。中国从哪找突破口?动画,《大鱼海棠》是不是科幻电影?是中国的科幻电影,是逍遥游里面的,庄子、老子他们的意向,美学里面出来的电影,所以意向感特别强,别说工艺了,做成虚的,中国人做电影玩实的玩不过好莱坞。因为好莱坞的电影,平均两亿美金起跳。所以中国科幻电影人先得自己的做好,不要跟好莱坞比。到目前为止也没有人花13亿拍电影,所以不要比实的,要比虚的,中国的美学不是摄影美学。
  
  朱玉卿曾经把《变形金刚》的创意制片德桑坡请他来过北京,德桑坡当时做了一个特别大的电影,现在还在做。
  
  德桑坡分享好莱坞的电影是局面的,中国叫文学剧本,所以今天的主题叫科幻文学的影视化道路。好莱坞的电影全部画出来的,一个镜头一个镜头,所以为什么剧本那么久?五年了剧本还没有画完,要画剧本、要做剧本。
  
  在中国做科幻电影,做《画皮》就可以做成,外国人不知道《画皮》这个东西,他以为是油画。这是中国的,外国人不是这样的,外国人是真画。所以中国人一定要在科幻电影上画,不要科,只能想象,虚幻的。
  
  中国的科幻电影要从动画开始,并给大家推荐了一部科幻动画电影《红色海洋》,是一个非常知名的小说改编的,这个电影两个优势,第一是科幻,第二是动画做科幻,避开了中国科幻电影的短板,来发挥它的强项。目标定位非常精准,是一个成人项目,不是亲子项的动画电影,就是一个《大鱼海棠》的升级版。
  
  周迅
  


  周迅老师为大家分享了他们做这个电影的时候遇到的问题,同时也希望科幻电影行业有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
  
  他们在《红色海洋》的架构过程中,专门找了很多专家。并建立了一个红色海洋智库,这里面包括了很多海洋学的专家,比如说百万年以后海洋真的会变成红色吗?与之探讨过这个问题。并且也找了谷歌的人工智能去推测人工智能会发展到什么样的程度等。以及未来百万年以后文明的剥落是什么样的,跟北京大学哲学系的博士探讨,宗教类,他们会有什么样的活动去构建这个世界,这是红色海洋,它是什么样的世界,分享的就是我们怎么样地去科幻片中创造这么一个世界,让观众知道它有可行性、有可信度的,中国科幻要面对的问题,也是最难的一个问题。最后周迅表示其实中国人的想象力,是可以在世界上能够被大家的认可。他也希望《红色海洋》能给大家带来温暖和感动。
  
  科幻文学改编行业的痛点以及相关的话题分享
  
  邢潇
  


  大家好,特别高兴有这样的机会能跟大家分享,我是邢潇,我在中影。从始至今都是在拍电影,多是以刚才老师说的传播电影为主,因为我是80后。我听了老师们讲完这个所谓的科幻电影的认知和中国科幻电影的发展,我特别受教。我现在想简单分享一下我们现在身边的创作,今天话题这个其实不太适合我,适合我的好朋友郭凡,还有拍三体的那位导演。其实我们这些80后的导演,现在慢慢地都在设计不同的题材的东西了,类型化的东西。但是我们其实也是蛮惨的,我是看电影长大的,我从小在西影厂。我对西影的内容,老传播的电影思维和电影的制作非常地熟悉,我也是一步一步从副导演、执行导演干了很多年,到2010年独立。到现在为止做过5部院线电影,只有刚刚拍完的《大雪冬至》的文艺片,我可能才会找到自己对电影的认可。
  
  我现在马上要拍一部有关科幻的东西,我觉得我们这一代电影人,对于科幻电影其实是蛮远的。我身边也有朋友现在拍了一些比如说《流浪地球》、《三体》,很著名的小说改编的电影。我们先不去谈他是否成功,或者有一个什么样的影响。朱老师说我们应该踏踏实实地考虑一个适合中国做的,或者中国观众接受的题材去入手。现在的观众虽然培养起来了很大的观影习惯,但是很多的观众先入为主,不太愿意接受我们中国电影人做硬科幻的东西,我觉得这个有很多方面的原因。更多方面是我们自身的原因,我做电影十几年了,我今年34岁,做了14年的电影。坦白地说,之前可以拍一些爱情片、悬疑片、喜剧片等等的片种,也属于商业片的东西。但是从这个年代开始才会慢慢认知商业电影是一个怎么样的运作,我们要把商业类型的电影拍好,去了解它。
  
