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懂?浪费时间?科幻文学再不读你就老了 关注

人民教育 2018-01-19 06:52:46




8月中旬,郝景芳的《北京折叠》获得雨果奖,这是继刘慈欣的《三体》后,中国作家第二度获得有“科幻界诺贝尔奖”之称的雨果奖。


对于科幻文学,您了解多少?觉得孩子读科幻就是读闲书、浪费时间?觉得科学知识太难懂、太遥远? NO ,NO,NO,其实科幻文学既有趣又有用,连纯纯文科生的小编也心了呢。


有一个影视剧系列,包含了6部电视剧、1部动画片、13部电影,历经四十多年依然长盛不衰,是诸多影迷心口的白月光、朱砂痣。它就是——《星际迷航》系列。


《星际迷航》火到什么程度?《生活大爆炸》中人见人爱的谢耳朵是该系列的忠实粉丝,说克林贡语(电影中的人造语言,有着独特语法和发音规则),比v字手势,玩三维国际象棋……谢耳朵成功安利了更多观众爱上《星际迷航》。


霍金也是这一IP的粉丝,还在剧版《星际迷航》中出演了自己;至于电影主角斯波克的标志性手势,名人们拍照时可都爱用,连美国总统奥巴马也不能免俗。




说了这么多,似乎科幻作品都是外国人玩得溜,其实不然。不说先后获得雨果奖的《三体》和《北京折叠》,早在一百年前,中国的科幻文学就开始起步了。


为中国科幻敲响第一声锣鼓的是梁启超。本世纪初叶,他用文言文翻译了凡尔纳的《十五小豪杰》。此后,随着五四运动和新文化运动对“德先生”“赛先生”的宣扬,许多文学大家投入科幻文学的翻译和创作工作中。

鲁迅曾将凡尔纳的科幻小说翻译成章回体文言文,并配上诗词,使之在文字体例上完全中国化,并在序言中写道:“导中国人群以行进,必自科学小说始。”

在他看来,中国不应当没有科学,但是中国人读起科学书来容易昏昏欲睡,唯独科幻小说读起来,既有意思,又接受了科学,所以应当发展科幻小说。

1904年,笔名为“荒江钓叟”的作者发表了第一篇原创科幻小说《月球殖民地小说》,作家老舍也创作过一本名为《猫城记》的具有科幻色彩的小说。




科幻文学在中国的发展并不是一帆风顺:涌现过叶永烈、童恩正、郑文光、倪匡等一批批优秀的作者,不少作品被搬上银幕更广地传播;也经历过无作家、无作品的低迷期。

 

而如今新一代科幻作家的成长、两度摘得雨果奖的荣誉让科幻迷们激动,也让中国科幻文学走向世界。原来真正意义上土生土长的“中国制造”,也能被世界认可,被世界欣赏。


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科幻文学 “国界”的模糊。在诸多文学表现形式之中,科幻文学是受文化差异影响最小的一个门类。脚踏不同土地的人,仰望的是同一片星空。


《北京折叠》中,郝景芳构造了一个三层空间构成的城市。


“晨光熹微中,一座城市折叠自身,向地面收拢。高楼像最卑微的仆人,弯下腰,让自己低声下气切断身体,头碰着脚,紧紧贴在一起,然后再次断裂弯腰,将头顶手臂扭曲弯折,插入空隙。高楼弯折之后重新组合,蜷缩成致密的巨大魔方,密密匝匝地聚合到一起,陷入沉睡。


然后地面翻转,小块小块土地围绕其轴,一百八十度翻转到另一面,将另一面的建筑楼宇露出地表。楼宇由折叠中站立起身,在灰蓝色的天空中像苏醒的兽类。城市孤岛在橘黄色晨光中落位,展开,站定,腾起弥漫的灰色苍云。”


这个城市中,第一空间的五百万人口享用二十四小时时间,大地翻转后的另一面是第二空间和第三空间,七千五百万人享用另外二十四小时。

 

生活在第一空间的垃圾工人老刀,父辈是建设城市的工人,蜗居在六平的“房子”中,计划省下一年的早点钱为孙女攒幼儿园学费,“一顿饭差不多一百块,一个月三千块,攒上一年就够糖糖两个月的幼儿园开销了”。