  其实科幻的东西离我们蛮远的,我们现在觉得市场科幻电影非常叫座,我们要去极力地跟好莱坞媲美。所以我们把硬科幻拉到中国电影市场做,我觉得有点太冒险了。因为我们现在的电影制作团队不仅是导演,各个方面的制作团队,其实有待提高的东西太多了。我拍过中国首部3D电影,2009年时候我给导演做执行,拍的是《堂吉诃德》。我们派人去英国学了3D的技术,我们学了三个月到半年,就把这样的年轻人请过来做我们的3D技术指导。当时可能连徐克都没有拍过,我们在北京拍的,最大的痛苦就是每天会因为一个机位的转变,一个镜头的换取,然后重新再去调银屏,我们得边学边琢磨做这个东西。当时我们的电影王刚老师、郭涛老师,最后开玩笑说,我知道什么叫3D电影,就是等等等,一直在等。我们坚持拍完了它,最后的成效并不是我们特别满意的,但是也算一种尝试。
  
  我想说我们的硬件和软件,现在要做所谓的科幻,硬科幻的东西其实真的是适应不了,我们是有钱,我们投入太多了,也会给钱,当然不会给十几个亿拍一个东西,电影方面,我一部分情况下电影是拿钱拍,需要给创作人时间、金钱。但是我们自身要做一些很好的提升,所以现在我要做的时候,我也仅仅是在边上做做,比如类似所谓的软科幻的东西,我做一个有关超能力的事情。那么,我也想尝试这个,但是我觉得未来五年十年我都会尝试软科幻的东西,如果尝试这种题材,我想要一个更高的学习机会,更好的提升空间,让我自己的团队也有能和外来的优秀工作人员沟通,他们学好了再去做,国外十年磨一剑,因为我们的创作人员都太浮了。我个人觉得,应该回归去做踏踏实实的事。
  
  朱玉卿:看来邢潇导演久经沙场,一发言我就知道行家,他的发言非常难得,是非常成熟的年轻的导演,《堂吉诃德》当时被很多人吐槽。这个不奇怪,实际上刚才导演说是中国创作人员太浮躁,实际上是中国的钱太浮躁了。大家想一想,你们觉得卡麦隆导演在哪?他们《阿凡达》做完是2010年,《阿凡达》是2020年上映,做《阿凡达1》的时候,导演为了这个电影发明的专利是129项,这个电影才能拍出来,真正的工匠精神。我们的投资人恨不得今年给你100万,明年给我1000万,要不就不行。如果说,比如有投资人说我就看上你的才华,你现在的电影,8000万可以,你一定要以做好为标准,那这个电影一定好看。如果投资人说我今年给你一个亿,我要固定回报,导演每天想,盒饭吃10块的还是15的?要不固定回报我怎么给?电影怎么能做好?
  
  所以中国的电影,我刚才特别认同导演说的,人才特别缺,你们知道最缺的人才是影院人才。
  
  邢潇:一部戏里面解决一个技术难题,或者攻克一个就可以了,不要一上来就想解决全部难题。还是蛮感谢现在的观众的,2010年的时候,中国的电影市场我们也在看,到现在我们真的很感谢。
  
  朱玉卿: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喜好,比如纪录片,以前的纪录片也有5、6千万的,但是《二十二》就打破了,《冈仁波齐》呢?以前谁卖信仰?今年有人买信仰。人群到了一定数量的时候就细分了,我虽然没看,但是我听片名,它应该有它的人群,只是有时候找不到人群,现在的渠道很复杂。比如微博和微信的区别,微博的覆盖面非常广,但是转化率非常差。微信朋友圈覆盖面很小,但是转化率极高,这是非常大的不同耿总原来也是做媒体的,后来做制片,最近我见他一次他头发少一次。
  
  耿聪:比你严重,我也是85后,看起来像58后。回到我们今天的主题,我觉得关于中国的科幻影片,除了刚开始谈到的技术上、人才上的薄弱,其实我认为它最根本的问题在于思维的问题,因为电影不管是什么技术,刚才已经谈到了,大家都可以给你,你拿过来用,三年就学会了。但是艺术的感觉教不了你,画画大家都可以画,但是梵高为什么那么出名?因为艺术是感知和感觉。科幻的思维,《盗墓空间》能把时间、空间处理成9个境界,而且那个剧本创作,完全是那个时间、空间的架构。再看我们本土的,前两天科幻的那个连续剧,就是一个三角恋,其中一个人换成了一个狗。这就是我们的科幻吗?我觉得这种思维的差距,这种艺术差距是最核心的。回到最根本的,艺术和感知力最重要。
  
  第二,整体的一个基数我认为是非常之低的。你看那个科幻电影的杂志就知道了它有多少收入,有多少订阅数。其实我通过朱老师的评测,我得出了一些想法,我觉得可以跟大家一起交流。分布第一的是喜剧,第二是动作,其实像成龙大哥,他比其他能打的更卖座,他是喜剧加动作,所有人都看得懂。但是我认为下一步的方向,其实可以做一些复合型的电影,你这个科幻,你可以加喜剧,比如黑衣人,也可以加比如说爱情,也可以加史诗,比如《黑客帝国》。
  
  刚才也看到周总的片子,你刚才讲了很多,我想说的是能不能给我们分享一下故事?因为回到核心问题,不管是观众、投资人,哪怕在电梯里面见到一个投资人,你也得给他讲一下故事。我刚才没有听懂,每次去电影节我喜欢电影创作环节,大家上来讲讲故事,几个人一起来探讨一下我认为这是非常具有创造力的一件事。说到这儿,还有宁浩今年的科幻电影,《疯狂外星人》,我觉得特别吸引人。一个耍猴的人猴子丢了,拿外星人顶替,结果这个外星人被官方抓走了,他就一路上访,解救这个外星人的故事,特别本土化,特别有喜剧感。宁浩做得很好,当然这个故事,大家会发现它有点像外星人保罗,每个电影都有出处,《疯狂的石头》就不说了。有两个哥们出去泡妞的故事,得到了心灵的回归,但是本土做得特别好,我拍出的电影也可以加喜剧的元素,也可以单卖,我就抛出两个问题给导演,因为我觉得你辛辛苦苦讲了半天你的画面,但是像朱老师说的,如果用3D或者VR看会很震撼,我第一次看《阿凡达》的时候,用3D看的,我觉得特别震撼。当然你拍出来的也很震撼,整一些更厉害的设备给我们看一看。能不能用一句话把你的《红色海洋》的故事也给我们在座的大家分享一下。
  
  周迅:这个故事讲得很简单,一个人类的少年和一个水栖人少女,两个人之间由互相的仇恨到最后互相的理解,最后他们有没有成为爱人现在还没有决定,这样的一个简单的少男少女的故事。
  
  耿聪:大家觉得这个吸引人吗?能不能狠一点,比如你做为一个片子自身的制片人,这个片子当然很好,我们看范冰冰,范冰冰晚上去酒吧,跟一群男人喝醉了,然后就上床了,但是第二天发现怀孕了,然后不知道是谁的,一路找爹,故事就出来了。你能不能多一点核心的故事的驱动?
  
  周迅:刚才您讲的是希望我把故事的桥段讲得比较细。
  
  耿聪:一个故事核心。
  
  周迅:跟刚才讲的一样,我们在做内容、故事本身的同时在构建这样的未来的世界。刚才讲的中国科幻电影,首先内容是一个本身的东西,但是我们用什么方式表现,用科幻的方式。也有别的方式去体现,但是关键是我们要找到一个用什么样的方式去做,那么,软科幻包括宁浩导演做的,这是大家一下子能听懂的,一个猴子的故事,这是一个方式。我们的方式希望用另外一个方式来构建这样一个世界,这个世界是什么样?我们得琢磨它事件的构成,得一点点做。这些东西我觉得构建了一个,在故事的本质上构建了一个大家觉得可信的一个世界。我觉得这是科幻电影跟其他电影稍微不同的一个内容,大家觉得日本有科幻电影吗?大家觉得都是美国的,但是日本其实有很多科幻电影,包括《寄生兽。但是为什么我们不觉得日本的科幻电影很科幻?还是建立在人文的内容本身上做的,也很机械,但是你不会觉得那么科幻,不会像《变形金刚》。
  