生活在第二空间的研究生秦天,住单人间学生公寓,在银行实习,是街上衣着整齐干练、小跑着赶时间的人群中的一员。生活在第三空间的依言,住在宽敞的小楼里,出行有单人小车和8车道。


折叠的不只是北京,还可能是伦敦、纽约或东京任何一个人口快速增长、阶级分化加剧的城市。



前段时间小编和朋友们聊起科幻文学,有位A君说:你们最近这么推荐科幻文学,不就是因为它得奖了嘛!纯粹是跟风,我看科幻文学,未必有那么好。哎哎哎,这位朋友,让我们来粗略聊聊科幻文学之可读性


干货满满的科学知识


《三体》的书名本身“三体”指三颗恒星(三合星)。我们所在的太阳系中仅有一颗恒星,地球的轨道恒定,地日的关系恒定,因此地球才能维持相对恒定的生存环境。而三体因为有三颗恒星一直处在无规律运转中。


三合星一直在吞没所在星系的行星,直至只剩下三体人的行星。诞生于三体(半人马座α星)中的三体人和三体文明,其文明的进化史就是不断被毁灭。因此三体文明派生出迁徙至外界星系的决定,选择了距离最近的地球,小说由此拉开帷幕。


书中还有很多神奇的设定:


维度工具“二向箔”——一张不起眼的二维小“纸片”,导致整个太阳跌落到二维空间,毁灭了几乎整个人类;

智子——三体锁死地球和监视太阳系工具,普通质子被低维度展开并蚀刻大规模电路使其成为强人工智能体,再高维收缩成质子大小从而成为智子;

水滴——由强互作用力紧密锁死的质子与中子构成,无坚不摧,仅一个水滴就摧毁了人类太空武装力量1998艘战舰。


这些设定,涉及大量现代物理学知识,想想读小说的同时就可以了解科学知识、拓宽视野,是不是很棒!


脑洞大开的想象


没有肆意奔腾的想象力,也就做不好一个科幻作家。科幻作家们的想象力有多牛?


NASA每年都会专门邀请科幻作家做预先研发项目;“9·11”事件后,美国国土安全部被斥责“缺乏想象力”,决定斥资790万美元,召集大批科幻作家专门负责想象恐怖袭击的可能性,以及能够用于反恐的“科幻手段”。


作家们提出的反恐建议也十分“疯狂”,包括在警犬身上装脑部造影扫描器、使用便携手机式化学武器探测器等等。

 

在中国,科学家、工程师也越来越多地和科幻作家交流。探月工程二期总体部部长刘彤杰说:“过去我老是要回答,‘为什么要花这么多钱去太空’之类的问题。而在今天这样的场合,向我们抛来的问题则是,‘为什么去火星要用这种方式,不用那种方式’。”科幻作家们的很多想法创意让刘彤杰感到“整个人都鲜活了”。

 

这些敢想、会想的人创作出的作品,或多或少地能将充满张力的想象力传递些给读者们,原来看待世界还有这种角度,原来我们的未来还存在这种可能性。


警醒的思考与关注


科幻文学本质上还是文学,总是在对当下、对社会、对未来、对命运进行着反思和拷问。科技高速发展下人类要如何自处?人工智能高度发达后与人的关系将何去何从?科学理性和人文关怀的边界如何掌握?高速运转的社会中我们是否只是自以为掌握了命运,其实在被动折叠?……


这些问题,我们也许不愿去想,不愿去回答,但总要有人一遍遍地在我们耳边敲响警钟,提醒着我们,去看、去思考,科技与社会的发展下这些避无可避的矛盾。


最后,借用北师大教授、世界华人科幻协会会长吴岩老师的话:

在这样一个越来越物质的社会,大家纷纷追求金钱,追求物质利益,仰望星空就少了。


但真正一个时代和社会的发展,如果没有这些仰望星空的人,没有这些真正去探索宇宙奥秘的人,没有这些去思考解决世界之谜的人,还是不行的。


对于个人来说也是这样,即使在琐碎现实的压力和物欲的冲击下,也还是应当有时间静下心来仰望星空,恢复平静,恢复对于宇宙的信念和热爱。



文章来源:中国青年报、中国教育报、凤凰资讯

微信编辑:苏杭