  内容很重要,但是我想说的另外一点就是构建这个世界也很重要。这两个事情可以同步做,不管是软的还是硬的方式,都可以做,谢谢。
  
  耿聪:我还是没听到故事。
  
  朱玉卿:他怕剧透,所以请周总来也用了很大的力气,动漫节之后他第一次公开说这个事件。过年的时候,公司老大聚会的时候大家都在说这个,让我找制片人我才找到他。他不愿意说,因为他的他没架构好,世界观还没有架构好,觉得不是时候。今天遇到了耿总这样的人,他会帮你推进,加快这个速度。我对周总特别了解,他们是做动画电影制作出身的,很多的电影都是他们做的,有技术的功底,解决了刚才我们说的没有这个技术支撑,他们有技术支撑。现在做内容,这个电影我可以剧透,就是未来的地球要毁灭,地球上生存不了人,不一定是雾霾,反正是地球上的条件生存不了了,只能躲到海洋里面。海洋里面把人的基因保存在这儿。有一天雾霾没有了,还可以到地球上生存,在这种的的框架下,两个种族的人,一种是从互相陌生试探到理解,所以现在不知道是不是爱情,《大鱼海棠》真的是爱情吗?但是现在,耿总特别想知道故事,我现在不能告诉你,所以他绕这么远,我都着急了,就是这样的故事,地球要毁灭了,把人的基因保存在海洋。这里面异族和未来的地球人之间发生的一个故事,这个世界观非常地大,因为他是三部曲,而且这个书很少,这个细节观非常宏大。而且今天的主题特别适合周总,叫科幻文学的影视化道路,那么大世界观的一个小说,然后把它视觉搬到银幕上的动画电影,这个工程非常浩大。现在他们这个团队,有好莱坞的,有来自香港的,也有国内的。
  
  耿聪:我觉得这是朱老师创造价值的地方,制片人和导演能够连接。我觉得没那么严重,反正都要立案。而且从故事来讲,你核心还是故事,你不讲故事大家就摸不着头。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也可以跟我们聊聊你的主题。
  
  周迅:首先第一点,大家对一个动画电影的认知,刚才我看到一个调查,动画电影排在下面。一般来说你要讲动画电影的话大家会觉得猫猫、狗狗、小朋友。但是动画电影曾经有一个说法,动画电影代表了一个国家电影的最高水准,我不知道对不对。因为动画电影不受限制,其他的片子会受到限制。比如场景、环境,它的限制就在于你的脑袋能做到什么样的程度。所以会有一个特别的不同点,大家可以看到很多的动画电影,比如我们的《大圣归来》,我是执行导演,细细地想,很好吗?也有很多问题,把最后的一个点做到了,刺激到了观众,有什么东西很厉害吗?其实没有,从制作的角度来,从我做的那么片子来说,这是动画电影跟实拍电影不一样的地方。动画电影给大家带来的是视觉上从来没有见过的世界,大量刺激你的画面上的东西,来替代掉所谓的内容上相对来说有限的薄弱。日本很多片子曾经也是这样,但是并不代表说,是我的观点,每一个片子有它的类型,文艺片有它要表达的东西和形式,它不是商业片,那样就没有意思了。要用它视觉上的奇怪来展现一个没有见过的世界,还有人的情感,就达到目的了。
  
  我不可能把一个人,一个动画上的人做得跟真人演员那样,我做不到那样,《爵迹》就是失败的,为什么要找真人?没有意义,这是动画电影跟它的区别,不是一个层次。这是我自己作为做动画电影的,我也是70后的,做了将近20年的动画电影,这是我自己对我这一块动画电影的认知,一个认识。我也希望我们中国的人会出一些更好的电影开始。刚才老师将的主题,这个片子的主题比较大,所谓的就是文明的回归,当时我们的导演做这个片子的原因是什么?当时他在法国留学了很多年,当时法国发生了一次恐怖袭击,为什么?原因在于法国接受了国外的难民穆斯林进来,法国是最开放的国家,让他们进来了。但是他们在那边发动恐怖袭击,死了很多人,所以他有很大的震撼。他觉得一个能接受别人国家,不计较你们危险不危险,为什么我们还要被你们袭击?背后代表的是人与人、种族间的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美国厉害,中国不行,我就要在南海搞事情。《红色海洋》就是这样的事情,一个人类种族的少年,所有的营养和基因来自于水栖人的少女,通过这个少女,刚才我们讲的科幻世界里面,把这个水栖人人少女抓住,插入管子,把所有的营养输送到人类少年,从一个胚胎开始一点点长大,所有的仇恨都在这里面,最后他们两个人要解决世界的问题,是这样的故事。不同之间的种族到底是你死还是我活,还是说我们可以共同地生活下去,这是它的主题。
  
  耿聪:您说这个我想起来这两天的《猩球崛起》,我觉得我看的时候就是两个种族之间的越狱。
  
  邢潇:今天我们聊的是科幻文学影视化道路,我听完两位老师的讲话以后,我觉得现在当下的环境,我们的科学文学转化,动画电影可能会更好。这就是我的想法,我不知道大家的想法,我觉得可以跟大家交流一下,但是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走这个渠道是好的。为什么?我们拍真人的3D电影有过经验,我们拍真人的硬科幻的东西,我们的观众培养起来的天然,如果我们拍硬科幻的,会有一点排斥。但是《大鱼海棠》已经有案例了,我觉得已经有东西可以代往下延续,我是支持动漫先行的。
  
  观众互动环节
  
  提问一:中国的软科幻在国际上会不会有市场?

  
  朱玉卿:我觉得现在咱们中国人真的要去浮躁,我经常说如果我们本土的观众都征服不了,发展中国家都征服不了,发达国家能征服得了吗?人家的智商和情商比我们高。所以现在的中国电影不要那么着急占领国际市场。
  
  提问二:红色海洋在内容上的取舍是怎么样的?
  
  周迅:因为我们是动画电影,所以我们去掉一些负面的东西,更多强调的是在残酷的世界里,为了生存他做的一些选择,更多的是用物理世界,有时候刺激上的东西可能有一些血性暴力,但是不一定非要用挑战道德观的东西做。最后我们看的是背后的东西,你的文明怎么来去回归?到底两个种族之间怎么去选择?我觉得这是韩松老师要表达的,只不过我们修改了一下内容。


投奖帮:为电影人提供一站式服务平台
  
  国际电影节代理参赛
  国际电影节市场参展
  国际电影节新闻发布会
  国际性广告推广、投放
  电影人海外信息维护
  获奖电影人二次曝光仪式
  电影节红毯
  电影节英语翻译、公关、媒体宣传
  海报设计、字幕翻译



投奖帮是中国首家权威电影节综合代理平台,助力电影导演、制作人和出品公司申报各类国际电影节。通过专业的申报团队,让中国影视走出国门,走向世界,提升电影人、电影公司在国际上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电影节咨询电话:
13366926837(伊先生)
18701431722(胡女士)




点击下方蓝色关键词查看其他正在征片的国际电影节信息

(电影节每年举办时间基本不变,历史消息可以参考。)

美国记录片 | 休斯顿黑色 | 华盛顿犹太 | 利兹青少年 

内华达国际 | 菲克国际短片 | 绿色山脉

哥伦比亚动画节儿童优先 

纽约冬季独立 |俄罗斯国际恐怖 | 默特尔国际沙滩

马姆斯湖电影节 | 森林黑洞 | 威尔士国际 

多伦多飞翔 | 国际海洋 | 蓝天纪录片

世界多民族电影节 | 塞多纳国际 | 雅典国际 

爱尔兰都柏林 | 美国波士顿 | 洛杉矶亚太影展

芝加哥地下 |纽波特海滩 | 那什维尔

美国法戈 | 美国格拉斯 |鹿特丹 

摩纳哥国际 | 亚特兰大 | 墨西哥 

美国安娜堡 | 圣地亚哥拉美

美国圣路易斯奥比斯波 |美国克利夫兰国际

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 | 美国丹佛电影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